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94 大丰收?

294 大丰收?

        “醒了?”随着房门打开,杨春熙笑盈盈的走了进来,看着狼吞虎咽的荣陶陶,她的面色却是变了,转头看向了高凌薇,询问道,“他吃多少了?”

        高凌薇:“这是第一盒。”

        “嗯。”杨春熙松了口气,转眼看向了荣陶陶,“就这一盒,吃了就不许再吃了。”

        荣陶陶:“......”

        我就这么努力打比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下场了还不给饭吃!?

        松江魂武简直是黑心企业,教师也是无良职工,就这么虐待学生?

        看着荣陶陶一脸愤愤不平的模样,杨春熙却是笑出声来:“怎么?小家伙,心里嘀咕什么呢,说出来我听听?”

        荣陶陶当即低垂下了眼帘,看着盒饭里的辣子鸡,迅速往嘴里扒了几口。

        杨春熙迈步走了过来,一手搭在了荣陶陶捧着的盒饭上,关切道:“大病初愈,你也不适合吃这些辛辣的食物。”

        荣陶陶抓紧了盒饭,眼巴巴的看着杨春熙那抓住盒饭的手,她的大拇指明显扣住了盒饭边缘......

        好家伙,这是要硬抢?

        第二份没有了,现在连第一份也不让吃了?

        荣陶陶抬起眼,看向了杨春熙,含含糊糊的说道:“你再这样,我就去找个厂子上班去了。”

        杨春熙面色错愕:“什么?”

        荣陶陶:“起码人家管饭......”

        “呵呵。”杨春熙收起了戏谑的心思,松开了手,侧身坐在了床边,看着荣陶陶狼吞虎咽。

        一时间,荣陶陶只感觉头皮发麻。

        嫂嫂大人的眼神,嗯...太炽热了一些。

        “怎么了?”荣陶陶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向了杨春熙,却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儿。

        两人是嫂嫂与小叔子的关系,严格意义上来讲,是平辈的。

        但是...杨春熙此时的状态,荣陶陶总感觉她像是在看自家的孩子。

        嗯,行吧,杨春熙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荣陶陶的教师,而且还是导员、班主任的那种,从这个角度来考虑,倒也能说得通。

        “我只是为你感到骄傲。”杨春熙伸出手,揉了揉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儿,“松江魂武的所有人,都为你感到骄傲。”

        “嗯嗯。”荣陶陶点了点头,倒也没有中计,而是迅速把鸡丁吃进嘴里。

        呵,女人!

        你以为甜言蜜语对我有用?

        你看我筷子停没停下就完事了!

        杨春熙继续道:“总决赛的时候,松江魂武全校放了一天的假,在教学楼大礼堂里面播放了你的比赛,学生、师长、包括校长,统统都是你的见证者。”

        “我们。”荣陶陶开口纠正了一下。

        杨春熙当即点头,道:“对,你和大薇。”

        “不。”荣陶陶摇头道,“我的意思是,我们。夏教、你,大薇和我。我们是一个团队。”

        “呵呵~”杨春熙忍不住笑出声来,眼中满是赞赏,口中却是说道,“小嘴再甜,那也没有第二份盒饭。”

        “嘛~”荣陶陶砸了咂嘴,将空盒放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我觉得也不对劲儿,我才打完比赛,咋可能就吃盒饭呢,嫂嫂一定给我准备了大餐,要好好犒劳犒劳我。”

        杨春熙拿出了手机,一边调出了视频,递给荣陶陶,随口道:“等你再休养1、2天,想吃什么都可以。”

        “这是什么?”荣陶陶好奇的看着手机,点了一下播放键,霎时间,一阵阵的欢呼声传来。

        这个摄像并不是很专业,镜头非常晃,而且拍摄者似乎还在360度旋转,拍摄周围所有的人。

        巨大的掌声、欢呼声、以及那高高举起晃动的手臂,看得人激动万分。

        隐隐的,其中还传来了“荣陶陶”、“高凌薇”这样的呐喊声。

        透过那晃动的手臂,荣陶陶也看到了远处的大屏幕,屏幕上播放的应该是两人的比赛过程,只是镜头太晃了,看不出来具体是哪个阶段。

        杨春熙:“孙杏雨给我发来的,让你见识见识当时学校礼堂里的气氛,拍的是你在比赛的时候,和凌薇冲出尸骸火驼大阵的那一段。”

        荣陶陶微微挑眉,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的确,这视角一看就是杏儿拍的。”

        高凌薇:“......”

        荣陶陶开口道:“我们什么时候回雪境?”

        杨春熙笑着问道:“怎么?想他们了?”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这么说也行。”

        杨春熙:“......”

        她探身在床头柜上抽了一张纸,递给了荣陶陶:“那为什么急着回去?”

        荣陶陶拿着纸擦了擦嘴,连连点头:“修炼啊!晋级啊!我的魂法等级都拉下了。

        原本一直是魂法等级,超出魂力等级一个大段位。现在我都魂士巅峰了,雪境魂法才三星高阶。总是出来比赛也不好,一旦离开雪境,魂法就无法修习了。”

        杨春熙颇为无奈的看着荣陶陶:“你才重伤醒来,适当的放松一些,一根弦不要这么紧绷着。”

        毫无疑问的是,修行魂力、魂法,与学习文化课基本上差不多,都是枯燥无味的。

        荣陶陶显然是刻苦到极致的那一类,根本不用人看着,甚至不需要外部的激励......

        有这样的学生,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杨春熙想的不是逼着孩子学习,而是拖孩子的后腿,让他放松放松......

        “倒也是。”荣陶陶好像真的在认真考虑,心中一动,道,“我们去散散心,逛逛街啊?”

        荣陶陶当然是另有目的,繁华的帝都城,买条项链岂不是很容易?要是回到了雪境的话,那商品种类可就不是一应俱全了。

        杨春熙当即点头,道:“想去星野小镇么?上次你和凌薇在那个游乐场玩的很开心。”

        荣陶陶哼了一声,嘀咕道:“夏教最开心吧?”

        玩个碰碰车,他差点没把我怼死。

        吓得荣陶陶都没敢跟夏方然玩卡丁车,毕竟那玩意不是用来撞的,他容易被夏方然怼出赛道......

        “呦呵?”门口处,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又在背后说我坏话?”

        荣陶陶探头望去,看到了手里拿着一叠文件的夏方然。

        看得出来,夏方然是真的很享受帝都的生活。这大花裤衩、花衬衫,再配上那走起路来“啪啪”作响的人字拖。

        这是把帝都城,硬生生当成了琼州岛。

        荣陶陶总觉得夏方然手里应该拿着椰奶,而不是一叠文件。

        夏方然晃了晃手中的纸张,道:“全国大赛冠军奖励申请表。”

        荣陶陶眼前一亮,顿时来了兴趣:“这还用填?老规矩,额头一个、眼睛一个,精神类、幻术类的!”

        在魂武世界中,额头处的魂珠显然是最珍贵稀有的,其次是眼部,再其次是胸口。

        当然,这里说的是魂珠的稀有程度,与具体的魂技功效作用并不挂钩。

        就比如高凌薇的胸口魂珠·铁雪铠甲,这一魂技在战场上发挥的作用,甚至可能比眼部的怨灵缠绕、额头的霜惧丑面都要好。

        “确定要魂珠?不考虑考虑魂宠?”夏方然来到一旁的沙发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魂宠......”荣陶陶扭头看向了高凌薇。

        高凌薇思忖片刻,道:“全国大赛的比赛规则,沿用的是世界杯的规则,人与人之间的战斗,是不可以使用魂宠的。

        当然,本命魂兽与人类的组合技另算。

        就我们目前而言,魂珠魂技给我们带来的提高更大。”

        毫无疑问,能代表各个国家出战的学员,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而这些人一般都是大三、大四的学生,有其以大四学员为主,7月份毕业季参加大区排位赛,11月全国大赛,等到来年7月份再参加世界杯的时候,那些大四的学生就相当于已经毕业一年了。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有部分天才到极致的学员,虽然依旧无法突破魂校期,但却足以与本命魂兽研究出来合体技,粗浅的运用此类特殊的技巧。

        对于魂武者与本命魂兽的合体技,大赛是并不禁止使用的,甚至是鼓励参赛选手多多使用,以便于留下珍贵的研究资料,为后人提供参考和学习。

        毕竟,这些参赛选手就是这一时期内,最为天赋异禀的魂武者,其中难免有一些天才另辟蹊径,开发出更有趣的“魂武者·本命兽的合体技”。

        听着高凌薇的分析,荣陶陶很是认可,点了点头,相比于随时都可以置换的魂珠来说,魂宠是一辈子的事情。

        独特的魂武世界规则,让魂武者与本命魂兽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共伴一生。

        而一旦吸收了魂宠,你要是爆掉的话,大都过不了本命魂兽这一关。

        荣陶陶想了想,开口道:“而且随着我们实力越来越强,将来距离雪境旋涡越来越近,找到的魂宠也必然更加珍贵稀有,没必要在这个时期向赛方讨要。”

        荣陶陶和高凌薇本就是雪燃军,而且荣陶陶又是志在旋涡,在魂宠不能更换的情况之下,荣陶陶当然更相信自己,未来,他也一定会找到更好的。

        但是魂珠魂技不同,说白了,就是因为荣陶陶和高凌薇的魂法等级摆在这里。

        绝大多数强势的魂珠魂技,等级都太高了,由于魂兽成长速度太快,导致这类强势的魂兽,在低级别时期的魂珠反而更难获取。

        “对了!”想到这里,荣陶陶心中一动,看向了高凌薇,“这个世界杯...可是一杆子支到了明年,而且还是七月份,这么漫长的训练期,咱俩的魂法应该能上四星?”

        高凌薇果断点头:“我觉得可以。”

        荣陶陶说道:“那咱俩应该申请大师级的雪境魂珠!”

        这个理论说出来有些好笑,但是仅针对于强势的魂珠魂技来说,大师级的魂珠,反而比精英级的魂珠更容易获得一些。

        当然,只是容易一点,该稀有还是稀有,其他人一辈子可能都无法拥有一枚。

        荣陶陶和高凌薇就是参加的比赛等级太高了,遇到的都是名校大神,都是集一方之力,耗费大量的资源极力培养的。

        一旦出了全国大赛,你在去正常的魂武世界走一圈,去见见那些普通的魂武学员,再看看他们那一身的魂珠魂技......你就会发现,这都是些什么“废铜烂铁”?

        然而,这些所谓的“废铜烂铁”,其实才是常规魂武者的常规配置......

        夏方然:“大师级·雪境魂珠。额头·输出类,眼部·输出类,精神、幻术皆可,确定了?”

        高凌薇看着荣陶陶,突然开口说道:“你很快就要上魂尉了,会多出来三个可利用魂槽,我记得,你4、5、6顺位开启的魂槽中,其中包括眼部魂槽。

        额头类的魂珠,你要和哥哥用一样的,但是眼部魂珠,这个奖励你可以拿。”

        “啊。”荣陶陶笑着摆了摆手,一副颇为大度的模样,“咱俩的奖励魂珠不可能就这么点,你忘了,咱还有敬爱的梅校长呢~”

        “哈哈哈哈哈!”一时间,夏方然忍不住一阵幸灾乐祸的大笑。

        杨春熙也是有些忍俊不禁。

        荣陶陶一副不忿的模样,碎碎念着:“当初我找你组队的时候,亲爱的梅校长就拿话点我,后来还在黑板上写字压我,现在终于比赛结束了,那我能放过他嘛......”

        松江魂武大学,必须得放放血!

        高凌薇:“......”

        荣陶陶继续说道:“对了,还有雪燃军,一个都跑不了!他们预备役士兵打成这样,不给点奖励怎么能行?

        我怎么也得揩点油水下来,那辰龙付天策要是推辞的话,我就去找寅虎陈炳勋。

        寅虎要是也不干,我去找未羊去,有一个算一个,挨个砸房门......”

        完了完了,孩子已经魔怔了!

        夏方然面色古怪,笑着说道:“我看你费心费力的宣传雪境,宣传松柏镇和松魂城。

        要不你也去松魂和松柏的正负大楼,去找找咱们柿长,讨要点奖励吧?”

        听着夏方然戏谑的话语,杨春熙忍不住嗔怪似的看了夏方然一眼。

        哪成想,荣陶陶竟然当真了,他一拍手,一副被点醒的模样:“对!是这个道理!”

        杨春熙:???

        夏方然:“......”

        荣陶陶对着夏方然竖起了大拇指:“还是夏教考虑的周全,高手啊!贼不走空!”

        呦呵?

        还敢跟我对线?

        那我可不困了啊!

        “啧啧...我就说你这名起的好。”夏方然撇着嘴,哼了一声,“什么荣陶陶、荣掏掏,发音都错了呀!原来你叫荣讨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