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98 神将

298 神将

        为了在全国大赛上取得更好的成绩,当初,在荣陶陶走出雪境之前,接受了哥哥荣阳的提议,将兄弟俩精神相连的魂珠,置换成了柏灵树女的魂珠。

        柏灵障、柏灵藤两样魂技的确非常好用,在强手如林的全国大赛上,面对各式各样的精神类魂技、眼部幻术魂技,荣陶陶可是丝毫不怵,也不会受到半点影响。

        尤其是在面对奉天第一队的时候,杨春熙指定荣陶陶去攻破白铭,就是因为他有柏灵树女的魂珠魂技。

        但与此同时,劣势也有。

        荣陶陶本可以在一瞬间便通知哥哥,自己遭遇了偷袭,然而此时,荣陶陶却根本联系不上荣阳。

        你真的很难想象......

        两个从雪境走出去的人,站在全国大赛的最高舞台上,取得了至高无上的荣誉,更是获得了无上的荣光。

        而当两人返回雪境的时候,就在自己的家门口,等待他们的,竟然是一场刺杀......

        也许,荣陶陶将雪境描述的太过美好了,“生存”,才应该是这里唯一的主题,也是此时摆在荣陶陶眼前的问题。

        就在荣陶陶手持长戟,横刀立马之时,脚下突兀突然一阵旋风流转!

        “呼......”

        霎时间,荣陶陶便被这一道细细的雪龙卷掀飞了出去。

        雪境魂技·晶风雪!

        来自等级不高的中立生物·冰晶翼。

        这种级别不高,但却功效极强的魂珠魂技,真的非常好用!

        “碍手碍脚!”一道阴沉的嗓音,从一个头戴黑色棉帽的男子口中传出,可能是因为伏击太久的缘故,他那稀碎的胡茬和眼睫毛上,甚至还挂着点点霜雪。

        荣陶陶心中一惊,单手执戟,急忙一抬左手。

        “噗~”一只雪鬼手破雪而出,飞速抓向那被卷飞在空中的荣陶陶。

        黑棉帽男子一挥手,他那头顶汇聚的长枪,其规格竟然丝毫不弱于夏方然的巨型方天画戟!

        显然,这是雪境魂技·兵之魂!

        这更是晋升魂校的标志!

        那一杆巨大的雪制长枪,气势惊人,速度快的令人发指,凶悍无比,向荣陶陶刺去!

        “应劫!找和你实力相当的人!”杨春熙一双美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口中一声娇叱,虚握的双手从下至上,猛地向上一挑。

        又一杆巨大的雪制长枪悄然拼凑,电光火石之间,挑飞了那刺向荣陶陶的长枪。

        杨春熙,这个以幻术见长的松魂教师,倒是很少见她近身格斗,不过,既然她能成为松江魂武的教师,各方各面的战斗素养当然是具备的。

        “呵?名师认得我?”黑棉帽下意识的转眼望去,看向了那穿着风衣、长发飞舞的杨春熙,但他并未打量杨春熙多久,眼神便被那一双美目吸引了过去。

        杨春熙那一双眼睛,仿佛像是个旋涡一般,将他的灵魂卷了进去......

        “呯!”一声重响,代号为应劫的黑棉帽男子,身体被重重撞开。

        弥途用衣袖擦了擦鼻子,咧着嘴,露出了憨厚的笑容:“嘿嘿,别看她的眼睛,你跟我不一样,还不够资格,嘿嘿。”

        说话间,弥途紧紧盯着杨春熙。

        如果是单挑的话,杨春熙当然敢看弥途的眼睛,幻术对冲,早在上次松柏镇过年那阵,她其实就跟弥途正面交手过了,对彼此也算是知根知底。

        但此时,她显然不能这样做,绝对不能耗费时间在弥途的身上。

        “呵呵。”弥途笑了笑,虽然巴不得杨春熙应战,但却也猜测到了她的想法,他便转头看向了那爬起身来,身上裹满了霜雪的高凌薇。

        显然,高凌薇有了短暂喘息的机会,已经缓过来了不少。

        弥途憨憨一笑:“娃娃,咱俩也见了好几面了,如果你在我们初遇的时候,听了我的建议,也就没有后续发生的这一切了。现在,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怎么样?”

        “别看他眼睛,凌薇!”杨春熙大声喊道,同时一个弹步,躲过了脚下突然冒出来的一根冰之柱。

        “呯!”

        在雪鬼手的帮助下,荣陶陶重重落地,踩踏在积雪之上,再次拦在了高凌薇的身前。但危机却并未解除,面前,竟是无数柄飞来的武器。

        长枪短棍,飞刀利刃。

        荣陶陶长戟挥舞,身侧,又一杆雪戟刺出,击飞了一杆投掷而来的长枪。

        荣陶陶心中一喜,我的大薇回来了!

        偷猎者组织这群人,有一个算一个,目标统统都是高凌薇,此时的她,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就比如刚刚,荣陶陶与那代号为应劫的黑棉帽男子,仅仅一个照面,荣陶陶差点有去无回,如果这些人集火的目标是荣陶陶的话......

        “走!跟我走!”一道声音由远及近,夏方然大步流星,冲向两人。

        八大钱·风姿被夏方然打的火冒三丈,在他身后大步追着:“夏名师,这就要走了?你不是想一戟戳死我么?”

        打?

        老子有病?跟你们在这打?

        夏方然的思路清晰,每多一秒钟,学生就有多一秒钟的危险。他当然知道怎样做才是最优选项。

        只见夏方然头都没回,口中的话语却是丝毫不让:“一群臭鱼烂虾,2、30个抓4个,不仅让人逃出来了,还反杀了一个,你们会不会玩?”

        风姿呼吸微微一滞,面色唰的一下变得通红,怒声道:“夏!方!然!!!”

        夏方然:“走啊?老子带你去魂警橘报警去啊?毕竟我徒弟宰了你们一个,我给你们当证人!”

        杨春熙一看后方追兵的起手式,她急忙开启魂技,丝雾迷裳再起,拦在后方。

        “叮~叮~叮~!”一时间,仿佛成千上万根冰针刺在丝雾迷裳之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丝雾迷裳,本是无形的,唯有遭遇进攻的时候,才会显现出来那一丝薄薄的迷雾。

        而这由冰针和冰刺组成的进攻,铺天盖地,密密麻麻。

        在如此细密的攻击之下,竟让这丝雾迷裳展现出来了应有的模样。

        看起来,杨春熙身上穿着丝雾迷裳,而她用来阻拦身后进攻的,却是丝雾迷裳的长长尾摆......

        那尾摆仿佛能无限扩大,防御覆盖面极广。

        丝雾迷裳到底算是什么?

        长裙?还是风衣?亦或者是大氅?

        夏方然一手一个,将荣陶陶与高凌薇夹在腋下,身体扭转,脚下猛地一崩!

        “嗖~!”夏方然宛若炮弹一般,带着两人向一旁的密林中扎去。

        毫无疑问,近30人的团队,偷猎者是呈合围之势的,而夏方然的选择,显然是包围圈最为薄弱的一环。

        树旁的两名偷猎者,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当然很想要赏金,但是那夏方然的气势太凶了!

        杨春熙刚才说的那句话很好,打架,去找和你实力相当的人,所以我们应该是围堵荣陶陶和高凌薇的,你夏方然也应该是去怼八大钱的,你这......

        却是见到夏方然右手捞着高凌薇,猛地向左前方的那名偷猎者砸去:“腿伸直!”

        夏方然的力量能有多恐怖?

        他抛掷出去的“武器”,速度能有多快?

        高凌薇身披铁雪铠甲,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天旋地转之下,极力的伸直一双长腿。

        “夏......”看到这一幕,荣陶陶当时就不乐意。

        结果,荣陶陶刚喊出一个字,却是同样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自己竟然也被夏方然扔了出去?

        “你也别闲着!”夏方然恶狠狠的往前一扔,将学员当做炮弹,大声喝道,“肩膀!”

        “呯!”一声重响,夏方然的投掷力道惊人,速度更是快的令人发指!

        一身雪铠的高凌薇,还没彻底反应过来,横飞在空中的她,便双脚踩踏在一个人的胸膛之上,并且势头不减,继续向后踩去。

        “咔嚓!咔嚓!”偷猎者胸膛碎裂的声音,伴随着背后树木断裂的声音接连传来。

        另一侧,荣陶陶情况相同,不仅他来不及反应,敌人同样如此!荣陶陶一肩膀撞在了偷猎者的肚子上,两人当即在雪地中滚作一团。

        “唏律律~”一道马鸣声响,大步前冲的夏方然一个飞跃,一手挂在雪夜惊的背脊上,一手贴着雪地划过,他的身体,竟然挂在雪夜惊的侧面。

        随着碎裂的马蹄声响,探下手掌的夏方然,一手插进了雪地中,竟然恶狠狠的向前方一掀!

        霎时间,厚厚的积雪、连带着碎石、树木,纷纷被掀翻了出去。而这其中,当然也包括荣陶陶和高凌薇。

        “hia~”夏方然终于翻身上马,双腿猛驾马腹,对着高凌薇坠落的方向而去,同时右手高举,一杆巨大的方天画戟迅速成型,“春熙!”

        “是!”杨春熙一声轻喝,纵身一跃,竟然跃到了那巨大的方天画戟杆尾处。

        “唔~”高凌薇一声呢喃,被冲来的夏方然左手拽住了脚踝,拖在雪地上,拎着前行。

        而夏方然的右手,却是操控着兵之魂,向前一送:“抓住!”

        巨大的方天画戟,前刺的角度精准的可怕,荣陶陶看着身下那巨大的“井字形”,飞在半空中的荣陶陶,下意识的张开双臂,抱住中间的戟杆。

        此时的荣陶陶,犹如一只怀抱着树木的小考拉......

        就这样,夏方然拖着高凌薇,挑着荣陶陶,戟杆尾部托着杨春熙,直奔密林深处而去。

        从始至终,他的速度都没有丝毫减缓,更没有丝毫的停滞!

        后方,杨春熙伫立在那巨大的戟杆之上,她挥舞着丝雾迷裳的裙摆,不仅抵抗着各种进攻,甚至还抵抗着吹来的风雪。

        与此同时,面对身后追兵的她,眼中一片流光溢彩,目光一次次的掠过偷猎者的眼睛,让一众追兵下意识的转移视线、心中忌惮......

        “风姿!你的雪龙卷呐~快卷啊啊!!!”前方,传来了夏方然的大声嘲讽,“是我距离你太远了吗?可是我们只会越来越远呐!你的马没有我的马快!!!”

        “弥途!你的幻术呢,就不能改良一下,对着我后脑勺施展吗?”

        “应劫你这个丑东西,都攻不破春熙的防御,一把年纪白活了!掀地毯会不会?地毯都不会掀,你?一个中魂校,是来这遛弯来的吗?”

        杀疯了!

        夏方然已经杀疯了!

        后方,疯狂追逐的八大钱,面目扭曲,心中怒火中烧,各式各样的输出魂技一股脑的往前仍,但却心中忌惮,还不敢看杨春熙的眼睛......

        夏方然的声音虽然越来越远,但却声声入耳,真的快要把他们给气炸了!

        密林远处,夏方然一声高呼:“哦~报警去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