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79 石屋夜话

379 石屋夜话

        三天后,万安关,青山军石头小屋。

        夜晚时分,漆黑一片的寝室中,隐隐有一丝光亮。

        细细碎碎的声音不断传来,睡梦中的高凌薇眉头微蹙,她睁开了朦胧的睡眼,迷迷糊糊的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然而,当她看清楚那制造声响的人时,她的眉宇渐渐舒缓。

        就在她床铺斜对面的书桌前,正有一个身影翻找着零食,他的左肩膀上蹲伏着好奇的雪绒猫,右肩膀上趴着不安分的云云犬。

        而那人影的举动倒也暖心,自己吃一把巧克力豆,就分别喂给雪绒猫和云云犬一颗。

        荣陶陶再吃一把巧克力豆,然后再给两只萌宠喂上一颗......

        高凌薇缓缓坐起身,漆黑的长发散落在肩头,依旧带着睡意的她,慵懒的揉了揉长发,一双睡眼默默的看着荣陶陶的背影。

        在这万安关待的太久了,很少能看到如此温馨美好的一幕了。

        万安关作为军事重地,自然是无比严肃的,再加上时刻都在抵御着雪境魂兽的入侵,让这里的气氛更显凝重。

        私下里,青山军众人对高凌薇都很照顾,态度也很友好,但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高凌薇的生活状态显然是不一样的。

        而眼前这样温馨的一幕...却是让高凌薇的心神彻底舒缓了下来。

        荣陶陶没事,他醒了,而且在悄悄咪咪的偷吃东西。

        不仅他自己要偷吃,还有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当从犯,蹲伏在他的肩膀上探头探脑,等待着主人投食。

        “嘤?”云云犬扭过头来,好奇的歪了歪脑袋,看着那坐在床铺上、背倚着石墙,默默观瞧的女主人。

        不由得,云云犬的脸上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吐出了粉嫩的小舌头:“汪~”

        左肩膀上,雪绒猫也扭过头来看向了主人:“汪~”

        荣陶陶当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转过头来,在头顶那白灯纸笼的映衬之下,露出了他稍显惨白的面容。

        看起来,他虽然醒了,但是状态并不是很好。

        高凌薇询问道:“什么时候醒的?”

        荣陶陶又将一把巧克力豆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说着:“就刚才。”

        “嗯。”高凌薇扭头看了一眼荣陶陶床边的输液架,营养液还有很多,他的确是刚刚醒来,而且这一次,他是自己拔的针。

        熟能生巧。

        昏迷这种事,昏着昏着也就习惯了。

        再这么下去,荣陶陶怕是能自己坚持爬回“复活点”,给自己打好针,然后再昏过去......

        没办法,荣陶陶体内的莲花瓣对身体能量需求很大。

        “听说你施展了狱莲,用一种神奇的方式,解决了霜美人。”高凌薇的睡意渐渐退去,一双美眸灼灼的看着荣陶陶。

        “啊。”荣陶陶拿起了一袋薯片,肩膀上扛着两个可爱的从犯,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床铺。

        寝室中,荣陶陶和高凌薇的床铺是同侧的,两张单人床的床尾相连,睡觉的时候,两人也是脚对着脚,高凌薇头朝寝室门,荣陶陶头朝寝室窗。

        荣陶陶一屁股坐在了床铺上,甩开拖鞋,屁股向后挪了挪,背倚着墙壁,拆开了薯片的包装袋:“我把她捧在了手心里。”

        高凌薇脑袋抵着墙壁,扭头看着荣陶陶,不由得微微挑眉。

        荣陶陶也是扭过头,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就把她揉碎啦~”

        高凌薇:“......”

        荣陶陶拿出一片薯片,在两个小家伙眼巴巴的注视下,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他含含糊糊的说着:“这是一种很神奇的战斗方式,我之前连想都没想过,都是狱莲教会我的。说起来,跟它产生共情的情绪很特别......”

        高凌薇:“怎么?”

        荣陶陶:“我考考你呀,学霸薇,《刑罚·魂武篇》第二百三十八条是什么?”

        高凌薇:“非法拘禁?”

        荣陶陶点了点头,道:“这就是狱莲想要做的。”

        学霸薇当然是名副其实的,但说实话,这问题对魂班所有学员都不算难。

        因为这是上学期期末考试的内容,也是考前杨春熙再三划过的重点法条,高凌薇当然有印象。

        “咔哧,咔哧......”荣陶陶咀嚼着薯片,又拿出了一片,掰开两片,分别递给了雪绒猫和云云犬,“一开始,我无意间与狱莲产生共情的时候,我还会错了意。

        我认为它的情绪是渴望获得,后来才发现,狱莲真正想要的,远比‘获得’更过分,它想要囚禁世间的一切。

        说实话,霜美人应该感谢我。”

        高凌薇心中诧异,道:“怎么说?”

        荣陶陶咧了咧嘴:“我帮她解脱了,如果我没有捏碎那花骨朵,她会一直被囚禁在莲花骨朵中。

        牢狱之灾算是一种刑罚,但是在莲花骨朵中,可是自带刑罚体系的,也有密集的莲花瓣对霜美人进行攻击。

        那狱莲自带的莲花大雨刑罚,虽然进攻等级和强度远比不上罪莲,但霜美人被折磨致死也是早晚的事儿,所以,我帮她提前解脱了。

        杀人不过头点地嘛...不过这狱莲也是真的牛批,史诗级的魂兽,就这么被我揉碎了......”

        说话间,荣陶陶的胸前突然飘出了一瓣莲花,它散发着幽幽的光芒,停在荣陶陶的脸前,宛若一只小手,轻轻的滑过荣陶陶的脸蛋。

        荣陶陶:“......”

        高凌薇:“怎么了?”

        荣陶陶探前脑袋,一口叼住了莲花瓣,直接吃进了嘴里,将其收入了自己的体内。

        一口一朵花~

        虽然本质上是将莲花瓣收入体内,但是外在的表现形式,真的像是荣陶陶吃了一瓣莲花......

        荣陶陶面色古怪,看向了高凌薇:“刚才是狱莲,这家伙好神奇,虽然莲花瓣都能感受到我的情绪,但是像这样与我互动的,我倒是第一次见。”

        起码罪莲和辉莲没有这般互动过,哪有摸人脸蛋的。

        后知后觉的荣陶陶突然发现,自己刚才是不是被调戏了?

        奶腿的,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被一片花瓣调戏了......

        “嗯。”高凌薇认可的点了点头,“九瓣莲花,雪境至宝,它们很神秘,也一定还有更多的秘密等待你去挖掘。”

        说着,高凌薇起身下床,来到床铺斜对门的书桌前,拿起了一袋虾条,走了回来:“你的能力的确可怕,鉴定的很准确,青山军上交了霜美人魂珠后,经过雪燃军鉴定,那的确是一枚史诗级魂珠。”

        荣陶陶伸手接过了虾条,点了点头。

        在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荣陶陶按照约定,找了个合适的机会,跟高凌薇说了一下自己的问题。

        简而言之,就是自己拥有一项神奇的能力,可以鉴定魂兽、魂珠等级,也可以给魂宠增加潜力。高凌薇也给出了自己的承诺,这件事儿,她会烂在肚子里。

        “可惜,那魂珠等级也太高了,我看着都害怕,起码得是大魂校,七星魂法才能用。”荣陶陶颇为无奈的说道,“要是能给你镶嵌上就好了。”

        “弊端很大的。”高凌薇想了想,轻声道,“流入到寻常社会中,的确是祸害万物的魂珠,但是在战场上,柏灵藤就能克制这种魂技。

        而且避免起来也比较容易,就像对待风花雪月那样,不看施法者的双眼就可以了。”

        “坐呀。”荣陶陶拍了拍床铺,道,“跟我说话不用站着。”

        高凌薇:???

        荣陶陶:“快坐,诶,往后点,背倚着墙多舒服...对,这就对了。”

        高凌薇终于坐在床上、背靠着墙,而荣陶陶也是身子一歪,枕在了她的肩膀上,咔哧咔哧的吃着虾条。

        荣陶陶是舒服了,但是云云犬却难受了,无奈之下,它只能跳下了他的肩头,似乎是有意报复主人,云云犬趁荣陶陶不注意,一头扎进了刚开封的虾条包装袋里。

        “emmm......”

        “呵呵~”

        荣陶陶揪着云云犬的云朵尾巴,将小家伙拎了出来,一时间,一人一犬大眼瞪小眼,云云犬还用小舌头舔了舔鼻子,品尝着虾条的碎屑。

        “对了,萧自如怎么样了?”荣陶陶很是无奈,那咋办嘛,自己的宠物,自己宠呗。

        他将虾条袋送到了雪绒猫的嘴边:“去书桌上吃。”

        “嘤~”雪绒猫叼着虾条袋,轻盈一跃,跳向了床铺对面的办公桌。

        看到这一幕,云云犬急忙破碎成雾,追了上去。

        “萧教的精神状态并不好。”高凌薇轻声说着,迟疑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非常不好。”

        “他人呢?”

        高凌薇:“还在城内,在士兵医疗中心接受治疗,夏教陪着呢。另外,李教、斯教和嫂子都已经返回松江魂武了。”

        “啊?都走了?”荣陶陶诧异的询问道。

        高凌薇:“毕竟都是松江魂武的教师,回去向梅校长复命了,另外,嫂子走的时候特意留了一句话。”

        “什么?”

        “七月份世界杯,她让我们好好准备。”高凌薇想了想,继续道,“在万安关小心一些,可别到参赛的时候,再缺胳膊断腿。”

        荣陶陶:“......”

        高凌薇:“前一句是嫂子说的,后一句是斯教说的。”

        我就说嘛,嫂嫂大人不可能说出后面那句话!必然是某个恶霸说的。

        荣陶陶轻声叹道:“这种时候,还哪有心思考虑世界杯啊。天这么黑,雪这么大,城墙又随时都可能面临魂兽侵袭......”

        事实上,世界杯对于荣陶陶而言,诱惑是非常非常大的。

        仅仅说一点便足够:潜力值!

        毫无疑问,潜力值奖励,是荣陶陶成神成圣的基础,最终,荣陶陶能达成怎样的成就,取决于他的上限到底有多高。

        而潜力值,就是一次又一次提高他天赋极限的根本因素。

        一生只能参加一次这样的比赛,荣陶陶自然也不想错过,想想自己在关外联赛、全国大赛上所获得的丰厚奖励,那世界杯的奖励还能少了?

        但问题是,此时正经历极夜暴风雪的他,哪有心思去参赛......

        高凌薇轻声道:“不急,现在才三月份,比赛要等到七月份,还早。”

        荣陶陶:“嗯,到时候再说。”

        高凌薇的声音突然轻柔了不少:“以后,你再施展莲花瓣的时候,还是应该三思而后行。”

        “嗯?”

        高凌薇:“毕竟身处战场,而你的身体强度,又不允许你在施展莲花瓣之后继续战斗,所以很可能会出现意外。任务目标不一定非得是第一位的,你的生命安全才是。”

        “嗯嗯。”荣陶陶轻声应和着,却是转移了话题,“你说,有了这次任务,青山军算不算是打开了一个突破口?”

        “当然。”高凌薇点到即止,配合着荣陶陶转移话题,“霜美人的魂珠是具有战略价值的,对于雪燃军在北方雪境的事业,说是如虎添翼也不为过。

        更何况萧自如回来了。跟随霜美人这么久,他所获知的消息、所能提供给雪燃军的情报,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荣陶陶当即补充道:“而且他的实力真是顶破天了,咱们那么多人才把他制服。

        那一身的魂珠魂技,我去...我就没见过拥有天葬雪陨魂技的魂武者!”

        高凌薇:“雪行僧大都是史诗级的,对标七星魂法,这意味着萧自如起码是最顶级的魂校。”

        少魂校、中魂校、上魂校、大魂校!

        魂校段位,被称为“将下第一梯队”,但是魂校内部的段位差距可是太大了。

        高凌薇轻声叹道:“多亏当时的萧自如头脑混乱,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这话倒是没毛病,青山军+松魂教师团这样的一线团队,都差点让大脑混乱的萧自如跑了,那萧自如如果心智正常,拉开架子跟众人打......

        或是正面硬刚,或是隐藏偷袭,那简直没个玩!

        要知道,萧自如可是拥有霜夜之瞳魂技的!

        他和雪绒猫一样,可都是漆黑暴风雪夜里的神!

        想到这里,荣陶陶突然开口道:“萧自如适合我们青山军。”

        “嗯?”

        荣陶陶:“瞳享,霜夜之瞳。”

        “呵呵。”高凌薇却是笑了,“他也适合守城,天葬雪陨、雪荡四方、霜碎八方。

        而且我们只看到了他的右眼、双手、右脚踝的魂技,他不可能只有四个魂槽的,剩下的几个魂槽是什么魂技,你敢想么?”

        荣陶陶:“......”

        行吧,萧自如的确适合所有部队。

        关于萧自如这个人,松江魂武恐怕要跟雪燃军有一场“拉锯战”了。

        高凌薇:“他越强越好,对北方雪境的意义越是重大,我们青山军这次的任务价值就越高,也就更有利于我们重建。”

        “嗯......”荣陶陶轻声道,“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家。”

        “家?”高凌薇意识到,荣陶陶口中的“家”,是松柏镇,确切的说,是那松柏镇-雪林旁的一抹深红。

        荣陶陶轻声道:“他回家的时候,我们可以陪他回去,我想亲眼见证那一刻。”

        闻言,高凌薇心中忍不住暗暗叹息。

        她转过头,薄唇轻轻印在了他的天然卷儿上:“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