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82 桂冠

382 桂冠

        一片漆黑的岁月里,时间显得尤为漫长。

        即便如此,六月份也悄然而至。

        准时准点的立岗值守,反而成为了士兵们的解药,起码让他们知晓,又过去了三天的时间......

        “嗖~”一支雪矢悄然出现,箭支包裹着浓郁的魂力,撕风破雪,从万安关高耸的城墙射了下来,如流星赶月一般,速度奇快,钉进了一头雪鬼的头颅之中。

        “晋级!弓箭精通,二星·高阶!”

        内视魂图中传来了一则消息,荣陶陶抿了抿嘴唇,放下了手中的雪制长弓。

        此时的他,弓箭技艺算是初窥门径,已经可以利用雪之魂来制作弓箭了,以后的战斗也会方便不少。

        “看来我的确很适合修习弓箭技艺啊。”荣陶陶喃喃自语着,借着雪绒猫的视野,望着城墙下方的雪鬼尸体。

        有趣的是,这一支雪尸雪鬼的群体,当看到有同伴被弓箭射穿头颅之后,竟然一拥而上,将昔日里的同伴分而食之。

        还还真是凶残暴虐的一族。

        身侧,高凌薇负手而立,也听到了荣陶陶的轻声细语。

        可惜的是,两人只有一只雪绒猫,高凌薇看不到荣陶陶苦练技艺的结果。

        但是他每日以来的训练,高凌薇却一直看在眼中。

        足足三个月的时间,高凌薇看着荣陶陶手中的长弓变成了雪制长弓,也看着他拉弓搭箭的动作愈发娴熟。

        三个月的时间,荣陶陶的确成长了很多,立岗值守时训练弓箭,伫立在这雄伟的万安关城头,墙外的环境成为了荣陶陶的天然靶场。

        而在休息的时候,荣陶陶偶尔会去探望一下萧自如,更多的,却是和高凌薇去训练场,切磋苦战一番。

        荣陶陶的方天戟精通已经来到了六星·中阶,也是时候要加潜力点了,毕竟此项技艺的潜力值上限,目前只有六星。

        而他的刀法精通,也已经来到了四星·高阶,有了长足的进步。

        作为他的陪练,高凌薇同样收获满满。

        环境的确会改变一个人,在这黑暗艰苦的岁月里,两人对武艺的钻研,态度几乎是拉满的。

        说句实话,极夜暴风雪这种极端恶劣的天气,并不是谁都能忍受的。

        每日被阳光普照,人们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真要好几个月不见太阳,人们心理出现问题也是常有的事。

        在这种环境下,高凌薇和荣陶陶将苦修技艺,当成了度日的良药,无比专注,进步速度自然奇快。

        更让人感到欣喜的是,高凌薇隐隐有了突破魂力禁锢的感觉。

        她再突破,可就是魂尉巅峰了。

        哪怕是一流的魂武学员,大学四年,也才只能修炼到魂尉巅峰。

        而高凌薇算是半路上车,大一认识了荣陶陶,此时才大二上半学期,就已经是魂尉后期,马上就要突破禁锢了。

        如此成长速度,想想就觉得可怕......

        自除夕过后,两人驻守万安关这四个月以来,说是每日苦守,倒不如说是长达四个月的历练。

        不仅仅是对个人实力层面,更是对精神意志层面的磨炼。

        只是,这次极夜暴风雪与上一次不同,那一次,魂兽大军开启了三城之役,人类一方损失无数。

        而这一次,除了荣陶陶等人在柏灵树女村落遭遇了一次魂兽大军之外,在随后的日子里,魂兽大军连个影子都没有。

        事实也如荣陶陶猜测的那般,华夏三墙这边没事,但是俄联邦那边却是出事了,据说还是大事......

        “走吧,该换岗了。”身后,程疆界的声音传来,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回去之后有惊喜。”

        “哦?”荣陶陶微微挑眉,扭头看向了程疆界。

        “惊喜”这样的词汇,在这万安关中可不怎么常见。

        荣陶陶看着来接岗的城墙守卫军士兵,友好的点了点头,跟上了程疆界,道:“是不是我哥又来给我送零食了?”

        自从那次在柏灵树女阵前,荣陶陶爆掉了额头魂珠之后,兄弟俩有一段“冷战”期。

        只是随后,在荣陶陶接回来萧自如之后,荣阳便借着执行任务来三墙的机会,亲自登门拜访了荣陶陶。

        那次见面...嗯,还挺好的。

        哥哥也没发什么火,就是叮嘱的稍稍多了一些。

        也正是从那次见面之后,荣陶变成了荣陶陶的后勤补给兵,时常往返三墙的荣阳,每次落脚万安关,都会给荣陶陶带一兜子零食......

        记着有一次,荣阳是和付天策一起来的,付天策还对着荣陶陶吹胡子瞪眼,说了一句:“老子带的是特种小队,都是兵中之兵,不是干物流、送外卖的!”

        当时,荣陶陶“嗯嗯”的乖巧回应着,付天策撒气舒坦了之后,荣阳该送也不耽误......

        那咋办嘛!

        自家弟弟饿得嗷嗷直叫,我这当哥哥的,也不能就这么看着啊?

        值得一提的是,荣陶陶又换回了额头魂珠,有了松雪无言魂技之后,再次跟荣阳精神相连了。

        不过此时的情况已经彻底变了。

        不再是荣阳单方面守护荣陶陶了,而是兄弟二人互相守护。

        对于身处十二小队的荣阳而言,这永无止境的极夜暴风雪,的确让他的任务危险等级无限拔高。

        荣陶陶则不同,好歹墙上站着一堆兄弟,个个都是好手,而且魂兽大军又往俄联邦国土那边去了,他反而成为了相对安全的那一个......

        “哥,你又给我送吃的来啦~”荣陶陶在脑海中沟通着。

        荣阳那温润的嗓音在荣陶陶脑海中浮现:“没,任务中,勿扰。”

        荣陶陶:“......”

        好家伙,我阳阳哥说话,很有远古时期聊qq的风格啊?

        那惊喜是什么?

        心中胡乱猜测着,荣陶陶也返回了石头小屋,却是在寝室中看到了一个不得了的身影。

        披肩长发、米色的风衣,深色的牛仔裤、漆黑的长筒靴。

        那都市丽人的背影,荣陶陶很熟悉,尤其是她那长发的发梢还细心的烫了几个卷。

        “嫂嫂来啦?”

        荣陶陶开口说着,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探亲什么的,最幸福了!

        诶?她带的零食呢?藏起来了?

        高凌薇也走了进来,开口打着招呼,发现杨春熙正坐在室内唯一的办公桌前,桌上还放着两本证书,两个小红方盒。

        “你们又拿军功了哦?”杨春熙侧过身来,一双美眸中写满了温柔与赞赏,看着门口处的青年男女,越看就越觉得般配。

        青山军的服装自然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那漆黑的半脸面罩、雪地迷彩在杨春熙眼中看来,却是看出了情侣装的意思。

        “军功?”荣陶陶拽下了半脸面罩,好奇的迈步上前,打开了小红方盒,却是看到了一枚熟悉的徽章。

        “获得雪燃军·一等·星盘雪花勋章,潜力值+10。”

        荣陶陶:!!!

        办公桌前,杨春熙打开了证书,口中念念有词:“荣陶陶同志,于战斗中英勇顽强,主动掩护战友,完成作战任务成绩突出,有重大贡献,记一等星盘雪花功勋......”

        荣陶陶面带喜色,呀~舒服了!

        程疆界站在寝室门口,看着屋内荣陶陶那开心的模样,开口道:“特殊时期,一切仪式从简。这是几个月前,我们和十二小队一同护送上千柏灵树女返回万安关,击退魂兽大军那次任务的功勋。”

        一等·星盘雪花功勋。

        没毛病,那一次,众人真的是九死一生,荣陶陶也的确是视死如归,冲向敌阵去开花儿了。

        人们总说,活着的一等星盘雪花功勋不常见,事实也的确如此。

        那次战争,如果不是有计划之外的人赶来支援,恐怕包括荣陶陶在内的青山军和十二小队,统统都得死在那一方雪地里,暴尸于万安关三十公里外。

        程疆界看着荣陶陶,眼中满是感激,他心中清楚到底是谁拯救了所有人。

        程疆界继续道:“我们青山军和松魂教师团队去搜救萧自如的那次任务,我已汇报上去了,具体什么情况,还要等上一些时间。”

        “嗯嗯。”荣陶陶连连点头,“谢谢程队。”

        “不,我们应该谢你。”程疆界满心感慨,“你们聊吧,不打扰了。”

        说着,程疆界带上了寝室门。

        办公桌前,荣陶陶打开了另外一本证书,也看到了高凌薇的名字,然而高凌薇的勋章,却不是一等·星盘雪花勋章,而是二等·松针雪花勋章。

        荣陶陶微微皱眉,那样九死一生的任务,大薇不配一个星盘雪花勋章么?

        是不是我个人的行动表现太过突出了啊?

        大薇同样也是不畏生死啊,更何况雪绒猫还是她的,这种“技术支援”当然也要算在她的头上啊......

        荣陶陶心中暗暗想着,高凌薇却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她拿起了松针雪花勋章,那一双眼眸中,也露出了欣喜之色。

        她有一个榜样,

        那是她的父亲,青山军的老统帅·高庆臣。

        从小到大,她见过很多次父亲那挂满功勋章的雪地迷彩服。

        毫无疑问,此时她追赶父亲的身影,也是更近了一步。

        她那长长的手指,掠过那精美的小松针,荣陶陶看着高凌薇那爱不释手的模样,心中的话语也憋了回去。

        荣陶陶拿着小方盒,转头看向了杨春熙,道:“换岗的时候程队告诉我,说是回来之后有惊喜,所以......”

        荣陶陶看着内视魂图中,右上角又多了一枚雪花勋章,笑着示意了一下手中的小方盒,道:“惊喜是它,还是你?”

        杨春熙眼眸明亮,脸上笑容绽放,她忍不住伸出手掌,轻轻的拍了拍荣陶陶的脸蛋:“小嘴真甜。”

        荣陶陶:“......”

        杨春熙歪头看向了高凌薇,道:“这几个月,你没少被他的花言巧语糊弄吧?”

        高凌薇转过身来,也是笑着瞪了荣陶陶一眼。

        荣陶陶挠了挠头,嘿嘿一笑,转移话题道:“嫂嫂大人来这里干什么?这么黑,跑过来多危险?”

        杨春熙:“我和李教一起来的,接你们回去。”

        荣陶陶:“啊?”

        杨春熙轻轻点头:“李教现在士兵医疗中心,去找夏方然和萧自如了,梅校长已经跟雪燃军沟通好了。”

        “这......”荣陶陶的面色有些为难,萧自如的状态的确好了不少,虽然话依旧很少,但起码能正常交流了,而且“自闭”的情况也是越来越少。

        根据程卿医生说,现阶段的萧自如,应该回到熟悉的生活环境,与熟悉的朋友、家人生活在一起,更有助于他的状态完全恢复。

        杨春熙继续道:“松柏镇已经将萧自如的爱人接到了学校中,等着他归来,而你们俩......”

        荣陶陶与高凌薇对视了一眼,没有搭茬。

        杨春熙:“现在已经六月份了,下个月世界杯就要开赛了,你们也该做一些准备,调整一下生活状态了。”

        荣陶陶忍了又忍,轻声道:“现在天还黑着,我们的青山军战友们还在这里守着,我俩就这么走......”

        “就是怕说服不了你,梅校长才点名让我来的。”杨春熙一声叹息,柔声道,“正是因为这里的天还黑着,士兵们还在苦守着,你们两人更要去参赛。

        不仅仅是以学员的身份,更以三墙-万安关守卫士兵的身份,参加这次世界杯。

        淘淘,这个世界并不只是这一方土地。”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依旧没有说话。

        杨春熙的面色严肃了下来,沉声道:“在雪境之外,还有华夏,那里的太阳照常升起,街头熙熙攘攘,野外鸟语花香。

        华夏人也都在看着我们雪境,每天关注着我们的消息,盼望着每日平安,也盼望着雪境大地有朝一日能度过这极夜暴风雪。”

        杨春熙看着眼前的一对儿青年男女,继续道:“在这样的前提下,两个特殊身份的人走出雪境,代表松江魂武、代表雪燃军,去站在世界杯的赛场上,这就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

        荣陶陶:“什么?”

        杨春熙:“雪境安好,边疆无恙。”

        荣陶陶微微张着嘴,万万没想到,杨春熙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杨春熙轻声道:“不是所有人都有你们两这样特殊的双重身份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参加世界杯的,要珍惜这一切,好好的利用这一切。

        你们这两个士兵兼学员,可以展现出来一种精神面貌。

        可以告诉这世界上的所有人,

        我们有信心能战胜这漫长的极夜暴风雪,

        甚至在这漆黑艰苦的岁月里,还能站在世界舞台的中央、拿下那象征着最高荣誉的桂冠。”

        “相信我,淘淘。”说着,杨春熙站起身来,一手按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轻轻的揉了揉,“你虽然离开了雪境,但是你能传递给华夏、给世界的信息,能给雪境士兵们所带来的激励,远比你留在这里的作用更大。”

        身后,高凌薇突然说出了一句话:“似乎,又多了一个不能输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