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46 梦

346 梦

        “3...2...1!”

        “呦呼~过年啦!”

        “2012!龙年!龙年!”

        成千上万人共同的倒计时声音,伴随着钟声敲响,松柏镇中央广场沸腾开来,成为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荣陶陶坐在床上,脑海里回味着当时的画面,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的,此时的他,已经和家人返回了小区居民楼里,此时他正在六楼,刚刚洗漱完毕,准备睡觉。

        高凌薇和她的父母在一楼居住,哥哥嫂子则是带着荣陶陶,来到了六楼的房子。

        哥哥嫂子当然是在主卧居住,而荣陶陶,则是来到了高凌薇昔日里的闺房。

        大薇的闺房里,墙上可是挂满了振奋人心、激昂澎湃的沙场诗词。

        平日里,荣陶陶可能遭受很大影响,容易被高凌薇那铁画银钩般的文字带入边塞疆场,不过今天倒是无所谓,毕竟刚才的跨年烟火庆典,气氛太过美好了一些。

        客厅中,刚刚洗漱完毕的荣阳走到门口,一手搭着房门把手,作势就要给荣陶陶关门,一边开口说着:“突破吧,淘淘,我和你嫂子守着你。”

        “啊。”荣陶陶钻进了被子里,看着门口的亲哥,道,“不用守,你俩该睡就睡,我又不是没经验,突破没问题!”

        “呵呵。”荣阳笑了笑,帮弟弟把房门关上了,“晚安。”

        荣阳回到主卧不久,便感觉到了远处的小卧室中,传来了一阵阵剧烈的魂力波动......

        从魂尉初阶晋升到魂尉中阶,这种小段位的境界突破,用不了太长时间,只不过,荣陶陶汇聚着魂力,却隐隐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儿?

        似乎...不仅仅是魂力等级要突破桎梏,随着天地间那冰雪属性的魂力,从四面八方涌入他的身体,连带着,他那四星初阶的魂法,竟然也有要突破桎梏的感觉?

        荣陶陶大喜过望!

        什么叫双喜临门!?

        一直以来,他的魂法等级都是超出魂力境界一个大段位!

        但随着荣陶陶走出雪境,四处参赛,导致他只能修习魂力等级,魂法·雪境之心的修行速度也落下了不少。

        然而这种情况,在吸收了九瓣莲花·辉莲之后,又得到了一些改善,在莲花瓣的帮助之下,他的魂法等级再次顶了上来。

        今夜,魂尉初期晋级魂尉中期,魂法四星初阶晋级四星中阶......

        一炮双响!

        你告诉告诉我,什么!叫?的!过年!

        如果可以的话,荣陶陶希望自己每天都能活在除夕夜里,嗯...最好是活在自己手中的冰糖葫芦,只剩下一枚山楂的那一刻......

        这边的荣陶陶突破境界,不可能睡觉,而此时此刻,在一楼客房中的高凌薇也没有入睡。

        时间已经来到了凌晨,家中的灯都已经熄了,这个位于北郊的民宅也远离中央闹市街,按理来说,此时的入睡氛围很好,然而......

        然而高凌薇却是睁着双眼,看着天花板上的房灯,目光稍显涣散,暗暗出神。

        “喵~”小腹上,雪绒猫蜷缩着雪白的身体,本已渐渐入睡,却是被高凌薇那无意识揉捏的手掌,稍稍捏疼了尾巴。

        雪绒猫一声呜咽,睁开了那蓝宝石般的大眼睛,站起身来,委屈巴巴的看向了主人。

        “呵。”高凌薇歉意的笑了笑,顺了顺它的毛发。

        雪绒猫站起身来,在她的身上走了几步,来到她的脸前,好奇的歪着脑袋,看着毫无睡意的主人。

        雪绒猫...真是越来越像云云犬了。

        它看了好一会儿,便探下了小脑袋,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高凌薇的脸颊,它似乎是会错了意,认为主人有心事,在努力的安抚主人。

        高凌薇的确有些心事,但并不是凝重的那种。

        终于,她不再尝试着入睡,而是直接坐起身来,慵懒的揉了揉披散着的漆黑长发,回手拿着枕头,竖在了床头,坐靠了上去。

        “窗帘拉开。”高凌薇轻声说着,歪头示意了一下不远处的窗户。

        雪绒猫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纵身一跃,跳了过去。

        雪绒猫钻进了窗帘后,小嘴叼着窗帘,在窗台上迈着猫步,缓缓拉开。

        顿时,稍显漆黑的房间里,映进来了点点光泽。

        透过窗户,高凌薇能看到远处对面的楼房,那家家户户的阳台上都挂着红色的灯笼,也会点亮一夜。

        高凌薇伸手接住了跃回来的雪绒猫,放入了怀中,她一手拾着它的小爪爪,手指轻轻的捏着它那软软的肉垫,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只是,不知何时,外面刮起了风雪。

        而那风雪也是越刮越大,越来越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沉思中的高凌薇清醒了过来,看着窗外飘落的大雪,以及那阵阵寒风呼啸的声音,不由得,高凌薇的眉头微微皱起。

        她起身下床重新拉好了窗帘,怀抱着雪绒猫,钻进了温暖的被子里,她终于舍得合上了双眼,缓缓进入了梦乡。

        ......

        “咚~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传来,惊醒了熟睡中的高凌薇,她猛地睁开双眼,却又突然回想起来,这是在松柏镇的家中。

        几秒钟之后,她那凌厉的眼神稍稍柔和了下来,房门外,传来了母亲的轻声呼唤:“小薇?”

        而这一次,母亲没有等她回应,便打开了房门。

        “啪~”程媛摸索着门边的墙壁,一手打开了房灯开关。

        白色的灯光亮起,高凌薇微微眯起的眼睛,适应着明亮的光芒,也看向了门口的母亲:“妈,怎么......”

        话音未落,高凌薇便看到了母亲眼眶泛红的模样。

        高凌薇急忙坐起身来,程媛也是迈步走了进来,侧身坐在床边,眼眶泛红,将高凌薇揽入怀中。

        “妈,怎么回事?”高凌薇一手揉顺着母亲的背脊,语气轻柔,“发生了什么,告诉我。”

        怀中,母亲的身体却有些颤抖,似乎是在抽泣。

        高凌薇实在是忍不住,稍稍用力挣开了母亲的怀抱,她双手捧着母亲的脸颊,却是真的看到了母亲哭泣的画面。

        高凌薇心疼极了,双手捧着母亲的脸,拇指抹过了她脸颊上的泪痕,关切道:“别哭,妈妈,告诉我,怎么了?”

        程媛低垂着眼帘,轻声说着:“你又要走了,去战场,去执行任务。”

        高凌薇心中疑惑,急忙道:“我还在放假,我在家陪你,哪儿都不去。”

        程媛:“你看窗外。”

        高凌薇心中不解,一手拿着床边的雪绒猫,扔向了窗台。

        雪绒猫很有灵性,也很懂事,身体轻盈的落在窗台上,小嘴叼着窗帘,像之前那样,将窗帘向一侧的窗框拽去。

        窗外一片漆黑,甚至都看不见对面居民楼阳台上挂着的红色灯笼了。

        高凌薇知道,并不是灯笼灭了,而是一层层风雪阻碍了她的视野。

        那寒风呼啸的声音犹如鬼哭狼嚎般,在这漆黑的夜色里,显得那样的瘆人。

        高凌薇一手轻轻拍着母亲的背脊,抬眼向房门上方望去,那里挂着一个小小的钟表,指针清晰的显示着:9:15。

        九点十五分?

        高凌薇心中错愕,我睡了一天一夜?

        不,不可能!

        即便是今早凌晨入睡的,自己也不至于睡一天一夜。

        所以...现在是上午的九点十五分?

        既然是上午,天为什么没亮?

        高凌薇瞪大了眼睛,再次扭头看向了窗外,却只能看到一片漆黑。

        程媛双臂抱紧了高凌薇,声音还有些颤抖:“又是那样的风雪,又是之前那样的极夜,又会有魂兽军团入侵雪境吧,一定会有的。”

        高凌薇回过神来,安抚着母亲那焦虑的心灵:“不,不会的,那样大规模的入侵战争,不会这么频繁的。”

        “你是雪燃军,你会去北方的城墙吧。”程媛开口说着。

        高凌薇的话语却是有些迟疑了:“我......”

        耳边,传来了母亲的轻声细语:“为什么要让我回到雪境,回到松柏镇?”

        高凌薇微张着嘴,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程媛主动松开了怀抱,这一次,却是她双手捧着女儿的脸颊了,程媛额头前探,两人四眉相抵,看着高凌薇那错愕的眼眸:“为什么,你总是那个带来麻烦的人?”

        高凌薇彻底懵了,她不明白,这种话怎么会从母亲的口中说出来,这根本不符合母亲的性格。

        两人的眼眸对视着,在额头相抵的姿势下,高凌薇的世界里,只剩下了母亲那一双眼睛。

        “你牵连了我,被那些偷猎者追杀。”

        “因为你,我被迫搬回了雪境,回到了松柏镇,回到这冰天雪地里,远离普通的安逸世界。”

        “现在,还是因为你。你又要离开了,去三墙执行任务,留下我在这漆黑的风雪夜里......”

        高凌薇猛地向后仰头,她的视线,也从只能看到对方一双眼睛,变为能看到对方的整张脸。

        然而,眼睛依旧是那双眼睛,没有改变,但是面前人的其他五官却是变了样。

        高凌薇看到了一个成熟版本的自己。

        一个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恶魔......

        女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一字一句犹如匕首,往高凌薇的心里捅着:“为什么,你总要给她带来麻烦呢?”

        “呵......”高凌薇倒吸了一口亮起,猛地睁开了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喵!!!”枕边熟睡的雪绒猫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的向后弹起,毛都炸了起来。

        “呵...呵......”高凌薇额头上浮现出了一层冷汗,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房间中一片漆黑,哪里开过灯?哪里有母亲的身影,哪里又有恶魔的身影?

        是噩梦么?

        高凌薇急忙抬头,向房门上方的钟表望去,漆黑一片的房间中,钟表的指针泛着微弱的荧光,而上方的指针清晰的显示着:2:40。

        凌晨两点四十?

        高凌薇抿了抿嘴唇,从她闭眼入睡到现在,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便做了这样一个噩梦。

        为什么?

        是我最近的生活太美好了么?那埋藏在心底的阴影,为什么会再次涌现?

        “咚~咚~咚~”下一刻,门口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轻轻地敲门声。

        高凌薇:!!!

        她傻傻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是好。

        “小薇。”门口处,传来了父亲的话语声。

        不知为何,父亲的沉稳嗓音,让高凌薇那颗颤抖的心安稳了不少。

        “怎么回事?”门外,高庆臣轻声询问道。

        高凌薇平复了一下心中翻涌的情绪,轻声道:“抱歉,爸,我醒你了,我刚才...嗯,做了个噩梦,我妈也被吵醒了么?”

        “她没有我们这么敏锐,还在睡觉,没有被吵醒。”高庆臣一手搭在门把手上,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拧开,毕竟女儿已经长大了,他也不好进她的房间。

        高庆臣想了想,安慰道:“别害怕,没事的,爸爸在这呢。如果你想要聊一聊......”

        “不,不用。”未等父亲说完,高凌薇便开口回绝了。

        “嗯,你也不小了,又是个战士,一个噩梦而已。”高庆臣笑着说道,“早点睡吧,别多想。”

        “好...好的,爸,你也睡吧。”高凌薇歉意的说着,门外,传来了拐杖轻轻接触地面的声音,越来越远。

        高凌薇一手扶住了额头,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的叹出......

        雪绒猫小心翼翼的爬了过来,小脑袋蹭开了高凌薇披散的长发,好奇的看着闭目养神的主人。

        看到主人这幅惊魂未定的模样,它蹲坐在她的腿上,忍不住仰起小脸,轻轻舔了舔高凌薇的脸颊。

        许久,高凌薇掀开被子下了床,轻轻的拉开了窗帘,怀抱着雪绒猫,看着窗外的夜色。

        窗外的风雪依旧,但远没有噩梦中的那么大。

        房间里的钟表,秒针滴滴答答走过,对于高凌薇来说,每一秒都是煎熬。

        她就这样在窗口伫立了一夜,不知道过了多久,直至她的视线,透过几幢居民楼中间,看到了远处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这一刻,她那一颗紧绷的心终于舒缓了下来。

        即便是风雪还在刮,但太阳依旧照常升起。

        显然,天就要亮了。

        高凌薇抿了抿嘴唇,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噩梦,是因为“黑夜将至”这句话么?

        是因为自己知道了,这句话是高凌式说的么?

        亦或者,是心中一直没能过去的那道坎,对于父母离开安逸的普通世界、重返松柏镇,自己一直心怀愧疚?

        担忧的事,宛若梦魇的人,一个个因素联系在了一起,在潜意识里酝酿发酵,竟编织出了这样一场噩梦......

        终于,高凌薇将雪绒猫按进了自己的体内,她双手撑着窗台,缓缓的垂下了头。

        “咔嚓”一声轻响。

        她那按在窗台上的双手,指节处微微泛白,而大理石窗台也裂出了几道碎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