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18 打探

018 打探

        王珪、房玄龄、杜如晦和魏征,是公认的初唐四大名相,李世民就是在四位名相的帮助下,打造了名传千古的贞观之治,陆庭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亲眼目睹的第一个活生生的名人是在这种环境。

        想起来了,自己当书贩时看过他的资料,庆州刺史杨文干兵变,太子李建成与秦王李世民相互指责,兄弟的矛盾加剧,李渊认为王珪等人不是故意唆使太子谋反,就是没辅助好太子,致使其兄弟失和,下令把他流放巂州,这是王珪仕途最黑暗的时刻,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他。

        不是流放巂州吗,怎么变成流放越州了?

        真是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自己还想着找机想抱大腿,没想到未来的一代名相就送到自己面前,俗话说得好,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只要抱紧这位暂时失势的王珪,哪里还怕抱不上李二的金大腿,王珪流放前官至太子中允,这可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位置,难怪气场这么大。

        “店家,看清楚没有,后面可是刑部的大印。”瘦捕快吕小丁有些不耐烦地说。

        都瞧了半天了,陆庭就是盯着那份公文看,好像想看出花一样,半天也不办理住宿手段,忍不住开口催促。

        光顾着高兴,都忘了这事,陆庭回过神,忙给他们登记,经过询问后,给他们开了乙等单房一间。

        押送犯人是按押送人数和里程拨发路费,路上省下就是赚到,捕快通常只开一间普通客房挤一宿,轮流睡,一个睡一个看管犯人,不全是怕犯人逃跑,而是怕有人半途加害或犯人想不开自尽,当然,床是捕快的,犯人只能将就睡一宿,有板凳睡板凳,没有只能睡地上。

        一些黑心的捕快,为了省钱连店都不住,就在野外露宿,很多犯人半路就倒下,或押送到地时一条命都没不见了大半。

        让水生带三人去房间后,陆庭的脑袋一下子高速运转,心里想的都是怎么跟王珪拉上关系,要是自己猜得不错,现在王珪还算是太子李建成的人,要是自己能说服王珪投靠李二,那就是王珪遇上良主、李二得到能臣,最重要是自己有举荐之功,说不定还收获这位未来名相的友谊,简直就是一箭三雕。

        机会就在眼前啊,陆庭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时带路的水生回到大厅,看起有些不高兴,嘴里还骂骂咧咧,好像在埋怨什么,陆庭招呼他过来,假装好奇地问道:“水生,看样子不高兴啊,谁招你惹你了?”

        水生左右看一下没人,这才小声抱怨:“还不是刚才那三个人,一个个臭熏熏的,赏钱没一个,还嫌这嫌那,那么臭也不洗一下,明儿他们一走,那些被盖起码要洗二遍才没味,最烦就是这种穷公差。”

        “不会吧,他们走了一天路,也不洗一下?吃完饭就回房,还以为他们急着洗漱呢。”陆庭惊讶地说。

        水生有些不屑地说:“公子,捕快可是贱业,那有这么多讲究,他们为了省钱,大多在野外找个没人的小河洗一下,不会在驿栈里洗,因为要花钱,这些人看多了,天还没黑就投宿,早早躺下养精蓄锐,一会准去窑子找女人快活。”

        “的确有些不讲究。”陆庭点点头,开口附和。

        商人是贱业,捕快也是贱业,做了捕快就不能参加科举,就是儿孙三代也不能参加,只是连澡也不洗,那也太邋遢,陆庭要是一天不洗澡,全身都不自在。

        黄掌柜的眼光好,杂役水生的眼光也不错,半个时辰后,那个一脸横肉的捕头张长明换上便服,一脸骚包地出了客来居,连路都不用问,径直向青楼窑子云集的秀水街走去。

        刚才看张捕头对犯人的态度很一般,不过对自家“小兄弟”不错,一来就去找“肉”吃。

        张捕头去风流快活了,只剩下那个叫吕小丁的小捕快和王珪,这是自己接近王珪的好机会,只是他们在房间睡觉,自己也不好打让扰,这么好的机不下手,太可惜,也不知那个张捕头什么时候回来,像他们押送犯人,明天一早就上路,现在是响午申时三刻,估计他们明天卯时就会上路,满打满算也就六个时辰的时间,还要除去他们吃饭睡觉,自己不仅要找机会结识王珪,还要取得他的信任。

        留给自己的时间还真不多。

        就在陆庭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瘦小的捕快吕小丁头蔫蔫地走出来,坐在靠窗的位置叫道:“伙计,来一角绿蚁酒。”

        “好咧”小五利索端上酒,笑嘻嘻地说:“官客,赶了一天路也不多歇一会,真是好酒兴。”

        “好个屁”吕小丁啐了一口,一脸不爽地说:“人家去风流快活,老子还要一个蹲在这里守着,哪里还睡得安稳,还不如喝个闷酒。”

        张捕头搂着姑娘风流,自己对着一个糟老头,吕小丁越想越郁闷,干脆自己起床喝点酒。

        这种事小五也不敢评论,陪笑几声,替吕捕快倒了一杯酒就退下。

        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想到一路上自己做得多、吃得少,钱也没张捕头拿得多,吕小丁郁闷地把一杯绿蚁酒一口闷掉。

        刚想倒酒时,突然有人把一碟酱香羊肉、一碟煎饼放在桌面上,抬头一看,是给自己登记的那位店家。

        “小郎君,弄错了吧,某只点了酒,没叫菜啊。”吕小丁连忙解释。

        刚才看菜牌,这一碟羊肉要四十八文钱,一碟煎饼也得十文钱,自己可舍不得吃,这店家做买卖也太不地道了,没经自己同意就上菜,不会想强买强卖吧。

        陆庭自顾坐在吕小丁对面,自来熟地说:“这位官爷,一个人喝闷酒没滋味,正巧我也想喝,不如凑一下。”

        “可是这菜...”吕小丁有些迟疑地说。

        一起坐聊天没问题,只是这菜自己绝不出一文,省下钱回到长安,去平康坊好好快活一下,不香吗。

        陆庭轻描淡写地说:“光喝酒不吃菜伤身,这二菜算我的,要是吕捕快不介意,我们边吃边聊。”

        看到吕小丁有些不确定的样子,陆庭补充道:“我这个人喜欢听新鲜事,特别是长安达官贵人的事,吕捕快是从长安来,肯定知道很多长安的事,听了我回去....哪个,跟邻里也能吹嘘一下。”

        还以为要做什么呢,原来是想听鲜事,这年头消息不灵通,喜欢听新鲜事的人多了去,吕小丁笑嘻嘻拿筷子挟了一大块羊肉扔进嘴里,笑嘻嘻地说:“小郎君算是找对人了,别看我们这些捕快不起眼,长安的事很少能瞒得过小的,不知小郎君想听什么新鲜事。”

        能吃肉,还能在别人吹嘘一下,碰上这种事简直就是美差。

        陆庭装着很好奇地说:“吕捕快,刚才做登记时看到你们的公文,这次押送的是王珪?是不是那个当上太子中允的王珪?”

        “没错,就是他。”

        “真的?”陆庭左右看了一下,压低声音说:“这件我也有听,有人说他被打入天牢,择日处斩,有人说他被流放巂州,没想到来到这里,都这岁数了还要流放那么远,还是当过太子中允的人,这也太惨了吧。”

        羊肉不要钱,不吃白不吃,吕小丁可不客气,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应道:“没犯事就是太子中允,犯了事连狗都不如,能捡回一条命算他走运了。”

        “王中允...不对,罪老汉可是出自太原王氏,太原王氏可是有名望族,出了这桩事,族人就没出手搭一把吗?”

        王珪出生扶风郿(今陕西眉县),祖父王僧辩做过南梁尚书令,出身乌丸王氏,而乌丸王氏是祁县王氏的分支,说到底王珪出身七族五姓,背景和人脉都很深,都发配流放了,没人拉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