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40 反转

040 反转

        “没想到陆公子精通明算,做点心也是一绝,奴家佩服。”郑妍芝有些羞涩地放下筷子,故作镇定地说。

        一个名门小姐,在一个男子面前不顾形象地大吃点心,还没点矜持地全吃完,太失礼仪了。

        嗯,一会求本小姐办事的时候,看在美味的金汁包份上,少为难他一点点。

        陆庭笑了笑,谦虚地说:“小芝姑娘高兴就好,对了,老夫人在家吗?”

        露出狐狸尾巴了吧,说是来看本小姐,其实就是求姑母帮他,郑妍芝心里冷笑一声,有些婉惜地说:“陆公子,真是不巧,东家去杭州尚未归家,今天可能见不着了,不知公子找东家有何贵干?”

        别说在不家,就是在家也不能随便让他见。

        “在客来居时得到老夫人多番照顾,还没做满一个月就把差事辞了,老夫人不仅没责怪,还出钱资学,这次来是特意谢老夫人。”

        郑妍芝嘴角微微向上翘,心里暗暗高兴,不过装作可惜地说:“真是不碰巧,东家不在,让陆公子白走了一趟。”

        “是没碰巧,不知老夫人什么时候回来?”陆庭捕捉到小俏婢嘴角的偷笑,假装焦急地说。

        “这个真不好说”郑妍芝摇摇头说:“东家外出,什么时候归家全看东家的心情,我们这些做小的也不敢问,以奴家的验验,快则三五天,慢则一年半载也说不好,陆公子这么急着找东家,可有急事?”

        看在金汁包的份上,看在明算的解题技巧的份上,稍稍给你一点点台阶下。

        求我呀,求我呀,郑妍芝心里欢快地叫着,看着陆庭脸上似有焦急的神色,心里就有一股莫名的快意,特别是想起陆庭以前教自己明算时,不仅自己呼来喝去,还没少说自己笨,不知让他气了多少回,现在终于求到本小姐头上,一定要好好出这份恶气。

        陆庭心里一乐,小俏婢明明很想知道明算的解题技巧,硬是按捺着,等着自己求她,这样她就能占主动,小女生就是小女生,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闻言装作听不出话里含义,摇摇头说:“也没什么事,就是专程来谢老夫人,老夫人不在,那我就不打扰了,小芝姑娘,告辞。”

        小俏婢看似精明,可她经验毕竟很浅,没一会就露了底,不就是想玩吗,哥陪你。

        不会吧,就这样走了?

        郑妍芝看到陆庭转过身,招呼福至就往外走,笑容一下子停滞,脑子一下有点转不过来:怎么回事?这个登徒浪子不是上门求人办事的吗?事也不说转身就走?就这样求人办事的吗?

        看到陆庭快要走出听雨轩了,郑妍芝突然叫道:“陆公子,请留步。”

        “小芝姑娘,有事?”陆庭回过头,一脸惊愕地问道。

        以前为了解题技巧,小俏婢对自己百般忍让,这件事屡试不爽,小俏婢以为捏住自己的要害,不知她的七寸早就被陆庭捏住,吴林那个快枪手自己暂时对付不了,一个小俏婢,本公子还是很有把握的。

        郑妍芝干咳一声,有些随意地说:“东家不在,不过她临走时把家里大少事交由奴家处理,有不少事,奴家还是能拿主意的,要是陆公子有什么难处,说出来或许奴家能帮忙一二。”

        这个登徒浪子,以为姑母不在这里,自己就帮不了忙?肯定是这样,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小婢女”,看到陆庭要走,忍不住提醒他。

        几息就能计算出从一到万,这种解题技巧太吸引人了,再说郑妍芝前面受了不少陆庭的气,很想扳回一场,就想着陆庭能求自己。

        如果别人说从一加到万只要几息的时间,郑妍芝转头就走,没必要跟骗子浪费时间,可陆庭不同,他在明算方面的表现太惊艳,就拿雉兔同笼的题目,自己只是会三种解法,就觉得很了不起,明算教授会四种,自己觉得很难超越,陆庭洋洋洒洒列出十种之多。

        别说几息能计出,就是渗点水份,半个时辰算出,郑妍芝也认了。

        “小芝姑娘能帮忙?”陆庭有些惊讶地问道。

        “也要看什么事,只要不是大事,奴家可以替东家作主。”郑妍芝也不把话说满,给自己留有回旋的余地。

        给他一点希望,然后亲手把他的希望扼杀,一想到陆庭从满怀希望到黯然失落的表情,郑妍芝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现在知道本小姐厉害吧,听红菱说陆庭离开苏州,过所被一个叫吴林的人暗中作梗卡着,几天都办不下来,不就是办个过所吗,姑母不在,自己出马,也就是一句话事。

        谁叫苏州太守杜益进是阿耶的学生,杜太守当年凭着阿耶的一封推荐信踏入官场,也是靠着阿耶的推荐,才能到苏州这样的上州担任太守,郑菲妍芝去要一张被卡住的过所,没一点难度。

        “这个...”陆庭有些犹豫。

        终于要开口求自己了吧,郑妍芝看着陆庭,俏脸微微露出笑意,用鼓励的眼神看着陆庭。

        本想心算能力提高后,再好好教训一下陆庭,自己可不想带着怨气回荥阳,没等到自己出手,陆庭突然辞去客来居的差事,临走前还骗了自己,别提多郁闷,还以为很难拿回场子,现在好了,恶人自有恶人磨,登徒浪子被人治了,这回得向自己低头,一想这里,郑妍芝就有想笑的冲动。

        “真没什么事,只是谢老夫人的提携之恩,小芝姑娘,老夫人不在,正所谓男女授授不亲,我还是先告辞,请留步,再会。”

        什么?还是要走?

        郑妍芝有些傻眼,怎么回事,自己把话挑得这么明白,这个登徒浪子没听明白?

        就这么走了,自己的明算解题技巧怎么办?不理他,等他再求上门?

        不行,不行,郑妍芝只是想了一下,很快否决,快到小雪,也就是离过年不远,自己可能随时回荥阳,陆庭也在办过所,谁知他会不会托别的关系办下来,姓陆的一拿到过所,还不屁颠屁颠去吃他软饭?他一步,那明算解题技巧怎么办?

        该死的登徒子,就会欺负自己,郑妍芝气得跺了跺脚,轻咬了一下银牙,最后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陆庭,你站住。”

        成了,陆庭背着小俏婢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当转过身时,拳头不在,脸上也换了惊讶的表情:“小芝姑娘,有事?”

        小丫头片子,跟本公子斗,还是太嫩了。

        郑妍芝有些不甘心地瞪了陆庭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冷着脸说:“技巧,陆公子刚才不是说有从一加到万快速计算的技巧吗?”

        “是,有这回事。”

        “从一加到万,不是一加一万,你没说错吧?”郑妍芝一脸不信地问道。

        要是陆庭狡辩是红菱听错,他没说从一加到万,而是一加一万,自己绝对叫护院把陆庭赶出去,不对,直接把他从围墙上扔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