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31 冤家路窄

031 冤家路窄

        办理过所不难,亲人同意,里正签字,拿到衙署,衙署再出具一张盖有官印的证明,这事就成了。

        古代衙门办事效率低下,二叔公派人送来同意书后,陆庭把筹钱的事放在一边,第一时间跑到衙门办理。

        苏州衙署设在城南的风桐街,陆庭花了五文钱顺利把申请过所的手续递了上去,交了二文润笔费,等来小吏一句“户房的钱典史外出办事,三天后来取过所”的话。

        让衙门的管事动笔,就得二文润笔,这是规矩,相当于手续费,二文钱不贵,可是打点小吏就要五笔,比手续费还贵,交完钱才说还要等,陆庭有点不爽,不过再不爽也得捏着鼻子接受。

        谁叫自己还没抱上大腿呢,要是抱上了大脚,站在衙署大门咳一声,别说一个小小的典史,就是苏州的太守也得小跑着来迎接呢。

        在衙门户房的过廊转弯处,正在腹诽的陆庭突然被人撞了一下,差点没摔倒,还没开口,那边已经骂开了:“眼瞎还是失魂,撞到本公子了。”

        “哟,这是陆庭吗?”耳边还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陆庭抬眼一看,站在面前有二个人,骂人的是一个尖嘴猴腮、身材短小的少年,看起来其貌不扬,不过眼神有些阴狠,一看就不好对付;另一个阴声怪气跟自己打招呼,是好久不见的快枪手吴林。

        “看什么看,这位是新任苏州胡录事的公子胡海靖,陆庭你撞了胡公子,还不快点赔礼道歉?”吴林有些幸灾乐祸地说。

        刚才说“好久”有些语误,应是“好狗”才对,就在转弯处撞上,谁对谁错都不问,吴林张口就问起罪来,陆庭心里有些不爽,不过面上却是带着笑容,热情地说:“一大早被喜鹊叫醒,就知今天出门遇上贵人,真是灵验,胡公子一表人才、气质出众,这下不仅遇上贵人,还撞沾了些贵气,胡公子还请多见谅。”

        录事参军的官阶不高,但职能很重要,负责监察举劾本州六曹官吏,相当于朝廷御史台与尚书左右丞的职责,官场上没人愿意得罪这类人,得罪他儿子没必要,陆庭不会傻乎乎跟他闹不愉快,张口就给他送上一记马屁。

        “呵呵,陆公子真会说话,子儒兄,这位是你的朋友?”胡海靖应了一句,转过头问吴林。

        听话里的意思是吴林的朋友,不过语气不是很么友善。

        吴林皮笑肉不笑地说:“十多年的交情,从小打架打到大的,陆庭,你说对不?”

        说到打架时,吴林故意拖长声调。

        陆庭打着哈哈说:“那是,十多年的老朋友,就是那种好得不分你我,撒尿和泥的交情。”

        本公子撒尿,你和泥,陆庭在心里补充。

        不知是不是八字不合,每次看到吴林,自己内心就有一种把他按倒在地,把他那么讨厌的脸在地上用魔鬼的步伐拖着磨擦、磨擦的冲动.....

        吴林只是嘿嘿怪笑二声,不同意也不否认,胡海靖点点头:“子儒的朋友,也就是我胡海靖的朋友,陆庭兄弟,刚才不知是自己人,言语多有冒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没发飚就好,陆庭暗暗松了一口气,开口问道:“不敢,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胡公子是刚到苏州吧,苏州是古城,名胜古迹很多,有不少地方值得游玩,可惜去年遭到兵祸,要不然更热闹好看。”

        胡海靖笑着说:“都说苏杭是人间最繁华之地,胡某向某向往久矣,刚到子儒兄说一定要尽地主之谊,带某游玩一番,还没出门嘴,这就碰上了。”

        “还想做个东,请胡公子一起喝酒赔罪,没想到吴林兄弟捷足先登,那...下次再约。”陆庭装作有些可惜地说。

        吴公子点点头,面带笑容地说:“下次再约。”

        只是简单地说了二句,两人都没有深交的意愿,很快各自走开。

        出了衙门,陆庭的脸色有些阴沉,一脚把路边的小石子踢走。

        “公子,怎么啦?”福至吓了一跳,连忙问道。

        陆庭郁闷地说:“今天出门没看历日(皇历,古称历日),犯小人了。”

        一看到吴林,就知没好事,以吴林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会从中作梗,吴家在衙门本来就有势力,现在又搭上一个什么胡录事的儿子,难度更高。

        “公子,怎么办?衙门可没有熟人,要不请老郎君出马,老郎君做里正那么多年,多少也有一些脸面。”福至有些焦急地说。

        陆庭想了一下,很快摇摇头:“过几天再说,反正也不急着要。”

        古代阶级分明,官大一级压死人,里正在普通人眼中很有威信,可在衙门人眼里屁也不是,要是没遇到吴林,以二叔公的人面,说不定能提前办好,要是吴林真出手,就是二叔公出马也没用,还不如等三天,就盼吴林和那个胡公子只顾风花雪月,忘了这个事。

        然而,吴林没忘。

        赏月楼的雅间里,吴林一边给胡海靖倒酒,一边装作不在意地说:“胡公子觉得陆庭这个人怎么样?”

        “陆庭?”胡海靖摇摇头说:“刚才那个莽撞的人?老实说感觉很一般,看到子儒跟他打招呼,才跟他客套二句,他是子儒的故交吧?”

        “交倒是交,不过是恶交。”吴林眼里闪过一丝阴狠。

        胡海靖看了吴林一眼,有些玩味地把玩着手里的酒杯,随口说道:“子儒请我到这里,想必有所求,这里没有外人,就不必拐弯抹角了。”

        吴林拍拍手说:“胡公子是个爽快人,那我就是直说了,不瞒胡公子,那个陆庭是一个龌龊的小人,多次背后中伤我,要不是苏州一直在戒严,早就想教训他的,刚才让人打听清楚了,姓陆的想办过所外出,我想压一下,可是户房的钱典史不太好打交道.....”

        “这个好办,钱典史跟家父交好,让他压一下,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子儒兄,要是帮你做了这件事...”

        吴林识趣地说:“今晚百花楼一应开销,全包在我身上,包吴公子玩个痛快。”

        听说陆庭走狗屎运,勾搭上太原王氏的人,弄了一个软饭王的绰号,好像还想去王家当女婿吃细粮,吴林眼睛都红了,凭啥陆庭能搭上五姓女,因为阿耶做了市场的署正,算是操了贱业,就是普通乡绅的女儿也瞧不上自己,凭什么。

        在衙署看到陆庭,吴林马上让贵林去查陆庭要干什么,听说陆庭要办理过所出远门,心情更不好了。

        出远门肯定跟姓王的有关,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陆庭如愿,于是就把胡海靖请到这里。

        没办法,老父只是一个市场的署正,连市令都不是,只能在一个市集威风,而户房可是炙手可热的部门,小小一个署正还影响不到户房,不过胡录事有这个能力,反正交好胡海靖是老父的意思,无论花多少也可以找老父报销。

        “吴兄弟这么爽快”胡海靖点点头说:“放心,这件事一定办得妥当,只要子儒兄一天没发话,那个陆姓的田舍奴别想拿到过所。”

        说完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很有默契地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