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13 震惊的小俏婢

013 震惊的小俏婢

        陆庭刚走没几步,福至加紧二步跟上,有些可惜地说:“公子,要是捡钱晚一点,那个姓吴的会扔得更多,可惜了。”

        福至刚才看得清楚,吴林明显是被激怒,晚一点就去拿另一个鼓鼓的钱袋,从样子好像是金饼银块一类,要是公子晚一点捡钱,吴林身上的钱都是公子的,可公子乐呵呵地捡钱,反而提醒了吴林,最后不投了。

        三百多文铜钱,沉甸甸的,陆庭满意地掂了掂,随手扔给福至拿着,顺手还在他脑门敲了一下:“让人吃点小亏,就是知道上当也不在意,要是损失大了,吴林那傻蛋拉不下面子,他老子吴彪能咽下这口气?得些好处须回手,再说金银那么重,砸伤本公子怎么办,本公子的身体还不如那点小钱?”

        要不是吴林主动挑衅,自己也懒得理他,像他这种智商不在线的二楞子,在自己羽翼未丰的时候,教训他一下顺便弄点好处就行,没必要跟他死磕,要是把他惹急,搬出他老子吴彪,没那么好对付。

        去客来居当记帐,刚才还愁着怎么弄身好一点的衣裳,真是打瞌睡有人送枕头,齐了。

        “是,是,是,还是公子考虑周到。”福至心悦诚服地说。

        走着走着,陆庭又停下脚步,桥边的石头上,二只成年男子拳头那么大的螃蟹懒洋洋地张牙舞爪,那蟹钳足有二指宽,里面得有多少鲜美的蟹肉啊,水里、桥墩边、石缝旁都可以看到大螃蟹的身影,咽了一下口水,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地小声说:“今天吃得太饱了,先放过你们,过几天好好收拾你们,尼妹,我也算梦想成真了。”

        身无二两肉,还有二个大蟹钳,谁碰它就钳,不好惹,最喜欢在烂泥里打滚,又脏又难看,一些人吃了还出现呕吐、腹泻的情况,大唐老百姓把青蟹子当成害虫,没人捕捉也没人吃,苏州河道多湖泊多,水质又好,简直就是螃蟹的天堂,以至螃蟹泛滥成灾。

        不同时期、不同地方的观念也不同,就像华夏建国初期,一个名气很大的报社出了一个报道,说沪城穷人家的孩子饥饿得只能用大闸蟹充饥,还发了一个衣衫褴缕的孩子吃一大盆大闸蟹的照片,这个报道后来让人翻出,成为网络一个有名的段子,陆庭前世看过那个报道,一度羡慕不已,要知后世螃蟹的价格年年攀升,高得让人望而却步,心想要是自己也碰上这种好事,一定狠狠吃,吃个够本。

        没想到梦想成真。

        福至有些疑惑地跟在陆庭后面,总感到自家公子对青蟹子很感兴趣,会不会真像吴林说中,投河时让青蟹子钳伤过?只是陆庭不说,做下人的福至也不好问。

        武德七年九月初八,宜婚嫁、出行、祈福、搬家、开业、动土,是一个诸事皆宜的黄道吉日,就在这一天,陆庭以记帐的身份正式成为客来居的一员,这天也是陆庭第一天上值。

        客来居的掌柜叫黄德明,四十多岁,长得白白胖胖,脸上永远带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对陆庭的到来表示欢迎,不仅让伙计送上一壶新茶,趁着没有客人,还带陆庭熟悉客来居的环境。

        客来居有一个掌柜、一个记帐、二个厨子、三个跑堂(伙计)和六个杂役,全店有十三人,这十三人要负责十八张饭桌、六个包厢、二十八间客房、五个独立小院,还有马厩、草料房、柴房等,工作量还是挺大的,不过客来居除了逢年过节、贡院考试会满员,平日大约只有六成的生意额,人员方面还能应付。

        当然,要是忙不过来,黄掌柜也会在附近抽调人手来帮忙,除了客来居,林郑氏还有一间杂货铺、一间当铺和一间绸缎庄,这些都是她从娘家带来的体己钱,林家的人无权插手。

        记帐相当于客来居的帐房,收钱、支出都要经陆庭的手,在客来居相当于二把手,提拱午晚两餐,月钱一千八百文,每旬还可以休息一天,也就是每个月休息三天。

        帐本刚交接完,第一个吃早饭的客人上门,是个住在附近的老顾客,黄掌柜马上笑着迎了上去,有一就有二,慢慢人开始多了起来,打尖的、吃饭的、住宿离店的,陆庭也开始忙起来,刚开始时有些不习惯,有些行内专用术语不太了解,好在黄掌柜不时在旁边指点,一直忙完午市也没有出错。

        “陆公子,这个点没什么客人,先用饭吧。”跑堂小五笑着把一个大海碗送到陆庭面前,这是客来居提拱的午饭,饭点不定时,闲下来就吃。

        陆庭虽说只是记帐,客来居的人都知陆庭来这里做工只是锻练一下,以后还要参加科举,二叔公跟林郑氏有交情,昨天在明算方面又大大地露了一次脸,有学问的人值得尊重,从掌柜到杂役都很有礼貌地叫一声公子。

        “有劳。”陆庭放下手里的笔,笑着接过大碗。

        伙食还不错,下面是米饭,上面有一个蛋、一撮荠菜、一块豆腐和五六片羊肉,有素有荤,陆庭注意到,客来居只有自己跟黄掌柜可以在柜台上吃,跑堂和杂役都是分批抽空去后厨吃,作为客来居的一把手,黄掌柜碗里的肉比自己多,还有一碗羊杂汤。

        不用说,跑堂和杂役的伙食肯定还要差一点。

        忙了半天,陆庭也饿了,跟黄掌柜客套了二句就开始吃,还别说,免费提供饭菜的味道还真不错,色香味俱全,早听小五说厨子的先人进宫做过御厨,有不少独门秘方,也不知真假,不管怎样,来客来居做记帐,口福有了。

        黄掌柜带自己熟悉环境时也说过,只要搞好了厨房,客来居也就盘活了一半,从半天的收支来看,打尖吃饭的收入比住宿的还要高。

        刚吃完,看着没人想打个盹,刚趴下不久,忽然闻到有一股很好闻体香,扭头一看,桌面摆着一个食盒,小俏婢不知什么时候来了,还拿起帐本在查看。

        不愧是东家身边的红人,连问都不用问,直接拿起帐本就看起来。

        “还以为小芝姑娘忘了呢,到底还是来了。”陆庭笑着打招呼。

        怎么可能忘记,自己一大早起床做桂花糕,就是为了学到新的解题方法,本想早些来,是姑母劝自己这个时候来,主要是这个时候人少,人多怕引起外人注意,怎么说也是荥阳郑氏的小姐。

        “陆公子,你记这帐,跟别人的不一样啊。”郑妍芝指着帐本说。

        陆庭记帐的方式有些特别,把收入和支出分开,看起来一目了然,只是...帐本里有很多奇奇怪怪的符号,根本看不明白,要不是陆庭昨天表现得太惊艳,郑妍芝都想开口骂他做事不认真,记个帐也没记好。

        “把收入和支出分开,盘帐时一目了然,可以节省不少时间。”陆庭随口应道。

        昨天比试时,郑妍芝已经见识过陆庭这种方式,闻言点点头,假装随意地问道:“昨日回去想过,公子的方式是比较优胜,只是,这些特别的符号有什么特别意义?”

        陆庭随意瞄了一眼,不在意地说:“你说这些啊,怎么说呢,就是简体版的数字,记起帐来没那么麻烦。”

        古代小写的数字和大写的数字比较麻烦,要是小数目还好写一些,数目大一点就难记,例如入一批米,记数时就要十八贯三百六十二文,用阿拉拍数字来记,只要写18362文就行,省时省力,还有记帐,还要把菜单一一记下,费时费力,陆庭准备菜式、酒水这些都弄个编号,以后记起帐就更加方便。

        简体化数字?

        郑妍芝心里一个激灵,隐隐感觉又有新东西可以学,一脸期待地说:“奴家受东家所托,看看公子上值的情况,这帐奴家有点看不明白,还请公子指点一二,不然奴家很难向东家交差。”

        生怕陆庭肯教,郑妍芝直接打出林郑氏的旗号。

        “没问题”陆庭没有怀疑郑妍芝有私心,随口把阿拉拍数字的好处说出来,还把自己准备把菜式、茶水酒水编号方便入帐的想说也说了出来,尽管陆庭说得有些随意,没注意到一旁的郑妍芝脸色越来越凝重,生怕自己听漏一个字,小脑袋也越靠越近,差一点点就脸贴脸了,在黄掌柜和伙计眼中,两人好像互诉衷肠的痴男怨女了。

        郑妍芝看着娓娓而谈的陆庭,表面不动声色,内心有如惊涛骇浪:天啊,这个登徒浪子的脑子是怎么想的,那么多天才的主意,本以为他明算厉害,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他,越了解越是惊讶,新颖的记帐方式、绝妙的编号入帐,还自创了一套独一无二的符号代替复杂的记录方式,一挖就是一块宝,一挖就是一块宝,简直就是一座还没有开发的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