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29 我真不是软饭王

029 我真不是软饭王

        陆庭早就猜到二叔公不高兴,闻言忙迎上去说:“这事算是临时起意,有点仓促,还没来得及跟二叔公商量。”

        二叔公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庭,自顾坐在院落里的马扎上,面色铁青地说:“临时起意?起什么意?”

        “做记帐,一个月还不到二贯钱,一年也就二十贯出头,虽说饿不死,但也撑不着,还不如趁着年轻,好好拼一下,还是二叔公说得对,振兴三房的重任落在晚辈身上,不能苟在客来居做一个小小的记帐。”

        振兴苏州陆氏三房的话是二叔公吩咐的,现在搬出来正好,二叔公总不能打自己的脸吧。

        果然,一脸铁青的二叔公听到,都不知说些什么,冷哼一声,很快问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就等问这句了,陆庭连忙说:“族学一时还开不了,晚辈想出外求学,古书说得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趁着年轻多见识一下,说不定出门遇到贵人,飞黄腾达也就指日可待。”

        “出门求学?”二叔公有些怀疑地盯着陆庭,好像不太相信陆庭的话。

        陆庭点点头说:“树挪死,人挪活,说不定这挪一挪,挪出一个富贵荣华。”

        要出远门,不是把钱一揣、门一关,就能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要到衙门办理证明身份的过所,要去衙门办理,还要里正和亲属签字同意,要是家里有双亲的,没人照顾还不能外出,双亲在不远行,可不是一句空话,要去长安,肯定绕不过作为里正的二叔公,亲人那栏也得他签字同意。

        “挪个屁,都这个时候还二叔公打马虎眼,不说实话,老夫肯定不给你这个小兔崽子签字画押。”二叔公气呼呼地说。

        “实话?这些是实话啊。”陆庭一脸镇定地说。

        自己跟王珪的事,关系太大,就是二叔公也不能说。

        “出门求学?”二叔公冷笑一声:“你以为你是谁,名门子弟还是朝廷官员?想去就去,出门在外,衣食住行,哪样不花钱,路上有劫匪怎么办?被人刁难怎么办?出了事怎么办?“

        辅公祏在丹阳造反,兵祸苏州,战争的残酷历历在目,谁知路上会不会遇上流兵或劫匪,陆庭脑子一热就说出门游学,二叔当场就连问了几个怎么办。

        放着好好的差事不做,这是要上天啊,再说陆庭才多大啊,就一毛孩子,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二叔公,我年纪不小了,能照顾好自己,听说二叔公像我这般大的时候,不也出门游历求学吗。”陆庭话音一转,把话题放在二叔公身上。

        年轻时的二叔公也是一个不安分的少年郎,曾经出门游历了三年,这三年游历不仅开阔了眼界,也多了不少吹嘘的本钱,听说林郑氏也是他在游历时认识的,可惜那时没有结果。

        “游历了三年,混到现在还是一个小里正,别以为出去转转就能捡到黄金、随口客套就能遇到贵人,现在上路不太平,一动不如一静,本本分分在家里就好。”二叔公想都不想就拒绝。

        陆庭犹豫一下,还是硬着头发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际遇,说不定晚辈的运气好一些,二叔公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还得麻烦二叔公帮忙办一个过所。”

        二叔公冷哼一声,盯着陆庭说:“老夫吃的盐比你吃的米还多,不用说这些挤兑老夫,当年老夫出门游历,那是随江东陆氏一族的同窗一起去,加上护卫随从超过百人,沿途还有人亲丰戚朋友带路、招待,自保没有问题。”

        说到这里,二叔公提高声音问道:“老夫问你,可有五花马?”

        “没有?”

        “可有千金财?”

        “没有。“

        “可有游侠艺,又或有勇士随从?”

        “....也没有。”陆庭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还出门求什么学”二叔公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说:“就在家里好好学,先考个功名再说,有功名出门也方便,要是还想回客来居,老夫替你向婉君求个情,让你回去,反正记帐那个位置,一时半刻也请不到人。”

        陆庭知道,不说服二叔公,自己肯定走不了,光是过所就是就办不了,眼珠子转了转,很快有了主意,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压低声音说:“二叔公,晚辈这次出去,其实也为了苏州陆氏。”

        二叔公紧绷的脸终于有了一些松动,有些迟疑地说:“为了苏州陆氏?这话怎么说。”

        “前几天来了一个罪老汉,原是东宫的太子中允王?二叔公一向消息灵通,听说过这件事吧?”

        “这么大的事,老夫肯定听说了,还听说你给人家铺床叠被,连药都是亲自煎好喂食,哼哼,也没见你对自家长辈这样好过。”二叔公有些不乐意地说。

        陆庭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有意岔开话题:“这位王老丈感激我这样照料他,说我在客来居当记帐太可惜,劝我出门拜访名师,还推荐我去王氏族学读书,晚辈想王老丈虽说犯了事,但他的家族和亲朋还在,卖他一个面子不难,所以.....”

        “王中允推荐你到王氏族学去读书?”二叔公有些昏浊的双眼一亮,腰杆忍不住挺了挺,整个人一下子来了精神。

        王珪出自太原王氏,二朝为官,出事前官拜太子中允,那份积累很惊人,而王氏一族人才辈出,它的族学能差吗?进了王氏族学,就是考不上,认识那些背景不凡的同窗,那是多大的人脉啊,要是能进王氏的族学,别说学生,就是扫地旁听也值。

        “...是。”为了说服二叔公,陆庭硬着头发应下。

        先搞到过所,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二叔公缓缓点点头说:“看来外面的传闻是真的了。”

        “传闻?什么传闻?”陆庭一边拿起碗喝水,一边随口问道。

        “你是软饭王啊。”

        扑的一声,陆庭刚喝到嘴里的水猛地喷了出去,因为喷得急,还呛了几下,好不容易平复,也顾不得擦掉嘴边的水,连忙问道:“什么软饭王?二叔公,谁在后面乱嚼舌头?”

        怎么回事,自己只是辞工一天,一直在家里,外面怎么传自己是“软饭王”,招谁惹谁了?

        二叔公看到陆庭反应那么大,有些惊讶地说:“不是你自己跟别人说的吗,郎中说你胃不好,要吃软饭,软饭就是有身份人吃的细粮,想娶名门贵家女说得这么婉转,真不愧是读过书的人,王珪举荐你入读王氏的族学,十有八九是有这方面的心思,要知王家的族学很难进,就是王氏的外嫁女想送儿子进去也不容易,你居然能进,不错,老夫送你到客来居这步走得太对了,要不然你也碰不到落魄的王中允。”

        陆庭还没辩解,二叔公站起来,拍拍陆庭的肩膀说:“老夫以为你不上进,都忧心得吃不好睡不香,没想到你不动声色吃上了软饭,二叔公真的很欣慰。”

        不会吧,吃软饭也叫上进?

        看到二叔公一脸欣慰地样子,陆庭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老天爷,自己想去长安抱金大腿,为了顺利拿到过所,就顺着二叔公的话说,没想到越描越黑,成了软饭王。

        等一下,二叔公说这事是外面传闻,自己只是教小俏婢解题时,为了缓解气氛当笑话说的,这种梗大唐没人知,外面连软饭王这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外号都给自己取好,肯定是小俏婢故意散播出去的。

        难道是小俏婢发觉自己上当,然后故意报复?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要是这事传出去,打上“软饭”的标签,以后还怎么混,太毒了,都说最毒女人心,陆庭算是风识到了。

        陆庭急了,连忙解释:“二叔公,这件事误会了,晚辈真不是吃软饭,也没有这种打算,当中肯定有误会。”

        “对”二叔公猛地一拍掌,一张老脸都笑成一朵花了,高兴地说:“要的就是这种态度,这事一天没成,就一天存在变路,像王家这种大家大户,最注重脸面,一天没换庚帖,打死也不要认,免得有人眼红,暗中使坏。”

        二叔公不是气得糊涂,专门说反话吧,陆庭连忙说:“二叔公放心,晚辈知这件事对苏州陆氏影响不好,必要时晚辈会划清界线,二叔公也可以暂时把我踢出族谱。”

        “敢?”二叔公勃然大怒,猛地大喝一声:“找到好人家,自己祖宗都不要了?告诉你,真是成了亲,这族长就由你来做,跟王氏结了亲,那就是守着一座大金山,人家从手指缝漏下一星半点,也够苏州陆氏吃饱喝足了。”

        富贵了就想抛下族人?想都不想要。

        陆庭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张张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

        自己小看七族五姓的影响力和对普通人的诱惑力,很多人着了魔似的,以嫁五姓郎、娶五姓女为荣,就是二叔公,五十多岁了还临老入花丛,就是想跟七族五姓扯上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