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27 魂团初成

327 魂团初成

        随后几天的考试,荣陶陶都参加了,虽然还有些心神不宁,但好歹也算是考下来了。

        事实上,荣陶陶没什么心情参加考试,不过斯华年的一句话,倒是点醒了荣陶陶。

        将注意力转移到试卷上,心反而会静下来一些。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荣陶陶全神贯注的参加考试的时候,真的无暇考虑其他的东西了。

        《华夏刑法(魂武篇)》应该是荣陶陶考的最好的了,卷子上考的,也的确是嫂嫂大人之前给画的重点法条,无论是简述题还是案例分析题,都比较好作答。

        荣陶陶甚至觉着,完全抛开《魂武刑法》知识,只用一个正常公民朴素的价值观来作答,这种卷子都能拿上不少分数。

        《雪境魂兽大全2》,《雪境近代史》什么的,荣陶陶答得都很顺畅,一方面是嫂嫂划过重点,他仔细背过,另外一方面,荣陶陶的基础打的非常牢靠。

        对于雪境魂兽,荣陶陶实践遭遇的更多,而对于北方雪代史,由于母亲的特殊存在,向往雪境的荣陶陶,专心研究过雪境史,甚至还涉猎过课外闲书。

        比如当初第一次遇到雪绒猫的时候,夏方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荣陶陶却是脱口而出“灾厄雪绒”......

        考的最不好的科目,应该是《大学俄语》,呃...就很难受。

        直至最后一科《思修》考完,教室中,也传来了一阵交头接耳的声音。

        解放了!

        少二上学期终于结束了,一般来说,学生们可以收拾书包,回家过年了,但是显然,除了文试之外,他们还有“武试”要参加。

        在学生们满含期待的眼神注视下,杨春熙一边整理着收上来的试卷,一边开口说道:“都回去准备一下吧,明天早上八点,我们启程前往三墙区域。”

        对于前往三墙区域历练,杨春熙也有些迫不及待,想来,她应该是想去看看荣阳吧......

        杨春熙继续开口道:“带队教师有我,斯教、李教和夏教,明早八点准时在演武馆门口集合,迟到的人,默认放弃此次历练。”

        听着杨春熙那稍显无情的话语声,孙杏雨撅起了小嘴,却是没敢出声。

        自从前两天荣陶陶在考场上出现事故之后,杨春熙就好像变了个人,谁都能看得出来,杨教的心情非常不好,也没人敢触她的霉头。

        直至杨春熙带着卷子离开,教室里的声音终于大了起来。

        “四员大将,学校真的很在乎我们呀!”孙杏雨歪头,看向了一旁靠墙坐着的李子毅。

        “这四个人,好像就是前一阵跟淘淘一起出行的四位教师?”李子毅随口说着,转头向斜后方看去。

        荣陶陶和李子毅的距离应该算是最远的,两人的位置,在教室里能划出一个对角线。一个在第一排最右,一个在第三排最左。

        但由于教室比较小,所以声音倒也能传过来。

        “啊。”荣陶陶点了点头,将笔帽套在碳素笔上,“咱们一个个的都是松江魂武的宝贝,能不重视么。

        魂班有10个人,我还觉得配4个教师有点少呢。”

        “诶,你这臭卷卷!”一旁,石兰却是不乐意了,“怎么,瞧不起我们的战斗力呀?”

        “没有,没有。”荣陶陶笑着说道,也低下了头。

        雪原历练倒是没什么,魂班10人已经全部晋级为魂尉期了,战斗力相当可观,但问题是......

        高凌式的那四个字“黑夜将至”,一直萦绕在荣陶陶的耳边,这也是让荣陶陶心神不宁的原因之一。

        黑夜将至...黑夜将至......

        哎...希望别出什么事儿吧。

        “嘿嘿~”第二排靠窗的焦腾达,扭头看向了石兰,道,“淘淘要是真瞧不起你,你也没什么可说的噻?”

        石兰:“......”

        石楼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歪着身子,凑到妹妹身旁,道:“这次任务,我们能近距离观察淘淘和薇姐的战斗方式,一定要好好看,好好学。”

        “诶呀,知道了姐。”石兰不开心的嘟嘟囔囔着。

        荣陶陶看着前桌嘻嘻哈哈的焦腾达,心中一动,开口道:“香蕉。”

        焦腾达:“啊?”

        荣陶陶:“你们队伍谁是指挥?”

        “不才,正是在下。”焦腾达嘿嘿一笑,指着中间的赵棠和右边靠墙的陆芒,道,“这可是两把大斧,一个正面刚,一个侧面游走,很猛的!我平时都藏他俩后面。”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看向了陆芒,道:“用大斧你还游走?李烈没把你逐出师门呐?”

        面无表情的陆芒,听到荣陶陶的话语,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估计快了吧。”

        好家伙,心态倒是挺好......

        荣陶陶微微扬头,示意了一下前方的焦腾达,道:“你当指挥啊?”

        焦腾达:“我一直是啊。”

        荣陶陶却是伸出手指转了一圈,示意了一下整个班级。

        “呃?整个魂班?”焦腾达有点懵,他推了推眼镜,急忙道,“我不行我不行,你来你来,要么就薇姐来。一组的梨花,指挥也很好的。”

        荣陶陶:“你的额头魂槽现在可以利用了,等咱们在雪原里杀个魂珠,给你镶嵌上,你指挥起来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樊梨花早早就转过身来了,一双小手扒着椅子背,睁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好奇的听着班级里的众人讨论、做决定,哪里有半点小队指挥的模样?

        这个软萌乖巧的妹子性格很好,只是由于实力过硬,被孙杏雨和李子毅推上了指挥的位置,她是属于身先士卒的那种指挥,在战场上,对待组员们也不是很强势。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小梨花。

        在战场尚且如此,那就更别提在生活中了......

        听到荣陶陶要将指挥权交给焦腾达,樊梨花也不知道心中怎么想的,反而是一脸期待的看着焦腾达。

        无意间,焦腾达发现了樊梨花的眼神,一时间,两人都错开了视线。

        樊梨花错开视线,这很正常,但是脸皮很厚的焦腾达错开视线...呃,因为他实在是有点懵。

        赵棠终于开口了,道:“几个小队成军团的战斗模式,一般而言,都是有一个总指挥,与各队队长接洽、下达命令。而小队内部,也要有指挥。”

        “嗯。”高凌薇翘着二郎腿,手里转着一支钢笔,跟赵棠一起给学弟学妹们上课,“这种模式下,总指挥一般不会跨越队长,向各小队成员发号施令。

        但我们毕竟只有四支队伍,一共也才10人。如果将小队打散,直接十人成一组的话,倒也能确立唯一一个指挥。”

        说着,高凌薇歪头看向了焦腾达:“推你你就上,抓住机会。

        你得知道,对于指挥权,我和陶陶在队内有过一阶段的争夺,最后是他拿走了这项权利,获得了命令我的资格。陶陶就这么轻易的把这项权利给你,你要珍惜。”

        闻言,焦腾达沉默了下来。

        荣陶陶歪着身子,伸出手,拽了拽高凌薇的衣角:“别太强势。”

        高凌薇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话的方式有问题,脸上露出了歉意的笑容,对着焦腾达轻声道:“抱歉。”

        “你俩觉得这项提议怎么样?”荣陶陶站起身来,看了看樊梨花,又看了看石楼,纷纷得到了点头回应。

        樊梨花是性格如此,从善如流,而石楼嘛...她很难拒绝荣陶陶的提议。虽然平日里话不是特别多,但是在实际行动上,石楼反而是除了高凌薇之外,在这几个小魂中最维护荣陶陶的人。

        上学期期末考试,那个纪庆袂就是石楼捅的......

        据说,纪庆袂好像退学了,他的一系列事件曝光之后,因为风评太差,在这里混不下去了。

        荣陶陶倒也没有特意关注过纪庆袂,只是隐约记得石兰曾经提过一次。

        荣陶陶将桌角酣睡的云云犬抱了起来,放在头顶,一边收拾着养生壶、茶杯、热垫,一边笑着对焦腾达说道:“回去好好想想,你需要哪种指挥方式。”

        “行,没问题。”焦腾达重重的点了点头,他也看得通透,知道荣陶陶是在培养自己。

        说出来有些古怪,明明是同班同学,但焦腾达却用了“培养”这样的字眼,但是...嗯,这么形容还真没毛病。

        毕竟荣陶陶和高凌薇有着绝对的实力,而且拥有着实打实的荣誉和成绩,这让他俩在这个班级中,有着一定的话语权。

        焦腾达面色凝重的留在了座位上,一众人也纷纷散去,不一会儿,班级里只剩下了香蕉,以及...靠墙坐的芒果。

        四下无人,陆芒也开口问道:“你跟他说过什么?”

        焦腾达疑惑的看向自己的组员:“什么?”

        陆芒问道:“你跟荣陶陶表达过什么意向么?”

        “哦,我懂你的意思。”焦腾达想了想,道,“我没有明确表达过,但他估计听懂了我的想法。”

        “什么想法?”

        焦腾达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说道:“团队啊,未来啊,共同奋斗这类的想法。”

        闻言,陆芒默默的点了点头,道:“你的意思是,你也要加入雪燃军。”

        焦腾达却是乐了,抓住了一个重点字眼,道:“也?”

        陆芒没有开口,没有回应,只是静静的看着焦腾达。

        “当然。”焦腾达这才点了点头,说道,“淘淘和薇姐在雪燃军,我找不到不去的理由。

        我从华夏的西南赶过来,也是想要出人头地的。如果可以的话,如果我的实力足够...我想一直跟着他们。”

        “哦。”陆芒站起身来,道,“好好表现,我会全力配合你。”

        焦腾达咧了咧嘴,道:“你本就是我组员,你再不配合我,咱俩这一年半白处了啊?”

        陆芒一脸不耐烦的看着焦腾达:“话太密昂!给你鼓励你听着就完事儿了......”

        说着,陆芒双手插着兜,自顾自的走了。

        好家伙......

        俩人一个来自川蜀,一个来自魔都,结果俩人的东北方言一个比一个更纯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