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21 松雪无言

321 松雪无言

        魂力的消耗量很大啊......

        荣陶陶尽享“创世主”的感觉,体验起来的确很爽,但体内的魂力却是一截一截的消耗。

        自从拥有了莲花瓣之后,荣陶陶在使用雪境魂技的时候,基本上都是放开了手脚,随便使用的,他很少像其他魂武者那样,将一份魂力掰开成两份儿使。

        甚至连那习惯了精打细算的高凌薇,自从和荣陶陶一起组队之后,也享受着添补、吸收魂力速度的福利,放肆使用各种魂技。

        而此时,这一个恐怖的风花雪月魂技,却是让荣陶陶重新体验到了入不敷出的感觉。

        荣陶陶怀抱着荣凌,带着他脱离了风花雪月的世界。

        只不过......

        在幻术世界里,荣陶陶是抱着荣凌的。

        而当他退出幻术世界,和荣凌重新回到现实世界之后,荣陶陶依旧坐在沙发上,保持着上身前探,看着荣凌双眼的姿势。

        而荣凌也依旧站在茶几上,一动没动。

        “呃。”荣陶陶一声呢喃,这一次,他明白了杨春熙的感觉。

        当初在雪原里逮捕偷猎者的时候,嫂嫂大人只离开了五分钟,回来的时候,一身的戾气浓郁的可怕,仿佛换了个人。

        这显然涉及到了幻术世界里时间流速的问题。

        而当时的嫂嫂大人,其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看起来特别疲惫。

        此时,荣陶陶也感觉到了一丝疲惫,似乎是精神力消耗的缘故。

        毕竟,荣陶陶昨晚一直是半梦半醒的,本来就不是精神饱满的状态,再加上此时实验风花雪月魂技,这样一来,荣陶陶竟然感觉到了一丝困意......

        嗯,倒也不算是困极,也还能忍受,毕竟荣陶陶和荣凌也没有在风花雪月里待太久的时间。

        荣凌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寝室里,站在茶几上,它歪着小脑袋,似乎还在努力的想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

        “去训练吧。”荣陶陶轻声说着,伸手拍了拍荣凌那凌空悬浮的小头盔,“你已经学会了雪之魂了,不错哦!”

        “是!”荣凌开口应和着,破碎成霜雾的身躯飘向了窗台,努力打开了窗户,这才飘了出去。

        荣陶陶起身走向了卫浴间,准备洗个热水澡,一边舒缓心神,一边琢磨琢磨下一步该怎么走。

        松雪智叟的魂珠一定是要镶嵌的,接下来,就该找夏方然请教一下“寒冰屏障”和“一雪汪洋”魂技了。

        嗯......

        说干就干!

        荣陶陶一边洗着澡,就把额头处的魂珠给爆掉了。

        当他一身清爽的走出卫浴间后,直奔沙发,一手拿出了锦囊里的魂珠,往脑袋上按去。

        “咔嚓~”松雪智叟的魂珠破碎开来。

        不一会儿,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那是一种...与一个人隐隐相连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尤其是荣陶陶知道与他精神相连的人是自己的亲哥哥,也就更让他感到心安,

        “当你需要时,我一直在”这种感觉,如果能在初中时候体验到就好了。

        此时的荣陶陶,已经有了自己的好友,自己的小圈子,小魂们日日夜夜生活在一起,倒也不算孤独。

        荣陶陶轻轻的叹了口气,一手拿着毛巾,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天然卷儿,他看了看时间,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在凌晨时分打扰哥哥荣阳。

        “淘淘?”突然间,脑海里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诶?”荣陶陶愣了一下,道,“起得这么早?”

        荣阳一声轻笑:“呵呵,看来你的魂法晋级四星了,恭喜你。”

        荣陶陶:“那你看看,我可是...嗯?”

        脑海中的信息尚未传递完毕,荣陶陶只感觉身侧好像出现了一个人?

        他急忙转头望去,却是看到荣阳正坐他身侧的沙发上,打量着寝室内的环境。

        荣陶陶彻底懵了,啥情况?

        瞬间移动?

        荣阳看着茶几上的零食,道:“这是你的早餐?恐怕不够吧?”

        荣陶陶一手指着荣阳:“你,你,你......”

        荣阳笑了笑,道:“精英级的松雪智叟魂珠,与大师级的魂珠功效是有区别的。对于亲兄弟姐妹而言,隐性的福利是很可怕的。”

        荣陶陶缓了缓心神,道:“我能看到你,但是别人看不到,是吧?”

        “对,我一直都在你的脑海里。”荣阳轻声说着,“精神相连类魂技达到大师级之后,我能够稍微自由一些,当然,这样的福利是双向的,你也可以稍微自由一些。”

        荣陶陶疑惑道:“比如说?”

        荣阳示意了一下房间,道:“比如说,我可以脱离你的视线,观察周围的环境。”

        荣陶陶:“这......”

        荣阳:“但是我现在观察的环境,不是这一分这一秒的,而是你之前视线里曾经看过的屋内环境。

        换句话说,我是在你的大脑中检索你之前录入脑海的画面。”

        说着,荣阳伸出拳头,握紧又松开,道:“我的形象存在,只是一种表现形式,没有什么实际的战斗能力,真正想要战斗的话,还是得夺取你的身体操控权。”

        荣陶陶:“呃......”

        荣阳继续道:“淘淘,你看到的东西,不只是你注意到的东西。”

        荣陶陶面色古怪,道:“什么意思?”

        荣阳伸手指了指茶几,道:“比如说桌上的这一袋夹心饼干。”

        “嗯。”荣陶陶扭头看去,轻轻点了点头。

        荣阳:“当你的注意力在夹心饼干上的时候,其他的环境要素,你下意识的忽略了。

        但是你要知道,你的眼睛收录的信息,可不仅仅只有这一袋夹心饼干。

        你看到的还有茶壶,有茶几,有门口处摆放的绿植,右侧卫浴间隐隐的灯光,左边的办公桌,椅子,纸篓......

        你的眼睛,收录了很多很多信息,这些统统都录入了你的大脑,但你的注意力只在饼干上,忽略了其他一切因素。”

        荣陶陶的嘴巴张成了“O”型,这么炫酷的吗?

        荣阳:“你根本不知道,自己一眼竟然看到了这么多东西,而你的大脑,也许在一段时间后,也会将这幅画面淡去、自动删除。

        但是在短时间内,这些录入你潜意识里的信息,我是可以查看到的。”

        荣阳想了想,继续道:“所以,当你在战斗的时候,注意力均在敌人身上的时候,我可以观察到那些你用余光看到的、但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看到的因素。”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道:“感觉像是那种催眠似的?潜意识里看到了很多东西,但根本想不起来,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看到了。

        但是通过催眠的手段,可以寻回来当时所见到的画面?”

        荣阳耸了耸肩膀,道:“听起来差不多,但也有本质上的区别,咱俩的共享画面是实时的。

        你现在看一眼饼干,三天之后再让我帮你回忆,画面里除了饼干还有什么...嗯,我恐怕爱莫能助。”

        “哦。”荣陶陶轻轻点头,道,“所以,你的世界,依旧是我眼中的世界。

        只不过,区别于精英级的精神相连。你不再是纯粹跟着我的视线走了。”

        “嗯。”荣阳伸出手,摸向了茶几上的茶杯,放在鼻尖嗅了嗅,“大师级的魂技,嗅觉也更清晰了一些,比精英级的强了不少。”

        荣陶陶只感觉精神一阵恍惚,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哪是什么荣阳在拿茶杯闻味道?

        沙发上除了荣陶陶自己,根本就没有别人,而拿着茶杯闻味道的人,就是荣陶陶自己。

        荣陶陶看着手中的茶杯,将其中的花茶一仰而尽,不满道:“你操控我身体的时候,提前说一声啊。”

        “抱歉,下次注意。”荣阳的声音从脑海中浮现出来。

        荣陶陶道:“你出来呀,脑海里沟通没意思,咱俩还是面对面交流更有趣。”

        下一刻,荣阳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沙发上,坐在荣陶陶的身侧。

        荣阳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提醒道:“注意点,我只存在于你的脑海,你说话的时候可以不看我,只在脑袋里交流就可了。

        否则的话,在外人眼中看来,你会变成一个精神病患者,与空气交流。”

        说着,荣阳突然伸出右手。

        荣陶陶稍稍有些诧异,但还是伸手握了上去。

        而荣陶陶的手掌,却是穿过了荣阳的手掌,也就没有所谓的什么“握手”动作。

        荣阳看着荣陶陶,道:“你在与空气友好的握手,而且动作不似作伪,好像身旁真的坐着一个人似的。”

        荣陶陶没好气的瞪了荣阳一眼:“废话,我身边可不就坐着一个人呢嘛!”

        荣阳耸了耸肩膀:“但别人看不到。”

        “嗯嗯。”荣陶陶撇了撇嘴,“知道了知道了,对了,你怎么醒的这么早,没有休息么?”

        荣阳:“还...嗯......”

        一转攻势!

        下一刻,荣陶陶出现在了一座雪林之中,确切的说,是出现在一个巨大的雪松之上,透过还算茂密的树枝,低头看着下方。

        荣陶陶蹲在荣阳身旁,询问道:“你在干什么?”

        荣阳却是一动不动,连嘴都不张,静静的看着下方,脑海中也传来了一道话语声:“立岗放哨,我是暗哨。”

        荣陶陶轻声叹道:“好辛苦哦。”

        “咚咚咚~”

        一阵阵的敲门声,突兀的在雪原中响起,让这一切都显得极不真实。

        在这白雪皑皑的雪松林中,那里来的敲门声?

        荣陶陶当即回过神来,眼前一花,便再次出现在了演武馆、寝室中。

        “陶陶?”门外,传来了高凌薇的声音。

        “诶。”荣陶陶急忙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打开房门,却是看到高凌薇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想来,应该是她打包带回来的早餐。

        荣阳站在荣陶陶身侧,低头细细的查探着食物袋,轻声笑道:“她很贴心。”

        荣陶陶没好气的瞪了荣阳一眼,顺势推了他一把:“起开。”

        高凌薇眉头微皱,下意识的身体紧绷:“谁?”

        “啊...啊。”荣陶陶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哥,我跟他精神相连呢,快进来,进来。”

        “哦。”高凌薇心中稍缓,迈步走了进来,荣陶陶也是眼睁睁的看着高凌薇穿过了荣阳的身体。

        荣陶陶毕竟是刚刚获得、体验这样的能力,一时间还很难适应。

        “身体感觉怎么样?”高凌薇坐在沙发上,一边拆着食物袋子,一边询问道。

        荣陶陶连连点头:“挺好的,魂珠也都镶嵌上了,刚才试验了一下风花雪月魂技,有点耗费心神,稍微有点困。”

        “嗯......”

        闻着食物的香气,荣陶陶双眼放光。

        一兜子小笼包、几碗小米粥,煮鸡蛋、牛肉酱、呛土豆丝、酱茄子,还有一条茄汁鱼。

        呀~活活美死!

        “你快回去吧,哥,这不得活活馋死你啊?”荣陶陶口中细细碎碎的念着,急忙扒开筷子,道,“对了,我吃东西,你有味觉么...诶?人呢?”

        高凌薇看着荣陶陶四处张望的模样,不由得笑道:“他跟你切断联系了?”

        荣陶陶感受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嗯,倒是挺有眼力见儿。他现在不止能跟我在脑海中交流了,竟然还能以另外一种形式出现在我身边,就很神奇。”

        说着,荣陶陶就拿起了塑料碗盛的小米粥,一口就干了半碗。

        闻言,高凌薇却是不搭茬了,似乎并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展开。

        荣陶陶所拥有的一切,她本可以拥有。

        但此时,她不仅没有了可以共同成长、陪伴一生的姐姐,甚至她连精神相连这类的魂珠魂技都不敢镶嵌。

        对于那个可以轻易将她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女人,高凌薇的心中有恨有怒,而且...也有一丝畏惧。

        一直以来,高凌薇都是一往无前、勇猛无畏的姿态示人的。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心中竟对某人有一丝畏惧,足以想象,在高凌薇年幼的时候,她的姐姐到底给她留下了多么大的心理创伤、心理阴影。

        高凌薇深深的舒了口气,努力抛开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坐在他身侧,静静的看着他。

        看着他那还有些湿润的天然卷儿,看着他身上这件宽大的白色毛衣...看起来很干净,很舒服,也很治愈。

        只是,这样美好的画面,却被他贪吃的模样给破坏了,就好像跟早餐有仇似的。

        “你也吃点呀?”

        “不了,我吃过了。”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