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312 整活儿

312 整活儿

        战场之上,荣陶陶等人正在奋勇厮杀,而远在南侧千米之外,雪燃军却是傻眼了!

        啥情况?

        有导弹轰炸过来了?

        在这凌晨三点的寂静时分,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任谁都得被吓一哆嗦......

        一众人马当即向上面汇报,而后迅速北上,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疾驰而去,而当驻守松柏镇的边防战士赶到之时,顿时更懵了!

        这......

        大半夜的,松魂教师们在这组团干架呢?

        这是跟谁干呢...卧槽!!!

        弥途胸口被捅穿了一个大窟窿,头颅也被雪戟破了相,但是那边被踩进雪地里的风姿,面容可是完好无损的。

        将风姿的尸体一拽出来,士兵们都认出了这是谁!

        偷猎者!?钱组织!?

        这群教师不在学校里教学生,怎么跑外边揽活来了?

        更何况,那场地正中央,一道霸气的呼喊声,似乎还在告知着全世界他的身份:“我是这世上自由的民!!!”

        而那状若癫狂、信仰十足的自由民·红衣大商,刚刚喊出来一嗓子,就被夏方然给怼了回去。

        夏方然手执长戟,恶狠狠的捅向了那身披暗红色风衣的男子:“我可去你大爷的吧!”

        代号为“红衣大商”的男子,长发凌乱,像极了疯子,而在那劈散的长发之下,时不时会露出他那一双炽热的眼神,那目光竟是如此的明亮,甚至看得人有点瘆得慌。

        红衣大商虽然一身的衣衫破烂,但却见不到任何血迹。

        他不是没有受伤,恰恰相反,每一处碎裂的衣衫之下,都是那被割裂、刺穿的皮肤,但是......

        让所有人吃惊的是,那些伤口,悉数被一瓣又一瓣莲花给覆盖了!

        莲花之躯!?

        真的假的啊?

        “叮~!”一声脆响,红衣大商竟然空手战白刃,硬生生用血肉手掌握住了夏方然刺来的一戟。

        此时,那红衣大商的手掌构造极为特殊。

        他的手心处,先是被戟尖豁开了一个口子,却是在下一刻,一瓣虚幻的莲花悄然浮现在掌心中,将他的手掌变成了血肉与莲花的结合体。

        不仅如此,那覆盖在他掌中的莲花瓣极为霸道,在裹住掌心伤口的同时,也将方天画戟的戟尖给削断了。

        削断了!

        这可是雪之魂,夏方然施展的雪之魂!

        它是雪境魂武者引以为傲的魂技,更是雪境魂武者值得信赖的战友。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战友,却是被硬生生削掉了“脑袋”。

        “我生来自由!没有人有资格逮捕我!”红衣大商猛地一拽,竟将方天画戟夺了过来。

        夏方然急忙松手,他可不想扑进红衣大商的怀抱。

        “老子给你自由!”李烈双手执大斧,从红衣大商的背后,恶狠狠的劈砍而下。

        “噗......”红衣大商瞬间被轰飞了出去,口中大吐了一口鲜血。

        “呲啦!”他那本就破烂的红色风衣,也再次被劈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而背后本该飚出鲜血的他,背脊处当即被一连串巴掌大小的虚幻莲花瓣给覆盖上了。

        荣陶陶惊了!

        这是什么啊,绷带么?

        而且还是自动给宿主包扎的那种?

        这红衣大商现在还能有反抗的能力,必然是这莲花瓣的诡异功效!

        你看看之前的风姿,再看看那个弥途,一个个都被李烈轰炸成什么样了,简直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但这个红衣大商,竟然还有余力顽抗。

        莲花瓣·真神器!

        当然,往好了说他是有余力顽抗,往不好了说,他就是在死撑。

        红衣大商被李烈狂轰滥炸之后,又被几名教师打出了十足的伤害,怎么可能状态如常?

        “他给,我不给!”斯华年冷哼一声,看着那被劈飞而来的红衣大商,斯华年一手探出,掌心立起,一瓣巨大的、虚化的莲花瓣化作盾牌,挡在了她的身前。

        “咚~!”一声闷响!

        红衣大商一脑袋撞在了斯华年的盾牌之上,单单是听那声音,就让人感觉头皮发麻。

        脑瓜子保准嗡嗡的......

        斯华年的动作连贯,眼看着一头砸在盾牌上,栽倒在雪地中的红衣大商,她右手撑着莲花盾牌,左手恶狠狠的劈砍而下!

        “死!”斯华年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在手掌落下的同时,霜雪一阵拼凑,一柄长直刀出现在手中,一刀跺向了红衣大商的脖颈!

        “呲!”

        什么叫手起刀落!

        斯华年手中的雪刃,竟然直接将红衣大商的头颅斩了下来,从他的脖子上劈砍而过。

        “呼......”诡异的莲花瓣旋转而起,带着诡异的风声,竟然将红衣大商的脖颈给缠住了!

        斯华年一双美眸猛地瞪大:???

        巴掌大的莲花瓣,围着红衣大商的脖颈覆盖了一圈,宛若缝针一般,竟将他的头颅与脖子“缝合”在了一起?

        不仅缝合在了一起,那还切割在脖颈上的雪刃,也瞬间破裂开来,直接被莲花瓣给搅碎了。

        斯华年惊了!

        所有人都懵了!

        这也行?

        只要你的刀砍头足够快,只要我莲花瓣缝合的足够快,就可以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斯华年当时就不乐意了!

        一时间,乡音暴露:“你跟我搁这原地复活呢?”

        说话间,斯华年手执莲花盾牌,竟然将花瓣盾牌当做武器,用那花瓣盾牌下沿,恶狠狠的插了下来。

        “呲!”巨大的莲花瓣盾牌,竟在斯华年手中玩出了“斩首”的效果。

        但这一次,那斯华年瞄准的不是脖子,而是直接用莲花盾牌下沿将红衣大商的头颅切割开来!

        一旁,李烈更是赶尽杀绝,他二话不说,巨斧直接抡了下来!

        “呯!”

        “走!”李烈速度奇快,好像是不想给莲花瓣任何反应的时间,那深陷雪地中的斧头,猛地向侧方一扫!

        被拦腰截断的红衣大商,终于分成了两截。

        与此同时,那忠心耿耿护主的莲花瓣,还在试图“包扎”、“缝合”红衣大商那被切断的头颅。

        事实证明,要用魔法来对抗魔法!

        莲花瓣的确能重新“接头”,也能将切割在脖子上的雪刃搅碎,但是......

        但是那莲花瓣,却是无法搅碎斯华年的莲花盾牌!

        一片片虚幻的莲花瓣试图帮助主人,但却只能干着急,跟斯华年的莲花瓣杠上了。

        “倒是有日子没铲过雪了。”斯华年微微挑眉,莲花盾牌插在雪地里,向后拽了拽。

        莲花盾牌不仅铲回来一堆积雪,也铲回来了半截脑袋......

        也就在这一刻,绕着红衣大商头颅飞舞的虚幻青莲,拼凑成了一瓣实体莲花,缓缓的飘落而下,落在了雪地里。

        “咕嘟。”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看了看李烈,又看了看斯华年......

        他刚想竖起大拇指,却是又看到了夏方然。

        好巧不巧的,夏方然也看向了荣陶陶,一时间,两人的视线交织在了一起。

        夏方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突然一声怒喝:“你闭嘴!”

        荣陶陶抿着嘴,对着夏方然做了一个悲伤的表情。

        有人炸场,有人超神,有人该敲开工厂的大门。

        夏教,退休吧!

        松魂不值得......

        ......

        斯华年挥散了莲花盾牌,一脚踹开了红衣大商的尸体,迈开一步,低头看着雪地里的那一瓣莲花。

        “啪~”斯华年抬起手,对着荣陶陶的方位打了个响指。

        荣陶陶当即带着高凌薇走了过去。

        “指挥,打算怎么办?”斯华年歪过脑袋,挑眉看着荣陶陶,话语中还带着一丝调侃。

        荣陶陶:“啥,怎么办?”

        “跟我装傻。”斯华年抬起一脚,轻轻踢了踢荣陶陶的屁股,指了指脚下的莲花瓣,“喏~”

        “几位老师说的算。”荣陶陶急忙说道。

        “你是指挥,你来定。”斯华年压低了声音,“快点,雪燃军都看着呢,一会儿大部队就都来了。”

        虽然松江魂武和雪燃军关系紧密,但本质上也是两个部门。雪燃军当然不可能做出任何不妥之举,但是松魂等人也绝对没必要耽搁时间。

        杨春熙看向了荣陶陶,道:“你再睡半个月?”

        李烈走上前来,不等荣陶陶开口,直接道,“别逗孩子了,拿吧淘淘,私下里,我们几个教师都已经约定好了。”

        那边,夏方然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快点快点!”

        荣陶陶心中感动,这几个教师都是自己人,不仅又出工、又出力,而且还早早约定好了,这......

        杨春熙压低了声音,道:“快点,淘淘,接下来我们还得送尸体回去,事儿恐怕很多。”

        “好。”荣陶陶也不矫情,直接道,“上,大薇,咱整个活儿!”

        高凌薇愣了一下,道:“什么?”

        荣陶陶:“你吸收了,快。”

        一时间,几个教师面面相觑,但却都没有出声,他们本就约定好了,再加上荣陶陶又是指挥,分配了也就分配了。

        事实上,梅鸿玉早早就确定了队伍的指挥,也是因为指挥有决定权。

        梅鸿玉执意让荣陶陶当指挥,其中内含的意思,几名教师也是心中知晓,只是话没说在明面上罢了。

        荣陶陶:“让你拿你就拿,听话。”

        高凌薇却是微微皱眉,坚定的摇了摇头。

        荣陶陶拽着高凌薇的衣袖,悄声道:“你先拿,吸收莲花瓣是有福利的,可以增加魂法等级,而且吸收莲花瓣次数越多,福利越小。

        你从来没吸收过,对身体一定大有裨益,等你吸收完了,享受过福利,我再把莲花瓣拿走。”

        高凌薇:“......”

        操作起来了!

        荣陶陶与其他所有人都不同,在内视魂图的帮助下,荣陶陶是一个“只进不出”的主儿。

        莲花瓣到他的手里,恐怕就给不了别人了。

        事实上,其他人应该也是如此,一旦和某一瓣莲花产生了羁绊,达成了感情维系,是很难更换主人的。

        但是荣陶陶却很特殊......

        即便是敌人的莲花瓣,荣陶陶稍微碰一下,就能硬生生的把对方的莲花抢走。

        这样一来,就有了操作空间。

        这瓣莲花先给大薇吸收着,享受一下福利,她的莲花瓣给不了别人没关系,只要荣陶陶的小手一摸,莲花瓣就自动归位了......

        呀,荣陶陶!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