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唐新豪门在线阅读 - 005 恬不要脸的登徒浪子

005 恬不要脸的登徒浪子

        “哗啦啦”沙漏里的细沙不断地流着,不知不觉二刻钟过去了。

        客来居的二楼,除了流沙的声音,就是陈海用珠筹的声音,无论是林郑氏还是陈训导、二叔公,都静心等待考验的结果,偶尔说上二句,都是刻意压低声音,生怕打扰了还在盘帐的二人。

        都到了这年纪,输赢都看淡了很多,无论输赢也在林郑氏前丢了风度和气量。

        郑妍芝站在林郑氏身后,看看紧张得额头冒汗都顾不得擦的陈海,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无论怎么努力,都注定是徒劳无功,熟悉记帐的人,起码要一个时辰才能算出来,只有那些做了超过十年、又有天分的记帐能在半个时辰完成,时间过半,陈海还连三分之一还没完成,客来居月初的帐相对简单,中旬和后旬才是重头戏。

        也就是说,陈海被淘汰只是时间问题。

        当郑妍芝把目光转到陆庭身上时,马上变得不屑起来:刚才一直关注这个装模作样的家伙,足足二刻钟,签筹都没碰一下,让人无语的是,好像翻了一遍帐本好像不过瘾,陆庭又回头翻了一遍,第二遍也快翻完了。

        这个登徒浪子,连装样子也不装得像一点,丢人。

        陆庭感到有人盯着自己看,忍不住抬头一看,只见那个叫小芝的俏婢正看着自己,恶作剧地对她眨了眨眼,郑妍芝看到陆庭竟然敢调戏自己,脸色有些涨红,马上转过头。

        真是大胆,竟敢调戏自己,要是在荥阳,肯定要赏他十记八记嘴巴子,这个登徒浪子不学无术,人也不正经,就那臭皮囊长得有一点点好看,无耻。

        陆庭看到俏婢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脸,也不调戏她,还有几页没算完呢,要抓紧时间。

        日子快过不下去,找一份工作要紧,刚才二叔公跟陈训导打赌也听到了,要是自己输了,以二叔公那腹黑的性子,肯定不会轻易饶过自己,算完吃个大餐也不错。

        熊掌、烤全羊、银刀鱼,光是听听口水都流了,为了吃顿好的,卖点力是很应该,再说自己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可不能让一个小婢女小看了,陆庭不是瞎的,那俏婢表面没说什么,可那轻视骄傲的眼神可没少见。

        不仅要算出来,她不是说自己三刻钟就算完呢,自己要在三刻钟前完成,超过她,看她还怎么骄傲。

        小俏婢面容姣好,身材高挑,总是喜欢把好看下巴微微向上抬,再加上白嫩细长的脖子,真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都是一些吃喝、油灯火蜡的收支,没有涉及损耗和折旧,数目也不大,陆庭前世跟女朋友学过快速计算,只是加加减减比较简单,当沙漏距离三刻的位置还有一小截时,算完的陆庭一脸自信地拿起早就备好的笔,刷刷在一张空白的黄麻纸上写出自己的答案。

        算完了,这么快?

        陈训导和林郑氏看到,二人脸上都出现惊讶的神色,二叔公面无表情地看着陆庭,也不知他心里想什么,陈海抬头有些惊讶地看了陆庭一眼,又低头继算拨弄他的珠筹,不过动作明显加快,拿着珠筹的手轻轻有些颤抖,只有郑研芝一脸了然的样子。

        就猜到这个登徒浪子会提前完成,对他来说反正是错的,还不如提早完成,给人留一个深刻的印象,这家伙就是跟自己作对,自己说三刻钟完成,他倒好,看沙漏的位置比自己提前一柱香的时间。

        陆庭写完,把纸折好,防止陈海偷看到,这才抬头看了看,那个陈海还在忙着计算,俏婢站在林郑氏身边,也不知在说些什么,二叔公低头吃着糕点,只有陈训导似笑非笑进看着自己,一看就是不怀好意。

        还以为有什么惊讶和掌声呢,看这情况,没人看好自己。

        陆庭也不在意,感到有点口渴,左右看一下,二叔公喝茶也是自己倒,那个叫小芝的俏婢好像很得林郑氏的信任,两个女的在一旁窃窃私语,林郑氏笑得还挺开心,就她刚才轻蔑的眼神,估计让她给自己倒茶的机会不大。

        算了,忍着,看到先到的陈海也没有茶水招侍,陆庭内心平衡多了。

        最后一撮沙漏完,郑妍芝马上宣布:“半个时辰到,两位小郎君请住手,可以将最后结果写在纸上。”

        陈海有些无奈放下手中的珠筹,站起来面带愧色地说:“惭愧,学生愚钝,只算了一半。”

        二叔公看看陈海,眼珠子转了转,笑嘻嘻地说:“没算完,就是自动放弃,娘子,现在可以宣布陆庭入选了。”

        “笑话”陈训导马上反驳:“不能及时完成,那是能力问题,不懂装懂乱填,那是品性问题,能力尚可培养,品性不好,就是能力再高也不能要,免得自惹麻烦。”

        看到两人又想吵起来,林郑氏马上说:“两位郎君稍安勿燥,成不收还要看两位小郎君的表现,小芝,你去看一下吧。”

        郑妍芝应了一声,信步走过去,也不看陆庭,直接拿起桌面上的黄麻纸看答案,随意看了一眼,整个人明显楞了一下,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看了一下纸张上的数字,最后还是把黄麻纸放下,扭头对林郑氏说:“回夫人的话,两位小郎君都没有在规定时间完成。”

        林郑氏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闻言拱拱手说:“两位郎君,两位小郎君都没如期完成测试,奴家在这里只能说声抱歉了。”

        “娘子不必自责,是他们不够争气。”陈训导一脸大度地说。

        不管怎么样,陈海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看到陆庭也没录用,陈训导心情好了很多。

        二叔公也面带笑容地说:“怎么能怪娘子呢,是小兔崽子达不到娘子的要求,回去得好好鞭策他。”

        陆庭是什么货色,二叔公心知肚明,本来想卖个老脸让他谋个职位,虽说没谋到,但陈训导的人也没应上,算是搅和了竞争对手的好事,二叔公内心表示满意。

        所有人都满意了,只有陆庭不满意,站起来拱拱手说:“等一下,老夫人,晚辈能不能问个问题。”

        “当然可以,不知小郎君有何疑问?”林郑氏和颜悦色地问道。

        “老夫人,晚辈斗胆问一下,这个测试是走过场吗?”陆庭一脸认真地问道。

        林郑氏还没开口,郑妍芝马上质问道:“小郎君很有自信啊,难不成以为自己完成了就能过关?完成了不等于做对,明着跟你说吧,不得不说你的运气不错,填的数目与正确数目只有十一文钱的误差,可惜要求是在十文钱以内,还有疑问吗?”

        第一眼看到时,郑妍芝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三月的营利应是三十八贯五百六十八文钱,而陆庭的写的数日是三十八贯五百五十七文钱,仅仅相差十一文,都没看到他用签筹算,随意填的数还这么接近,什么运气。

        “小芝姑娘的意思,这帐我算错了?”

        “没错”

        陆庭瞄了她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为什么一定是我算错,小芝姑娘就不会算错?”

        “不会。”郑妍芝一脸自信地说。

        昨天才亲自盘的帐,郑妍芝对自己有足够的自信。

        “小芝姑娘要是这么自信,敢不敢打个赌?”陆庭听到只有十一文,心里很快有了主意。

        这个登徒浪子竟敢跟自己赌?有心找碴还是故意在这么多人前露脸?不会是故意想引起自己的注意吧,不管他怎么样,自己最喜欢就是教训这种人,闻言毫不犹豫地说:“赌什么?”

        看不起这种人,连小郎君都不想叫了。

        陆庭干咳一声,面带微笑地说“喉咙有点干,要是我赢了,劳烦小芝姑娘倒上一杯清茶,要是小芝姑娘赢了,彩头你说。”

        都来了大半天,别说茶,连水都没一杯,这个林郑氏的架子还真不小,这个骄傲的婢女明显也不会来事。

        “要是你输了,一个人把客来居的每个角落都打扫干净,敢不敢答应?”郑妍芝说出自己的要求。

        客来居有二十八间客房、五个独立小院,还有马厩、草料房、柴房、茅房等等,别的不说,光是洗刷那几间茅房就够他受了,这个无耻的登徒浪子,竟要自己给他倒茶递水,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郑妍芝心里暗暗发狠:陆庭打扫时,自己亲自检查,每个角落都要干干净净,达不到要求就重新打扫,一定给他一个深刻难忘的教训。

        林郑氏都插不上话,小侄女荣芝就跟陆家的小郎君赌上了,闻言有些抱歉对二叔公笑了笑:“年轻人就是气盛,陆郎你看这事....”

        “年轻人好胜一点不是坏事,老夫这个侄孙一向自大,让他受点挫折也是好事,由他们去吧。”二叔公看也不看陆庭一眼,笑呵呵地说。

        小兔崽子受点教训也好,反正又不是自己受罚,二叔公很快又想出一个可能,会不会陆庭故意找碴,给自己制造多跟林郑氏交流的机会,有可能,要知这小子不学无术,刚才连样子都不做,不会看到这个婢女长得好看故意找机会亲近吧?这一点倒是随自己,要是“公”“孙”拿下主仆,倒也不错。

        虽说是婢女,拿来暧床或填房也行啊。

        想到这里,二叔公乐了,一张老脸有了笑容,心想无论陆庭是输是赢,发学米时多给陆庭一斤精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