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28 上当了(求收藏和推荐)

028 上当了(求收藏和推荐)

        “小芝姑娘真是兰质慧心,一点就明白。”

        “不到二刻钟就完成,小芝姑娘完成了这么多,这速度太惊人了。”

        “对,就这样算,只是几天时间,小芝姑娘已经形成了极限反应。”

        客来居二楼不时传来陆庭赞许的声音,郑妍芝全程笑脸如花,二人别说争吵,就是平日常见的互怼也没有,这是郑妍芝跟陆庭学习明算技巧以来相处得最好一次,学完后陆庭还说郑妍芝成长的速度太快,自己没能力再教郑妍芝这种明算天才,最后还客客气气地把眉开眼笑的郑妍芝送走。

        大腿抱上了,自己还得去长安抱李二的金大腿,去长安前要做的事很多,筹一笔钱当路费,辞了客来居的差事,还得把小俏婢这个贴身膏药甩掉,刚才故意出一些简单的题,又对她大力吹捧,终于把她哄走。

        “啪”的一声,陆庭打了一个响指,心满意足地整理帐本去。

        这几天的心思都在王珪身上,帐目没有好好打理,要把它弄得妥妥当当,就算要辞,也要把手头上的工作做好,黄掌柜要自己整理的帐本还没着手呢,可惜自己急着去长安,不然找个由头,可以抓小俏婢做免费的苦力。

        陆庭在客来居忙的时候,红菱发现自家小姐越走越慢,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当马车开动的时候,隐隐还看到郑妍芝咬牙切齿的样子,不由好奇地问道:“小姐,你没事吧?”

        刚才不是很高兴的吗?怎么突然一脸愤怒的样子,刚才粉拳都握了起来,好像很想打人。

        郑妍芝一脸不忿地说:“本小姐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让那个登徒浪子骗了,可恨也。”

        出了客来居,郑妍芝越想越不是滋味,上了马车缓过神,知道自己让了陆庭的当。

        “小姐,你的意思是,陆公子刚才百般称赞,是故意骗你的?”红菱很机灵,马上猜了出来。

        “八九不离十”郑妍芝一脸不忿地说:“那登徒浪子最喜欢跟本小姐作对,这次突然这么好说话,还好一通夸,应是想甩掉提升本小姐心算能力的约定,无耻啊无耻。”

        自己可是荥阳郑氏的小姐,集美貌与智商于一身,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找理由婉拒别人,没想到自己被嫌弃了,还是被一个只是记帐的登徒浪子嫌弃,郑妍芝感到自己被陆庭羞辱了,一想起自己被“赞”时眉开眼笑的样子郑妍芝就有一种抓狂的感觉,当时那个登徒浪子内心肯定在耻笑自己太笨了。

        可恨。

        “可是小姐,没理由啊,陆公子为什么要骗你?”红菱有些不解地问道。

        “理由?”郑妍芝撇撇嘴,一脸不屑地说:“这些天伺候王老丈,又是端茶送水,又是亲自煎药,一有空就守在榻前百般讨好,就是对他亲生的耶娘也未必那样尽心,应是讨得王老丈欢心,给他介绍王家女,要吃上王家的软饭了吧,要是猜得不错,他很快就会辞去客来居的差事。”

        攀龙附凤也说得那般清新脱俗,郑妍芝都有点佩服陆庭没皮没脸的功夫。

        红菱一听,马上为自家小姐鸣不平:“陆公子怎能这样对小姐,要知小姐每天都费心费力做桂花糕给他吃呢,不行,小姐,我们回去找他算帐。”

        小姐可是荥阳郑氏的小姐,平时很少出手做吃的,就是府上的郎君和夫人,一年也没吃上几回,现在天天给陆公子做,这样还不满足,还要骗小姐,难道是桂花糕吃腻了,翻脸不认人?不对啊,小姐做的桂花糕那么好吃,怎么能吃腻?

        “回吧,这种事不强求,没有他,本小姐一样能学。”郑妍芝咬咬牙,一脸倔强地说。

        要是回去找陆庭评理,不是变相说自己没那么精明吗,这么轻易被骗,说不定那登徒浪子又要耻笑自己,不能回,打死也不能回。

        红菱有些不甘心地说:“可是小姐,就这样算了吗?”

        “来日方长,早晚有他后悔的时候,走。”

        王家女要是这么就容易娶,这天下就没有七族五姓了,陆庭以为讨好一个获罪流放的王珪就飞黄腾达,那是天真,就是王氏族内,还分多个山头和势力,有他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对了,好像那个吴林找下人打听过陆庭和林家的关系,听说陆庭跟吴林有点仇怨,顾忌着陆庭是客来居的人这才没出手,要是离开客来居,看还有谁护着他。

        红菱很佩服自家小姐的聪慧,因为郑妍芝的话很快就应验了一半,虽说没听说陆庭跟哪个王家女搭上关系,不过陆庭在黄掌柜回客来居的当天就递上辞呈,现由是苏州战乱平息,要以学业为重,专心学习考取功名,林郑氏看到二叔公的份上挽留二句,看到陆庭态度坚决也就同意,还大方支了二贯钱给陆庭。

        做了不到半个月,半途辞工不说,还拿了二贯钱,郑妍芝不高兴也没办法,林郑氏巡察客来居时自己在房里加强自己的心算能力,没有跟着一起去,等知道的时候,说不定陆庭都把钱花了。

        刻苦练习的原因是,郑妍芝要让陆庭知道,就是没有他教导,自己也一样行,绝不能让他小看。

        陆庭有点担心,怕小俏婢回过神找自己算帐,要不就在辞工时刁难自己,没想到小俏婢没找自己算帐,自己人反而找起了自己的麻烦。

        “砰”的一声,破旧的木门被人一脚踢开,把躺在院子里乖凉的陆庭吓了一跳,正想骂人,看到站在门口脚还没有放下的多寿还有背着手、阴沉着脸的二叔公,骂到嘴边的话忙咽了回去,连忙行礼道:“二叔公,你来了,晚罪有失远迎。”

        老头很大的火气,二话不说就踹门,不过二叔公不会出腿,踹门的是多寿,要不然以二叔公老胳膊老腿,这一脚出去,说不定就躺在哪里。

        “小兔崽子,老夫把老脸都卖了,这才帮你抢了这份差事,才几天功夫,还没捂热又跑了,你要做什么?”二叔公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还想着陆庭在客来居,可以帮自己多人打探消息,最好还卖力干,自己在林郑氏面前也脸上有光,没想到陆庭连招呼都不打一个,把工作给辞了,听到消息二叔公马上找陆庭问个清楚,连门都不敲了,吩咐多寿一脚踹开,一踹开门,就看到陆庭懒洋洋躺在庭院里睡懒觉,当场就气得不行。

        不是说要专心读书考取功名吗,就这样读书的?

        陆庭知道二叔公回来,没想到他来得这么快,还来得这么...狂野,一开口就是兴师问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