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45 除夕夜的...(求订,求月票!)

345 除夕夜的...(求订,求月票!)

        年夜饭,荣陶陶吃的很痛快。

        毕竟荣陶陶拜访高家很多次了,高母程媛也知道荣陶陶的食量,所以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就怕这小子不够吃。

        荣阳作为“家长”,也跟高庆臣小酌了两杯,毕竟是喜庆的年夜饭,杨春熙也没有说什么。

        荣阳却也有自知之明,他目前处于重伤初愈的阶段,象征性的和高庆臣喝了两杯之后,便告罪不饮了。

        高庆臣倒是没说什么,自斟自饮,开心得很~

        事实上,人们不知道的是,高庆臣对于高凌薇和荣陶陶获得了星盘雪花勋章这件事,心中满满的都是感慨和欣慰,只是女儿跟他说的时候,他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罢了。

        毫无疑问,高庆臣和付天策、陈炳勋等人,是一类人,功勋章这样的荣誉,是对他们职业生涯的最大肯定。

        他们知晓这枚小小勋章的意义,所以看到两个孩子授勋,高庆臣内心的喜悦是毋庸置疑的。

        一家人其乐融融,边吃边聊,一旁的茶几上,云云犬和雪绒猫各抱着一条小酥鱼,啃得不亦乐乎......

        直至晚上九点多钟,众人终于吃好了团圆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碗筷,看了一会儿电视晚会,在十点多钟的时候,便共同出行,前往镇中央的广场,准备去看烟火庆典。

        一年一度的盛大烟花典礼,是北方雪境的特色,甚至在华夏范围内都有声名,当然值得一看。

        可惜的是,去年除夕,荣陶陶是在医院中陪着高凌薇,在病房中看到的,而今晚嘛......

        “爸,你需要骑马么?”高凌薇看着父亲不便利的腿脚,忍不住开口建议道。

        “不,不用,我还能走。”高庆臣连连摇头,说到底他也是个魂校,就算是单脚蹦,哪里也都去得。

        但高父好歹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当然不可能做那般轻率之举。

        高凌薇还想说什么,却是被荣陶陶拽住了胳膊,向一侧移开了几步。

        说实话,身体有缺陷的人,反而可能更在乎某一类事情,众人又不召急,闲逛着去呗,如此大喜的日子,没必要发生争执。

        荣陶陶悄声道:“雪境魂技中,有没有能制作手脚的?”

        高凌薇想了想,道:“目前尚未发现。否则的话伤残的士兵们一定会镶嵌的。我们的同学赵棠,不也一直在受断臂的困扰么?”

        这里面其实有一个问题,即便是真的有制作手脚的魂珠魂技,其大概率也是镶嵌在手腕处、脚踝处的。

        而那些短腿断臂的士兵,手腕处和脚踝处的魂槽也随着受伤而一并消失了......

        “哦。”荣陶陶疑问道,“庆臣叔没考虑过义肢么?走起路来也能方便一些。”

        高凌薇轻轻摇了摇头,道:“其实雪燃军早早就给他配了假肢,只是他不喜欢,他说...那不是他的身体。”

        “人好多啊。”一旁,杨春熙开口说着,音量可是不小,想来,她应该是故意在转移话题。

        大街上的人的确很多,要知道,高家的居住地点可是在松柏镇的北郊,属于松柏镇魂武高中的学区房,远离市中心闹市街。

        但即便如此,也有大批的人群陪伴着高家众人,一同向中央广场赶着。

        沿街的路上,树上都挂着火红的灯笼,各个商铺张灯结彩,镇民们一边说着笑着,一边向市中心走着,如此氛围,荣陶陶可是从未感受过。

        内心的平静,应该就是这种感受吧。

        “第一次这么安心哦?”杨春熙一声轻笑,一手挽着荣阳胳膊的她,微微仰身,歪头看向了右后方的荣陶陶和高凌薇,“平日里,你俩如果是在这样密度的人群中行进,恐怕精神会一直紧绷着。”

        “呵呵。”左后方,高庆臣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他知道在过去的几天,雪境大地中都发生了什么,钱组织几乎是被连根拔起,这可是数十年来,足以记入史册的大事件。

        而就是在这样的事件之中,自家的女儿和荣陶陶,可是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两个小家伙不仅仅是十二小队执行任务的重要一环,甚至他俩,更是此次重大事件的“导火索”!

        什么叫人的名、树的影?

        此次钱组织覆灭的引子,便是八大钱·醒言贪生怕死,不愿意接受组织的命令去刺杀高荣二人。

        很明显,这就是被荣陶陶和高凌薇“杀怕”的人!

        有了八大钱·醒言携家眷自首,才引发了随后的雪崩。

        雪崩的时候,荣陶陶和高凌薇这两片小雪花,可是嗨的一批......

        钱组织已经被打成这个德行了,那自由民组织还会远么?

        不过相比于门槛极低的钱组织来说,自由民可都是有“信仰”的,背叛、出卖之类的行为,也许会少一些?

        谁知道呢......

        不能盲目乐观啊!钱组织和自由民暂且放在一旁,那个卧雪眠,可是非常棘手的!

        卧雪眠和低档次的偷猎者组织完全不同。

        一方面是实力上有着绝对的差距,另一方面,卧雪眠是混“国际圈”的,按照荣阳的说法,卧雪眠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实力!

        为了更高品质的魂珠魂技,为了更高潜力值的魂兽魂宠。

        事实上,荣陶陶的心中始终有一个疑问,未能有人为他解答。

        卧雪眠既然是为了实力,那么荣陶陶身傍的雪境至宝·九瓣莲花,理应对卧雪眠的吸引力极大!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此等增强实力的雪境至宝,卧雪眠为何从始至终没有找过荣陶陶的麻烦?

        这岂不是与卧雪眠的生存信条不符?

        钱组织联合自由民刺杀高凌薇,是为了杀死雪绒猫,抹除那个动摇他们生存根基的稀有魂兽,消除隐患。

        同样,卧雪眠也可以对荣陶陶展开刺杀,以获取莲花瓣,但他们为何迟迟不肯动手?

        是找不到机会么?

        开什么玩笑!

        偷猎者组织已经刺杀高凌薇几次了?那不都是机会么?

        所以,卧雪眠这个神秘的组织,其存在的意义与目的到底是什么?

        从他们过往的行为履历来看,这的确是一群无视法律、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样说来......

        想着想着,荣陶陶的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此时的自己,是不是一只正在被养肥的“猪”!?

        自从荣陶陶入学、成为魂武者以来,短短不到一年半的时间,他便收集了足足3瓣莲花,他收集莲花瓣的效率,到底是有多么的恐怖?

        而此时,以荣陶陶目前已知的情报来看,起码自己的母亲徐风华,身上是怀有一瓣莲花的。

        那一瓣莲花,对于任何人而言,获取的难度都一定是最顶级的!

        徐风华的硬实力摆在这里,说是威震一方都是轻的,她甚至可以称为威震华夏!

        荣陶陶作为她的儿子,是否有一定的几率,获得母亲的馈赠?

        卧雪眠是否在等那一天?

        又或者,这一切无关于荣陶陶的母亲,只关乎于他收集莲花瓣的速度?

        只要荣陶陶收集莲花瓣的数量达到一定标准了,足够卧雪眠冒险的话,那他们应该就会来收割......等等!

        荣陶陶微微皱眉,心中暗暗思忖着:我已经身傍三瓣莲花了,对卧雪眠而言,这样的收益应该已经足够了吧?

        卧雪眠还要继续养猪么?

        继续养的话...是否过于艺高人胆大了一些?

        荣陶陶不太清楚自己的推断是否正确,毕竟他跟卧雪眠的接触少得可怜,摸不清对方的目的。

        但如果一切真如荣陶陶所推测的这般,那么对方到底是在“养猪待宰”,还是在“养虎为患”,这可就不好说了!

        虽然荣陶陶的代号是“亥猪”,但他的头套可不是家猪,而是凶恶的疣猪!

        “人太多了,我们不往里挤了吧。”众人来到了位于夜市街区旁的中部广场外围,也看到了人山人海的一幕。

        “陶陶?”高凌薇扭头看着荣陶陶,却是发现他没有了刚才的怡然,反而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啊?”荣陶陶回过神来,急忙回应着,“要不我开斗星气?”

        闻言,高凌薇还没说话呢,那边的杨春熙忍不住笑着瞪了荣陶陶一眼,道:“不许欺负普通人。”

        “嘿嘿。”荣陶陶尴尬的挠了挠头,欺负普通人?

        我要是真欺负普通人,就不用斗星气了,我直接踏星裂往里闯,一脚一片碎星四溅......

        当然,荣陶陶要是真那么做的话,保准儿用不了几脚,就能被魂警给抓走......

        “烟火庆典十点半就要开始了,我们就在这里看吧。”程媛开口建议着,站在广场边缘,似乎不愿意往里再走了。

        这座广场不小,而且只开放了一半,广场的中北部,包括北部的一个巨大建筑,都由魂警拉上了警戒线。

        那被拉上警戒线的区域内,摆放着一座座巨大的冰雕,高达3、4米,做工很是精美,雕刻的大都是谐音喜庆的冰雕,“连年有鱼”、“龙凤呈祥”之类的。

        高凌薇不知道荣陶陶在想什么,只是觉得他似乎有些愁事,她凑到荣陶陶耳边,轻声说着:“那边有卖糖葫芦的。”

        “嗯?”荣陶陶眼前一亮,急忙扭头望去。

        看着荣陶陶的反应,高凌薇嘴角微扬,悄声道:“走,我带你去,别让嫂子看到。”

        荣陶陶连连点头:“走~走~走~”

        两人趁乱挤到那路边放着玻璃箱的摊贩前,买了一根冰糖葫芦,荣陶陶舔了舔嘴唇,刚刚拉下围脖,一口咬下那红彤彤的山楂,就听到了一阵欢呼声!

        荣陶陶急忙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中央广场北部,那个被围起来的建筑,其墙壁上,竟然流淌下了“金色的瀑布”。

        那金色的焰火一泻千里,从建筑的最高层贴着墙壁流淌而下,绚丽的燃烧着,美不胜收。

        “嗖~”“嗖~”

        广场上,满地摆放的烟火,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冲向了夜空。

        “呯~哗啦啦......”

        满天星落如雨,美丽异常。

        高凌薇一手捏着围脖,遮挡着下半张脸,凑到荣陶陶耳边,大声介绍着,身为“土著”的她,对松柏镇庆典的流程很熟悉:“烟火庆典会持续一个半小时,一直到11点55分会停下一会儿。

        那时候,镇民们会一起倒计时,然后会继续,12点之后的烟火阵仗更大。”

        “奥奥。”荣陶陶一边吃着冰糖葫芦,一边仰头欣赏着,那夜空中绽放的绚丽烟火,也在他那黑溜溜的眼睛中,映衬出了奇异的光泽。

        一颗一颗又一颗,一根冰糖葫芦上有八颗裹着糖衣的山楂,七颗都下了肚,荣陶陶终于舍得低下头,看着手中竹签上仅剩的一颗山楂......

        拿着竹签的他,将山楂凑到了高凌薇的嘴边:“喏~给你吃。”

        高凌薇好气又好笑的看了荣陶陶一眼,道:“你吃吧。”

        “快吃,我好不容易才克制住食欲的。”荣陶陶舔了舔嘴唇,一脸认真的说道。

        高凌薇迟疑了一下,还是一手拉下了围脖,咬向了那枚山楂。

        哪成想,荣陶陶横在她脸前的竹签,却是向后退了退。

        高凌薇继续向前探头,荣陶陶手中的冰糖葫芦,却继续向后......

        这一下,高凌薇却是不满意了,她的眼神微微眯起,带着一丝丝危险的意味,看向了荣陶陶。

        也就在这一刻,荣陶陶直接放下了竹签,借着她被冰糖葫芦吸引而来的姿势,他迅速探前脑袋,嘴唇轻轻的印在了她那冰凉的薄唇上。

        高凌薇:!!!

        她的眼眸微微瞪大,身体僵在了原地。

        噢耶~偷袭得手!真是完美的除夕夜!

        荣陶陶这才心满意足,他一手捏着她的围脖向上拽去,再次遮住了她的下半张脸。

        一个半小时后?跨年倒计时?

        我可等不了那么久了......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似乎是在回味着什么。

        高凌薇僵硬的身体也终于缓解,但似乎头脑有些混乱,面色微红,好一阵儿才调整好情绪。

        而她,也眼睁睁的看着那最后一颗裹着糖衣的山楂,被荣陶陶吃进了嘴里。

        高凌薇一手捏着围脖上沿,整理了一下,遮住了她那稍稍泛红的俏脸:“荣陶陶,你长能耐了。庆幸吧,今天是除夕夜,我暂时放过你。”

        夜空中,漫天璀璨的烟火劈啪作响,荣陶陶装作一副没听清的模样,他歪了歪头,看着高凌薇那稍稍闪烁的眼神。

        他大声道:“你还要吃么,我们再买一串冰糖葫芦?”

        高凌薇却是恶狠狠的瞪了荣陶陶一眼,仰头看向了绚丽绽放的烟火,没有再理会荣陶陶。

        看到这一幕,荣陶陶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呵,女人。

        嘴硬有什么用?

        亲上去还不是一样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