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34 幻术里的神

334 幻术里的神

        “嗷~!!!”匪统雪猿一声猿鸣,似乎是在发号施令,但是......

        不对劲儿!

        这个世界有问题!

        我的猴崽子们都跑哪里去了?

        匪统雪猿单手单脚挂在巨树之上,环顾四周,发现麾下上百匪盗雪猴统统消失不见了。

        它仰头望去,却是看到了一轮血月高悬,暗红色的天空下,雪松林中静悄悄的,气氛诡异的很。

        嗯?

        那是......

        匪统雪猿望着远处,在四下无人的诡异雪松林中,看到了一个少年。

        他穿着一身雪地迷彩,腰后挎着大夏龙雀,一头天然卷儿随着微风的吹拂而轻轻晃动着。

        整个世界,仿佛就剩下了这么两个活物,而那个少年,脸上也带着诡异的笑容,正远远的望着它。

        这样的一幕,竟让匪统雪猿觉得毛骨悚然。

        “呜?”匪统雪猿那粗糙的巨掌微微一僵,本是单手单脚挂在树上的它,忽然发现这树木变得无比柔韧,其中窜出了几根松枝,缠绕上了它的手掌?

        “呃啊!”匪统雪猿一声怒吼,凭借蛮力,硬生生撕扯着树枝,猛地将手拽了出来。

        而那粗糙的巨掌仅仅挣开半米,便再也无法拉开距离。

        “啪~!”

        一声脆响!

        诡异的松枝仿佛橡皮筋一样,顿时将匪统雪猿的手掌收束,捆回了树干上。

        不仅仅是匪统雪猿的手掌,它那踩进树中的脚趾,也被窜出来的松枝捆了正着。

        “呜~呜!!!”匪统雪猿一阵暴躁的怒吼,另一只脚蹬着树干,努力向后拽着。

        然而...匪统雪猿惊愕的发现,自己竟挣不开这树枝缠绕?

        头脑简单的它彻底懵了!它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世界为什么变成了这番模样。

        它一辈子活在树林里,这些雪松树木任由它掰断、悬挂、践踏,从来没有反抗过,却是没想到,一辈子任劳任怨的树木,竟然“活”了过来?

        就在匪统雪猿试图挣脱开的时候,又有数根诡异的树枝缠绕上了它的手掌与脚掌,生拉硬拽,以绝对的力量,将匪统雪猿翻了个个......

        匪统雪猿顿时变成了“大”字形,雄壮的身躯紧贴着树干,被捆绑在了树干上。

        第一次,它狂暴的力量没有了用武之地。

        第一次,天生王者的它,感受到了一丝绝望。

        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背负双手,被死死绑在树上的它,惊愕的发现,不知何时,那少年竟站在了它的眼前,此时正仰头看着它。

        “嘶...吼吼!!!”匪统雪猿叫喊着,极力的挣扎着,却是无济于事。

        与其说那是愤怒的叫喊,倒不如说它是在掩盖内心的惊慌。

        “果然,你的精神力低的可怕,属性全点到肉身上去了么?”荣陶陶终于开口说话了,可惜,匪统雪猿听不懂。

        它那猩红色的眼眸猛地瞪大,只见少年后方的那棵大树也活了过来,一片片松枝缠绕在一起,拧成了一根根粗大的树枝,而那些树枝头部,也露出了尖锐的树刺。

        匪统雪猿急忙反抗,身上浮现出了一层霜雪铠甲,厚厚的霜雪被压得无比紧实,防御力十足!

        “呲!”

        “呜~~”匪统雪猿忍不住一声痛苦的哀嚎,一根树刺掠过荣陶陶的身侧,直接刺进了匪统雪猿的大腿中。

        防御力极强的铁雪铠甲,以及它那皮糙肉厚的大腿,竟然就这么被刺穿了?

        这...这不可能!

        然而,在这风花雪月的世界里,一切都是荣陶陶说的算的。

        他可以让这个世界部分真实,当然也可以让这个世界部分虚假。

        匪统雪猿的一切的反抗方式,统统都是没有效果的。

        唯有精神类魂技,可以帮助到中了幻术的匪统雪猿,唯有精神对冲,可能会带着它冲破牢笼,返回现实世界。

        注意,是可能,而不是一定。

        在这风花雪月的世界里,荣陶陶看似是在进攻匪统雪猿的肉体,但实际上,是在击溃它的精神。

        荣陶陶就这样伫立在匪统雪猿身前,仰头看着那被死死捆绑着的巨大身躯。

        在他的身后,一条条粗大的树刺,如蟒蛇一般游走着,一次次的掠过他的身侧、头顶,一次次的贯穿匪统雪猿的身躯。

        “呲!”

        “呲!”

        “呜呜呜......”

        匪统雪猿绝望了...彻底绝望了。

        它眼中的红芒迅速暗淡了下去,为什么,这是......

        一阵阵的痛苦哀嚎声,响彻在暗红色的天空下,回荡在静谧的雪松林中。

        王者就这样陨落了,昔日里的猖狂桀骜、不可一世,此时统统被树枝刺得稀碎,甚至连半点尊严都没有了。

        荣陶陶竟然听到了它的求饶声。

        他当然听不懂匪统雪猿的语言,但是对方的语气、姿态,明显是在哀求。

        它刚刚出场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带着麾下的猴兵猴将虐待猎物的时候,它可是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体型三米开外的庞然大物,再也没有了反抗的心气儿,鲜血如注,被树刺一下下的戳穿、缠绕,五花大绑、千疮百孔。

        荣陶陶望着那毫无反抗能力的匪统雪猿,不知为何,他想到了自己。

        当初,在百团关的石头房教室里,杨春熙一次性拖拽了九小魂,悉数进入了她的风花雪月世界。

        九小魂们在其中苦苦的挣扎求生,对抗一只雪狮虎。

        而现在看来,杨春熙依旧是留手了,九小魂拼尽了全力逃生,还真以为自己能对抗雪狮虎的追杀,甚至逃到了天台之上,但实际上......

        只要杨春熙想,他们九个小魂,一个都跑不了,精神层面无比脆弱的他们,能被杨春熙悉数虐杀在这风花雪月的世界里。

        至于返回现实世界后,他们的身体状态几何,结局也是不用多说的。

        魂武者的世界真的是太可怕了,面对普通人,他们真的是高高在上的神明。

        而各项魂技的功效不同、作用不同,也将魂武者这一群体的内部拉开了数个档次。

        额头魂槽,眼部魂槽、胸口魂槽,不愧是开启难度最高的三个魂槽。

        思索间,眼前的庞然大物已经奄奄一息,进气少、出气多......

        就到这吧。

        荣陶陶抿了抿嘴,刚要收手,却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他刚刚只想了自己,只想到了杨春熙的温柔教育。却是忘记了去年,在松柏镇的除夕夜里,高凌薇也被弥途拽入了幻术世界。

        那个时候的高凌薇,也像眼前的匪统雪猿这般凄惨么?

        也许...是吧。

        高凌薇通过爆掉额头魂珠的方式,逃出生天,但即便是逃出了幻术世界,在随后的逃亡中,高凌薇根本无法参战,她一直捂着额头蜷缩在角落里,状态极差。

        那么在弥途的幻术世界里,她又经受了怎样的苦痛折磨?

        下一刻,荣陶陶眼前一花,返回了现实世界。

        他的身体一阵摇晃,本是踩在积雪之上,顿时向下陷去。

        高凌薇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荣陶陶的肩膀,脸上的花纹面具冲了出去,也立刻破碎开来。

        她一脸关切的看向了身侧的荣陶陶:“你没事吧?”

        无论荣陶陶与匪统雪猿在风花雪月的世界里待了多久,对于现实世界的人而言,只是过了短短的一瞬。

        耳边响起了焦腾达那“进攻”的声音,石家姐妹和李子毅,三道锋雪大刃,对着树林边缘的匪统雪猿便剁了下去。

        而那本该单手单脚挂在树上的匪统雪猿,巨大的身体仿佛失去了所有气力,手脚一松,坠落而下。那沉重的身躯刚刚砸进积雪中,三道锋雪大刃迎面而至。

        “陶陶?”

        “啊,没,没事,有点疲惫。”荣陶陶使劲儿晃了晃脑袋,他发现了,如果只创造一个风花雪月的世界,在里面游玩一番,精神力的消耗似乎只算“时长”。

        但如果你在幻术世界里大肆进攻目标的话,精神力的消耗量是巨大的!

        说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许太过了一些。但是伤敌一千,自损三、四百,还是有的。

        当然,这个损伤也是有区别的,荣陶陶并不痛苦,只是疲惫。

        也难怪上次追捕偷猎者组织的时候,嫂嫂大人出去看了一眼探子,回来便疲惫不堪,这项魂技的确效果非凡,但是副作用也有点大。

        “呜~呜~呜~”

        “呜啊......”随着王者陨落,那些在树林中上蹿下跳的匪盗雪猴,纷纷面色大变,它们不再嘲讽似的大吼大叫,一个个的竟然悲愤的哭嚎了起来。

        几秒钟之后,当锋雪大刃的霜雪散去,地上出现了匪统雪猿碎裂的几截身躯之后,一群匪盗雪猴大声嚎叫着,掉头便跑!

        它们手、脚、尾巴并用,在雪林中荡着秋千,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呼~”孙杏雨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大大松了口气,用那少女特有的鸭子坐,一屁股坐在了雪地里,娇小的身体竟然被埋了小半截。

        “赢啦!我们赢啦!!!”石兰握紧了拳头,恶狠狠的挥舞了一下,脸上满是大仇得报的喜悦之色,“对!快跑!你们这群贱兮兮的臭猴子!”

        “哈哈!”焦腾达也是一声欢呼,心中满满的都是成就感。

        身为指挥,荣陶陶就是焦腾达手中的“刀”,事实证明,焦腾达做出了一系列较为正确的决策,带领同伴们脱离了险境,也杀退了猴群。

        如果以对荣陶陶和高凌薇的标准来要求的话,这样的战斗还算可以,但称不上特别惨烈。

        然而,对于其他小魂来说,这场战斗可谓是无比惊险!

        众人大都松了口气,心中稍缓,焦腾达也收敛了一下情绪,急忙命令道:“快,大家清理一下战场,都小心一点,我们脚下可能还有没死的匪盗雪猴,随时可能爬出来!

        杏儿,你站起来,战斗还没结束呢!”

        “啊啊,知道啦~”

        “收到!”获得了这样一场大胜,大家显然都开心了不少。

        石家姐妹快步来到松林边缘,找到了那被血染红的雪地,看着那深陷积雪之中的沉重身躯,姐妹俩不由得暗暗咋舌。

        石兰一手扒着匪统雪猿那厚厚的皮毛,努力拎出雪地,小声叹道:“多亏是使用精神魂技破敌的,要是正面对抗的话,这怎么打的过啊。

        它都分成好几块了,竟然还这么沉,活着的时候力量得多大......”

        石楼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我们俩也开了右眼魂槽,等以后魂法等级高了,也会有这样强大的输出魂技的。”

        石兰收取着匪统雪猿的魂珠,道:“魂法太难修炼了,三星魂法的幻术魂珠,都是些破烂玩意,哎...要是咱俩有薇姐那样的待遇就好了。”

        “呵呵,破烂东西咱俩都没有呢,看看这次旅程能收获什么吧。

        别着急,等我们代表学校出征关外,梅校长也会奖励好的魂珠的。”石楼警惕的观察着四周,顺势探下手,轻轻的揉了揉妹妹的脑袋。

        事实的确如此,姐妹俩晋级魂尉期之后,右眼的魂槽可以利用了,但是至今还空着,没有魂珠镶嵌。她们都很期待这次旅程能遇到什么样的生物。

        “对了,我们给卷卷还是给香蕉?”石兰终于取出了魂珠,小声询问道。

        石楼:“按规矩先给指挥,香蕉会给淘淘和薇姐的,放心吧。”

        “嗯嗯。”石兰点了点头,跟姐姐迅速走回了空地,刚好看到焦腾达正在对付一个刚刚从雪地里冒出头来的匪盗雪猴。

        “呐,那个大家伙的魂珠。”

        “奥。”焦腾达手忙脚乱的接住,下意识的看向了一旁,却是发现高凌薇正扶着荣陶陶,两人似乎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荣陶陶小声道:“有种后知后觉的感觉。”

        高凌薇:“怎么?”

        荣陶陶敲了敲稍显浑噩的脑袋,道:“我对付匪统雪猿的时候,想起了去年除夕夜里,弥途也曾将你拽进了他的幻......”

        高凌薇单手揽着荣陶陶,突然抱紧了一些,薄唇凑到了荣陶陶的耳边,轻声道:“忘了他,不管他如何穷凶极恶,曾给我们带来多少威胁和伤害,现实情况是...弥途已经死了。”

        荣陶陶:“嗯......”

        高凌薇轻声道:“我直视着他的双眼,捅穿了他的心脏。”

        荣陶陶抿了抿嘴,轻声道:“回去之后,我们向梅校长申请一下精神类魂珠吧,最好是防御类的。”

        “嗯?”

        荣陶陶:“给你镶嵌上,精神类魂技太可怕了。”

        高凌薇看着荣陶陶那认真的模样,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脊:“好的。”

        ...

        月初,有月票的别藏着啦!投给本书吧,感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