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89 父爱如山崩地裂

389 父爱如山崩地裂

        “啊...光明......”飞机上,荣陶陶看着小窗外那逐渐亮起来的世界,一时间,他甚至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两年前的那次极夜,荣陶陶和高凌薇在北方雪境里站到了最后。

        最终,两人在校园中携手见证了太阳重现,黑夜破碎。

        而这一次,他和高凌薇却没能陪大家到最后,而是率先走出了雪境,来到了正常世界。

        身侧,高凌薇歪着身子,肩膀抵着荣陶陶的肩膀,同样扭头看着飞机小窗外的光亮,那一双美眸中带着一丝迷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可怕的。

        从大年初三到此时的六月下旬,小半年的时间,苦守于极夜中的她,甚至都快要忘记太阳光芒普照大地的样子了。

        “淘淘。”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温柔的嗓音。

        “诶?”荣陶陶扭过头,座椅上方却是递来了几张表格。

        杨春熙:“你们俩检查一下魂技列表,我登记的是否正确,等到了帝都之后,这些是要上交给国家队的。

        世界杯和我们全国大赛的规矩一样,魂技列表一经提交,便无法更改。

        如果比赛过程中出现爆珠的情况,学员不允许再次镶嵌魂珠,必须以空魂槽的状态继续参赛,直至整个世界杯比赛结束。”

        “奥奥,好的。”荣陶陶接过了表格,看着自己的魂技列表。

        1、左手腕·大师级·雪鬼手。

        2、右手肘·魂宠。

        3、额头·大师级·柏灵障/柏灵藤。

        4、左眼·大师级·风花雪月。

        5、左脚踝·大师级·霜碎八方。

        6、右膝盖·魂宠。

        与上次参赛时候一样,在荣阳的强烈要求之下,荣陶陶的额头魂珠再次更换为了柏灵树女的魂珠。

        说起来也有趣,一旦出了北方雪境区域,荣阳便发自内心的认为,荣陶陶的生命安全有了保障。

        心灵沟通类的魂技·松雪无言,显然不能在世界杯上帮助荣陶陶更多,为了冲击桂冠,也为了求稳,荣陶陶与高凌薇唯一重合的魂技,竟然是额头的魂技......

        抵御一切形式的精神、幻术进攻,避免一切可能存在的意外发生!

        看得出来,两人这种姿态参加世界杯,展现出了对自身技艺及输出手段的强大自信!

        能不自信么...这一身大师级的魂珠魂技......

        “我的没问题。”荣陶陶说着,抽出另外一个列表,仔细检查了起来。

        1、左手腕·大师级·锋雪大刃。

        2、左脚踝·精英级雪踏/大师级雪风冲。

        3、右脚踝·魂宠。

        4、额头·大师级·柏灵障/柏灵藤。

        5、右眼·大师级·怨灵缠绕。

        6、胸膛·大师级·铁雪铠甲。

        荣陶陶看着高凌薇的魂技列表,忍不住轻轻赞叹着。

        物理防御、精神防御、物理输出、精神输出、控制技能。

        什么,叫?的,全面!

        这还仅仅是高凌薇镶嵌在魂槽里的魂珠魂技,相当于“装备”。

        而她自身拥有的、自主修习的雪境魂技,其实就已经自成体系了,要什么有什么......

        “嗯,没问题。”高凌薇说着,将列表递向了后方。

        随着杨春熙将魂技列表拿走,高凌薇再次歪过身子,脑袋枕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上,轻声道:“南溪来接机了。”

        “嗯?”荣陶陶心中诧异,“叶南溪来了?”

        高凌薇:“嗯。”

        荣陶陶砸了咂嘴:“你告诉她咱们的行程了?”

        “她问的,而且你知道的,她一直都很关注我们俩,很关注北方雪境的局势。”高凌薇轻声说着。

        高凌薇的朋友很少,闺蜜甘琳算一个,叶南溪也算一个。

        高凌薇显然不是一个会主动联系别人的人,而当她以青山军的身份,驻守万安关的时候,在那漫长且漆黑的岁月里,甘琳和叶南溪时常给她发信息,常常关怀她。

        对于甘琳的举动,高凌薇并不意外,毕竟两人情感基础摆在这里,甚至双方父母都交好。

        但是叶南溪如此举动......

        说实话,这算是意外之喜吧。

        在叶南溪发送信息的字里行间,高凌薇能感受到这个郁金香女孩的真诚,也能感受到对方对朋友的渴望。

        事实上,叶南溪和高凌薇算是一类人,这位欺行霸市的混世魔女,表面上朋友很多,但那些人都是看在她母亲的面子上与其交好的,叶南溪自己真正结交下来的好友,真的没几个。

        自从叶南溪也参军入伍了之后,一名星烛军和一名雪燃军,自然便有了更多的话题。

        讲道理,叶南溪本是先认识荣陶陶的,现在却和高凌薇更加要好,无话不谈...嗯,可能是因为女孩之间更好交流吧。

        随着飞机缓缓降落,众人终于抵达了帝都国际机场。

        荣陶陶跟着夏方然前往了机场特设的更衣室,换上了夏季衣物。

        但是千万不要觉得帝都城的6、7月份有多炎热,那天空中绽放的星野旋涡可是恒温的,它不仅让帝都城的冬天更暖,也会让这里的炎炎夏日更加清爽。

        荣陶陶换上了白短袖、牛仔裤、再加上一双板鞋,一只非常普通的高中生就这样新鲜出炉了。

        而且这个高中生带着鸭舌帽,盖住了那一头标志性的天然卷儿,甚至压低了帽檐,极力让自己毫无特色、变成路人。

        至于夏方然嘛......

        他是彻底放飞了天性,花衬衫、大裤衩、再加上一双人字拖,似乎是将帝都城当成了热带岛屿。

        夏方然拖着行李行走之间,那人字拖不断的拍在他的脚掌上,“啪啪”的声音很有节奏,夏方然也是一脸的美滋滋,口中甚至还哼起了小曲儿。

        人生呐...哎,还真是快乐呀......

        荣陶陶觉得自己的伪装很失败,在夏方然身旁,再怎么普通也会被注意到。

        两人来到女性更衣室门口等待了一会儿,杨春熙和高凌薇也走了出来。

        “嚯~!”荣陶陶眨了眨眼睛,是真的没忍住,发出了一声赞叹。

        杨春熙换上了一身香槟色的连衣长裙、高跟鞋,那长发散落肩头,明眸皓齿,美丽的不可方物......

        听到荣陶陶的声音,杨春熙忍不住笑着瞪了荣陶陶一眼。

        女人嘛,谁不爱美呢?

        只是这漆黑苦寒的北方雪境,剥夺了人们太多太多的东西。

        这种悄无声息的掠夺是全方位的,大到人们的生存方式,小到一次穿衣搭配。

        荣陶陶当即掏出了手机,打开相机,对准了那美丽的一塌糊涂的嫂嫂。

        他口中喃喃自语着:“不行,我得给我哥发过去...诶呀,魂珠爆早了呀,应该镶嵌着松雪无言,让我哥亲眼来看的。”

        “好,给他看吧。”杨春熙一手拾着连衣裙,绽放出美丽的笑颜,配合着荣陶陶拍了一张照片。

        举止优雅,落落大方。

        “咔嚓!”

        荣陶陶低头发送着照片,嘴里嘟嘟囔囔着:“还说什么我是荣掏掏,明明我哥才是......”

        “行了行了,知道你嘴甜。”杨春熙笑着说道,眼神似有似无的示意了一下身侧的高凌薇。

        可惜,荣陶陶没有接收到提示,反倒是高凌薇反应过来了,她伸手挽住了杨春熙的手臂,笑着说道:“嫂子的确很美,我跟他的想法是一样的。”

        相比于杨春熙来说,高凌薇低调的可怕。她和荣陶陶一样,都不得不低调,否则会被人们围上来的。

        平日里在雪境,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三墙,周围的人都是熟悉的同学和训练有素的战士。

        无论高凌薇和荣陶陶名气再怎么大,大家都能正常交流。

        一旦出了雪境......两人如果不伪装一番,真的会被讨要合影和签名的。

        “你不适合跟我在一起,去吧,去找他。”杨春熙笑着对高凌薇说道,她和夏方然一样,身旁不该站人。

        “走,大薇,我们去看太阳。”荣陶陶背着书包,迈步向大门口走去,一手探后,手掌左右摆了摆。

        “嗯。”高凌薇迈开长腿,一手压着鸭舌帽的帽檐,一手拾住了荣陶陶的手掌,低头跟他小跑了出去。

        太阳...真是个好东西......

        两人跑出了机场大门,再次感受到了那久违的温暖阳光。

        事实上,这样的太阳只属于两人上学前的记忆。

        在高凌薇考入松柏镇高中之前,在荣陶陶考入松江魂武少年班之前,他们每日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太阳。

        无关于极夜,一旦你踏入雪境,一年四季,那里也只有蒙着寒雾的冬阳。

        机场出口大门一片喧嚣,密集的人流大都从两人身后涌出,而两人却驻留在原地,仰头静静的看着。

        高凌薇的眼眸微微眯起,她伸出一只手,遮在脸前,稍显刺眼的阳光透过那纤细的指缝,落在了她脸上,留下了道道忽明忽暗的斑纹。

        这样的姿态,算是雪境魂武者的通病,明眼人真的很容易看出来两人来自哪里。

        在华夏大地上,当一名魂武者对阳光没有感觉的时候,那他大概率是星野魂武者、海洋魂武者。

        而当一个人对阳光避之不及的时候,甚至有些厌恶的话,那么他大概率来自西北,是熔岩魂武者。

        而当一个人如此珍惜、渴望、享受阳光的时候,不用想,他很可能是雪境魂武者......

        人群中,有一位“明眼人”显然是认出了他们。

        几秒钟之后,一双白嫩嫩的手掌,突然从荣陶陶的脑后探出,蒙住了他的双眼。

        “诶?”荣陶陶愣了一下,他本就牵着大薇的手呢,而夏方然和杨春熙又不可能这么做出这般幼稚的举动。

        荣陶陶脑中念头急转,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现在的粉丝都这么自来熟了嘛?”

        “少废话!你猜我是谁?”后方,传来了刻意压低了嗓音的女声。

        荣陶陶咧了咧嘴,就你这脾气和态度,直接暴露了呀!还能是谁?

        他“哼”了一声,开口说着:“从mary到sunny和ivory,就是不喊你的名字。”

        叶南溪:???

        叶南溪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疑惑道:“你说的是啥?”

        切~

        荣陶陶心中冷笑,华夏小曲库岂非浪得虚名?

        “孩子,你还小,你不懂......”

        “你才小呢。”叶南溪撇了撇嘴,移开蒙着荣陶陶双眼的手掌,顺势推了他一把,这才转身张开手臂。

        高凌薇面带笑容,与叶南溪轻轻的抱了一下。

        “你们没事,看起来状态很好,太好了。”叶南溪拍了拍高凌薇的背脊,轻声说道。

        高凌薇还没说话,一旁,传来了荣陶陶那幽幽的话语声:“我不小......”

        “爱小不小,滚蛋,烦你。”叶南溪松开怀抱,顺势挽住了高凌薇的胳膊。

        口中虽然这样说着,但那一双眼眸却是上下打量着荣陶陶。

        她没有经历过北方雪境极夜的苦,但是在与高凌薇交流的信息中,她似乎能感觉到生存于那一方土地的绝望。

        高凌薇显然是一个坚强的女孩,韧性十足。

        但即便是她,在交流的信息中,都对那极夜暴风雪透露出了一丝无力感,足以想象,其他内心脆弱的人会表现出怎样的生存状态。

        恐怕,崩溃的人不在少数吧。

        训练有素的士兵还好,但是那些北方各个城镇里的平民......

        “我请你们吃大餐去呀......”叶南溪话音未落,却是停了下来。

        一时间,两人看向了荣陶陶身后。

        荣陶陶刚想回头,一只宽厚的大手,蒙住了荣陶陶的双眼。

        叶南溪蒙眼睛用的是两只手,这人却是有意思,一只手直接齐活儿了......

        荣陶陶忍不住砸了咂嘴,口中突然冒出来一句:“痛快给我松开嗷~!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荣远山,帝都城扛把子,他...唔。”

        荣远山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那心血来潮、蒙住荣陶陶眼睛的手迅速下移,直接捂住了荣陶陶的嘴。

        在高凌薇和叶南溪懵懵的注视下,荣远山另一只手甚至勒住了荣陶陶的脖子。

        荣陶陶:???

        好家伙!

        别人家父子久别重逢,都是握手拥抱、喜极而泣。

        你可真是我亲爹!

        见面就裸绞?

        荣陶陶竖起了一根大拇指,闷闷的话语声从那被捂住的口中传了出来:“父!爱!如!山!”

        荣远山:“......”

        后方,杨春熙面带笑容,恭恭敬敬的开口道:“荣叔叔。”

        高凌薇也反应了过来,轻声道:“荣叔叔。”

        叶南溪迟疑了一下,也开口说道:“荣叔叔。”

        “好,好,你们好。”荣远山一手勒着儿子的脖子,一手捂着儿子的嘴,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一一点头回应着。

        荣陶陶却是转眼看向了夏方然,眼神中带着一丝质问,那意味很明显...到你了!叫啊!

        夏方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