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16 愤怒的小俏婢

016 愤怒的小俏婢

        差事有了,族学还没恢复,陆庭也就安心到客来居做工。

        其实到客来居做工是一件不错的事,一天也就午市和晚市忙一点,其余时间品个茶、听南来北往的客商说各种见闻、趣事,一些客人喝大了,也会绘声绘色地说一些秘闻荤料,每一次上值都能收获不少,小俏婢也会准时在忙完午市后出现,给陆庭送来亲手做的桂花糕,在斗嘴中学习一种新的解题方法。

        陆庭下值回家后,也会抽时间练一下字,主要是太难看,自己都不好意思。

        日子过得充实又有趣,五天后,陆庭看着碟子里那块精致的桂花糕,一时有些不忍下手。

        十种解法,前面说了四种,剩下六种本来可以混六天点心吃,小俏婢很聪明,举一反三自己摸索出一种,今天把最后一种方程法说完,自己跟这个的小俏婢的约定也就完成,听说这种桂花糕也就小俏婢能做得这么好,外面想买也买不着,也就是说,这么美味的桂花糕,以后就吃不上了。

        小俏婢专心致致地用自己教的方式解题,看着小俏婢那张梨花带雨、没有一点点的瑕疵的俏脸,陆庭一瞬间有种失神的感觉。

        俏脸白里透红,隐隐有一种类似发光的光晕,美得有点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什么叫美人如玉,这就是美人如玉,小俏婢这么傲娇,的确有骄傲的本钱。

        郑妍芝感到有点不太自在,抬头一看,只见陆庭静静地自着自己,眼都没眨一下。

        这个登徒浪子,又在趁机偷看自己,郑妍芝耳根有丝发热,伸手在陆庭眼前晃动一下:“陆公子,在看什么?”

        走神了,陆庭回过神,有些尴尬地干咳一声,扭过头去:“没,想些事想入神了。”

        “别想那么多,像你这种声名狼籍的登徒子,好人家的小姐也瞧不上你。”郑妍芝有些嫌弃地说。

        陆庭除了讲解题方式,心情好也会说些玩笑或奇闻趣事给郑妍芝听,经常逗得郑妍芝笑得直揉肚子,两人的关系好了不少,不过一有机会还会互相损上几句。

        陆家是败落了,自己好歹也是一个自由身,一个婢女还嘲笑自己?陆庭马上反驳说:“小芝姑娘不要误会,我刚才是看你,不过是看你的发髻,有唐突之处,请多见谅。”

        “发髻?”郑妍芝有些疑惑地说:“发型有什么好看的?”

        还以为陆庭会否认,都想好怎么损他,没料到陆庭会承认道歉,出乎郑妍芝的意料,登徒浪子说只看自己的发髻?

        郑妍芝今天梳了一个名门望族女子最流行的云朵髻,把头发收在头顶,梳成云朵状,髻前插了一支云状金钗,看起来丰盈优雅,登徒浪子为什么盯着的自己的发髻看?是发髻乱了还是松脱了?

        “红菱,看看发髻有没有乱。”郑妍芝一下子慌了,一边用手轻轻摸,一边叫旁边伺候的红菱帮自己看。

        孤男寡女最容易招惹是非,郑妍芝每次来客来居,一定会带上红菱在旁边等着,要不然,就是自己放心,姑母林郑氏也不放心。

        “小芝姐,发髻好好的,没事。”红菱慌忙检查了一遍,发现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旁的陆庭看到郑妍芝紧张的样子,忍不住乐了,看来女生爱美那是贯穿古今,眼前这个自由身都没有的小俏婢,以为自己发髻乱了,慌得好像走光一样。

        “笑什么笑,都是你,一个贼珠子到处乱看,惹奴家不高兴,抠了你的贼珠子。”陆庭一笑,郑妍芝更不爽了,出声威胁。

        以为长得有二分颜色就了不起啊,陆庭就不让她如意,随口说道:“看到小芝姑娘这个发髻,想起了一个故人,失态了。”

        “故人?”郑妍芝眼里一下子冒出了八卦之火,好奇地问道:“什么故人让陆公子这样失态?”

        “百花楼的玉团儿,可惜遇上一个有钱的马贩,从良了。”

        郑妍芝的笑容瞬间凝固,看着陆庭那张讨厌的脸,咬了一下银牙,强忍打他一巴的冲动,动作熟练地白了陆庭一眼,说了一声“无聊”转身蹬蹬蹬就下了楼梯,走了。

        登徒浪子、田舍奴、讨厌鬼、夭寿种,郑妍芝把自己听过骂人的词都在心里骂一遍,这个陆庭太讨厌了,竟拿一个青楼女子跟自己比,狗嘴吐不出象牙,要不是...看他教导自己这么多技巧的份上,真想教训他。

        红菱没想到小姐一句话没有就突然走,回过神,忙急步去追,走了二步,又回家把食盒带上,小跑着下楼。

        “小...小姐,那只装桂花糕的碟还没拿回来哟。”上了外面等候的马车,红菱气吁喘喘地说。

        郑妍芝没有理会这句话,径直问道:“今儿是谁梳的头髻?”

        “回小姐的话,是小蝉儿。”玉菱看看郑妍芝铁青的脸,小心翼翼地说。

        “这个月的夜香让她倒”郑妍芝顿了一下,突然拨下头上的金钗,沉着脸说:“记住,以后不要再梳这种发髻。”

        “是,小姐。”

        客来居,陆庭刚坐回自己的位置,黄掌柜那张胖乎乎的圆脸很快出现面前,乐呵呵地问:“陆公子,刚刚看到小芝姑娘气呼呼出去,没事吧?”

        郑妍芝每次来,黄掌柜都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生怕惹那位大小姐不高兴,像她那样身份的人,一句话就能左右很多人的命运,平日看郑小姐都是眉开眼笑地离开,这次铁青着脸走出客来居,小心脏七上八下,忍不住找陆庭打听。

        “没事,就是闹个小情绪”陆庭说完,压低声音说:“黄叔,你是东家身边的老人,知道这件事,东家也太宠小芝姑娘了吧,一个婢女查帐也就算了,还给她配马车和婢子,上次还吩咐你做事呢,那个小芝姑娘有什么来头?”

        早就想问这个问题,只是一直不好开口。

        黄掌柜有些含糊地说:“东家待小芝姑娘是有些不同,怎么说呢,小芝的耶娘跟东家有点渊源,一些事小老也不好说,陆公子别把小芝姑娘当成婢子看就行。”

        这事老夫人有交侍,谁也不能说,黄掌柜也不好透露给陆庭。

        “谢黄叔指点。”陆庭连忙拱手表示感谢。

        第一天就看出小俏婢地位不一般,要知记帐是一个重要职位,林郑氏不让黄掌柜考核,反而交给小俏婢来考核,两人的地位一目了然,估计是小俏婢的父母帮过林郑氏什么大忙或关键时候救过林郑氏的性命,于是林郑氏对小俏婢另眼相看。

        这类狗血的剧情,自己可以看多了,陆庭对小俏婢也不是很在意,虽说颜值一流,但是年纪太小了,十五岁,放在后世也就初中女,不过古代女生早熟,十五岁就长得这么高,长得高又怎么样,小小“平A”翻不起什么风浪。

        “三位客人里面请”这是负责门口揽客的阿旺领着三个客人进来。

        客来居位置好,服务和价钱都不错,每天打尖住店的不少,官员使者、行夫走卒什么人都有,还有远道而来的胡商和胡姬,只是这次阿旺带来的三个客人有些特别,一进门就吸引了陆庭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