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57 将军,时辰到了!

357 将军,时辰到了!

        一些书友在说番外位置的问题,育在这里给各位道歉哈,这个番外章节属于新年活动,是起点从我这里收上去的“作业”,然后由起点官方发布的,因此番外章节不在我的作者后台里面,我个人是无法操作的。

        兄弟们忍一忍哈,新年马上也要过去了,活动也就没了,再次抱歉。t^t

        ......

        威风凛凛的古代鬼将军横戈跃马,率领尸潮大军汹涌而至。这幅世界末日的画面,的确够任何人吃上一壶的了。

        一时间,漆黑的夜色之下,厉鬼的惨叫声、嘶吼声响彻夜空,不绝于耳。

        “嗡!!!”那是雪将烛独特的战吼声音,无比激昂!

        杀?

        那就杀!

        荣陶陶一把抱住了雪绒猫,左手猛地一抬。

        “噗~”

        一只精美的雪鬼大手破雪而出,它托着荣陶陶的身体,直接飞上了天际。

        “雪绒,视线锁定着雪将烛,我要第一时间与它的烛眸对视。”荣陶陶一手抱着雪绒猫,顺势将它放在了自己的脑袋上,一人一猫的身影也飞上了夜空。

        “喵~”雪绒猫乖巧的回应着,蹲坐在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儿上,目光紧紧锁定着那气势如虹的古代鬼将军。

        雪绒猫那一双小爪爪不安分的来回踩着,内心也稍稍有些惶恐不安。

        毕竟它是以速度和敏捷见长的,一般情况下,面对如此尸潮大军,它会选择避其锋芒、迅速逃离,但现在却要与敌军正面相撞,这显然不符合雪绒猫的性格。

        但是...有男女主人在,它也按捺下了逃亡、隐匿的天性。

        下方,寅虎的声音极为洪亮,怒声喝道:“丑牛午马,一雪汪洋!”

        “呼......”

        两个身高两米有余的汉子半跪在地,一左一右,双手纷纷插在了厚厚的积雪之中。

        下一刻,那积雪宛若海浪一般,疯狂的涌动开来......

        荣陶陶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那一雪汪洋的恐怖!

        不仅是雪花浪潮翻腾的恐怖,甚至那一雪汪洋的施法范围,竟然是可控的?

        这是什么级别的一雪汪洋?

        如果是荣陶陶本人施展一雪汪洋,那不可避免的,他周围的积雪也会翻涌起来,也会误伤友军,然而那丑牛和午马的一雪汪洋......

        两位大神仿佛是雪花浪潮的制造机器,浪花自两人面前掀起,向正前方扑荡开来!

        后方的同伴,包括那巨大的树堡,根本没有受到半点波及,简直神乎其神!

        而荣陶陶知道,一雪汪洋这种自修魂技,最高潜力值就是5颗星,所以...待自己的魂技的一雪汪洋晋级了之后,也可以控制方向、控制范围了?

        “嘶......”

        “吼!!!”

        “呜呜~呜呜......”一时间,雪尸的哀嚎声音、惨叫声音、以及那被积雪覆盖、扭断身体的声音不绝于耳!

        整个场面无比壮观,也是无比惨烈!

        雪潮vs尸潮?

        顷刻间,涌动的积雪淹没了一批又一批雪尸,然而尸潮大军数量极多,甚至有种一眼望不到头的感觉......

        那些雪尸前赴后继,踩着同伴的尸体,连滚带爬,依旧在奋勇前冲,有雪将烛坐镇军中、高声指挥,这群雪尸好像真的不畏生死一般!

        将熊熊一窝。这话反过来也成立!

        “咔嚓......”一阵令人牙酸肉疼的骨裂声响传出。

        一只雪尸陷入了涌动的雪河流中,它那无比强壮的身躯,竟也无法与翻涌的雪河流抗衡!

        “呜呜~唔。”殿堂级别的一雪汪洋宛若天灾一般,在雪花浪潮不断的拍打、翻腾之下,陷入雪河流中的雪尸身体一阵扭曲,四肢以诡异的角度扭转着,大声惨叫着,最终被大雪灌了满嘴......

        雪河流之上,一道道诡异的身影破碎成了霜雪,向前飘荡而去。

        短时间内不再以实体呈现于世的雪鬼,根本不惧一雪汪洋的阻拦,因为雪鬼一族不需要站在雪地上,同样可以前行。

        “呼~”

        狂风乍起,一道巨大的雪龙卷风暴悄然出现,那些本就破碎成霜雪的雪鬼,竟然就这样消弭在了暴风雪中,直接被雪龙卷硬生生搅碎了!?

        “会是这一次么?”徐伊予口中呢喃着奇怪的话语,藏在了下半脸面具之中,无人察觉。

        她的右手高举着血色大旗,左手探前,对着那山呼海啸般的尸潮。

        她戴着漆黑的下半脸面具,让人看不清表情,但是她那冰凉的眼眸中,却能看出无穷无尽的杀意。

        原来,可以被称之为“横刀立马”的,不止一个人。

        那血红色的大旗,那俏丽的黑色短发,在阵阵气浪风中荡漾着优美的旋律。

        徐伊予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雪龙卷肆虐,无数雪尸魂飞魄散,甚至连哀嚎的资格都没有......

        荣陶陶有理由相信,这些经过层层选拔出来的特殊部队士兵,个人素质绝对过硬。

        但也千万不要将这种勇气当做是理所应当,不是所有人,在面对那尸潮洪流的时候,都能凛然不惧,傲然屹立于千军万马的正前方的。

        徐伊予如此的姿态,如此的风采,似乎完美的诠释了三个大字:青山军!

        事实上,与青山军接触甚少的荣陶陶,并不知晓徐伊予此时的心理状态,也许...这是真正的“视死如归”。

        有些时候,活着,的确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尤其是当你的内心中充满了自责与愧疚,每分每秒都活在浓重的阴影中,这样的状态,会彻底改变一个人,更会摧垮一个人......

        所以,我的同伴接二连三的伤残、死去。

        他们迷失在了茫茫风雪之中,或是丧命于魂兽的尖牙利爪,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活着?

        曾经的血色大旗,象征着无上的荣耀!

        而此时,它却只代表了一个名存实亡的番号。

        这杆专属于青山军的雪魂旗帜,承载着不仅是对死者的记忆,还有生者的耻辱。

        徐伊予的视线中,雪龙卷肆虐着生灵,她的口中也在喃喃低语:“所以,给我想要的,你们能做到么?”

        敌军阵营中,雪将烛依旧骑在雪夜惊之上飞奔,那马蹄踩踏着涌动的尸潮,速度从未有一丝一毫的减缓。

        然而,尚未到达敌军方位,本方士兵便如此伤亡惨重,这让雪将烛恼怒不已,那暗金色的青龙偃月刀直指天际:“嗡!!!”

        那诡异的战吼声中,充满了愤怒,气势惊人!

        也就是在这一刻,漆黑的夜空骤然亮起!

        无数冰烛火雨从天而降,带着一丝丝诡异与唯美的气息,洒向了树堡的方位......

        而树堡上飞舞的莹芒同样亮起,一根根树枝树杈延展开来,盘根错节,直冲天际,而后竟然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树枝防御盾牌!

        它本就是一个树堡了,柏灵树女们,却又要在树堡之上撑开一个“雨伞”。

        霎时间,熊熊燃烧的冰烛大伞呈现在这世上,画面竟是如此的唯美......

        “哈!”荣凌一声大叫,小小的霜雪手掌中拿着一杆小小的方天画戟,同样一戟指向天空!

        呼......

        凄美的冰烛色泽,彻底点亮了尸潮大军的头顶夜空,一片相同的冰烛火雨从天而降,密密麻麻,拍落而下!

        我,荣凌,也行!

        “嗡!!!”雪将烛一声怒吼,偃月刀指向了荣凌的方位。

        两只鬼将军并非仇人,但雪将烛的特性,却是“一山不容二虎”!

        “哈!!!”小小个头的荣凌凛然不惧,背后的披风同样猎猎作响,方天画戟指向敌方那高大威武的雪将烛,似乎是在发出单挑申请!?

        真?悍勇!

        打不打得过是一回事儿,敢不敢战是另一回事儿!

        高凌薇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两只雪将烛对上眼了?

        她急忙命令道:“去,去找你主人,快!”

        荣凌虽然心中疑惑,但身体却很诚实,常年养成的习惯,让他第一时间选择听从了高凌薇的命令,迅速飞上了天空。

        果不其然!

        敌军雪将烛那一双烛眸,死死的锁定着荣凌,直至...直至荣凌飞到了一只雪色的巨大手掌上,飞到了一头凶恶疣猪的身旁。

        那凶恶疣猪的眼睛,似乎还闪烁着奇异的光泽,光......

        “嗡?”雪将烛猛地勒马,我的军队呢?我的雪尸雪鬼士兵们呢?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

        雪将烛心中满是疑惑,本还在观察四周,此时却顾不得许多了,急忙看向前方。

        却是见到刚才那头凶恶疣猪,胯下同样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手持方天画戟,气势惊人,正冲杀而来!

        “嗡!!!”雪将烛的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也夹杂着无比激昂的战意,猛地一夹马腹,向前窜去的同时,手中那暗金色的偃月刀也拖在了后方的雪地之中。

        一刀一戟,一鬼一人!

        双方极力催促着胯下的战马,相向而来,正面对刺!

        呼~

        雪将烛一双烛眸熊熊燃烧着,荣陶陶的身上,即刻燃烧起了冰烛火焰。

        “唏律律~~”下一刻,雪将烛胯下的雪夜惊突然一声哀鸣,马失前蹄,摔倒在了雪地里。

        平地摔?

        嗯...完美的平地摔!

        雪地上没有任何陷阱或是阻碍,但雪夜惊就这么摔倒了,因为...这雪夜惊从来就不是真正的生物,而是荣陶陶提供给雪将烛的幻象。

        巨大的前冲势头之下,雪将烛当即向前飞去!

        雪将烛反应奇快,身体迅速破碎开来,点点霜雪卷着自己的实体头盔、铠甲、甲靴和披风,在半空中猛地悬停。

        而它的面前,那头凶恶疣猪手持方天画戟,一戟投掷而来!

        雪将烛的防御力是毋庸置疑的,它的等级越高,身上穿着的装备防御力就越强,但显然,雪将烛不想要就这么平白无故遭受一刺。

        只见雪将烛急忙向左侧闪躲,身影却是被拽住了!?

        下方的厚厚积雪中,突然有一只雪鬼手破雪而出,那雪鬼手并不大,与寻常人类的手掌大小差不多,却是将雪将烛的雪制甲靴抓的死死的。

        是的,雪将烛可以没有本体,必要时候可以破碎成霜雪,躲过敌人的进攻,但是它的头盔、铠甲、甲靴和披风都在!

        更重要的是,无论它再怎么破碎成霜雪,那头盔之中,两只冰烛眸是永远存在的。

        所以...那一双冰烛眸才是它的本体?

        “嗡!!!”雪将烛剧烈的挣扎着,眼看着方天画戟刺来,它右手中的暗金偃月刀猛地在身前一挥,试图抵挡。

        唰~

        由雪之怒幻化的暗金偃月刀,也突兀的消失了,亦如同刚才的雪夜惊那样,这些魂兽,并未被荣陶陶拽入风花雪月的世界,这一切的一切,统统都是幻象......

        “叮~!”一声脆响,方天画戟点在了雪将烛的胸前,雪戟与雪铠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巨力戳刺之下,雪将烛的身体猛地向后仰去。

        “噗~噗~”

        一连串破雪而出的声音响起,数只雪鬼手,纷纷抓住了雪将烛的头盔、铠甲、臂铠、甲靴,将它那威武雄壮的身躯,硬生生定格在了半空中。

        “我一直在想,该用怎样的方式给你造成伤害,甚至是心理阴影。”荣陶陶站在那被十数只小小雪鬼手抓紧、撕扯的雪将烛面前,仰头看着它那熊熊燃烧的烛眸,口中轻声喃喃着。

        “现在,我好像知道了。”说话间,荣陶陶脚下的雪堆突兀升起,托着他来到了雪将烛的面前。

        只见他伸出右拳,摊开掌心,唰~

        一颗极速旋转的雪爆球,在他的手中浮现。

        也就是在这一刻,雪将烛极力挣扎的身体微微一僵。

        荣陶陶手持雪爆球,缓缓的按向了雪将烛那头盔下熊熊燃烧的冰烛眸。

        “嗡!嗡!嗡!!!”

        “嘘,嘘......”荣陶陶左手按着它的头盔,右手的雪爆球按进了它那霜雪拼凑头颅中,极速旋转的雪爆球疯狂搅碎着那一双冰烛眸。

        那雪爆球也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至填满了雪将烛的整个头盔。

        “晋级!雪境魂技·雪爆,大师级!”

        荣陶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出噤声的“嘘”声,也许...是受高凌薇影响比较大吧。

        想到这里,那凶恶疣猪的面具后,荣陶陶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将军,时辰到了。”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