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31 家人

331 家人

        付天策的想法稍有偏颇,以荣陶陶此时的状态,他不是某一个人的爸爸,他那慈爱的眼神是对所有人的,是对全世界的......

        所以...“全世界人的爸爸”终于还是被付天策赶出了办公室。

        一只狼犬,一只疣猪,朝着二楼西面的走廊走去。

        一路上,两人看到了左右两侧的房间门上挂着门牌,皆以十二生肖命名。

        路过门牌标识“未羊”的房门时,荣陶陶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打扰哥哥嫂子相聚。

        而高凌薇也是看着未羊的门牌标识,心中暗暗的想着什么。

        不出意外,两人走到了西面走廊的尽头,终于看到了“戌狗”和“亥猪”的门牌标识,两人的办公室门对着门,倒是很近。

        荣陶陶好奇的打开了房门,入目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办公室,大概有30平米的样子?

        房间内的装潢很简单,门口正对面,房间内侧摆放着办公桌椅,门口右侧摆放着沙发茶几,门口左侧摆放着一张单人小床,床头柜和大衣柜,房间中还有几盆绿植。

        果然是办公和休息一体的,就是这床铺...怎么放在一进门的左手边?

        这是方便战士接到命令,从床上爬起来就往外跑么?

        荣陶陶摘下了凶恶疣猪面具,放在了办公桌上,打量着这个属于自己的小房间,不由得叹了口气。

        好家伙!谁能想到,我荣陶陶有朝一日,会在百团关里面有自己的住所?

        简直像是做梦一般!

        荣陶陶来到床尾处、大衣柜前,打开柜门,却是眼前一亮。

        大衣柜上方的隔层上,放着足足三个凶恶疣猪的面具。衣柜里挂着三套雪燃军雪地迷彩服,下方的隔层里,也整齐摆放着三个军靴。

        卯兔小姐姐有心了呀~

        正好不用去社会历练者大楼那边换衣服了,我看看这衣服尺码合不合身。

        荣陶陶当即褪下了自己的羽绒服,拿着衣架,挂在了大衣柜里。

        “咚咚咚~”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陶陶。”

        “诶?”荣陶陶听出了是高凌薇的声音,但也赶紧说道,“我换雪地迷彩呢,稍等一下。”

        “嗯,那我也顺便换了。”隔着一扇门,高凌薇开口回应着,穿过走廊,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荣陶陶换好了一身雪地迷彩,踏上了军靴,站在镜子前左看看、右看看,满意的点了点头。

        与平日里的雪地迷彩有区别的是,这套衣服是正儿八经的军装,所以手臂上是有“雪”字臂章的。

        荣陶陶将证件小心的放在衣物内侧口袋里,拿上钥匙和大夏龙雀,推门走了出去,来到了高凌薇的门前:“咚咚咚~”

        “进。”

        荣陶陶推门走了进去,刚好看到高凌薇已经换好了雪地迷彩服,此时正坐在床上,弯腰低头,换着军靴。

        看到荣陶陶进来了,高凌薇反而坐直了身子,一手指了指自己的鞋。

        荣陶陶愣了一下,这是...什么意思?

        让我给她穿军靴、系鞋带?

        呦呵~这倒是头一次。

        高凌薇的性格比较要强,甚至是大包大揽、照顾队员那种类型的魂武者。

        她很少主动寻求其他人的照顾,所以也从未提出过这样的要求。

        荣陶陶将大夏龙雀靠在门口,迈步走了过去。

        他半跪在地,一手捏着靴子后方的鞋帮上提,高凌薇右脚稍稍用力下踏,踏进了军靴中。

        荣陶陶帮她将裤腿塞进军靴里的时候,高凌薇双肘拄在膝盖上,上身前探,低头看着眼前的荣陶陶,小声道:“阳哥为什么不愿意看我?”

        闻言,荣陶陶的动作稍稍一停。

        好家伙,我还以为你像个小女友那样跟我撒娇呢!原来是要趁机审讯?

        察觉到荣陶陶手掌僵硬,敏锐的高凌薇,再次确认了心中的想法,她一手按在了他的脑袋上,轻轻的抓了抓他的天然卷儿:“陶陶?”

        荣陶陶回过神来,帮她塞好了裤腿,双手拿着鞋带,狠狠的一勒......

        这么多天过去了,也该告诉她了,正好荣阳也在这里,如果能解开心结的话,倒也是件好事。

        最关键的是,总这么闭口不提也不是个事儿,她早晚会知道的。

        荣陶陶一边系着鞋带,一边小声道:“我碰到高凌式了。”

        下一刻,荣陶陶只感觉脑袋上的手掌微微紧握,头发被抓的有点疼痛。

        他晃了晃脑袋,不满的挣开了她的手掌,也在她的靴子上系了一个蝴蝶结:“那天,荣阳遭遇的敌人是卧雪眠,我也正是从高凌式的手里,把他救出来的。”

        “高,凌式......”头顶,传来了高凌薇那稍稍颤抖的声线。

        “嗯,高凌式和你长得差不多,也许样貌比你更成熟一点,但我当时视线比较模糊,分不太清。”荣陶陶伸手抓住了她左脚军靴上的鞋帮,轻轻的往上提着。

        高凌薇低着头,怔怔的看着荣陶陶。

        难怪他醒来的那天,在寝室窗前,用手指描绘着她的五官,暗暗出神了好久。

        荣陶陶继续说道:“无论怎样,你们两个太过相似,我哥可能是担心对你做出什么不合适的举动吧。”

        说着,荣陶陶又系了一个蝴蝶结,站起身来,身体一转,一屁股坐在了床铺上。

        身侧,高凌薇依旧双肘拄着膝盖,此时却是一手扶住了额头,拇指和无名指按着两侧的太阳穴,似乎在宁神定心。

        “她......”

        荣陶陶:“她说她看了我们的比赛。”

        说着,荣陶陶一手轻轻的拍着高凌薇的背脊:“她说那是小打小闹的比赛,她觉得很有趣。”

        “不要相信她说的话,哪怕是一个字。”高凌薇轻声说着,扭过头看向了荣陶陶,表情无比的认真严肃,“她最擅长玩弄人心,摧残一个人的心灵,反反复复,一次又一次。”

        荣陶陶抿了抿嘴,轻轻揉顺着她的背脊:“也许,你也有这样的潜质?”

        高凌薇的眼眸微微瞪大,道:“你说什么?”

        荣陶陶却是笑了笑,道:“我们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高凌薇怔怔的看着荣陶陶,几秒钟之后,她再次垂下了头,一手扶住了额头。

        荣陶陶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道:“高凌式留了荣阳一命,并且说她会来找我,探讨一下方天画戟的技艺。

        而你一直都会陪伴在我身旁,不是么?”

        高凌薇那按着太阳穴的手指微微一僵,猛地睁开了眼睛:“她要来找你?什么时候?”

        高凌薇刚才还说,对方说的一个字都不要信,而此时,却是有点关心则乱的意思。

        荣陶陶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以及每日每夜的训练成长。

        那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身上又没有莲花瓣,我们找不到的。”

        “她......”高凌薇攥紧了拳头,沉声道,“她还说什么了么?”

        听到这句话,荣陶陶却是沉默了。

        高凌式的确说了很多,但一切如你刚才所言,高凌式是一个摧残人心的恶魔的话,那么她对你的评价,我也许不该说。

        房间中陷入了沉寂,几秒钟之后,荣陶陶选择性的回应道:“她还说,黑夜将至,让我守护好我的莲花瓣。”

        高凌薇不可置信的看着荣陶陶,“黑夜将至”这种话,竟然是高凌式传递的信息?

        雪燃军、松魂城,甚至是北方雪境各大城镇有如此大的反应和举动,一切的原因,竟然都是因为高凌式?

        “咚咚~”

        门口处,再次传来了敲门声:“淘淘?凌薇?”

        “诶,嫂嫂。”荣陶陶急忙回应着。

        房门被推开,杨春熙站在门口处,身后还站着荣阳,开口说着:“快到时间了,我们得去北门集合。”

        高凌薇转头望去,她看着荣阳,而荣阳却是笑看着荣陶陶。

        “阳哥。”

        这两个字说出来,荣阳却是不得不看高凌薇了。

        高凌薇:“抱歉。”

        荣阳迟疑片刻,笑着摆了摆手:“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你不需要道歉。

        快走吧,我们启程出发,正好我放假,陪你们一起去千山关转一转。”

        荣陶陶疑惑道:“你的身体吃得消么?”

        荣阳笑着说道:“没问题的,我又不参加战斗。”

        兄弟俩说话间,高凌薇却是扭过头,盯着左侧床铺上的狼犬面具暗暗出神。

        随着荣阳确定下来,要和几人共同前往千山关,高凌薇也伸手探向了狼犬面具。

        下一刻,她右侧坐着的荣陶陶却是探身,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高凌薇看着眼前荣陶陶的侧脸,张了张嘴,却是没说什么。

        荣陶陶拾着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拽了回来,按在了她的大腿上:“不要钻牛角尖,样貌是父母给的,孩子没有选择的权利。

        但人生的道路,你是可以自己选择的。”

        “荣阳是否喜欢看你的脸,那并不重要。”说着,荣陶陶拽着她的手腕,顺势将她拉了起来。

        他倒退着向门口处走去,目光直视着高凌薇的双眼:“重要的是,我喜欢看。”

        说着,荣陶陶退到了门口,松开了她的手,一把抄起了门口倚着的大夏龙雀。

        退出了房门的荣陶陶,轻轻撞了撞荣阳的胸膛,笑道:“自己的问题,自己克服昂!”

        “呵呵,你小子。”荣阳一手按着荣陶陶的脑袋,不轻不重的推了他一把。

        荣陶陶和高凌薇是依次走出房门的,这一次,荣阳没有退开。

        看着走出来的高凌薇,荣阳一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这的确是我的问题,凌薇,不要想太多,走吧。”

        一旁,杨春熙笑盈盈的挽住了高凌薇的胳膊,迈步向前走着:“思绪有些乱的话,一会儿多杀几头魂兽就好了。”

        高凌薇的思绪的确有些杂乱,但是心中,感受到更多的却是温暖。

        哥哥、嫂子、陶陶。

        这一家子人,也许都不知道她年少时候的经历,但是每个人的每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在安抚着她的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