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80 馊主意

380 馊主意

        第二天,清晨。

        呃...好吧,在这一片漆黑的暴风雪夜里,白天夜晚没什么差别,人们也只剩下了时间的概念。

        荣陶陶痛痛快快的洗了个热水澡,一身清爽,一手拿着毛巾,胡乱的擦着头发,另一手中还抱着落水狗-云云犬,迈步走出了卫浴间。

        云云犬在实体形态下本就不大,跟着主人洗了个澡之后,那原本蓬松的雪白毛发此时变得湿漉漉的,看起来就更小了......

        高凌薇坐在办公桌前,拿手机发着信息,看到荣陶陶和云云犬出来,她当即歪着身子,向荣陶陶探出了手掌。

        “嘤~”云云犬只感觉自己被一只冰凉的手掌接了过去,忍不住呜咽了一声。

        高凌薇将小家伙放在了办公桌上,桌上已经铺好了毛巾,显然她早有准备。

        随后,云云犬便被毛巾彻底包裹了起来,什么都看不到了,也被揉的摇头晃脑、天旋地转,只剩下了“嘤嘤”的乱叫声。

        “夏教怎么说?”荣陶陶擦着自己的头发,来到自己的床铺前,一屁股坐了下去。

        “他说可以,只是说我们去探望萧自如的话,可能会失望。”

        “失望?”

        高凌薇:“嗯,夏教的意思是,萧自如的确是醒了,但是精神状态并不好,也不怎么爱说话,比较喜欢发呆。”

        荣陶陶默默的点了点头,道:“还是去看看吧,如果他需要什么特殊治疗的话,我的风花雪月还能帮他回忆回忆家乡什么的。”

        闻言,高凌薇面色严肃的下来,道:“一会儿我们过去之后,先听听医生的判断,你千万别贸然给他看一些画面。

        萧自如的实力是有目共睹的,再加上精神不稳定,如果再受什么刺激的话,会很危险。”

        “放心,我不会那么鲁莽的。”荣陶陶笑着摆了摆手,开始换衣服。

        高凌薇也转过了头去,却是发现,自己刚才和荣陶陶说话的时候,手上的动作一直没停,几乎是无意识的,一直在给云云犬擦拭身体。

        她急忙将毛巾放在桌上,刚一打开,里面的云云犬摇头晃脑的,一副晕眩的模样,身体一歪,瘫软在了毛巾上。

        高凌薇的心中有些愧疚,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点云云犬的鼻尖:“你还好么?”

        “呜~”

        ......

        十几分钟后,荣陶陶和高凌薇站在了士兵医疗中心的大门口。

        这幢楼的规模很大,很像是寻常社会中的大型医院建筑楼,足足有4层。

        “不来医院,不知道病人多”这句话,在这里同样适用。

        毕竟这里是万安关,是最前线,野生的雪境魂兽时刻都在冲击着城墙,虽然没有组织、不成规模,但士兵们受伤也是常有的事儿。

        除了城墙守备军之外,荣陶陶还看到了一些其他部队的人,想来,在这漆黑的暴风雪夜里,执行各项任务,危险程度都是大大提高。

        荣陶陶和高凌薇二人,自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在这里苦守的士兵们,也许没时间看什么关外联赛、全国大赛,但是荣陶陶和高凌薇的迷彩服上的臂章,可是写着大大的“青”字。

        青山军的名号,本就是众人皆知,更何况,最近这两个月以来,这支残军有了一种崛起的信号,干了不少大事。

        一个月前,青山军与十二小队,在万安关三十公里外联合执行任务的时候,就遭遇了魂兽大军,由于这件事的特殊性,包括其中掺杂着一丝传奇色彩,万安关的士兵们几乎都知晓这次任务。

        而在几天前,青山军和松魂教师团队,更是带回来了一个不得了的人。

        鼎鼎大名的松魂四礼·烟,昔日里松江魂武大学派驻万安关的代表,在外流浪了多年,终于被接回来了......

        同样,这也是一件大事!

        士兵们虽然部队不同、工作任务不同,甚至可能相互之间都不认识,但是在这样漆黑艰苦的岁月里同甘苦、共患难,雪燃军内部的战友情感是毋庸置疑的。

        失踪多年的战友归来...这样的消息,是如此的振奋人心。

        不难看出,近期雪燃军的两项任务,有着相同的纽带。

        高凌薇,荣陶陶。

        青山军合作的两个对象,一个是十二小队,一个是松江魂武大学,而这两方阵营,都算是荣陶陶和高凌薇的...嗯,娘家?

        自然而然的,高凌薇和荣陶陶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荣陶陶和高凌薇显然也意识到了那些灼热的目光,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两人迅速走进了电梯,其中还站着一个拄着拐杖的中年士兵。

        对于二人的出现,中年士兵也有些错愕,视线在两人身上驻留了很久。

        直至电梯到了二楼,男子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出了电梯,在电梯门关上的前一刻,却是转过身来,对着两人露出了真诚的笑容,开口道:“做得好。”

        “咔嚓。”

        电梯门关上,继续向上。

        留下了表情错愕的二人组......

        荣陶陶看着电梯的数字跳动,忍不住有些感慨:“这世界对我们还是很有善意的嘛。”

        他甚至都不知道那个士兵的名字。

        高凌薇轻声道:“雪燃军是一道门槛,过了这道坎,大家都是生死与共的战友,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善意是必然的。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可我们的。”

        “认可?”荣陶陶诧异的看着高凌薇,认可这种东西,她需要么?

        高凌薇却是轻轻点头:“嗯......”

        如果她只是想当一个士兵,自然不会在意这些,但是在她的心中,已经将青山军的大旗抗在了肩膀上,所以认可、影响力等等这些因素,她是非常需要的。

        说话间,电梯停在了四楼。

        两人走了出去,相比于一楼来说,这里安静多了,倒是个静养的好地方。

        在士兵的指引下,两人在这偌大的楼层中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了一间高级病房前。

        “咚咚咚~”荣陶陶轻轻敲了敲门。

        “进。”

        荣陶陶一手推开了房门,却是被一股寒流扑面,冻得一哆嗦。

        “嚯~”荣陶陶忍不住咧了咧嘴,视线中,夏方然正躺在病床上玩手机。

        而远处的窗台前,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正伫立在窗口,看着外面的茫茫夜色,也任由寒风与霜雪拍打着他的面庞。

        难怪屋里冷成这样,这大冬天的,寒风刺骨,怎么还开窗户呢?

        高凌薇急忙关上了房门,避免屋内的寒流往走廊里涌......

        荣陶陶面色古怪的看着夏方然,道:“咋了,夏教,几天不见,你也病了?你俩这是谁陪谁呢?”

        “小点声。”夏方然压低了声音,面色稍稍有些严厉。

        荣陶陶歉意的点了点头,扭头看向了那伫立在窗口的高大身影。

        萧自如一动不动,堵着风口,就像是个木头人。

        “这......”荣陶陶指了指萧自如的背影,看向了夏方然。

        夏方然也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道:“医生说了,只要不出病房的门,他怎么舒服就怎么来,有利于他的精神稳定。”

        好家伙,还真就得你夏方然来陪护,但凡换成另一个人,魂法等级低点的话,怕不是会被冻傻?

        夏方然坐起身来,也看向了萧自如的身影,颇为无奈,道:“昨天还跟我说了两句话,今天是一句话也没说。”

        荣陶陶好奇的小声问道:“他说啥了?”

        闻言,夏方然苦恼的抓了抓头发:“道了两句歉,就不说话了。不过他现在思维倒是还可以,洗漱、三餐、睡觉之类的还算正常。”

        荣陶陶轻轻点了点头,看着那沉默的背影,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才叫真正的文艺青年!

        堵着风口,淋着霜雪,仰望漆黑的暴雪夜......

        “对了。”夏方然突然对荣陶陶勾了勾手。

        “嗯?”荣陶陶走了过去,却是听到夏方然小声道,“我刚才还真就想了个办法,你去给我搞两包烟去。”

        荣陶陶:“呃?”

        搞两包烟?干什么?给萧自如?

        萧自如被称为松魂四礼·烟,当然是有其原因的,就像李烈为什么叫“酒”,斯华年为什么叫“糖”。

        荣陶陶的面色有些古怪,看着那伫立在窗前的病人,小声道:“吸烟...呃,有害健康。”

        夏方然:“......”

        万万没想到,荣陶陶嘴里竟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用你在这教育我?

        哪个烟盒上没写?我瞎吗?

        夏方然没好气的看着荣陶陶,伸手示意了一下窗前的萧自如,道:“命都是捡回来的人,你跟我提身体健康?另外,干咱们这一行的,像是能健康长寿的人吗?”

        荣陶陶:???

        虽然夏方然的话不好听,甚至有点诅咒的意味,但他说得倒也没毛病,起码对于荣陶陶这名新任青山军来说,事实就是如此。

        昔日里的青山军就剩下了两个小队,仅仅6人,哪怕是加上那些活下来的那些被调走的青山军,按照昔日里的军团人数计算,青山军也是死伤大半。

        说是“有今天、没明天”倒也不为过。

        包括此时,众人也是在这三墙驻守,过着最危险的生活,而且相比于城墙守卫军,青山军的危险程度更高一些。

        加入青山军不到两个月,荣陶陶就参加过两次大战,就是最好的证明。

        即便荣陶陶的人生已经危险到这种地步了,但与萧自如的人生比起来,那也绝对是小巫见大巫......

        夏方然:“我太了解老萧了,他现在回来了,吸烟也是早晚的事儿。

        像他这种脑袋别裤腰带上的人,你要是劝他健康生活别吸烟,他能直接告诉你,明年给他上坟的时候,多给他点两颗。”

        荣陶陶:“......”

        好你个夏方然,我还是个孩子啊!你就不能给我画画饼,描述一个美好的未来吗?

        我们脑袋怎么就别裤腰带上了?

        老子还有辉莲呢,掉了也能缝脖子上!

        夏方然:“赶紧去,找找他原来的生活方式,说不定他能恢复的更快。”

        “好嘛。”荣陶陶很是为难,口中答应着,却是扭头看向了高凌薇。

        高凌薇道:“韩队身上有烟味儿,只是我没亲眼见他吸过烟。”

        “行,那我去问问他。”荣陶陶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