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78 狱莲!狱莲!(求订阅!求月票!)

378 狱莲!狱莲!(求订阅!求月票!)

        青山军在围攻萧自如的同时,而这边,荣陶陶等人也在策马疾驰!

        斯华年骑着骏马大肆前冲,俨然一副领头羊的态势。

        夏方然与杨春熙分列斯华年后方左右,反倒是程疆界变成了中军,他扛着猎猎作响的雪魂大旗,奋勇前冲。

        那些之前被荣凌的冰烛大阵所浸染的魂兽,点亮了这一方漆黑的雪地,又在雪魂大旗定格风雪的情况之下,众人的视野无比清晰。

        一众宵小无处遁形!

        而在斯华年的背后,荣陶陶正站在雪夜惊的背脊上,探前身子,一把抓起荣凌,收回了体内。

        与此同时,荣陶陶左手中挥舞着大夏龙雀,那肆意飞舞的罪莲、屠戮雪尸雪鬼的罪莲,一次又一次的改变着荣陶陶的情绪。

        霜美人!

        当年,你杀得我和夏方然丢盔卸甲、遍体鳞伤,甚至用那一瓣狱莲,将我与夏方然囚禁其中,受尽苦痛折磨、险些暴毙而亡,今天就是咱们俩算账的时候。

        不远处的雪林中,霜美人一看情况不对,她忍不住一声怒吼:“啊啊啊啊啊!”

        程疆界突然窜了出来,他操控着雪夜惊,来到了小队的正前方:“控制雪夜惊闭眼!小心坠马,我的柏灵障等级高,我抗在前面!”

        却是不想,那声音并不是霜美人施法的前兆,而是在命令她的部队进攻?

        远处雪林中,敌军雪将烛一声暴喝:“哈!”

        如雨点般散落在雪林各处的雪鬼雪尸,纷纷爬起身来,甚是悍勇、不畏生死,向五人小组冲杀而来。

        然而在下一刻,那骑在马上、收拢大军组织冲锋的雪将烛,却是动作猛的一僵,一双烛眸也是忽明忽暗......

        荣陶陶的左侧,杨春熙一双美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那视线越过了茫茫尸潮,与敌军雪将烛灼灼相视!

        小队中,有人是不需要闭眼的。

        比如说程疆界,再比如说...杨春熙!

        不管霜美人等级几何,精神类魂技是否致命,此刻,杨春熙却是巴不得与霜美人精神对冲!

        输了没关系,我与你这孤零零的亡命徒不同,我还有队友。

        今天,我就是爆珠,把脑袋和眼睛里的魂珠都炸了,也得给你留下来!

        一枚霜美人的魂珠,甚至可能扭转北方雪境的战局,这种控人心魂的魂技,明显是具有战略价值的!

        可惜,第一个中招的是雪将烛,而并非是霜美人。

        人们不知道在那风花雪月的世界里,杨春熙和雪将烛之间经历了怎样惨烈的战斗。

        但是在现实世界里,刚刚还威风凛凛的雪将烛,此时竟然身体一歪,一头栽下马来......

        “嘶......”

        “吼!!!”

        “呜~呜~呜呜......”顿时,围在雪将烛左右的雪尸雪鬼哭喊了起来。

        这一喊不要紧,那些奋勇前冲的雪尸雪鬼们,均是脚下一停,扭头看向身后,它们那惨白的鬼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种族特性,还真是神奇的世界规则。

        眼前的画面,竟然与荣陶陶一个多月以前经历的那场遭遇战一模一样,当雪将烛遭遇不测之后,整个尸鬼大军,竟然都有一丝的停滞!

        雪尸雪鬼们纷纷哀嚎着、呼喊着,不知道是不是在祭奠领袖的亡魂。

        也就是在尸鬼大军看向领袖的时候,却是发现一只霜美人竟然夺走了领袖的骏马,掉头便跑!?

        一时间,尸鬼大军愣了,追杀而来的小队众人也愣住了。

        霜美人这是要跑?

        这女人,翻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刚才还跺脚怒吼,一副气到爆炸的模样,此时竟然骑马跑了?

        这......

        这也有点太明智了呀?

        杨春熙想爆珠都爆不了......

        “敌将休走!”夏方然一声怒吼,右手高高举起,夜空中迅速汇聚出一柄巨大的方天画戟,恶狠狠的向霜美人刺了过去。

        “%#¥%!!!”霜美人一声娇叱,如此倾国倾城的北方佳人,那狼狈落荒而逃的模样,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荣陶陶听不懂霜美人的话语,但是其他教师却能听懂魂兽族内语言。

        只见斯华年眼眸一瞪,猛地抬起手,她同样拿着一柄大夏龙雀,遥遥指向了远处树旁站立的两个霜佳人,厉声喝道:“把手给我放下!(兽语)”

        两个霜佳人面色一僵,刚刚听从主人命令,想要施展雪龙卷的她们,却是被斯华年一声厉喝,生生僵在原地......

        不得不说,班主任的气质所带来的威慑力,似乎是可以跨越种族的......

        嗯...如果连班主任的身份都震慑不住敌人,那没关系,斯华年还有一个隐藏身份:宿管大妈。

        双重buff!

        程疆界大声道:“你们自由了,向前走,去找你们的族人,是她带我们来解救你们的。(兽语)”

        听到这两句话,霜佳人的面色一变,那微微颤抖的身体,昭示着她们此时的内心活动。

        一众人马杀穿了尸潮,自两名霜佳人身侧呼啸而过,留下了两个激动不已的霜佳人。

        “轰隆隆......”

        前方,那巨大的方天画戟落地。

        霜美人双腿猛驾马腹,操控着马匹迅速向前方跃去。

        那方天画戟倾斜着角度,一寸寸的钉进了雪地之中,涌起的巨大风浪,瞬间将一人一马掀翻了出去。

        “小心,你们别跟她对视!”杨春熙开口喝道,“淘淘,尤其是你,别中招!”

        远处,那被气浪掀起来的层层霜雪,阻碍了众人的视野。暂时看不到霜美人的身影,杨春熙的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不过倒也没关系,随着小队众人接近,在程疆界雪魂大旗的帮助下,那些弥漫的霜雪统统都会定格下来。

        斯华年却是开口道:“淘淘也有柏灵障,没事。

        霜美人正用精神魂技控着马呢,她敢分神进攻咱们任何一人,雪夜惊变会恢复身体控制权,也必然会把她掀下来,我们其他人就能把霜美人剁碎了!”

        荣陶陶:“啊?”

        夏方然嘿嘿一笑,心中痛快至极,道:“还以为是当初她追咱俩的时候呢?

        霜美人要是不控雪夜惊,她身下的马匹不可能离开雪将烛半寸。雪夜惊一族大都忠诚,即便不是雪将烛的本命魂兽,但也会跟自家将领同生共死。”

        说话间,霜雪定格,程疆界的雪魂大旗再次为众人开拓了视野。

        而小队众人与霜美人的距离,却也愈发的接近。

        野生的雪夜惊大都是普通~优良级,即便是再怎么身强体壮,又能强到哪里去?

        而小队众人的雪夜惊,可是魂武者的本命魂兽。

        说句不好听的,几名教师身下的雪夜惊,甚至可能比荣陶陶本人的等级段位还高......

        “再近点,再近点!”荣陶陶左手已经准备好了雪鬼手,双方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

        此刻,荣陶陶看着霜美人那迷人的背影,一时间,他的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渴望......

        就差一点,就差一点了!

        昔日的囚禁之痛、折磨之苦,就在今天。

        再近点,再近......

        不知为何,荣陶陶突然间不想要施展雪鬼手了。

        内心中那极度的渴望,给他带来了一个不得了的帮手!

        一直在体内沉寂的狱莲,突兀的飞了出来。

        一时间,荣陶陶懵了!

        辉莲,算是半主动、半被动的类型,它怜悯苍生、慈悲为怀,每每在荣陶陶受伤之时,总会及时的出现。

        罪莲,荣陶陶显然已经找到了使用它的方法,这瓣莲花也是荣陶陶使用次数最多,帮助他最大的莲花瓣。

        而狱莲......

        除了那被动的锁定其他莲花瓣的功效,一直以来都很沉寂,未曾与荣陶陶产生丝毫共鸣。

        所以,狱莲的正确使用方法,是渴望么?

        不,不对......

        不是渴望!

        一直以来,荣陶陶渴望的东西还少么?这种情绪,几乎是常伴荣陶陶左右的。

        说一句让人感到难过的话,渴望而不可得,几乎是荣陶陶生命中的主旋律。

        而自从拥有了狱莲之后,荣陶陶每次展现出“渴望”情绪,也从未与狱莲产生任何共鸣。

        今天这是......

        “咕嘟。”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脑中急转。

        渴望,哪里不同?

        以牙还牙?需要带有一丝仇恨么?

        不,应该是......

        荣陶陶眼前一亮,却是见那围绕着身侧飞舞的狱莲,非常突兀的落在了荣陶陶的掌心之中!

        显然,荣陶陶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开花方式!

        以牙还牙只是目的,那么我刚才想要用什么样的手段,去达成这样的目标?

        囚禁!囚禁霜美人!

        就像她之前囚禁我、杀戮我的时候那样,我也要让她也尝试一下被......

        “我去......”荣陶陶微张着嘴,口中喃喃自语,也就在这一刻,周围众人纷纷看向了荣陶陶。

        一股剧烈的魂力波动从荣陶陶身上传出!

        “唏律律~”

        “唏律律......”教师们还在杀招频出,企图留下霜美人,却是不想,胯下的雪夜惊被一股气浪风推开了数米。

        唯一幸免于难的,便是伫立在旋涡中央的斯华年、以及她的雪夜惊。

        “淘......”斯华年转过头,口中刚刚吐出了一个字,便感觉前方不远处,有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传来。

        她顾不得许多,急忙转回头看向前方,却是发现,整个夜空都被一朵巨大的青莲点亮了......

        那一朵巨大的青莲就这样突兀的出现,盛放在远处那一方土地上,如梦似幻。

        甚至空气中,都仿佛飘来了丝丝莲花的香气。

        那绽放开来的巨型莲花足有九瓣,却只有一瓣是实体,其余八瓣皆为虚幻,但却不影响它给人们带来的震撼。

        如此宏伟壮观的画面,斯华年是第一次见,但是夏方然,却是第二次见了。

        上一次,还是在一年前的百团关,而彼时那朵盛放的巨型青莲,企图囚困的可是他和荣陶陶。

        此时,

        斗转星移,河东河西!

        前方逃亡的霜美人显然也被吓坏了,曾经拥有过这瓣莲花的她,自然而然知晓九瓣莲花的威力几何!

        骑在野生的雪夜惊上逃亡,本就是慢性死亡,但是这场追杀战是在太过紧迫,霜美人需要时间思考,而追兵们的魂技侵扰,却让她心神不宁,难以思考。

        但现在......

        巨大的莲花瓣就怒放在前方,霜美人不得不改变了。

        她果断弃马,面对身后的追兵!

        那盛放的莲花大到什么程度?绕路都绕不过去!

        霜美人想绕行,必须要横向跑很远很远,但是按照小队众人这样的前行速度,跑不出几步,便会被追上!

        多了不说,三名教师,一人一发兵之魂,霜美人就抗不下来!

        更别提那程疆界的雪龙卷了,如果霜美人再次起飞的话,那么结局必然注定。

        千钧一发间,霜美人展现出了惊人的求生欲望,不再操控雪夜惊之后,她也被彻底解放了出来,并且抓住了矛盾的重点,猛地转眼向荣陶陶看去!

        霜美人知道,就是那伫立在雪夜惊背脊上的少年,施展的这一瓣莲花。

        也正是他,当初将自己的莲花瓣硬生生夺走。

        新仇旧恨,今日理清!

        死...我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那倾国倾城的美人,原本妩媚动人的面庞,此时却显得无比狰狞,甚是扭曲,尤其是她那一双眼眸,透露出了无比的仇恨。

        霎时间,一股股恐怖的精神力直冲荣陶陶的眼眸,震荡着他的大脑!

        “咔嚓!”

        众人听不到荣陶陶脑中的声响,但是对于荣陶陶而言,那声音却是无比巨大。

        他脑海中建立起来的柏灵障,甚至都不是霜美人一合之敌!

        仅仅被霜美人进攻了一次,精神屏障便彻底破碎开来......

        我的天,她的魂技品质到底有多高,大师级的柏灵障,竟然就这么轻易的破碎了?

        霜美人那仇恨的表情,顿时变得畅快至极,她的眼神无比阴厉,再次狠狠看向荣陶陶。

        而荣陶陶...却是闭上了眼睛。

        霜美人的面色猛的一僵:!!!

        荣陶陶右手捂着眼睛,那漆黑的半脸面罩之后,嘴角也是微微扬起,口中吐出了三个字:“大雪暴!”

        规则,便是规则......

        我看不到目标的眼睛,便无法将目标的精神,拽进我风花雪月的世界里。

        同样,你看不到我的眼睛,即便你的魂技再怎么强势,也无法入侵我的精神世界,奴役我的灵魂。

        荣陶陶下达的命令很清晰,但是,由于他没有具体表明让谁去施展大雪暴,以至于......

        以至于夏方然、斯华年、杨春熙、程疆界四人纷纷向前一扑,重重砸在雪地上,双手迅速插进了雪地里,猛地向上一掀......

        四个人,同掀一张“雪地毯”。

        那画面,可谓是无比的壮观!

        厚厚的积雪、冻土瞬间被扬起,松柏树林更是被连根拔起,直冲天际!

        霜美人眼看事情不妙,急忙脚下一崩,竭尽全力横向跃去,但是那一整张“雪地毯”,连这片树林统统都掀起来了,岂会少了你一个霜美人?

        呼......

        夜空下,怒放的青莲,缓缓合拢。

        巨大的莲花吞噬了一切,来者不拒,一切坠入莲蓬中,或是从半空中划过的树木、石土、霜雪,统统关入其中。

        “唏律律......”

        四匹雪夜惊大声嘶鸣,那蹲在雪地里的四人,甚至连上马的方式都差不多。

        随着本命魂兽掠过身旁,他们一把捞住了雪夜惊的颈项,速度不曾有丝毫停滞。

        随后,荣陶陶便进入了一个梦幻般的世界。

        他们的头顶,是被掀起来的厚厚积雪、冻土,和断裂的树木。

        这些本该在地面上的一切,此时却铺天盖地、构成了乌云,掩盖住了夜空。

        而在这特殊的“乌云”下,一行五人策马疾驰,望着前方那捅破乌云、也渐渐合拢青莲花骨朵,看着它缓缓变小。

        斯华年的眼眸微微眯起,莲花变小了?

        随着那莲花合拢,不仅巨型青莲骨朵逐渐变小,其中被囚困的一切,也统统随之变小。

        “吁~”众人急忙勒马,面前数米之外,一朵散发着幽幽光芒的小小青莲花骨朵,就这样诡异的立在那里。

        其中,似乎隐隐还有一只渺小的人影,在里面挣扎求生,苦苦寻求出路。

        “呼......”

        杨春熙与程疆界纷纷亮起了丝雾迷裳,宽厚的斗篷尾摆遮在众人的头顶,拦截着落下来的石土和碎木。

        “呃。”荣陶陶面色惨白,身子一歪,竟然坠下马来。

        斯华年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他。

        荣陶陶的状态看起来非常不好,面色很是难看,却是嘿嘿一笑:“不行啊,夏教,你这地毯也就能欺负欺负霜雪了,莲花咋没掀起来?”

        夏方然:???

        一共四个人一起掀的雪地毯,你咋就问我?

        夏方然突然张开了手臂,极力比划着,怒声道:“你那莲花那么大,我怎么掀的起来!?”

        “嗯嗯......”说着,荣陶陶在斯华年的搀扶下,来到了那散发着莹芒的青莲花骨朵面前。

        “噗通”一声,荣陶陶跪倒在地,双手捧起了这诡异的花骨朵。

        他的口中小声嘀咕着:“奇怪的斩妹方式又增加了呢......”

        说着,荣陶陶双手合十,将手中那小小的花骨朵揉在掌中,逐渐紧握。

        斯华年:“......”

        杨春熙:“......”

        荣陶陶那合十的双手,轻轻捻了捻。

        带他再次摊开双手的时候,手心里却没有了莲花瓣的踪影,而是多出来了一枚亮晶晶的魂珠。

        众人心中惊愕,面面相觑,却是没敢打扰荣陶陶。

        然而,此时此刻那形象无比高大、气势骇人的荣陶陶,却是没能坚持过三秒钟。

        本就跪在地上的他,身体突然前倾,一头便栽倒在地......

        ...

        五千二,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