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34 赠诗一首,不谢

034 赠诗一首,不谢

        “青楼女子也有情义啊。”

        “情义?分明是落井下石吧。”

        “男子汉要入赘,老祖宗都不要了?”

        “这个陆庭可是有名的败家子,耶娘在世时靠耶娘,耶娘不在了,又想攀龙附凤吃细粮软饭,真是不当人子。”

        “那支银钗起码价值一贯多,比十多文的青玉钗值钱多了,没看到一个青楼女子也瞧不起陆庭,唉...”

        有热闹,永远不缺吃瓜的群众,就在陆庭跟吴林相互讽刺时,旁边围了不少人,一个个伸长脖子看得津津有味,小香儿豪掷银钗后,不少人小声议论起来。

        陆庭眼里闪过一丝怒火,自己只是想买点做蟹黄包的调料经过这里,没招谁没惹谁,偏偏有人不肯让自己好过,要说吴林为难自己也就算了,两人斗了那么久,新仇旧恨不少,一个青楼女子也想踩自己一脚,谁给她脸了。

        前身在这个婊子身上没少花钱,在最艰难的时候饭都快吃不上,还拿钱打茶围捧她,可这个小香儿一点也不念旧情,害得前身投河,现在还当从讽刺自己要入赘,明显是为了讨好吴林,当自己是圣母?

        陆庭看了地上那支银钗一眼,也不捡,转过身拱拱手说:“香儿姑娘的卖身赚来的钗,太贵贵,本公子愧不能受,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本公子也赠送香儿姑娘一首诗,以作回礼。”

        送一首诗?在场的人一下子呆了,那是文人雅士的作派,陆庭可是公认不学无术的败家子啊,他会作诗?

        小香儿原来不屑的眼内多了二分期待,要知文人雅士是青楼女子最喜欢的客人,他们有财有礼还才华横溢,兴致一来,还会特意为某个女子作诗一首,要是诗好流传开,女子的身份也会水涨船高,杭州有个叫小圆儿的青楼女子,原来只是一个小花,有次让一个文人看中,特地为她写了一首佳作,然后她从小花直接跳过佳人、红牌,一跃成为最受人追捧的花魁,最后还让官家子弟看中,为她赎身,进了豪门。

        要是自己也有这种运气,那就太好了。

        吴林有些惊讶地看着陆庭,心想这个败家子还会做诗?

        陆庭也不理旁人的眼光,瞄了还倚在吴林怀里的小香儿,开口说道:“这首诗名叫赠百花楼香儿姑娘。”

        说完,大声诵唱起:

        “二八香儿巧梳妆,洞房夜夜换新郎。

        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

        做尽百倍桥体态,装作一副好心肠。

        迎来送去知多少,贯作相思泪两行。”

        话音一音,原来一脸期待的小香儿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气得那两片薄唇也在抖动,看着陆庭的眼神也怨毒起来。

        这首诗不是不好,而是写得太好了,把一个薄情寡义、无耻下流的青楼女子刻画得入木三分,虽说绝大部分青楼女子都是这样,可诗名叫赠百花楼香儿姑娘,第一句诗里也写了香儿,可以说一下子把自己钉在耻辱柱上,永世翻不了身。

        小香儿猜得没错,在陆庭吟诵完,人群一下子沸腾起来:

        “夜夜换新郎,这句说的真是风趣。”

        “可不是,那个青楼女子不是说自己装可怜扮清纯,听说这个小香儿是个小浪蹄子,行房时喜欢唤人做夫君呢,真不要脸。”

        “这件本公子知道,陆公子去百花楼打茶围,就是这个小香儿移了陆公子的盏,当时陆公子不愿,她还恶毒地讽刺了陆公子几句,最后陆公子一时气不过,一怒之下投河,幸好人救回来了,现在还掷钗相赠,这就是装作一副好心肠。”

        “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嘿嘿,形容百花楼的小香儿倒也贴切。”

        “这种女子也有捧场客?呵呵,那是臭屎也有苍蝇叮,跟吴林这银蜡枪头倒是绝配。”

        “陆公子原来是个风流才子,这首诗可以说是他的亲自经历,想想以前老夫对他有些误解。”

        “也对,陆公子以前虽说名声一般,可真没听过他做过坏事,少年郎嘛,犯点浑可以理解,迷途知返即可。”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话间陆庭以前的荒唐事也变了犯浑,不少百姓主动为他洗地,而小香儿则成了众矢之的,都快成了苏州之耻了,在议论声事陆庭向四周拱拱手,面带微笑地离开。

        小香儿看陆庭离开,气得差点咬碎银牙,想追去理论,很快又打消这个念头,现在陆庭风头正盛,谁会帮自己?要是把他激怒,再作一首诗讽刺自己,那不是雪上加霜?

        正想跟吴林撒个娇,让他拉自己一把,没想到腰间一松,一只手从自己的腰间抽走,接着感到自己失去重心,身子晃了一下,吴林一句话也没说,在狗腿子贵林和贵全的护送下,一溜烟地跑了。

        好像在自己身边多待一会都会臭了一样。

        看着围观的人一脸鄙视地对自己指指点点,小香儿脑里一片空白,知道自己彻底完了,那首诗传出去,自己的名声扫地,谁还会找一个名声扫地的青楼女子,那不是自己身上泼脏水吗,一个不能替青楼赚钱的人,下场是怎么样,小香儿只是想想都害怕,悔不当初,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

        陆庭没管这么多,送完诗后径直走了。

        自己不想惹事,没说自己怕事啊,一个青楼女子,还真以为自己什么大人物,不就是想出名,本公子成全你,这首诗据说是伦文叙写的,气得一位看不起他的名妓差点想自杀,那个小香儿再三挑衅自己,老虎不发威直当自己是病猫。

        以她的性格,自杀肯定不会,不过以后想过好日子,难了,陆庭心情不错,这次不仅能扬名,还间接报了前身的仇,就当是报答他给自己一次新生吧。

        好心情只是维持了一会,当陆庭进了荣记杂货铺后,好心情很快荡然无存:

        “什么?一斗面粉要四十八文?”陆庭吃惊地说。

        想买点面粉,没想到粮油店的伙计开口要四十八文一斗,还不能议价。

        “回小郎君的话,本店一向诚信经营,四十八文这个价钱在苏州都很公道了,不信可以货比三家”伙计诚恳地说:“也有便宜的,这种杂粮面粉只需二十八文一斗。”

        陆庭看了看他说便宜的面粉,黄中带着一些黑乎乎的东西,抓一把放到鼻子前闻还有一股发霉的味道,不光掺了杂粮,还是发霉的陈粮,根本用不了。

        “有胡椒吗?”

        “有,上好的胡椒,一两只要二贯钱,公子要的话,小的让掌柜拿出来让公子掌眼。”

        一两胡椒就要二贯钱,陆庭听到倒吸一口冷气,胡椒的价格相当于二倍同等重量的黄金,这哪是调料,分明是黄金中的黄金,不过胡椒是奢侈品,这个价钱不算店家黑心,还在正常价格范围。

        唐代宗时抄宰相元载的家,结果抄出八百石的胡椒,代宗得知后大怒,原来只杀元载一个人,改为全家抄斩,因为八百石胡椒太贵重了,元载比他想像中还要贪婪,那时的胡椒的价值相当于等重的黄金,现在是唐初,战乱不断,商路不通,价格也就水涨船高。

        陆庭算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钱加起来还买了一两胡椒,摇摇头说:“太贵了,先不要,有糖吗?”

        “有上等的饴糖,不贵,每斤只需二百文。”

        站着说法不腰痛,二百文一斤还不贵,这样说来,自己做记帐一个月辛辛苦苦,也就是买几斤饴糖啊。

        没办法,像糖、胡椒这些在古代是奢侈品,再加上战乱原因,物价高涨,东西是贵,不过价钱还真不能说黑,荣记卖东西不能议价,陆庭心里盘算了一会,买了一斗上等的面粉,还买了二钱胡椒还有一些像盐、糖、姜葱这类调料品。

        买完后,身上只剩下十七文钱,还是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