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23 皆大欢喜的约定

023 皆大欢喜的约定

        “陆记帐呢,在哪?”郑妍芝带着红菱来到客来居,看到柜台上没人,开口问道。

        姑母默认陆庭的做法,郑妍芝不打算就这样放过陆庭,认识阿拉伯数字后,马上学以运用,越用越觉得神奇,不知为什么,总觉得陆庭身上有很多挖掘的地方,自己要做的,就是在离开苏州回荥阳时,尽可能把陆庭榨干,现在好不容易有个由头,肯定不能轻易放过。

        “小芝姑娘,陆公子看望王老丈去了,小的这就去叫他。”小五有些讨好地说。

        客来居上下都小芝姑娘是东家的心腹亲信,地位比黄掌柜还高。

        “不用了”陆庭手里拿着一个药碗出来,随手递给小五:“洗一下,二个时辰后得复煎一次,不要忘了。”

        “知道了,陆公子。”小五接过碗,笑着应道。

        小五刚走开,郑妍芝盯着陆庭说:“陆公子,听说你收留了一名罪老汉,擅自给他请郎中,还给免了食宿?”

        “就是罪老汉,也是客来居的客人,在这里受伤,尽一下责任是应该的,小芝姑娘的消息也太灵通了吧。”陆庭一脸惊讶地说。

        还准备一会抽空去林家拜访林郑氏,跟她解释一下,毕竟她才是客来居的东家,自己没有得到她同意就答应请郎中、够食宿,逾越了,陆庭想好了,要是林郑氏不同意,这些费用就从自己的月钱里扣,没想到小俏婢动作这么快,一大早就来兴师问罪,肯定是有人不服自己的决定,偷偷给林郑氏报信,于是林郑氏派她信任的小俏婢来看看怎么一回事。

        “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为什么收留那个罪老汉,不要说那个罪老汉跟你什么已故长辈很像,奴家可不信这一套。”说话的时候,郑妍芝故意严肃地扳起了脸。

        一个小小的客栈,林郑氏还安排了耳目,自己应付小捕快的话也让人听去,陆庭有些无言,看到小俏婢一脸嚣张的样子,心里不爽了,径直开口道:“昨晚看王老丈伤得挺过重,要是不管,肯定凶多吉少,这件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与其它伙计无关,一切花销从我月钱里扣就行。”

        也不是什么重伤,花不了多少钱,这份情林郑氏不要更好,等到王大腿...不对,是王珪才对,等王珪重新出山当上宰相时,对自己这个救命恩人得有所表示表示,别说一个小小的客来居,就是在长安也能横着走吧。

        这个登徒浪子,脾气挺大啊,刚给他一点脸色就不高兴了,还说自己承担,郑妍芝面无表情地说:“东家家大业大,哪里在乎这点小钱,问题不是谁出钱,而是收留他,会不会给客来居带来麻烦的问题,想必你也知那个罪老汉是谁,要是有人不高兴,祸及客来居,甚至牵连到林家,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陆庭楞了一下,对了,按理说王珪出身名门,又官居高位,不知多少显赫的亲戚同僚好友,可他们一个个避之不及,很明显太子李建成和秦王李世民正斗得白热化,为了打击对手,可以说什么招都用了,就怕一个不慎,引来太子或秦王的打击,谁也冒不起这个险,于是一个个都是观望着、躲避着人,这个时候收留他,谁也不敢保证李建成和李二会不会杀鸡敬猴。

        “要不,换一间客栈?”陆庭有些弱弱地说。

        怕了吧,郑妍芝好看的嘴角微微向上扬,自己肯定不会把长安的事告诉陆庭,闻言有些不屑地说:“就罪老汉这模样,要是连客来居都不收留,长安还有哪家客栈敢收留?”

        听这话,好像有商量的余地,要是不同意,肯定不会和自己说那么多,陆庭犹豫一下,还是拱拱手说:“小芝姑娘冰雪聪明,肯定有解决的问题,还请小芝姑娘费费心。”

        登徒浪子,终于求自己了吧,郑妍芝心里暗喜,自顾坐在旁边的桌子上,葱白细长的手指轻敲着桌面,干咳一下:“突然有点渴了。”

        气量也太小了吧,动作神态都要学自己故意吊她胃口的样子,陆庭老脸抽了抽,为了未来的名相,强打笑容给她倒茶。

        “小芝姑娘,茶喝了,现在可以说了吧。”

        “这么大的事,就一杯茶啊,还是一杯泡了几泡的茶,诚意不够。”

        陆庭让她弄得没办法,努力挤出一个自认最真诚的笑容:“小芝姑娘说说,怎么才算有诚意。”

        只是一个小俏婢,也这样戏弄自己,分明是狐假虎威,问题是明知她狐假虎威陆庭也没办法,谁叫东家林郑氏那么信任她,这个时候要是得罪她,在背后使点坏,自己还真吃不了兜着走。

        要求早就想好了,郑妍芝毫不犹豫地说:“你的心算能力还不错,得把技巧教给我,不仅要教,还要教会。”

        每次问他心算为什么那么好,陆庭总是说自己是天才,还说什么想慢都慢不了,郑妍芝每次听到都很郁闷,明明不肯教,偏说自己是什么天才,可陆庭不说自己也没有办法,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一定要他教自己。

        心算有些小技巧,例如乘除这些,可以通过整数化简、先整后零的方式,只是加减其实没多少技巧,主要是大量的练习,一看到数字就形成一种条件反应,除了练习外,天赋也很重要。

        “小芝姑娘,不知怎样才能算教会?”陆庭一脸谨慎地说。

        小俏婢有几分颜色,在计算方面也不错,很多东西能举一反三,但她说的教会范围很大,得问清楚。

        “平时一个时辰算完的,提早一刻钟算完,就算教会。”郑妍芝想了想,很快给出一个范围。

        自己的计算能力已经很不错,在年前还得回荥阳过年,近期内提升不了多少,主要是想学习陆庭的方法,就像陆庭教自己的解雉兔同笼的方法,表面看起来只解决了一道明算难题,但是用这些解法作为着手点,套在别的明算难题同样有效,这叫一通百通,学了这些解题技巧,自己轻易解决很多以前解不了的难题。

        别的不说,光是那几种解题方法,这次苏州之行太值了,回去肯定让明算教授和几个同样喜欢明算的小姐妹大吃一惊,一想到这里,郑妍芝的嘴角又开始微微向上翘。

        一个时辰有八刻钟,提前一刻钟完成,相当于速度提升八分之一,以小俏婢的天份不难,就算做不到也得先稳住她,现在最重要就是保住王珪,他多留在客来居一天,自己就多一分机会,陆庭点点头说:“成交,东家哪里....”

        “包在奴家身上。”

        两人相互一笑,对这个约定都表示满意:陆庭有机会继续抱金大腿,指点一下就能搏过大好前程,不亏;郑妍芝坑陆庭一把算是报个小仇,还能学到更高级的明算技巧,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