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17 罪老汉王珪

017 罪老汉王珪

        两名捕快和一名戴着木枷的老者,是阿旺带进来的客人。

        唐初四方未平,政局不稳,犯人也多,押送犯人不少见,只是这三人有点特别:老者发须俱白,看起来五六十岁,还戴着一副木枷,身边的两名捕快年约三十,正值壮年,可能是长途跋涉的原因,二名捕快一脸倦容,低着头,步子都有些轻浮,而那位老者昂首挺胸、眼睛炯炯有神,就是戴着枷,腰挺得像标枪那样笔直,步伐稳而有力,跟两名捕快形成一个鲜明的反差,好像是他在押送两名捕快。

        一看就知老者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不知为什么沦为阶下囚。

        “客官,是打尖还是住店。”跑堂小伍走上去,一边用布擦试着本来很干净的桌面,一边微笑着问道。

        一脸横肉的捕快懒洋洋地说:“住店,不过肚子饿了,先弄点吃的,你们这里有什么?”

        “客官,今日的菜牌就挂在墙上,丰俭由人,其中杂锦羊杂汤、清蒸银刀鱼、鲜鱼绘、烤小鸡和酱香羊肉都是本店的招牌菜,很多客官吃了都说一个好字。”小五熟练地介绍情况。

        “一只烤鸡、一碟荠菜、两碗米饭外加二角绿蚁酒,就这样。”满脸横肉的捕快想了一下,很快就点了菜。

        “好咧,请稍等片刻,小的这就去准备。”小五见多了这种场面,应了一声,小跑着去通知后厨准备。

        瘦得像猴子的捕快一边给老者打开木枷,一边叮属:“王老头,现在给你下了枷,一会别乱动,记住不要走出这家客栈。”

        老者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没有说话,而两名捕快也不再开口。

        现在不是饭点,客来居的客人不多,小五和水生手脚麻利地把饭菜送上。

        鸡早就用秘料腌好,已经烤得五六分熟,有客人点再放到炭上烤一个刻钟就差不多,两个捕快点的菜不多,相对也简单,所以上菜很快。

        上菜后,两名捕快把一只烧鸡撕开二半,一人拿着半边鸡,一边喝酒一边卖力地嘴着烧鸡,吃得满嘴是油,看得出他们对烧鸡很满意,让陆庭惊讶地是这些饭菜没有那个老者的份,只见老者默默从背包里拿出一把炒米小心翼翼地吃起来,由始始终,二名捕快没叫老者一起吃饭,老者也没看一眼桌上的酒肉。

        陆庭把帐记好,看了看啃着炒米的老者,又看看那两个吃肉喝酒的捕快,忍不住轻叹一声。

        “陆公子,可是同情那罪老汉?”这时黄掌柜拿着茶盏过来给自己添茶,听到陆庭叹息,小声问道。

        柜台离捕快吃饭的桌子有二丈远,压低一点声音,他们也听不到。

        “一把年纪还要流放,那两名捕快只顾自己,也不敬一下老。”陆庭有些愤愤不平地说。

        “小点声”黄掌柜吓了一跳,连忙劝道:“这个罪老汉明显是得罪人了,得罪的还是大人物,公子最好不要理会,免得惹祸上身。”

        “黄叔,你怎么知道?你认识那个罪老汉?”

        黄掌柜摇摇头说:“不认识,老夫守了几十年的店,什么人没见过,早就练了一双招子(眼睛),客人一进门,一入眼就能猜得八九不离十,像这个罪老汉,虽说被流放,可那身居高临下的气度还在,肯定当过官,公子你看看他的腰,跟板一样直,坐下后,那两名捕快的腿左右摇晃,可罪老汉却纹丝不动,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应是做过坐堂官。”

        一口气说这么多,黄掌柜也有些渴了,抹了一口茶,继续卖弄道:“朝廷一直推崇尊老爱幼,像罪老汉这种年纪,除非犯很大的罪,要不然也不用流放,而是打入大牢,就是犯罪流放,依唐律最多也是戴绳枷,而不是木枷,他却戴的是木枷,明显有大人物不让他好过,二名捕快也刻意跟他保持距离,更说明这个罪老头不简单,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无论是二名捕快还是罪老汉,说话明显带着长安的口音,能在长安当官坐堂的,能是小人物吗?”

        精彩啊,只是一个照面,听别人说了几句话,黄掌柜就把那三人分析得头头是道,陆庭都想拍掌叫好了。

        “黄叔这招子简直就是火眼金睛,难怪东家把客来居这么大买卖交给黄叔打理。”陆庭不着痕迹给黄掌柜戴了一顶高帽。

        黄掌柜听到陆庭对自己评价这么高,眉开眼笑拍拍陆庭的肩膀说:“公子过奖了,就是看人看多了,有一点经验,这些都是旁门左道,比不上公子的学问,照应一下,老夫去后厨看看,那些田舍奴,少看一会都要偷懒,有空得多转转。”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好话人人都爱听,黄掌柜也不免俗,不过拍马屁也要看人,要是小五、水生他们拍,黄掌柜听了也就一笑而过,说不定还质问他们拍马屁有什么企图,而陆庭不同,算帐可是一等一的好,就是荥阳郑氏的小姐也对他以师礼相待,从陆庭嘴里说出的份量,明显比普通人重多了。

        “黄叔放心,我一定盯着。”陆庭笑着应下。

        跟一把手搞好关系,肯定不会吃亏。

        黄掌柜走开不久,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突然把小五招呼过去说了几句,很快小五有些为难地向陆庭禀报:“陆公子,那个罪老汉想要讨一碗水,不过他没有钱。”

        要是普通人,一碗水要就给了,问题是要水的是一个犯人,那两名捕快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小五一下子有些为难,生怕自己做错事。

        陆庭想了一下,很快说道:“不就是一碗水吗,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给他端碗温水去。”

        两名捕快没说要给老汉喝水,也没说不准他喝水,老者跟小五说话时那两名捕快肯定听到,但他们选择不理,也就是他们没有反对。

        得到陆庭的答复,小五没有迟疑,很快给老者端去一碗温水,老者接过温水时,还给陆庭投了一个感激的目光,陆庭笑了笑回应,然后埋头整理自己的今天的帐,刚才教小俏婢解题,今天的帐还没整理呢。

        帐算到一半时,吃饮喝足的两名捕快带着老汉前来登记资料,黄掌柜说是巡视后厨,也不知是去偷吃还是偷闲,好在这几天陆庭也摸清了业务,起身替他们办理入住手续。

        “小郎君看好,这是公文,钱驿丞说凭公文入住有行内价,房费只给七成即可,对吧。”瘦捕快把一纸公文递给陆庭,开口确认。

        陆庭一边接过公文,一边点点头说:“对,本店和驿馆有契约,凭公文只收七成房费,三位稍等,马上登记,一会就好。”

        古代百姓不能随便走动,通常离开家里超过三十里就要到官府申请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战国时用“节”、汉代用“传”,唐代演变成“过所”,唐朝后叫“路引”,普通百姓出外要过所,官府的人用公文就行,凭着公文过关、入城、住宿。

        捕快押送犯人,本应住在客来居旁边的驿馆,不过驿馆有个规定,地位相同者先同先得,官位低的给官位高的腾房间,苏州是一个大城,又处在交通枢纽,驿馆经常爆满,于是跟客来居合作,驿馆人满时,会分一些客人给客来居,客来居给予一定的优惠,这一行三人就是钱驿丞介绍过来的。

        陆庭打开公文准备登记资料,只见上面写着:兹派捕头张长明、捕快吕小丁押送犯人王珪至越州,沿途关驿予以通行接待,公文的最后赫然是刑部的大印。

        黄掌柜真是料事如神啊,只是听了二句话,就从口音判出是从长安来的,等等,陆庭突然打了一个激灵,王珪?不会吧,眼前这个发须俱白、刚刚还戴着木枷的罪老汉,这个罪老头竟然是唐初四大名相之一的王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