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93 绝了!

393 绝了!

        “我去......”荣陶陶跟着领队、队员们走出了机场,只感觉一股热浪扑鼻,好像是进了火炉一般。

        他本以为希雅国的首都希典市,应该是气候宜人的,结果他差点被热傻了。

        这温度,怕是得有35度往上...哦呦?发现了几只漂亮的金发小姐姐。

        荣陶陶正在默默忍受高温、忍受天空中的大太阳,却是看到了几个肤白貌美的小姐姐从眼前走过,带着浓郁的异域风情。

        嗯...看起来,斯华年说的还是有道理的,这质量可不差啊?也不知道是本地人还是他国游客。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赶紧找个地方买酸奶吃。

        总盯着歪果小姐姐看,显然是喝不到酸奶的......

        荣陶陶一边想着,一边上了大巴车。

        50座的大巴车足够用了,除了荣陶陶有特权,配置了两名本学校教师之外,其他14名双人组参赛学员,并没有学校教师陪伴。

        都是大学生、成年人了,谁出门还带家长啊?

        大巴车前方,国家队教练组中,一个男子站了起来,他是本届世界杯华夏国家队-双人组的领队-袁沉,与他姓名不符的是,这位领队并不沉着冷静,反而是激情四射的类型。

        经历了漫长一夜的飞行之旅,他依旧活力满满,手里拿着麦克风,握紧了拳头,大声说道:“学员们!我们的目标是!!!”

        “冲!”

        “冠军!”

        “四强!!”众人异口异声,听得夏方然头皮发麻!

        好家伙,不愧是国家队,还真是团结一心呢~

        夏方然作势开喷,那蠢蠢欲动的模样被身侧的杨春熙抓了个正着,她急忙拽住了夏方然的胳膊:“夏教,稳住!”

        “啊?”夏方然扭头看向了自己的徒弟。

        杨春熙迟疑了一下,道:“要不你玩会儿手机吧。”

        夏方然:“......”

        玩手机?

        我要是手机有网,你以为我在这干坐着?

        袁沉面色一怒,道:“年轻人,就要有干劲儿!魂武者,就是要胜利!就是要拿第一!都?给我重说!”

        从领队口中爆出来一句脏口,是学员们万万没想到的。

        袁沉握紧了拳头,一脸的激昂澎湃:“我们的目标是!!!”

        “第一!”

        “桂冠!”

        “冠军!!!”

        众人再次异口异声。

        袁沉:“......”

        “行吧行吧,意思一样就行。”袁沉摆了摆手,继续道,“一会儿入驻酒店后,不允许擅自离开,一切外出都要向我们教练组请假、报备。

        你们一生只有一次参加世界杯的机会,不要因小失大!明天抽签仪式,要求全员参加,虽然你们可能是对手,但在这之前,你们都是华夏团队中的一员,要团结友爱,互帮互助......”

        荣陶陶坐在座位上,不免心中好奇,从关外排位赛再到全国大赛,他一直都有本校教师贴身守护,也从未跟队友们一起观看过抽签仪式,想来,气氛应该会很好吧?

        而袁沉还在滔滔不绝的讲着:“本届希雅世界杯,共有204个国家派出的258支双人组队伍,有些小国才有1、2支队伍来参赛,见到直接送走,不用跟他们客气。”

        闻言,荣陶陶不由得面色古怪,这领队...怎么越听越不像是正经人呢?

        袁沉:“遇到大国参赛队伍也不用怕,我们配置了专业的领队教练,帮你们研究对手,收集场内外资料,制定比赛战术!本次世界杯,我要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专业团队......”

        接下来,袁沉开始详细介绍他的团队有多专业,在学员们痛苦忍受了足足一小时之后,大巴车终于抵达了酒店,学员们也松了口气。

        众人依次下车的时候,袁沉却是叫住了荣陶陶:“荣陶陶。”

        “到!”刚走到车门口的荣陶陶愣了一下,转头看向了袁沉。

        “你的情况特殊,队里给你准备了些东西。”说着,袁沉打开了大巴车上方的行李箱,拿下来一个巨大的行军包。

        “啊?”荣陶陶不明所以,一打开包裹,里面装的满满的都是小食品,而且牌子他全都不认识,像是早就在当地采购好的。

        荣陶陶当即竖起了大拇指:“袁队,你们可真是太专业了!”

        嗯,起码投食业务很专业......

        “那你看看。”袁沉满意的点了点头,“够不够你吃三天的?”

        荣陶陶拎了拎行军包,感受了一下重量,道:“差不多。”

        袁沉点了点头:“行,队内决定三天给你采购一次,先尝尝各种口味,具体喜欢吃什么,告诉我们,我们会直接送到你房间里。

        所以,从现在起,你以采购零食为借口,请假出酒店是不会被批准的。”

        “奥......”荣陶陶撇了撇嘴。

        袁沉:“去吧,跟着队伍进酒店。”

        说着,袁沉对后面的两员教师喊道:“夏教,杨教。”

        杨春熙礼貌的点了点头:“袁领队。”

        袁沉:“今天下午,得麻烦荣陶陶和高凌薇配合一下队里,接受一次专访,华夏总台的采访,《魂武之巅》栏目组。”

        荣陶陶下车的脚步一停,竖着耳朵听了起来。

        “这......”杨春熙面色为难,道,“可是明天就抽签了,马上就要开赛......”

        袁沉也是有些无奈:“你们来自雪境的魂武者有些特殊,荣陶陶和高凌薇的身份也很特殊,他们联系不上们,而且你们昨天才抵达帝都。我这也是上边交代下来的......”

        杨春熙似乎相通了什么,点头道:“也是,配合队伍宣传也是应该的,我回去让他们俩准备一下。”

        “好好好。”袁沉连连点头,继续道,“另外,学员们我都很好管理,禁止私自外出、留在酒店保护他们安全就可以了,但是两位教师的话......”

        杨春熙笑了笑,道:“放心吧,袁领队,我们是来陪护荣陶陶的,他在哪我们就在哪。是不是啊,夏教?”

        夏方然一脸的难受,这么大的太阳,他还想趿着人字拖、穿着花衬衫出去浪呢......

        夏方然的脸上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对!陪护,我们是专业的。”

        袁沉顿时喜笑颜开,连连点头:“好好好。”

        车门旁,荣陶陶拎着行军包,和高凌薇跟上了大部队,小声道:“《魂武之巅》栏目组,戴流年主持的那个节目吧?”

        高凌薇点了点头:“对,华夏总台王牌节目,咱俩全国大赛的时候参加过的。”

        “希望是他吧,见见他也好,那一句句关心,看得我负罪感满满。”荣陶陶一脸唏嘘的说着。

        “你看看围脖,说不定他早就给你发私信了。”

        “嗯......”

        ......

        在领队的帮助下,荣陶陶等人入驻了二楼的房间,下午两点,房门便传来了敲门声。

        荣陶陶本以为是隔壁的高凌薇来了,他急忙前去开门,一看到外面的人,却是彻底懵了!

        外面站着五六个人、扛着长枪短炮,而敲门的正是一张熟悉的面孔,戴流年!

        “好久不见,荣陶陶。”戴流年一身西装革履、带着金丝边眼镜,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向着荣陶陶伸出了手掌。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荣陶陶与对方握了握手,口中细细碎碎的念着,“你是真行,都堵我家门口来了?”

        “不这样找不着你啊。”戴流年笑了笑,上下打量着荣陶陶,心中满是感慨。

        “进来进来,我去隔壁叫大薇。”荣陶陶急忙将记者们让进了屋中,回头冲着屋里喊了一句,“夏教,来客人了。”

        “啊,我再回最后一条。”厕所里,传来了夏方然的声音。

        栏目组工作人员在客厅中开始布置场地,调试机器,不一会儿,便听到了厕所的冲水声音......

        “夏教,您好。”

        “好,我收拾一下,给你们让地方。”夏方然说着,奔着沙发旁的手机充电器走了过去。

        戴流年询问道:“雪境的情况怎么样?”

        “还那样,黑着呢。”夏方然随口说着,示意了一下门口,“你们采他俩,别问我。”

        说着,夏方然匆匆忙忙走出客厅,向卧室走去。

        戴流年转头望去,也是眼前一亮。

        两个身穿金红国家队服的青年男女,皆是精神奕奕、神采飞扬,要多养眼有多养眼。

        戴流年笑道:“半年不见,你长高了不少。”

        刚才见面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荣陶陶跟高凌薇站在一起,就比较明显了。

        “嘿嘿。”荣陶陶挠了挠头,嘿嘿一笑,“你倒是没怎么长哈。”

        戴流年:“......”

        小伙子,很会说话嘛......

        高凌薇笑了笑,道:“我们坐在哪里?”

        “沙发上,这边。”一旁的工作小哥调试着机器,当即开口说着。

        戴流年开口道:“除了世界杯的事情,人们也很关注雪境的事情,这类问题你们愿意谈谈么?”

        呀~

        你这不就撞枪口上了嘛,我荣陶陶是来干啥的?

        他当即点头:“行,没问题。”

        说话间,荣陶陶看到了杨春熙走了进来,她轻轻带上了门后,那一双美眸灼灼的看着荣陶陶,其中也带着一丝警告的意味。

        荣陶陶:“......”

        20分钟后,荣陶陶和高凌薇坐在沙发上,对面坐着温文儒雅的戴流年,屋内的长枪短炮也对准了两人。

        戴流年开口道:“《魂武之巅》栏目组,采访的可都是重点人物、冠军热门。

        我们的受访人员名单都是华夏专家团认真研判、反复讨论得出的结果。这次我们依旧延续了节目传统,对此,两位有什么感想?”

        高凌薇优雅的笑了笑,落落大方:“谢谢大家的肯定。”

        荣陶陶则是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竖起了一根大拇指,一副肯定的模样:“专家们眼光不错。”

        戴流年:“......”

        摄像机后,杨春熙的面色也是微微一僵。

        戴流年缓了缓,道:“夺得全国大赛冠军之后,给你们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呢?”

        荣陶陶看了一眼高凌薇,道:“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只是认识我们的人更多了一些,返回了雪境之后,我们也就继续了之前的生活。”

        戴流年轻声道:“听闻你们二位加入了雪燃军?”

        “嗯。”高凌薇轻轻点头。

        戴流年笑了笑,道:“二位尚未毕业,便被雪燃军破格招入麾下,看起来,雪燃军很看好你们。”

        荣陶陶点了点头,却是没有接茬。

        我要是告诉你,我入伍就直接进特种小队,随后直接进特种军团,你怕不是要被吓死哦~

        当然,这些消息,荣陶陶在这里没必要说。

        看着两人只点头、不接话,戴流年继续问道:“整个华夏都知道,此时的雪境正在经历着一次极夜暴风雪天气。

        而从过去的情况来看,每一次极夜暴风雪天气,北方雪境都会经历一次或数次大规模的魂兽入侵战争。

        人们时刻关注着那里的消息,都很担心边疆的状况。

        世人都知道三墙区域的危险...我却听说,二位在过去的小半年时间里,离开了松江魂武大学,一直在三墙驻守,是这样么?”

        荣陶陶轻轻点了点头:“嗯,是这样的。”

        戴流年轻声询问道:“二位还很年轻,有着世人无法想象的潜力与未来,还有着漫长的成长期,为什么急于离开大学校园,去那危险的三墙驻守呢?”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开口道:“天很黑、风雪很大。三关里雪燃军兄弟们多,跟他们待在一起,我心安。”

        戴流年微微张着嘴,万万没想到,荣陶陶竟然以这样的角度,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荣陶陶明明去的是危险的最前线,但在他口中,却是最安全的地方?

        不仅戴流年愣住了,摄像机后的杨春熙也愣住了。

        卧室中,贴着房门侧耳倾听的夏方然,也是咧了咧嘴:“好小子,牛批......”

        这必须得是名场面了!

        这节目、这句话一旦播出去,荣陶陶怕是得热的爆炸!

        三墙区域依旧漆黑一片,前线依旧紧张,荣陶陶为什么来参赛?

        他就是来展现姿态的!

        以雪燃军的身份,向华夏展现姿态。

        以华夏人的身份,向世人展现姿态。

        对于荣陶陶的这一句回应,戴流年口上不说,心里只有四个大字:吗的,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