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36 少女的惆怅

036 少女的惆怅

        “公子,过所真不去衙署跑动了?”福至收拾完,小声地问道。

        要外出求学,过所不能少,可卡了那么多天,钱都送了二次,硬是没办下来,福至也有些焦急。

        陆庭外出游历、求学,福至也能跟着开眼界,就是做为一名奴仆,也希望自家主人上进,主人过得好,下人的地位也能水涨船高,对过所的事福至一直很上心。

        要是只有主仆二人,福至只能是一个下人,要是陆庭富贵了,有一份大家业,甚至可以建府,到时奴仆如云,福至那时不是一个小奴仆,而是一个威风凛凛的大管家,多好。

        “跑也没用,吴林那王八蛋暗中作梗,要不然早就批下来了。”陆庭冷笑地说。

        “公子,怎么办?不外出求学了?”

        “谁说的?不就是一张过所吗,我就不信一张小小的过所能卡住本公子。”陆庭自信满满地说。

        福至有些疑惑地说:“公子刚刚说跑也没用...。”

        “我们跑是没用,换了别人呢,例如比吴彪还有那个什么胡录事还要厉害的人去跑,你说能不能办下来?”

        “公子的意思是...请林老夫人帮忙?可是,她会出手吗?”福至有些不肯定地说。

        林郑氏在苏州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她出面办理一张过所肯定不是问题,问题是人家肯出手帮忙吗,如果陆庭还在客来居,那是自己人,帮一下没问题,可陆庭已经离职,离职时没为难,还赠了二贯钱资学,那一点点宾主的情份早就没了。

        陆庭打了一个响指,自信地说:“只是去求,估计不行,不过双方合作,各取所需,那就另当别论。”

        “明白了,公子让小的捉这么多青蟹子,除了自己吃,还想利用这些青蟹子打动林老夫人,请她帮忙,对吧。”福至一脸兴奋地说。

        “林老夫人哪是我们这些小人物能请得动的,再说只是一张过所,又不是杀人放火,找她最信任的婢女小芝就行。”

        小俏婢只是一个婢女,可她的权力估计跟管家差不多,甚至连管家都比不上,连黄掌柜那种跟了林郑氏几十年的老人,看到小俏婢也要客气几分,记得第一次看到她时,二叔公和陈训导的茶水都是林郑氏倒的,小俏婢就在一旁看着,林郑氏也没说她半句,可见小俏婢在林郑氏心里地位之高。

        黄掌柜也含糊说过林郑氏跟小俏婢的耶娘有渊源。

        求林郑氏办事,陆庭没有把握,不过说动小俏婢,自己有的是办法,这是陆庭敢公开跟吴林叫板的原因。

        原来公子想找小芝姑娘帮忙,福至想了想,有些担心地说:“公子,你为了甩开小芝姑娘,骗她说学成了,要是小芝姑娘回过神,不记恨你吗?不一定肯帮忙啊。”

        “她肯定想明白了,也肯定记恨,不过,她还会乖乖地帮忙,等着吧。”陆庭一脸自信地说。

        得罪一个小姑娘不算本事,惹怒了她还能把她哄回来,那才叫能耐,陆庭早就把小俏婢的“七寸”捏得紧紧的,不怕她不帮忙。

        福至不明白自家公子为什么那样有信心,也不明白蟹黄包怎么做,只知自家公子的操作越来越看不清白:明明是上等面粉,公子还要筛多一次,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子突然会和面,动作还很娴熟,和面的时候还加了一些芝麻油和不知名的香料。

        在面团里加油加香料,福至都觉得很浪费,可陆庭还没完,没和一会又把几个鸭蛋和进面团,做成什么高筋面粉,和了面没马上做什么蟹黄包,而是把它放在瓦缸里封起来,说什么等面粉发酵,折腾完面团还不肯罢休,又兴致勃勃把厨房的灶都改了,说什么火力小,受热要均匀,就在公子弄灶时,还没忘吩咐自己杀鸡熬汤,说做包子用。

        不就是做一个包子吗,还以为给皇上做御宴呢,啥时候包子这么金贵了?

        很多东西陆庭解释了福至也不明白,明不明白不重要,听话就行。

        面团发酵需要时间,陆庭忙乎了近一个时辰才算完成,也不算完成,包子要明天才能做,现在算是把准备功夫做好。

        第二天一早,陆庭牙没洗漱、早饭还没吃就先看面团的发酵情况,从瓦罐里拿出来面团,闻一下再捏了捏,很快满意地点点头,发酵得不错,面团软绵绵的,这种面做包子皮很适合,一次就成功了。

        前世做书贩子时,为了省钱,每天都做些包子带着出摊,饿了一口包子一口水,原来也就是凑合,没想到后来越做越好,还不断翻着花样做,卖书没赚到什么钱,做包子的技术却直线上升,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福至起得更早,已经做好了餺飥,也就面片汤,刚刚做好的餺飥再加上一块块熬汤用的鸡肉,主仆两人吃得满嘴流油。

        做蟹黄包要用到鸡汤做高汤,熬鸡汤的肉用不上也不用浪费,一大早吃这些熬到烂糊的鸡肉也不错,不能浪费啊,陆庭一口气吃了二碗,福至也是吃两碗,不过他真是饿怕了,一只鸡他吃了大半,还把骨头都嚼一遍,这让陆庭不知说什么好。

        不浪费食物,也是一种优良的品德。

        吃完早饭,陆庭没有闲着,开始指挥福至捉蟹、蒸蟹、挖膏拆肉,主仆二人开始紧张有序地做起蟹黄包,当然,主要还是陆庭在做,福至一边打下手,一边用心学习。

        陆庭在苏州城东的家里手忙脚乱地做蟹黄包,忙得汗流浃背,住在城西的郑妍芝趴在阁楼的窗口无聊地看着下面的小花园,一阵秋风吹来,隐隐感到有二分凉意,忍不住拉了一下有些宽松的衣裳。

        小雪过了,很快就是大雪,大雪之后就是冬至,眼看年关越来越近,再过些日子,自己就得起程回荥阳了,前二天阿娘派人送信,说阿耶过年时回荥阳省亲,要知阿耶一直在秦王府做事,有三年没回荥阳了,这次提前告了假,自己也要回荥阳。

        回家见耶娘是好事,可一想那些上门求亲的人,郑妍芝头都大了,那些人自己都没见过,也不知对方的脾性如何,也不知画像跟真人有几分相似,就这样嫁给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人,想想就心里发慌。

        要是嫁给一个自己讨厌的人,怎么办?

        “小姐,秋风起了,小心着凉。”红菱看到郑妍芝拉紧衣服的动作,连忙拿了一条披肩搭在郑妍芝的肩上。

        郑妍芝有些不在意地说:“是啊,秋风起了,不知不觉来苏州一个多月,时间过得真快。”

        红菱点点头,看到自家小姐无精打采、一脸无聊的样子,小声问道:“小姐,今天不做明算题了?”

        按照习惯,午睡完了,郑妍芝都会学习一个时辰的明算,不是强化自己心算能力就是翻出难题来破解,可今天怪了,醒后一直趴在窗前,也不知看什么,都趴了二刻钟也没学习的意思。

        “有点心乱,不做。”

        “小姐,还在生陆公子的气?”红菱犹豫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

        PS:对新书来说,每一个收藏、每一张推荐票、每一个评论都会形成数据,编辑就是根据数据决定推荐,推荐直接决定书的命运......所以,请书友多多支持,小炮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