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19 雪林边的篝火

319 雪林边的篝火

        今天的天气还真是不错,月明星稀,可惜看不到乌鹊。

        能看到星星和月亮,这群雪境少年们就已经很满足了,毕竟,平日里天空中都是一片寒雾迷蒙,就像世界末日将要降临似的。

        终日里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心情也难免有些压抑。

        元旦夜的篝火故事会?

        嗯,不错不错~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风花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寝室中,荣陶陶嘴里哼着小曲儿,一边疯狂的往书包里塞零食,看起来心情极好。

        尤其是唱到“风花雪月”的时候,荣陶陶心里简直美滋滋,一首带着淡淡哀愁的青春歌谣,竟让荣陶陶唱出了欢天喜地的感觉。

        嗯...也是没谁了。

        不远处的沙发上,斯华年毫无女神形象,她瘫软在沙发上,双腿架在茶几上,歪头看着荣陶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唰”的一下,荣陶陶拉上书包拉锁,这才转过头看向了斯华年:“你真不去?”

        斯华年撇了撇嘴:“小孩子的聚会,我去干嘛?”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道,“算是咱们少年班聚会,我们也邀请我嫂嫂了。”

        “没兴趣。”斯华年“哼”了一声,“我去了,你们也就没气氛了。”

        荣陶陶:“为什么啊?”

        斯华年目光幽幽的看着荣陶陶,道:“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这样,敢这么跟我说话。”

        荣陶陶:“......”

        的确,斯华年也就对荣陶陶的态度还可以,对待其他人,那真的是完全不一样。毫无疑问,斯华年是一位严师,而且是不吝啬体罚手段的严师。

        在这座演武馆中,她就是学生们最惧怕的那一个。

        如果斯华年到场,那石家姐妹很可能一晚上不敢出声,甚至站着参加篝火晚会都有可能......

        荣陶陶想了又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却是心中一动,从兜里掏出了手机,道:“斯教,麻烦你个事儿?”

        “说。”

        “嘿嘿。”荣陶陶嘿嘿一笑,道,“自从入学见到你的第一面,第一次听到你的声音,我就一直想着一件事。”

        “嗯?”闻言,斯华年来了兴致,看着凑过来的荣陶陶,饶有兴味的询问道,“什么事?”

        荣陶陶将手机调整到了录音,道:“你帮我唱个歌呗?”

        斯华年的面色古怪,道:“唱歌?我为什么这么惯着你?”

        荣陶陶急忙道:“还不是因为你嗓音好听嘛,沙沙的、有点低沉,还带着一丝慵懒的感觉,简直完美......”

        “呵呵。”斯华年一声轻笑,“求人办事的时候,你这小嘴是真甜。”

        “快快快。”荣陶陶直接把手机竖起,差点怼到斯华年的嘴里,“既然你人不到,那就献个唱吧!”

        这动作,就很有当狗仔队的潜质。

        斯华年下意识的歪了歪头,躲开了手机,道:“没兴趣。”

        荣陶陶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一颗小淘气:“喏~”

        斯华年一脸嫌弃的看着荣陶陶,但是身体却很诚实,伸手接过了糖。

        荣陶陶趁热打铁:“救救孩子吧,起码给篝火晚会增加一个环节。外面全是你的学生,一年半才举办一次晚会,你好歹支持一下啊。”

        “嗯......”斯华年沉吟片刻,不情不愿的说道,“行吧。”

        荣陶陶心中一喜,急忙点开了录音键。

        她缓缓张口,那美妙的嗓音犹如香醇的美酒,险些把荣陶陶听醉......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了风吹雨打......”斯华年扒开了糖纸,看着手中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小淘气方糖,口中轻声的吟唱着,“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

        短短不到半分钟,斯华年便将小淘气塞进了嘴里。

        荣陶陶:“就唱一段?”

        斯华年淡淡的扫了一眼荣陶陶,没有回应。

        荣陶陶:“你这也太悲伤了呀。”

        嘶...好恶毒的女人!

        这根本不符合篝火晚会的宗旨!

        本来这群少年班的学员就是从天南地北来的,在这与世隔绝的雪境大地中生活,你还唱什么“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你什么意思?在这给我们雪上加霜呢?

        斯华年一脸的不耐烦:“差不多得了,别得寸进尺。”

        荣陶陶撇了撇嘴,按下了停止录音键,拿起了书包,起身就往外走,嘴里嘟嘟囔囔着:“不给他们听了,我自己留着当铃声。”

        斯华年:“......”

        这小子是不是借着开篝火晚会的机会,把我给唬弄了?

        她哪里知道,入学足足一年半的时间,荣陶陶的阴谋诡计终于得逞了!

        虽然这歌的确是伤感了点,但是当铃声绝对没问题,只是有些可惜,演武场范围内,手机必须得静音......

        荣陶陶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里面装满了晚饭时候采购的零食,就像是要郊游一般,出了寝室门,敲了敲女寝的房门:“大薇?”

        “咔嚓。”高凌薇倒是轻便,两手空空。她穿着一件厚厚的白色羽绒服,保暖措施很到位。

        在教师们的教导下,荣陶陶和高凌薇的确都很“谦卑”,事实上,他们的魂法等级已经很高了,一个接近四星,一个已经进入了四星。

        他们完全可以穿衬衫、牛仔裤,在这寒冷的冬夜里臭美。

        也许,这也是照顾孙杏雨情感的一种方式吧?高凌薇穿着羽绒服,不是担心自己会冷,而是担心孙杏雨会心冷?

        “斯教呢?”

        “她不稀罕参加。”

        “哦。”看着荣陶陶背后的包裹,高凌薇开口道,“带这么多零食,没给斯教留点?”

        荣陶陶:“放心吧,她已经自己长大了。”

        高凌薇一脸的疑惑:“什么?”

        荣陶陶:“呃,我的意思是,她能照顾好自己,零食存货很多。”

        “下次议论我的时候,记得躲远点,别让我听见。”门后,突然传来了斯华年的声音。

        荣陶陶吓了一跳,急忙道:“快走快走。”

        两人迅速走出了演武馆,也看到了夜空中闪烁的星辰。

        啧...这日子选的,美~

        荣陶陶和高凌薇绕过演武馆,刚刚来到北面小树林,却发现焦腾达、李子毅和孙杏雨正在围建篝火。

        “来啦!”焦腾达率先发现了两人,笑着摆了摆手。

        李子毅对着荣陶陶的方向微微扬头,算是打招呼了......

        啧,倒是酷得很。

        “快来,淘淘,帮我们捡柴禾。”孙杏雨抱着一堆干树枝,“呼啦啦”的扔了一地,看得出来,她情绪很不错,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很喜欢参加这种娱乐活动。

        不得不说,在这里训练的日子的确太苦了一些。

        他们的生活真的是两点一线,除了吃饭要去食堂之外,学习、训练和睡觉都在演武馆里。

        别的大学生,日常生活多姿多彩,上网、蹦迪、参加社团什么的,而松江魂武大学、尤其是少年班的学员,日常生活非常枯燥,跟蹲监狱似的。

        荣陶陶急忙走了过去,放下了沉重的书包,道:“这么近?”

        三人围建篝火的地点,距离演武馆建筑也就3、50米,荣陶陶还以为会在雪林里。

        焦腾达凑到荣陶陶身侧,小声道:“杨教和斯教都拒绝了参加晚会,说是让我们年轻人好好玩,怕打扰我们的气氛。

        我想着,她们其实也很想参加,只是心中有些顾虑。我们篝火设置的近一点,教师们透过窗户也都能看到。

        真要是气氛好的话,她们也能听到看到,也算是参加了,能放松放松。”

        好家伙!

        荣陶陶一脸赞叹的看着焦腾达,考虑的这么多嘛?

        高凌薇也是低头看着焦腾达,轻声赞许:“想的很周到。”

        “嘿嘿。”焦腾达憨憨的笑了笑,“其他人去食堂拿食材去了,我订了两只烧鸡,他们应该就快到了。”

        荣陶陶却是没有被焦腾达的憨笑所迷惑,这小子鬼精鬼精的......

        “淘淘!!!快捡柴!不要偷懒!”孙杏雨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雪林中传来。

        “哦......”

        夜晚七点,满天的繁星之下,一簇巨大的篝火,在演武馆北面的小树林边缘空地上燃烧了起来。

        一众人唱着、笑着,好不热闹。

        孙杏雨的开心几乎是肉眼可见的,连带着,坐在她身旁的李子毅,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荣陶陶本以为,少年魂们自幼接触战斗,打架没问题,但是劲歌热舞什么的,绝对不行。

        但是万万没想到,篝火晚会的气氛上来了,少年魂们玩疯了,就什么都有了......

        身为中华小曲库,AKA新丹溪一中校内广播站小喇叭,荣陶陶在歌曲接龙环节大杀特杀,简直跟?战神一样!

        用孙杏雨的话形容,你唱的歌,我爸可能都没听过......

        “快快快!列队列队,我们围着篝火站成一圈,搭着前面人的肩膀。”石兰将最后一块锅巴塞进嘴里,从雪地里跳了起来,“起歌呀~谁起个头?”

        “淘淘起啊,刚才他不是赢了嘛,小嘴叭叭的......”孙杏雨急忙说道。

        “这还用想?我一开口,保准你们起飞!”荣陶陶双手探前,搭在陆芒的肩膀上,推着他向前走,仰头就是一嗓子,“跑马溜溜的山上~”

        “呦呼~一朵溜溜的云呦~”焦腾达哈哈大笑着,第一个接了上来,这可是他家乡的歌谣。

        篝火劈啪作响,映衬着他们忽明忽暗的笑脸,小魂们边唱边跳,似乎是在发泄着过往生活的苦闷。

        演武馆三楼,杨春熙站在窗前,她手肘拄着窗台,手掌撑着下巴,一头漆黑的长发散落肩头,笑盈盈的看着下方雪林边缘的篝火,静静的望着一群玩闹的学生。

        演武馆二楼,斯华年坐在窗台上,肩膀抵着冰凉的窗户,默默的望着下方的篝火,那跳动的火光,也将她那一双美眸映衬的忽明忽暗。

        的确,也许我不需要那么悲观。

        毕竟人和人的命运是不同的。

        这些小魂,也许不需要学会一个人长大。

        ......

        玩闹一番的众人,终于坐了下来,小树林也终于安静了不少。

        “哇,发财了~”石兰跪坐在雪地里,翻着眼前的包裹,明显是荣陶陶带来的,虽然开始的时候给众人散了大半包,但此时里面还有一堆零食。

        此时的荣陶陶,坐在了之前石楼的位置,篝火前的石板上,还放着一个开了罐的桃子罐头。

        荣陶陶想了想,召唤出了云云犬,将它揣进了怀里,小心翼翼的拉上了衣服拉锁,将云云犬的小脑袋露在了外面。

        高凌薇看到这一幕,伸手探进了荣陶陶的羽绒服中,将云云犬的两个大耳朵拿了出来。

        “嘤~”云云犬眨着黑溜溜的小眼睛,对着高凌薇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荣陶陶拿起了还算温热罐头,勺子舀出了一片黄桃,送到了云云犬的嘴边。

        “嗅~”云云犬鼻子耸了耸,小嘴急忙咬了上去。

        一旁,樊梨花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静静的看着云云犬,而在她的身侧,焦腾达挪了挪屁股,似乎离樊梨花更近了一些......

        “嘻嘻~”孙杏雨依偎在李子毅的怀里,敏锐的发现了这一幕,不由得笑出声来。

        樊梨花显然意识到了什么,面色微红,低下了头,但却没有移开。

        刚刚还热闹至极的场面,此时却变得无比安静,只剩下了篝火劈啪作响。

        十分安静,十分美好。

        荣陶陶一边喂着云云犬,却是不知为何,脑海里浮现出了之前斯华年的歌声。

        他开口打破了沉默,道:“还记得我们少年魂班初建,在百团关的石头教室里开班会的时候么?”

        “嗯。”

        “记得呀。”一时间,一众人纷纷看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笑道:“当时,杨教问了我们每个人,为什么要来雪境。”

        听着荣陶陶的话语,一时间,学生们再次陷入了沉默。

        荣陶陶继续道:“还记得你们当时都说了什么吧?一年半了过去了,目标都变没变啊?”

        石兰一边撕着鸡腿,一边说着:“我和我姐早晚会进雪境旋涡里,一睹它的真容,将那里的画面带回老家。”

        石楼笑了笑,看着眼前跳动的篝火,也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荣陶陶转眼看向了孙杏雨。

        孙杏雨却是微微仰头,看向了李子毅的侧颜:“还行吧?”

        李子毅耸了耸肩膀,那意味不言而喻。他是跟着她来的,而孙杏雨,是因为父母在雪境相遇,所以想要踏上父母曾经走过的路途。

        目前看来,孙杏雨和李子毅的确“还行”,在这艰苦严寒的环境中,相互扶持的两人,关系无比的紧固、无比牢靠。

        荣陶陶的目光,掠过了当时不在场的赵棠,看向了焦腾达。

        焦腾达嘿嘿一笑,道:“当初没什么目标,现在有了。”

        荣陶陶:“哦?”

        焦腾达伸手指着篝火,手中却是转了一圈,示意着在场的所有人:“日子还长。”

        荣陶陶笑着点了点头,看向了焦腾达身侧的樊梨花。

        樊梨花似乎是感受到了大家的注视,她抬起头,小心翼翼的看了石楼、石兰的方向一眼,小声道:“嗯,日子还长。”

        荣陶陶看了看樊梨花,又看了看石家姐妹,她们...有什么故事么?

        视线中,石楼笑着摇了摇头,有点一言难尽的意思。

        而石兰却是撕下了一条鸡腿肉,对着樊梨花招了招手:“嘻嘻,可爱的小梨花,快来让姐姐抱抱~”

        樊梨花低着头,没搭理石兰......

        荣陶陶的右手边只剩下了一个高凌薇,但当时也不在场,他向左转头,看向了沉默的陆芒。

        陆芒胡乱的摆弄着手中的魔方,不太确定的说道:“目标实现了吧,谁知道呢......”

        荣陶陶抿了抿嘴,却是没说什么。

        半晌,他看向了正对面的赵棠,透过那跳动的火光,隐约看着那一张英武的面容:“你呢?有什么目标么?”

        赵棠命途多舛,雪境的生活本就很艰难了,但命运却一次次的对他开起了玩笑。

        他先是从神坛陨落,后又在奋勇直追的路上,与自身的本命魂兽出了点问题。但是,这个坚强的魂武者,自始至终都没有被击垮。

        只见赵棠笑了笑,竟然有些洒脱:“你。”

        荣陶陶愣了一下:“啊?”

        高凌薇突然开口道:“恭喜你,解决了本命魂兽的问题。”

        赵棠看了高凌薇一眼,无奈的笑了笑,他曾经可是和高凌薇站在同一高度的人,而现在,却只剩下了仰望。

        甚至...赵棠最开始来到少年班的时候,他还以一定的高姿态俯视荣陶陶,并且很热心的想要给荣陶陶提供帮助,帮他训练弓箭技艺。

        但此时,赵棠自认为,没有资格去教导荣陶陶的技艺。

        事实上,仅针对于弓箭技艺,赵棠还是有资格的,只是他的心态彻底改变了,绝不会再有那样的心思了。

        焦腾达发现机会来了,借着话茬,就准备跟孙杏雨说开魂尉这一敏感问题:“是啊,棠哥,可算是晋级魂尉了,诶,跟我们讲讲......”

        话音未落,焦腾达却是停了下来。

        不仅是焦腾达,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了荣陶陶。

        因为在荣陶陶的身上,众人感觉到了非常浓郁的魂力波动!

        “呜~”荣陶陶领口处的云云犬一声呜咽,身体突然破碎成雾,融入了荣陶陶的体内。

        荣陶陶也察觉到了情况不妙,他面色僵硬,急忙站起身来,磕磕巴巴的说道:“那个,我去...上,厕所。”

        上厕所?

        开什么玩笑,你当别人是傻子?

        你不是刚刚进阶魂尉么?小段位体魄,也没有这么大的魂力波动吧?

        难道是...魂法要进阶?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荣陶陶扭头就走,快步走向了演武馆建筑,随着脚下的冰花炸裂,荣陶陶顺着墙壁走了上去,敲响了斯华年的窗户。

        篝火旁,焦腾达哭的心都有了!

        晚会气氛这么好,孙杏雨玩的这么开心,而此时,他又好不容易找到了话茬,正准备说开魂尉的问题。

        你现在又给我晋级?

        就非得往伤口上撒盐!?

        欲哭无泪的焦腾达,下意识的看向了孙杏雨,却是发现孙杏雨面色稍稍有些黯然,蜷缩着身体,往李子毅的怀里缩了缩。

        完蛋!

        为什么要贴着孙杏雨的脸晋级?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