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70 攻心!(求订阅!)

270 攻心!(求订阅!)

        

        白铭豁然色变,她急忙半跪在地,一手按向地面!

        “噗!”

        霎时间,一道冲击力极强、速度奇快的水珠,瞬间从地底喷涌而出,直冲那前刺而来的荣陶陶!

        一时间,观众席中的魂武者们纷纷点头,心中暗暗赞叹。

        白铭展现出了非常良好的战斗素养,无论是对敌人前冲势头的预判,还是对时机把握的精妙程度,几乎是魂尉级别能做到最好的了。

        而且,白铭并不是单纯的一个动作,她甚至已经算到了后面的几步。

        只见她一手按在地上,施展水泉涌,而另外一只手,却是由后至前,猛地抡砸!

        水雾弥漫的赛场之上,无数水珠迅速拼凑成型。

        显然,这是“锋水大刃”!

        白铭已经写好了接下来的剧本,一旦荣陶陶被冲飞上天...甚至荣陶陶是否会被冲飞上天都无所谓,因为那锋水大刃极大极长,必然会斩断荣陶陶的身躯!

        然而......

        “呯!”

        下一刻,荣陶陶前飞之下,自然落在身后的隐蔽手掌,早已蓄力完毕的雪爆球,再次炸裂开来!

        荣陶陶犹如被推射器加了一股力一般,速度猛地拔高了一截!

        “嗖”的一声,便从水泉涌上方飞了过去。

        白铭的瞳孔微微一缩,这......

        但是她施展的水泉涌却是兢兢业业,冲击上方,而荣陶陶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躲过去,虽然大半截身体掠过了水泉涌,但是腿部却依旧被水泉涌冲击到了。

        一时间,荣陶陶整个人在空中翻转了起来,冲势之下,急速旋转的他,最后竟然一脑袋撞在了白铭虚握的拳头上。

        用我的脑袋,打的你的拳头?

        和“用我的脸,痛击你的巴掌”有异曲同工之妙......

        霎时间,荣陶陶与白铭撞在一起,滚作一团。

        而白铭虚握的拳头,实际上是在施展“锋水大刃”,这一下,极长的锋水大刃直接在地底劈砍出了一条深深的沟渠!

        撞在一起、滚作一团的两人,位于锋水大刃的“刀柄”部位,当然没有受到半点伤害。

        “我去......”荣陶陶头脑一阵眩晕,不仅是因为之前的天旋地转,更是因为被白铭那一拳头砸的脑袋嗡嗡的。

        尽管白铭是虚握成拳,但那好歹也是拳头,是魂尉的拳头!

        “诶?”恍惚之中,荣陶陶突然感觉屁股底下怎么有个“肉垫”?

        软软的...好像绿茵草皮没这么软吧?

        不知不觉间,滚作一团的两人,竟然变成了荣陶陶坐在白铭的身上。

        确切的说,是坐在她的腰间。

        冲撞之下,白铭也是稍稍有些慌乱,但却迅速回过神,感受到骑坐在自己身上的荣陶陶,她两手急忙虚握,霎时间,两柄水刃拼凑成型!

        “呀~!”只见白铭双手中各执一柄水刃,一左一右,恶狠狠的插向了荣陶陶的腰子!

        “呜~呜~呜~”几乎在同一时间,尾随而来的雪怨灵,一股脑的冲进了白铭的脑袋!

        从右侧太阳穴进,又从左侧太阳穴冲了出来。

        白铭的施法并没有被打断,她双手中的水刃还在,但是,突然被怨魂冲荡头脑,甚至从脑袋里面呼啸而过,这突如其来的精神攻击...给她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白铭面色一僵,动作也是稍稍一僵。

        “啪!”

        荣陶陶双手分左右,纷纷抓住了白铭的手腕,一时间,现场一片哗然!

        戴流年忍不住大声喊道:“近身了!荣陶陶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了!

        他费劲千辛万苦、一路无比惊险,终于近了白铭身!但是这身位......”

        两人的位置距离中场场边很近,苏婉站起身来,向场边探头探脑的观望着:“荣陶陶在和白铭角力!双方僵持不下,他还是个魂士!他的力量可以与魂尉抗衡吗?”

        “水刃的刀尖已经刺进荣陶陶的腰部了!”戴流年紧张的看着屏幕特写,当然也看的更清楚,却是见那水流拼凑的水刃中,一股股的鲜血正向外流淌着。

        刀尖不深不浅的刺进荣陶陶的腰子,双方力量几乎相差无几。

        荣陶陶死死握着白铭的手腕,却是拔不出来刀。

        白铭恶狠狠的想要捅穿荣陶陶的腰子,但却插不进去刀!

        然而...在水刃特殊的构造之下,水流不断的涌动之下,那刺进荣陶陶体内的刀尖,不断的勾出一股股鲜血。

        短短不到十秒钟的时间,白铭手中的水刃,竟然已经变成了“血刃”!

        由血水拼凑而成的水刃?

        “啊啊!!!”

        “我的天!”

        “白山疯了!都知道高凌薇武艺登峰造极,他这是要自杀吗?”

        就在两位主持人密切关注边线的战团之时,观众席上也传来了一阵阵的惊呼声。

        远处的战场上,高凌薇一身霜雪铠甲覆盖,脸上的花纹面具,时不时冲出一个虚幻的面具轮廓,直逼白山。

        而那一直避战的白山,竟然气势一变、势头一转,猛地扑向了高凌薇?

        一瞬间,白山的身上一片水流拼凑。

        海洋魂技·精英级·水犀甲!

        “呜呜~!”花纹面具,到底还是贯穿了白山的身躯,甚至从他的胸膛穿透、呼啸而过。

        而白山似乎早有预料,知道自己的内心会特别惊恐,他却有着壮士断腕的决心,甚至早在花纹面具贯穿身躯之前,他就已经跳起来了!

        与之前的荣陶陶一样,横冲直撞!

        “呯!”

        高凌薇不明所以,不清楚对方为什么不再退避,而是突然来送死。

        是因为你有水犀甲,所以不在乎吗?

        但这正遂了高凌薇的心愿!

        是时候见证一下,到底是我的锋雪大刃更锋利,还是你的水犀甲更坚固了!

        高凌薇当即一脚踏下!

        雪境魂技·精英级·雪风冲!

        霎时间,一道呈线条状风雪向前冲荡开来,直接将白山掀翻了出去。

        看着那被掀翻出去的白山,高凌薇拉后的一只手掌,猛地由后至......

        “嗯?”高凌薇愕然发现,自己那由后至前抡砸的手掌,竟然被一条水牢鞭给缠住了?

        “呀~!”高凌薇恶狠狠的一挥手,但是她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撕碎那柔韧的水牢鞭。

        不仅如此,她的两个脚踝,也被水牢鞭给缠绕住了!

        要知道,锋雪大刃的伴生动作,必须是手臂右后向前抡砸。

        而高凌薇被硬生生止住了施法动作,这也导致了那已然拼凑出来锋雪大刃,立刻破碎开来。

        戴流年惊声感叹道:“白山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他要阻止高凌薇行进!他试图用这样的方式,制止高凌薇前行和躲闪的步伐!”

        “是这样的!”苏婉的语速极快,声音也激动了起来,“无论白山是否真的撞到了高凌薇,即便是他被高凌薇一脚踏飞了出去,但高凌薇依旧停下了脚步!

        水牢鞭已经捆绑在了她的身上!接下来呢?接下来呢?呀!锋水大刃!”

        西侧偏南部位的赛场上,白山强忍着内心的惊恐,动作也稍稍有些艰难。

        但毫无疑问的是,心中惶恐的他,凭借着自身过硬的意志力,依旧在极力施展着海洋魂技·锋水大刃!

        不仅如此,他的眼中还亮起了魂技·海鬼威视!

        是的,之前高凌薇一直在忍、苦等一个机会,想要出其不意,让雪怨灵能有所建树。

        白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苦苦等待许久,海鬼威视,就在此时!

        “高...高凌薇!”白山的话语有些磕巴,显然心中依旧在害怕,却是极力让自己正面直视高凌薇的双眼。

        高凌薇中招了!

        如果是正常状态下,早有心理准备的高凌薇,根本不可能中招。

        但是要知道,自从开场以来,高凌薇就一直被妹妹白铭侵蚀着神经、刺激着大脑!

        白铭才刚刚陷入战团不久,高凌薇也才刚刚解脱。

        你让高凌薇面对敌人?当然可以!她恨不得能将敌人硬生生撕碎!

        在头脑浑噩的情况之下,性格,便成为了一个人的行为主导。

        就如同在真正的灾难面前,一个人到底是勇敢、鲁莽,还是胆小、怯懦,均是一目了然。

        所以,要求此时的高凌薇头脑清醒、从容避让对方的眼神,那是不太现实的事情......

        奉天第一队,绝对不是白叫的!

        那白铭的海女微笑,更不是白给的!

        就这样,高凌薇原本一手释放着玉龙馈赠,企图冻结缠绕在手腕上的水牢鞭,突然听到对手还敢挑衅?

        她猛地转眼看了过去,这一下,高凌薇手中释放的玉龙馈赠当即停止了下来......

        海鬼威视,如尖刀一般直刺高凌薇的心灵,让她那本就被痛苦折磨的大脑,更是千疮百孔......

        白山同样吓了一跳!

        霜惧丑面不需要施展出来,只要让人看到,对方便会心生退缩之意。

        一时间,无论是高凌薇还是白山,实打实的“互相伤害”了一波,心中竟然都有点怂......

        然而,怂归怂,高凌薇毕竟是被水牢鞭捆绑、束缚的一方,犹如砧板上的鱼肉。

        被直刺心魂的她,短暂停下了施展玉龙馈赠,这也让她失去了逃出水牢鞭的最佳时机。

        而白山,则是依旧拼凑着锋水大刃,虽然被高凌薇的霜惧丑面吓得不轻,动作有些迟缓,但他的锋水大刃却是实打实的拼凑了出来!

        “呯!”这一刻,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响!

        “哇!”

        “卧槽,别,别踩了!”

        “真下死手啊,真舍得把妹子往死里踩啊...她好美的......”

        场上两个战团实在是太过精彩,让人应接不暇,有人关注白山与高凌薇,自然有人关注白铭和荣陶陶。

        就在十秒钟之前......

        白铭和荣陶陶一直在角力,互不相让。

        荣陶陶双手抓着白铭的手腕,谁都动弹不得,但问题是,荣陶陶才是受伤的那一方!

        绝大多数自主修习魂技,都需要手部的伴生动作来施法,两人一时间竟然谁都奈何不了谁!?

        白铭不需要改变,她双手中的水刃已然成为了“血水刃”,她心中清楚,只要保持住这个动作,她很快就会赢,荣陶陶很快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昏死过去!

        她只需要一点时间,就一点。

        而荣陶陶却是不得不改变!

        他掰手腕赢不了高凌薇,同样赢不了白铭。

        再这么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既然我的手动不了,而你又安于现状的话......

        “啊啊啊!”荣陶陶一声厉喝,骑坐在白铭小腹上的他,双脚本就落在白铭脑袋两侧,却是见荣陶陶猛地一抬脚,重重落了下来!

        星野魂技·踏星裂!

        手不能动,但我的脚可以!

        荣陶陶重重落下的左脚,并未施展踏星裂,而是单纯的踩向白铭的头颅,为的,就是固定对方的脑袋。

        而他的右脚,毫无疑问,踏星裂!

        火力全开,伤害拉满!

        白铭的瞳孔微微一缩,再也不敢保持现状的她,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却不得不做出改变!

        只见白铭猛地一歪头,同一时间,脚下一蹬地,挺着腰将荣陶陶掀了起来。

        但是...进攻方,在时机上,永远是占足了优势的,防守方只能根据对方的改变而改变,这需要反应的时间。

        就在白铭挺腰掀翻荣陶陶的前一刻,荣陶陶的脚已经落了下来!

        “呯!”

        霎时间,碎星四溅!

        “嘶......”白铭脑袋一懵,荣陶陶的右脚就落在耳畔,一股巨大的魂力气浪翻涌开来,迸溅四射的碎星炸响!

        一时间,白铭的脑瓜子嗡嗡的。

        本该被冲飞出去的她,却是被荣陶陶的左脚踩在了原处!

        而被白铭挺腰“挺”起来的荣陶陶,却是顺势站起身来,一脚再次踏下!

        星野魂技·踏星裂!!!

        “呯!呯!呯!”

        踏星裂,本是迸溅型魂技,是为了逼退敌人的。

        但是荣陶陶为了不让白铭被掀翻出去,那一脚接着一脚,就往白铭的脸上踩!

        仅第二脚,白铭的脑袋就深陷绿茵草皮之中,直接被荣陶陶跺进了土地里!

        一脚,两脚,三脚......

        一时间,观众席上一片哗然,眼睁睁看着荣陶陶在“斩妹”......

        主持人戴流年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嘶......这...这......”

        伴随着他磕磕巴巴的声音,荣陶陶的踏星裂依旧在继续!

        场上,裁判迅速跑了过来,仔细观察着形式,避免误判,他的口中也叼着哨子,随时都可能吹响哨声。

        但就在此时,荣陶陶却是突然蹲下身,抓着白铭的脖子,猛地拎了起来。

        叶南溪!

        你不让我拎,我自己找人拎!

        裁判叼着口哨,明显犹豫了一下,并未吹响。白铭显然还在挣扎!

        而荣陶陶则是一手死死的圈住了白铭,禁锢住了她胡乱挣扎的手臂。

        他并没有利用白铭头部遭受重击、眩晕的时机而继续进攻,为什么?

        荣陶陶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观众们面色惊恐,甚至不忍直视,不知道荣陶陶又要干什么的时候......

        却是见到荣陶陶单手圈着白铭的身体,从后方抱住那浑浑噩噩的白铭,眼神遥遥望向了战场西南方。

        而后,荣陶陶大声喝道:“白!山!!!”

        几秒钟前,场边“呯嗙”作响的时候,白山就已经望了过来,此时的他更是面无血色,半空中的锋水大刃也才刚刚拼凑完全。

        视线中,荣陶陶从背后拥着白铭,一手呈掌,如手刀一般,缓缓的划过了白铭的喉咙......

        这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割喉动作!

        当然,荣陶陶没有真正的进攻,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刀,白铭也并没有再受到更多的伤害。

        荣陶陶这样的动作,象征性的意味更浓一些。

        “咕嘟。”白山的喉结一阵蠕动,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两人相隔很远,但是...对于荣陶陶眼中弥漫的杀意,白山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他是在开玩笑吗?即便他说是,我又敢赌吗?

        退一万步来讲,荣陶陶完全可以抓住机会,直接让妹妹丧失战斗能力,那么在2v1的情况下,我怎么可能赢?

        那高凌薇还撑着铁雪铠甲,我的锋水大刃,起码要几次劈砍,才能切实斩碎她的铠甲,这......

        噗......

        半空中拼凑成型的锋水大刃,悄然破碎开来,洒下了一片水珠。

        白山高高举起了手,但却与魂技无关了,而是面向了裁判。

        高凌薇的身体轻微颤抖着,也终于冻结住了手腕上缠绕的水牢鞭,一手立刻捏碎了冰鞭。

        她也意识到了什么,并没有再进攻。

        双脚依旧被水牢鞭捆绑的高凌薇,站在原地,转头望去,却也看到了荣陶陶将那衣衫破碎、目光涣散的白铭,缓缓的放在草地上......

        “嘟嘟~!”裁判再三确认之下,终于吹响了哨声,“白山代表小队弃权!高凌薇、荣陶陶小组获胜!”

        观众席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看到了荣陶陶的动作,也都在等待白山的回复,而当白山真的弃权之后,人们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在此时,戴流年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啪!”

        只听戴流年激动得大吼道:“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

        我,荣陶陶,天天吃饺子!!!”

        ...

        五千字章节,元旦快乐!愿诸位看到育满满的诚意!

        感谢一直支持育关爱育的书友,也恳请看盗版书友们来起点补一下订阅,投一发月票!拜托了!

        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