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38 小姐,要矜持啊

038 小姐,要矜持啊

        “不见,就说本小姐没空。”郑妍芝犹豫一下,还是拒绝。

        红菱这丫头猜对了,姓陆的登徒浪子为了过所,还真找上门来拉关系了。

        贵枝应了一声,很快退出去。

        “小姐,不见一下?说不定他是来跟小姐道歉的,不如见一下。”

        郑妍芝有些疑惑地说:“红菱,你不是最讨厌这个陆公子吗,今天怎么替他说话了,不是收了人家的好处吧?”

        “不敢,不敢,婢子不敢”红菱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那个陆公子骗了小姐,平日又把小姐当成下人一样使唤,奴婢早就看不过去,现在求到小姐头上,正好拿他消消气,等他拉下脸求饶,嘿嘿,小姐出完气,就是不给他办事,气死他。”

        红菱眉飞色舞地替红菱出谋划策。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帮也就算了,这个时候还戏耍别人,不好。”郑妍芝想了想,最后还是摇头。

        红菱闻言点点头,也不好再说什么。

        贵枝出去也就一盏茶的功夫,很快又回来,小心翼翼地说:“小姐,那个陆公子不肯走,说...”

        “刚没听清小姐的话吗,让他走,不走就让护院把他赶出去。”贵枝还没说完,就让红菱打断,有些不悦地说。

        都说了不见,还敢往里通报,这些下人没大没小,肯定是收了陆庭的好处,红菱最看不惯就是这类人。

        要是在荥阳,什么也不说,先赏三十鞭,可这是在苏州林家,不是郑家,红菱只能忍着。

        贵枝有些忐忑不安地说:“婢子也是这样跟陆公子说的,可陆公子让婢子带一句话,还说听完小姐会答应见他,要是不见,他转头就走,听陆公子这样说,这才斗胆通传。”

        “好大的口气,红菱一听就不高兴了,双手叉腰冷笑道:“他以为自己是谁,一句话就要小姐见他,让他走,不,让他滚,滚远点。”

        红菱是郑小姐的贴身婢女,而郑小姐又是林家最尊贵的客人,看到红菱发脾气,吓得贵枝脸都白了,连忙应了一声,转身就跑。

        那个陆公子不是好人,害自己挨骂,回去让护院把他赶走,反正也是红菱吩咐的。

        还没走出门口,背后一个不温不怒的声音及时响起:“回来。”

        贵枝不敢怠慢,马上停下,回过身行礼,她听出这是郑家小姐的声音。

        “小姐,你不是真想见他吧?那个姓陆的好大的口气,都不把你放在眼内了。”红菱跺着脚说。

        郑妍芝摆摆手,不慌不忙地说:“他说得这般有信心,听听什么话也好。”

        说到底两人没有什么仇恨,陆庭说得这么肯定,郑妍芝真想听听他要说什么,什么话让他有这样的底气。

        贵枝应了一声,一边回忆一边说:“陆公子说,在不知正确答案的情况下,小姐从一算到一百,需要多少时间?”

        “就这句?”郑妍芝眼里有些不耐烦。

        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这是炫耀自己出从的心算能力?这一点郑妍芝在客来居就见识过了,虽说有些不甘心,郑妍芝承认陆庭在心算方面的能力比自己强。

        对了,这个登徒浪子还在教授心算技巧的问题上欺骗了自己,不是故意来气人的吧。

        “陆公子说他能在五息内做出,还绝对不会算错。”贵枝连忙把后面的话说完。

        作下人好累,动不动就让人打断话,自己还不能有任何意见,也不敢抢着说。

        什么?五息内能做出?还绝对不会错?郑妍芝惊讶得眼睛都瞪大了。

        有人看书能一目十行,明算不是看书,需要计算,从一加到一百,数值不大,心算不能做到,可就是心算能力再厉害,也不可能在几息间算完,莫非有什么新的技巧?

        贵枝好像语不惊人不罢休似的,犹豫一下,小声地说:“小姐,陆公子还说了一句,就是从一到万,他也能五息内算出。”

        “这...这不可能,他一定是骗人的。”红菱的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小姐喜欢明算,红菱作为贴身婢女也学习明算,偶尔还帮忙做一些复核的工作,从一加到一万,不说算,就是读出来也要小半个时辰吧,怎么可能,不对,肯定是骗人的。

        “贵枝,快,请陆公子进来...嗯,带他去听雨轩。”郑妍芝很快做了决定。

        从一加到百有可能是取巧,加到万还能这么快计算出来,肯定有技巧,郑妍芝一想到有新的明算技巧,整个人都按捺不住,马上决定见陆庭,虽说刚才跟红菱说上门也不见,但是,真心喜欢明算啊。

        红菱有些不甘心地说:“小姐,不知结果的前提下,只要几息就能算到从一而万,这不可能,他肯定是骗你的。”

        听到贵枝说明算的事,红菱就知这事要完,别人家的小姐喜欢各种漂亮的衣裳、贵重精巧的首饰或各种稀罕的古玩,要不就弄弄素琴、做做红红,可自家小姐就痴迷明算,有时为一道题可一宵不睡,刚才还言之凿凿说不见,现在连“请”字都说出,打脸啊。

        郑妍芝平复激动的心情,装作无所谓地说:“反正无聊,看他怎么做,就当消遣时间,若是敢骗本小姐,哼哼,红菱,我们走。”

        “小姐,就这样去?”红菱打了一下郑妍芝,掩嘴笑道、

        郑妍芝低头一看,不由俏脸一红,今天还有没出过阁楼,身上穿的衣服还是睡觉时穿的小亵衣,料子薄如蝉翼,隐隐还能看到一点点春光,真是羞死人了。

        “还楞着干什么,帮忙换衣啊。”郑妍芝有些狼狈地说。

        奇怪,自己做事一向很冷静,怎么听到那个登徒浪子来,心就乱了,还请红菱看了笑话。

        “是,小姐”红菱掩嘴浅笑,马上拿了一套儒裙伺候郑妍芝穿上。

        小姐也真是,穿成这样就想出门,也不知是急着见人还是急着看明算解题技巧,我的大小姐,怎么说也是荥阳郑氏的大小姐,矜持呢。

        郑妍芝更衣的时候,陆庭带着福至来到听云轩,第一次来到林宅,福至好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对什么都好奇,一边走一边惊叹:

        “好漂亮的假山,听说那些石子都是从江南采购。”

        “这棵银杏少说也有上百年,原来生长在越州,林家建新宅迎娶林老夫人,特意花大价钱买下,又花巨金从水路运回移植园中,真是大手笔。”

        “好香,公子你看,这两根柱子里面还有金丝,天啊,这不是金丝楠木吗,一根需要几百金,太名贵了。”

        “公子,听说这宅子是林老夫人的嫁妆,一应费用、物料、甚至匠人都是荥阳郑氏负责,林司仓真是好福气。”

        福至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宅子,都看花了眼,陆庭前世看过不少名园,包括故宫和恭亲王府,再看林宅感觉精致而己,宅子并不大,大约七八亩大小,明显是请高人,在设计方面花了不少心思,利用碧水、绿树、古墙、漏窗、石山、小桥、曲廊等与亭台楼阁交互融合,突出奇、险、幽、秀、特点。

        建筑物之雕镂绘饰,多以岭南佳木花鸟为题材,这份匠心在每个角落都尽用到了极致,随便停在一处,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的景观,做到步移景换的境界。最让陆庭心动的是,宅子的主人明显是一个爱花草的人,到处都种了不少珍贵的花草树木,即使是秋天,也给人一种生机勃勃、春意盎然的感觉。

        荥阳郑氏的底蕴太厚了吧,嫁个女儿也给那么多嫁妆,难怪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想七族五姓扯上关系。

        一瞬间,陆庭某种冲动:郑阿姨,小鲜肉有兴趣吗,我不想奋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