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14 针锋作对

014 针锋作对

        “大致就是这样,小芝姑娘你觉得怎么样...啊...”陆庭说完,扭头看郑妍芝时,突然看到一张俏脸就在眼前的位置,鼻子都快碰到鼻子,四眼相对,隐隐还能感觉到对方从鼻孔中呼出的气息,不由吓了一跳。

        郑妍芝也吓了一跳,俏脸一红,连忙挺起腰,后退了二步,小心脏好像小鹿乱跳一样,装作不在意地说:“陆公子这种记帐方式倒是别致,奴家一定向夫人禀报。”

        羞死人了,刚才太专心,想看清楚一点,不知不觉靠得那么近,刚才差点让这个登徒浪子占便宜,要是让姐妹们看到自己跟一个男子靠得这么近,肯定笑话自己,短暂的尴尬过后,郑妍芝很快就愤愤不平起来,这个登徒浪子惊叫什么,本小姐有那么可怕吗,要知自己天生丽质是整个荥阳都公认的,弄得好像他吃亏一样。

        “有劳小芝姑娘”陆庭一脸自信地说:“请到像本公子这样的人才,东家绝不后悔。”

        郑妍芝最不爽就是陆庭洋洋自得的样子,指了指帐本面无表情地说:“公子精通明算,做一个记帐绰绰有余,就是...基本功还得多练习一下,要不是亲眼目睹公子所写,还以为刚开蒙的童生所画呢。”

        明算好、聪明又怎么样,会多种解法又怎么样,那些字写得扭扭斜斜,好像道士画的符一样,跟那些刚上私塾学子的儿童没什么差别,难看得不得了,其实昨日测试时就想说的,看在二叔公和姑母相识一场也就没说出来的。

        陆庭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以前写得挺好的,就是经历一些变故,生疏了,生疏了。”

        要是写圆笔字,自己还能写得工整,可毛笔字是真的弱,暂时来说还不能快速提高。

        扳回了一城,郑妍芝心情好了不少,想起自己来客来居的目的,开口说道:“第五种解法准备好了吧?”

        “准备好了,第五种解法也不难...”

        “等等”郑妍芝轻皱着眉头说:“这里人多口杂,二楼没人,去上楼。”

        说到这里,郑妍芝扭头咐咐道:“红菱,把食盒带上。”

        陆庭这才发现,还有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穿着一件粉红色碎花半臂衣服婢女,大眼睛小鼻子,胖嘟嘟的小脸庞,俏丽中带着三分可爱,跟穿着素白色襦裙的小俏婢红白相间,有种相得益彰的效果。

        小俏婢不愧是林郑氏的心腹,自己是婢女还有小婢女跟在身边侍候。

        “是,小芝姐。”红菱想都没想就应下。

        红菱没问题,只是陆庭有些为难地说:“小芝姑娘,我还在当值,不好离开柜台。”

        总不能第一天上工就开小差吧,还以为小俏婢等自己下值才来请教,没想到她现在就来了。

        小芝还没开口,一直在站在旁边的黄掌柜马上说:“现在没什么客人,公子放心去就是,再说这里还有小老照应着。”

        知道小芝身份的人不多,黄掌柜是林郑氏从荥阳带到苏州的老人,知道郑妍芝的真正身份,哪里敢拦,连忙在一旁配合。

        刚才看到陆庭跟荥阳郑氏的小姐那么亲近,可把黄掌柜急坏了,提不是,不提也不是,在一旁急得团团转,等陆庭和郑妍芝上了楼,马上把在场的几个跑堂杂役叫过来,下令他们嘴巴严点,别在后面乱嚼舌头。

        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郑妍芝急不及待地说:“快说说,第五种解法是什么?”

        自己绞尽脑汁才得到三种解法,教导自己的明算教授也就是四种解法,陆庭张嘴就十种,昨晚回去后郑妍芝研究了一会陆庭的吹箫法,感觉非常实用,没想到越解精神越亢奋,想了想,翻出以前的明算难题,看看能不能利用这种新方式解决,没想到不到半个时辰,又解出二题以前遗留下来的明算难题。

        解出二题明算难题,郑妍芝心满意足准备睡觉,快要躺下了,又挺了起来,翻出那道雉兔同笼的题解起来,主要是不服气,凭什么登徒浪子能想出十种,而自己才三种,郑妍芝绝不承认自己比陆庭差,结果一做就是做到大半夜,在红菱再三催促下才睡下,一觉醒来快到午时,匆匆洗漱吃午饭,然后赶到客来居。

        起得晚,桂花糕来不及做,幸好红菱机灵,提前给自己做好。

        红菱很乖巧在一旁准备笔墨纸砚了,郑妍芝急,陆庭一点也不急,摸摸肚皮自言自语地说:“奇怪,不是刚用完午饭吗,这么快又饿了?”

        郑妍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开口吩咐道:“红菱,把桂花糕给陆公子端上来。”

        不见兔子不撒鹰,幸好红菱有准备,要不然这个登徒浪子又有借口不教自己。

        红菱应了一声,很快打开食盒,把一碟精致的桂花糕放在陆庭面前。

        陆庭看了看桂花糕,摇摇头说:“口这么干,怎么咽啊。”

        郑妍芝的柳眉动了一下,忍不住咬了咬银牙,最后还是忍了下来:“红菱,去泡一壶好茶,什么也要不加。”

        “知道了,小芝姐。”

        桂花糕端上了,茶泡好了,陆庭喝了一口茶,拿起桂花糕咬了一下,很快轻皱了一下眉头,叹息一声,把只咬了一小口的桂花糕放下。

        还有完没完啊,郑妍芝好看的额头都冒出青筋了,强忍内心的怒火,冷冷地说:“陆公子,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要不是看在明算解题技巧的份上,自己早就拂袖而去,绝不看登徒浪子那张讨厌的脸,堂堂荥阳郑氏的小姐,哪里受过这样的气。

        “桂花糕是桂花糕,味可是昨天那味,差得太远了,咽不下啊。”陆庭理直气壮地说。

        刚才笑自己的字太丑,客来居的黄掌柜和杂役都听到,有二三个都掩嘴偷笑,自己好不容易树立的光辉形状一下子让毒舌小俏婢破坏,陆庭不能当场反驳,但可以在心里记下,给她来个秋后算帐。

        想学东西,行,不过让哥们舒坦再说,前面要吃糕、喝茶是有意挫一下小俏婢的脾气,不过桂花糕是真的不如昨天好吃,昨天的桂花糕,香糯可口、入口即化,甜香中带着浓而不腻的桂花清香,味道可是一绝,今天的糕花糕也不错,口感和卖相都很好,但滋味差了很多。

        厉害啊,主仆面面相觑,郑妍芝没想到陆庭的嘴这么叼,只是吃了一小口就分辨出来,不过脑筋转得很快,马上就找到理由:“桂花糕要很多功夫,昨天准备晚了,红菱收集桂花的品质不够好,滋味只是差了一些,下次会注意的。”

        吃惊之余,不知为什么,郑妍芝心里隐隐有一丝窃喜,心想算你识货,红菱的做的桂花糕比自己是差了一点,主要是配料和火候还不够好,陆庭这么推崇昨天自己的做的桂花糕,间接说自己的手艺好。

        陆庭撇撇嘴,有些无言了,这个小俏婢,不仅傲骄,还很要面子,不好的全推给别人,好像自己不会出错一样。

        把茶盏里最后一口茶水喝进嘴里,陆庭放下茶盏,也不看郑妍芝,转过头对红菱说:“红菱姑娘,现在给你讲雉兔同笼的第五种解法,可要听仔细了。”

        “公...公子,不是奴家要学,是小...小芝姐要学。”红菱吓了一跳,轻忙摆手兼摇头。

        自己就是一个大字也不识一筐的小婢女,明算是自家小姐要学,跟自己说那不是对牛弹琴吗,红菱连忙解释。

        看到陆庭只给自己一个后脑勺,刚才一忍再忍的郑妍芝再也忍不住了,盯着陆庭冷声问道:“姓陆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要学第五种解法,陆庭看也不看自己,转过头跟红菱讲解,分明是怠慢自己,郑妍芝哪里受过这种气,忍不住质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