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81 松柏·红妆②

381 松柏·红妆②

        当荣陶陶拿着一盒三秀,返回医院四楼病房的时候,病房中还来了一名医生。

        这医生正在例行给萧自如检查身体,同时,嘴里还在低声吟唱着歌谣。

        那优美的旋律的确能安人心魂,听得荣陶陶无比惬意,只是可怜了医生,站在这寒风刺骨的屋中,还要给萧自如唱歌......

        不过对方是一名军医,实力是有保证的,应该也不怕这样的寒冷。

        话说回来,声音类的魂技大都出自海洋魂技,要么刺激人的大脑,要么安抚人的心神,这似乎是海洋魂技特有的。

        雪境魂技倒是也有安抚人心神的,比如说霜死士的霜寂,但是声音类的雪境魂技嘛,起码荣陶陶尚未见到过。

        看着医生站在萧自如面前低声吟唱,一边还摆动着手中的笔,而萧自如却是完全不配合,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注意力根本不在钢笔身上,荣陶陶也不由得叹了口气。

        哎......

        叹息归叹息,先把烟藏藏好......此时的荣陶陶,像极了一个做坏事的学生。

        医生终于例行检查完毕,表面不动声色,向外走来,本就站在门口的荣陶陶也跟着医生走出了病房。

        荣陶陶看着身材修长、气质温润的男医生,开口搭着话:“辛苦了,医生,贵姓?。”

        “应该的。免贵,程卿。”程卿医生开口回应着,也多看了荣陶陶两眼。他认识荣陶陶,知道这位大名鼎鼎的魂将之后。

        荣陶陶询问道:“程医生,跟我说说他的具体情况吧?”

        闻言,程卿迟疑片刻,道:“事实上,病人的情绪很稳定,目前看来,他的更多的应该是心理问题。

        昨天他还开口说过话,甚至还道歉来着,只是言语并不清晰。

        他表现出了不同层面的交流障碍,首先是语言交流障碍,其次,在非语言交流层面,他的表情比较漠然,几乎不会用任何肢体动作表达自身的意愿,不愿意给出任何反馈。

        我们都清楚他这些年来的苦痛经历。所以长期陪伴,坚持交流是治愈他的良药,事实上,我正准备给他提供一种任务治疗法。”

        荣陶陶愣了一下:“任务?”

        程卿医生笑了笑:“不是咱们士兵那样的任务,更像是少儿游戏,比如说给他一堆汉字卡片,让他找到其中一个文字,成功后,给予他称赞和奖励。

        在这样的过程中,不断促进交流,让他慢慢敞开心扉,重新接受这个世界,接受自己。

        不过以他目前的表现出来的状态来看,真的很难配合我。你也看到了,他刚才面对我的时候,几乎是没有反应的,的确需要他的家人配合,但是他的家人......”

        说到这里,程卿的眉头微微皱起,萧自如还是比较出名的,父亲可是大名鼎鼎的松柏魂武高中校长,却早已病故,母亲也已经不在了。

        萧自如又是无儿无女,他的确有一位红颜知己,这也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那名红颜知己...精神状态同样不稳定!

        让一个病人去陪一个病人,这种操作是比较鲁莽的。

        更何况,两人还都是魂武者,萧自如的实力更是顶碎了天花板的那种,很容易出大乱子。

        程卿轻轻地叹了口气,道:“雪燃军已经向松柏镇魂武高中寻求帮助了,寻找熟悉他爱人的同事、朋友,看看是否能以幻术的方式,用她爱人的形象,在精神世界里陪伴萧自如,与他开展一些治疗。”

        荣陶陶心中一动,道:“我就有风花雪月魂技,也知道病人的过往,知道他的爱人。”

        “哦?”程卿微微挑眉,道:“包括他爱人的性格、说话方式,两人之间的交流方式?”

        荣陶陶却是听傻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只是和他的爱人有过简短的交流,其余的并不知晓。”

        “嗯......”程卿稍显遗憾的点了点头,却是开口道:“尝试一下也好,我本就想明天给他展开治疗的。

        其实...松柏镇那边传来的消息并不乐观,萧自如的爱人独来独往,虽然名义上是松柏镇教师,但鲜少出现在学校、也很少出现在大众视野。

        你稍等一下,我去拿卡片。”

        “好,麻烦了。”荣陶陶开口说着,打开了房门。

        病房中依旧是一片寒冷,像是冰窖一般,倒是那个萧自如,此时已经不站在窗口了,而是坐在沙发上。

        他一动不动,目光空洞,表情呆滞,就像是一个失去了魂魄的人偶,默默的看着地面。

        那样的状态,与之前跟霜美人在一起的时候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区别,便是他的形象了。

        头发理成了短发,胡子也刮了,破烂的衣物也已经换成了蓝白条的病号服。

        干净清爽的萧自如,本该表现出来更好的精神状态,但是理头、剃须之后,那展现出来的沧桑容颜,甚至让人看着心中发酸。

        魂武者这一职业,由于其特殊性的存在,所以一般的魂武者,“精气神”都是在线的。

        你看那高凌薇,随随便便一个眼神,便让人感觉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刃。

        再看那夏方然,即便是再怎么吊儿郎当,那也是精神饱满、神采奕奕的主儿。

        然而这个萧自如,他才40出头...但是荣陶陶却仿佛看到了梅鸿玉的影子。

        垂垂老矣,行将就木?

        但是人家梅鸿玉自成一派,他本就是死气沉沉的,藏在梅鸿玉年迈外表下的,是一颗顶级魂武者的大心脏。

        然而萧自如却是真正的“风烛残年”。

        看到荣陶陶进来,夏方然开口问道:“拿来了?”

        “拿来了,但是程医生说马上过来。”荣陶陶开口道。

        夏方然诧异道:“不是刚检查完吗,还过来干什么?”

        当着萧自如的面,荣陶陶不好说什么,只是开口道:“我有风花雪月,程医生答应我,在他的陪伴下,跟萧教聊一聊。”

        夏方然面色错愕,而一旁靠墙站立的高凌薇,却是眉头微皱。

        任何治疗都是有风险的,而当你的病人是萧自如的时候,有风险不仅仅是病人自身,更会涉及到旁人。

        好在这里是万安关、是士兵医疗中心,好在荣陶陶拥有一瓣辉莲,这倒是让高凌薇安心了不少。

        不一会儿,程卿医生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堆扑克牌似的卡片,上面写满了中文汉字。

        程卿来到萧自如所坐的沙发前,将带有汉字的卡片在地上依次排开,随口说着:“先尝试一下松柏镇吧。”

        荣陶陶想了想,道:“烟火庆典怎么样?气氛比较好。”

        “当然可以。”程卿一边摆着,一边开口回应着。

        荣陶陶坐在萧自如身侧的沙发上,探前了身子,歪着脑袋,看向了无比沉默、宛若人偶的萧自如。

        荣陶陶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泽......

        下一刻,荣陶陶和萧自如站在松柏镇中央广场,周围满是拥挤的人群和精美的冰雕。

        而在他们的正前方,正有一个男孩,手里拿着一串仅剩一颗山楂的糖葫芦,递向面前女孩的嘴边。

        他脸上的笑容,似乎还在昭示的他的内心,正在研究着什么阴谋诡计......

        “哗啦啦...哗啦啦......”

        正前方的巨大建筑墙壁上,流淌下了金色的瀑布,绚丽的烟火从楼顶倾泻而下,唯美至极。

        夜空中,无数烟花绽放开来,美不胜收。

        终于,在这一刻,荣陶陶看到了萧自如的变化。

        他微微仰起头,看向了夜空中绚丽绽放的烟花。

        荣陶陶心中一喜,小心翼翼的开口道:“萧教...萧自如?”

        而萧自如穿着一身蓝白条病号服,站在这人群拥挤的广场上,仰头看着夜空,依旧不言不语。

        尽管他的穿着格格不入,但是他的动作姿态,他那欣赏烟花的模样,却是与其他人一模一样,还算是融洽吧......

        荣陶陶迟疑了一下,继续轻声呼唤道:“萧自如?熟悉这里么?”

        然而,萧自如却并未给出任何回应。

        “哎......”荣陶陶心中叹了口气,默默的陪着萧自如,仰头看向了漆黑的夜空。

        无论荣陶陶和萧自如看了多久的烟花,在现实世界里,只是短短一瞬。

        出了风花雪月的世界后,在病房的沙发上,荣陶陶一手扶住了额头,闭上了眼睛,拇指和无名指轻轻揉着太阳穴。

        看到荣陶陶有所动作,程卿一声蹲在萧自如的身前,声音轻柔,询问道:“你刚才去了哪里?愿意跟我说说么?”

        萧自如一动不动,一言不发。

        程卿向后让开了身体,指着地上的一堆卡片,轻声道:“不愿意说话,指出来也可以。你看起来很喜欢那里,指出来的话,我们会再带你去那里的。”

        病房中一片寂静,只剩下那敞开的窗户依旧向屋内灌着寒风与霜雪。

        半晌,萧自如依旧没有任何举动,房间中,众人的心也沉了下来。

        荣陶陶继续道:“我带他去北山公园,看看纪念碑吧。”

        “嗯。”程卿点了点头,开口安慰道,“恢复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要泄气,你也要注意一下魂技的使用程度,消耗别太大了。”

        “好。”荣陶陶再次扭过头,看向了萧自如。

        下一刻,两人出现在了松柏魂武高中北侧,那修建在山上的公园中。

        在公园中,便能看到那坐落于山顶的纪念碑,然而荣陶陶却并未带着萧自如直接来到纪念碑旁,而是跟他出现在台阶之下。

        荣陶陶仰起头,看着那稍显陡峭的石阶,开口道:“据说这里一共303阶,走啊?”

        荣陶陶在说话间,两道人影,竟然穿过了他和萧自如的身体,向台阶上面爬去......

        正是刚才在除夕夜-烟花庆典中,站在两人身前吃糖葫芦的青年男女。

        此时,两人正闲聊着,一步一步的向上爬着台阶,那个女孩似乎还在向男孩介绍当初自己在这里训练的时光。

        夕阳西下,将松柏镇染的一片深红。

        那阳光也照耀在两人的身上,随着他们一路向上走去。

        萧自如微微仰起头,一如既往的沉默着,眼睁睁的看着那对儿青年男女消失在台阶的尽头,却是无动于衷。

        就当荣陶陶以为又要失败的时候,萧自如突然动了。

        荣陶陶:!!!

        荣陶陶发誓,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一个人迈开脚步而感到如此激动!

        萧自如真的向台阶上面走去了!

        303阶,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当两人爬上来的时候,之前上来的男孩和女孩似乎已经分开了。

        女孩正站在纪念碑南侧的石质围栏旁,低头俯视着下方那松柏镇高中的全貌,眼眸稍显迷离,静静的回忆着什么。

        而那个男孩,却是呆呆的站在纪念碑的东侧,似乎是在望着远处的松柏树立。

        对于两人的身影,萧自如仿佛没有任何感知,他只是一直仰着头,看着那高耸纪念碑上的两个大字:英雄。

        是的,这座纪念碑没有注解,没有人名,更没有雕塑。

        唯有两个烫金大字:英雄。

        荣陶陶知道,这纪念碑是为了纪念萧自如的父亲:萧立。

        同样,萧自如似乎也知道这座纪念碑的意义。

        他微微张开了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旁,荣陶陶看到这一幕,心情复杂极了。

        荣陶陶很确定,萧自如不是欲言又止,而是真的说不出话来。

        萧自如几次张嘴,却又一次次的无功而返。

        更让荣陶陶的心情坠入谷底的是,即便萧自如在这种懊恼、沮丧的情绪之下,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的,仿佛忘记了该怎样表达自己的情绪。

        就在萧自如仰头看着纪念碑时,面前,一个女孩的身影走了过去,来到了那纪念碑侧方伫立的男孩身旁。

        非常突兀的,一道手机铃声响起了起来,在这静谧的环境中,甚至有些刺耳。

        “大雪封门再送财神,烈火烧不尽心上的人......”

        男孩急忙从兜里掏出了手机,远处,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却是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线:“别接。”

        而这道声音,也让萧自如缓缓的转过头,看向了纪念碑侧方伫立的青年男女。

        不出意外的是,铃声依旧固执的响着。

        “塞北残阳是她的红妆,一山松柏做伴娘......”

        女人清冷的声线似有似无,也带着一丝颤抖:“他说,他会回来的,让我在这里等他。”

        萧自如那面无表情的脸上,一双眼眸微微瞪大。

        错愕之间,那伫立在纪念碑一侧的青年男女,却是匆匆忙忙的与对方道别,急忙转身向台阶走来。

        路过荣陶陶和萧自如身侧的时候,两人的话语无比清晰:

        “整整三年,这是我第一次听她开口说话。”

        “她在等家人么?”

        “你见过的。”

        “嗯?”

        “萧自如。”

        终于,萧自如迈开了腿,向纪念碑一侧走去,企图看到那被纪念碑遮挡着的人。

        却是在这一刻,风花雪月的世界破碎了。

        现实世界中,荣陶陶再次低下了头,一手揉着太阳穴,最后悬崖勒马,是荣陶陶有点害怕了,还是循序渐进吧。

        看着荣陶陶的动作,程卿医生继续开口道:“刚才你看到...啊!”

        话音未落,从未有所动作的萧自如,突然一把抓住了荣陶陶的衣领,猛地站起身来,直接将荣陶陶拎在了空中。

        “老萧!?”夏方然心中一惊,急忙一声大喝。

        身侧,高凌薇竟然直接抽出了一柄大夏龙雀......

        而那被拎在空中的荣陶陶,却是右手扒着萧自如抓着衣领的手掌,左手一横,对身后的人做出了一个“制止”的动作。

        房间中一片寂静,整个世界都仿佛静止了下来。

        萧自如的嘴唇微微颤抖着,眼眶中竟然升起了一层雾气,充满了无尽的渴望,紧紧盯着荣陶陶的眼睛。

        他好像要再次进入风花雪月的世界,但却很难开口,说不出请求的话语。

        荣陶陶轻声道:“你心里也清楚,这一切都是假的,没有意义。好好配合程医生接受治疗,待你病情好转了之后,你会见到真的。”

        说着,荣陶陶那拦在身侧的手掌,探向兜中,拿出了一盒三秀。

        他用食指拨开烟盒盖,拇指轻轻前推,推出了一支烟。

        “反应不错,按照医生的说法,该给你一些奖励。”荣陶陶右手扒着那抓住自己衣领的手掌,左手前探,递向了萧自如,“喏~这是给你的奖励。”

        萧自如的情绪逐渐安稳了下来,一双眼眸静静的看着荣陶陶,双方对视了足足近20秒,屋内安静的可怕......

        缓缓的,萧自如的眼帘低垂了下来,看向了递在脸前的烟。

        又是一段死寂般的沉默,萧自如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改变。

        他的表情很古怪,很像是在笑,但却非常不自然,面部肌肉非常的僵硬。

        口中吐出了一个字,含糊不清:“火。”

        荣陶陶点了点头:“先把我放下来怎么样?”

        在夏方然傻傻的注视下,萧自如放下了荣陶陶,也缓缓坐在了沙发上。

        而在程卿医生的注视之下,荣陶陶还真就把打火机递了过去......

        “擦......”金属齿轮摩擦划过,带着点点火星,燃起了一撮小火苗。

        萧自如点燃香烟的姿势非常自然,那动作仿佛印刻在了血液里,哪里有半点僵硬?

        只不过,这一口烟吸进去,换来的却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咳咳,咳咳咳......”

        看着这一幕,荣陶陶却是咧嘴笑了。

        生活的确很苦,且这样的苦痛并没有解药。

        万幸,止痛药有很多。

        比如说......

        呛人的烟,久别的故乡,心爱的人。

        ...

        五千两百字,月末求月票!恳请兄弟们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