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60 亡魂挽歌

360 亡魂挽歌

        “轰隆隆!!!”

        “轰隆隆......”

        巨大的雪制陨石从天而降,对着上千柏灵树女建造的树堡狂轰滥炸着,轰隆作响的声音不绝于耳,刺痛着众人的耳膜。

        天葬雪陨第一次砸下,当然算是沉重打击,但是,这种魂技更恐怖的效果还在后面!

        那巨大的雪色陨石接触目标之后,还会爆炸开来,那爆炸带来的气浪威力惊人,其强度是常人难以承受的,杀伤力极为可观!

        一颗颗天葬雪陨即便是没有轰击在众人的身上,也听的人们胆战心惊!

        连带着,那些疯狂向树堡涌来、甚至趴在树堡上极力撕扯树枝的雪尸、雪鬼们,也纷纷遭了殃!

        柏灵树女们的树刺、鞭打没能让汹涌而来的尸潮大军退却,拦不住滚滚尸潮前进的脚步,但是这覆盖范围极广、杀伤力惊人的天葬雪陨,却是在短时间内,砸的雪尸、雪鬼们血肉模糊、魂飞魄散!

        一时间,哀嚎哭喊的声音四起,荡漾在夜色中。

        雪行僧根本不管尸潮是否是友军,它也不理会那些巨大的陨石是否砸击到了雪尸、雪鬼的头上,亦或者说......

        对于史诗级·雪行僧而言,精英级、大师级的雪尸与雪鬼们,就像是弱小的蚂蚁一般,雪行僧对它们的生死根本不屑一顾。

        毕竟,雪尸、雪鬼,甚至包括它们的领袖雪将烛,统统都是敢死军团,不是么?

        “呜~呜呜~”

        “嘶...呜呜呜......”巨大的雪色陨石狂轰滥炸之下,原本不要命的雪尸雪鬼们,终于知道害怕了,它们再也顾不得为领袖报仇了。

        这一群雪色的丧尸掉头就跑,连滚带爬,大肆的哭喊着、哀嚎着,恨不得多长出两条腿来,赶紧跑出了树堡的范围。

        轰隆隆!轰隆隆......

        大地都在颤抖,这才是真正的天灾!

        而真正受到攻击的柏灵树女一族,也是忍不住痛苦的惨叫出声。

        “啪~!”

        一道柔韧的树枝横扫而来,荣陶陶急忙侧身闪过。

        “啪!啪!啪!”

        却是不想,越来越多的树枝开始抽打了起来,荣陶陶连连闪躲,也急忙将梦梦枭和荣凌收入了体内。

        “陶陶!”高凌薇眼看事情不妙,她一手按着荣陶陶的胸膛,直接将他按在了树墙上。

        只见她迅速转身,背脊紧贴着荣陶陶的胸膛,一身的霜雪铠甲急速拼凑,她的身影挡在了荣陶陶的身前,也忍受着四处乱扫的树枝鞭打......

        树堡中,本是安全的场所,但此时,这一棵棵参天巨柏仿佛疯了一样,原本还算安稳的树堡内部,此时变成了一片树鞭酷刑的地狱!

        到处都是胡乱抽打的树枝树干,场面一片混乱。

        而在那些柏树之上,一张又一张精美的女性轮廓显露出来,她们的面色极为痛苦,显然,天葬雪陨给她们带来了极大的伤害,甚至疼的她们连身体都无法自控了。

        “呼......”

        下一刻,莹绿色的光芒骤然亮起,不计其数的绿色光点,彻底点亮了这上千柏树构建的树堡。

        不知为何,荣陶陶甚至感觉那点点莹绿色的光芒,竟然有治愈生灵心神的功效?

        柏灵树女的一魂技是柏灵障,是精神屏障,二魂技是柏灵藤,解救陷入精神世界的目标的,她们哪来的舒缓心神的能力?

        这是柏灵树女一族特有的生物特性么?

        显然,柏灵树女一族在交流着什么,很快,那密密麻麻、胡乱抽打的树枝树藤,便稍稍安静了下来。

        “没事吧?”荣陶陶一手环着高凌薇的腰,急忙上前两步。

        而高凌薇一身的霜雪也是破碎开来,默默的摇了摇头:“破不开我的防,没事。”

        荣陶陶身后的树墙上,一张巨大的女性面庞浮现了出来,柏穆青族长的声音竟然还有些颤抖,显然是在极力忍受着疼痛:“我让族人们的枝干缠绕在一起,向天上竖起,拦截着斜下轰砸的陨石。

        但是......我们撑不了太久了,孩子,离开这里吧,在树堡中向北走。

        我们会在北面的树堡为你开启一扇门,北面包围我们的尸潮,已经被炸的溃不成军,你可以向人类墙壁的方向逃离。”

        荣陶陶:!!!

        他傻傻的看着柏灵树女,对于族长大人的话,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头顶上方,那轰隆作响的爆炸声音依旧存在着,震耳欲聋。

        让我离开?柏灵树女的奉献精神,真的可以到达这种地步么?

        谁都知道柏灵树女的生物特性,荣陶陶甚至知道,上次魂兽大军入侵的时候,柏灵树女一族为了庇护弱小生物,根本没有返回墙壁,而是始终留守在柏树村。

        当然,这样的行为所带来的后果,也是极为惨重的。她损失了不计其数的族人。

        “离开这里,孩子,你还太弱小,不该参与这样级别的战斗。你要珍惜莲花瓣,不要被旁人夺走。”

        说话间,一根树枝挑着荣陶陶之前寄存在这里的书包,送到了荣陶陶的面前。

        柏穆青族长的声线依旧颤抖,但却也尽量的温柔下来:“霜雪的化身,我感受到了你那一颗温暖的心,不要为我们感到悲伤,也不要为我们哭泣。

        你还在成长,终有一天,你会代表霜雪,安抚这一方风雪中那些暴躁的灵魂......”

        轰隆作响的爆炸声中,荣陶陶张了张嘴,却是最终没能发出任何声音。

        身旁,高凌薇也是怔怔的看着那巨大的女性面庞,在那一张灰黑色的柏树皮人脸轮廓上,高凌薇仿佛看到了无尽的光辉。

        那是一种超脱了种族,跨越了仇恨的慈爱。

        自始至终,柏灵树女都没有对雪尸雪鬼、亦或者是雪行僧有一丝一毫的仇恨之意。

        甚至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柏穆青族长想的依旧是安抚那些暴躁的灵魂,从未想过彻底抹除那些种族......

        她们还能坚持么?

        亦或者说...她们还能坚持多久?

        “走......”柏穆青话未说完,却是停了下来,紧接着,一旁的树墙一阵涌动,一众人马冲了进来,模样很是狼狈。

        是十二小队和青山军!

        即便是雪燃军中的特种部队,众人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

        付天策一眼便看到了荣陶陶,大声喝道:“青山军!”

        程疆界:“到!”

        徐伊予:“到!”

        付天策大声喝道:“护送戌狗亥猪返回万安关!趁魂兽大军尚未包围树堡,你们从北面突围!那些溃逃的雪尸雪鬼拦不住你们的,杀出去!快!”

        徐伊予的眼眸突然瞪大,自己听到了什么?

        护送戌狗亥猪返回万安关!?

        她马上就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了,她马上就不用再背负着愧疚与自责,如此苟延残喘般活下去了,然而付天策......

        这个十二小队的队长,留下了本队的寅虎、丑牛和午马,竟然让青山军护送着荣陶陶和高凌薇回去!?

        荣陶陶当时就不乐意了,急忙道:“我们走了,你们怎么办?”

        “这是命令!”付天策面色一肃,可惜他的面庞藏在龙首面具之中,但声音却表达了他的态度,“立刻执行!”

        一旁,丑牛和午马对视了一眼,没有开口说话。

        寅虎则是一直扒着树墙,透过缝隙,望着外面的茫茫风雪,听着震耳欲聋的轰炸声音。

        三人组也知道,付天策的命令意味着什么。

        他们更知道,荣陶陶是绝对不能出事的人!

        荣陶陶就是雪境的希望,他在这个年纪里所展现出来的潜力和即战力,已经让所有人预知到,这是未来北方雪境的一颗将星!

        谁都可以出事,唯独荣陶陶,绝对不行!

        如果你问这北方雪境大地,在青年一代中,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魂将,所得到的答案会是惊人的一致!

        唯有一个姓名:荣陶陶!

        就在此时,隐形耳机中传来了卯兔小姐姐那焦急的话语:“援军马上就到,再撑一下,一下就好!你们千万不要有事啊......”

        寅虎·陈炳勋沉声道:“亥猪,士兵!执行命令!这是一个士兵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素质!”

        荣陶陶却是没有回应,因为他不知道这一别......是否就是永别。

        “你们都走吧,人类。护着霜雪的化身,回到关内。”柏穆青开口说着,“抱歉,害你们前来游说我们转移,却又拖延了你们的脚步。”

        荣陶陶突然开口道:“援军马上到!我可以拖延一下敌军的脚步。”

        付天策:“少废话,快走!”

        荣陶陶哪管的了那些,大声道:“我走!我马上走!我开个大就走!我给你们拖延一下时......”

        “徐太平。”

        不知何时,天葬雪陨突然停了下来。

        显然,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大军将至,雪行僧不在乎雪尸雪鬼的性命,但却不会让天葬雪陨波及到真正的魂兽大军!

        也正因为此,高凌薇口中的话语,在众人耳中听来无比的清晰。

        “什么?”荣陶陶猛地转头望去。

        高凌薇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她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雪绒猫提供的视野中,开口道:“我关注过你的前同学,关注过上次三城之役中,那个被带走的特殊人型魂兽。

        我确定,我看到了冰魂引·徐太平。”

        “我去跟他聊半小时!冰魂引一族是雪境的军师,它们必然有资格阵前说话!”荣陶陶迈步就往树墙冲去,大声道,“实在不济,我?开莲花,把魂兽大军的先头部队统统宰了!”

        闻言,付天策眉头紧皱,下意识的与寅虎·陈炳勋对视了一眼。

        多年以来的雪境军军旅生涯,让他们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甚至早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一天。

        瓦罐不离井边破,将军难免阵前亡。

        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

        但是...如果能活着,谁又愿意去送死呢?

        付天策已经做得足够了,他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士兵了。

        他第一时间选择断后,让青山军护送荣陶陶回关内,也与本小队的众人共存亡,陪伴在柏灵树女的身旁,等待着可能到来的支援。

        但付天策也是人!

        他也有家人,也有人生,也有无法割舍的种种。

        荣陶陶那一句“开莲花,把大军先头部队统统宰了”,对在场的任何人来说,都有着十足的诱惑力。

        这种诱惑,叫“活着”。

        毫无疑问,荣陶陶如果成功的话,那必然会拖延魂兽大军的脚步,为援军的到来争取时间!

        十二小队的成员们,作为荣陶陶的队友,当然详细了解荣陶陶的个人资料,更知道那罪莲的杀伤力几何!

        一时间,丑牛和午马的眼睛纷纷亮了起来,这样的一幕在柏穆青的眼中看来,却是无比的哀伤。

        是啊,如果能活着,谁又愿意死呢......

        柏灵树女一族的生物特性,让她们善良到极致,甘愿牺牲,去庇护那些弱小的生灵,而这群人类...不,是这群雪燃军,是否也有自己的“特性”呢?

        有,一定是有的。

        丑牛与午马这两个人类,很明显想要活着,但是对于付天策的种种决策,他们始终没有任何异议,而是选择了服从,选择了留下。

        付天策恶狠狠的握紧了拳头,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柏灵树女,劳烦守护我们的大脑,避免我们被任何形式的精神攻击所伤害!”

        柏穆青却是没有回应,而是开口道:“孩子。”

        “啊?”荣陶陶双手扒着树墙的树枝,一边回应着,一边侧着身子挤了出去。

        行为,代表态度!

        柏穆青默默的为他开门,树墙内的脸也浮现在了树墙之外,她望着荣陶陶那毅然决然的背影......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复杂的笑容:“别走得太远,我会努力守护你。”

        荣陶陶的身后,一众人马鱼贯而出。

        两个手执血色大旗,戴着下半脸漆黑面具的青山军。

        四个戴着生肖面具,凶神恶煞的十二小队。

        他们的装扮不同,甚至臂章都不同,唯一的相同点,就是都穿着雪地迷彩......

        前方,荣陶陶感受着脚下震动的大地,听着四面八方那哀嚎哭喊的尸鬼声音。

        这一刻,那凄厉的哭喊声音,更像是一曲祭奠众生的亡魂挽歌。

        在阵阵的歌声中,

        荣陶陶一把拽下了凶恶疣猪的面具,胡乱的揉了揉已经汗湿的天然卷儿,

        对着那茫茫风雪大声喊道:“徐!太!平!!!”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