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15 谁没点脾气

015 谁没点脾气

        早就看出郑妍芝一直在忍,现在忍不住了。

        看到郑妍芝一脸发青的样子,陆庭心里暗乐,一脸不在着地解释道:“糕花是红菱采的,茶是红菱冲的,给她讲解一下,没问题啊。”

        报复,这是报复,不就是笑他的字难看吗,这样就故意针对自己,还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这个登徒浪子的气量比女子还要小,郑妍芝心里鄙视一下,准备好好嘲笑陆庭几句,不过嘲笑的话到了嘴边,变成了“陆公子有些强词夺理了,红菱怎么不拿给外面的吃,不给外面的人上茶呢,那是看在奴家的份上,好了,前面的事奴家可以看作没发生,现在开始讲解吧。”

        看在明算的份上,郑妍芝咬咬牙,忍了。

        哟,还挺倔强,什么看作没发生,听这话好像赫免自己、放过自己一样,就是心服,口也不服,陆庭面无表情地说:“小芝姑娘可以看作没发生,我可不行,吃不好喝不足,情绪也低落,第五种解法今天看来讲不了,请便吧。”

        不就是一个得宠的贴身婢女吗,看把她惯的,陆庭还真不迁就她。

        “陆公子,信不信奴家一句话,就能让你丢了这差事?”郑妍芝威胁道。

        “信”陆庭点点头,一边站起来一边懒洋洋地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小芝姑娘请便。”

        领个学米,硬是让二叔公拉到这里,当时家里快断炊了,找个工作过渡一下,不好逆二叔公的好意,又试试看能不能抱一下荥阳郑氏的大腿,可以说一箭三雕,现在学米领了,又从吴林那傻蛋收了点智商税,还发现螃蟹这个没人开发的金矿,一个小记帐的差事,也变得那么重要。

        不在客来居做记帐,自己有一手做蟹黄包的手艺,到时让福至挑出去卖,还不信养活不活自己,看得出小俏婢在林家地位不低,林郑氏对她也非常信任,摆着一个臭脸想威胁自己,没门。

        “你...你怎么走了,站住!”郑妍芝以为陆庭为了保住差事,会低声下气求自己,心想敲打他几句,再给点好处就把这事揭过,没想到陆庭连差事都不要,说走就走,当场傻了眼,回过头,有些气急败坏地叫住陆庭。

        陆庭脚步没停下,语气平淡地说:“小芝姑娘可以把我看成是路过打尖的客人,失陪。”

        前面威胁,然后还像对待下人一样喝自己,就是这半天白干不要钱,也不想受她的气。

        眼看陆庭就要走到楼梯了,郑妍芝脸色有些涨红,跺跺脚,指着陆庭有些委屈地说:“陆庭,你,你不是男人,说好教十种解法,连一半都没教就走,你...你是一个言而无信的大混蛋。”

        堂堂荥阳郑氏的小姐,从小长辈疼耶娘爱,可以说是家里的掌上明珠,身边的人都迁就着自己,哪里受过这样的气,都放下身段给这个登徒浪子端点心、冲茶了,还样对自己,说几句还撂挑子,想想就觉得委屈。

        “公子,有话好好说,先别走。”红菱看到情况不对,快步拦在前面,一脸恳求地说。

        陆庭有些无奈地回过身,看到小俏婢一脸委屈的样子,内心一软,不过嘴上还是强硬地说:“小芝姑娘还说愿意以师之礼待我呢,这才一天,都放话让我丢差事了,幸好没答应,要是答应,传出去有辱师的名声了。”

        一个月一千八百文的差事,做不做都没所谓,不过名誉还是要的,要是自己“言而无信”的事传出去,以后不好在苏州立足。

        郑妍芝闻言俏脸微微一红,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放胯前郑重向陆庭行了一个礼:“陆公子说得对,是奴家的不是,请公子大人有大量,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

        说完,双手执壶,亲自给空了的茶盏倒满茶:“陆公子,请用茶。”

        一直把陆庭当成登徒浪子,没把他当成教授看待,一生气还威胁他,的确是做错了,虽说陆庭有时有点架子,还是一个登徒浪子,但他确是有本事,年纪这么轻,在明算方面的造诣比那些明算老教授还要高,刚才又见识他自创一套简单快捷的明算符号,对了,叫什么阿拉伯数字,郑妍芝嘴里没说什么,内心对陆庭非常敬佩。

        家里招揽的人才不少,有真本事的多少有一点脾气,郑妍芝见多了,只是陆庭年纪太轻,又早早给他打上登徒浪子的标签,这才各种不服,想通后心态也变了。

        郑妍芝突然服软认错,给陆庭一个措手不及,楞了一下,有些不太自然地说:“小芝姑娘言重了,其实我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

        男子汉大丈夫,总不能跟一个小女生斤斤计较吧,看到郑妍芝认错,还给自己倒了茶,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客来居这份差事还是不错的,工作量不大,轻松,还能从客人嘴里听到不少新鲜事,对自己融入大唐很重要,再说想快点上进,就要抱条好的粗腿,林郑氏可是荥阳郑氏的外嫁女,要是得到她的赏识,一切都会变得简单。

        “公子,请。”看到二人前释前嫌,红菱很机智地劝陆庭坐回去。

        目的达到,陆庭顺水舟坐回原来的位置,邀请郑妍芝坐下,开口说道:“小芝姑娘不用太拘束,千万不要把当成老师,我这人比较懒,做不了为人师表,就当我们都喜欢明算,就当是志趣相投的朋友,现在是相互切搓。”

        “好,就依陆公子的。”郑妍芝也不想拜一个这么年轻的老师,闻言马上应下。

        好的解题方法自己要学,前面输了的面子也要找回来,郑妍芝暗暗打定主意,在自己最得意的明算科上,回荥阳前,说什么也要赢陆庭一次,要不然自己找不回场子,短时间内解题怕是难突破,最好是计算方面加强一下,对,就在计算方面扳回一城。

        二刻钟后,郑妍芝带着红菱心满意足地离开,这次不仅学会雉兔同笼的假设法,还带走几张陆庭给自己讲解阿拉伯数字的底稿,简化的数字太好用了,自己要好好学习研究一下。

        对了,假设法好神奇,把笼里的动物都假设是雉,然后利用多出来的脚差推算出兔子的数量,能假设笼里的是雉,同样也可以假设腿多的兔,没错,自己举一反三算出来,到时吓陆庭一跳,证明自己这个明算小天才不是吹嘘得来的。

        一想到陆庭被自己举一反三的能力吃惊,郑妍芝顿时觉得斗志满满,俏脸上也有了笑容。

        “掌柜的”跑堂的水生小声地问黄掌柜:“小芝姑娘跟陆公子是处对象吗?”

        大唐受到胡风影响,自由、开放,寡妇再婚、喝花酒、女穿男装、断袖之癖这些都不受歧视,未婚男女街上看对眼,谈情说爱也不会被人说闲话,陆庭和郑妍芝在柜台“亲昵”的表现让水生看到,而郑妍芝走时又是面带春风,不知郑妍芝真实身份的水生忍不住八卦起来。

        小芝姑娘虽说是婢女,可是深得东家信任,就算入了奴籍,脱籍也不难,陆公子也今非昔比,凑合不是没可能,最重要是两人男才女貌,看起来就像一对小壁人。

        黄掌柜吓了一跳,连忙骂道:“东西可以乱叫,话不能乱说,小芝姑娘是替东家查帐,顺便看看陆公子能不能胜任,你这个夭寿奴,这么快就编排上了,说过不能背后乱嚼小芝的舌头,还对象、对象”

        一边说一边敲水生的头:“罚你洗完所有的茅房才能下值,看把你闲的,快去。”

        荥阳郑氏的小姐闲话也敢说,传出去东家能饶了自己?

        “是,掌柜。”水生不知掌柜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不过掌柜的吩咐了,再不情愿也得去。

        等水生走后,黄掌柜看看趴在桌子打盹的陆庭,又看看门外,自言自语地小声说:“的确是男才女貌,小芝姑娘向来眼光过顶,没看过她对谁和颜悦色,没想到她会给陆公子倒茶端点心,今天还特别带了点心给陆公子,说不定真有戏?”

        很快,黄掌柜又摇了摇头:“不可能,小芝姑娘可是荥阳郑氏大房的小姐,以后嫁的不是王候公卿,也是名门望族,陆庭出身寒门,凤凰岂能配乌鸦,肯定是小芝姑娘对明算感兴趣,而陆公子精通明算罢了,寒门子想娶五姓女,还是大房正室女,做梦也做不出这样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