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63 如你所愿

263 如你所愿

        高凌薇猜测的正确与否,并没有最终定论。

        假如说,她猜中了高泽华的心思,那么高泽华必然不只是担心她的魂珠魂技。

        相比较而言,荣陶陶的莲花瓣,才是高泽华最忌惮的东西。

        无论怎样,高泽华的邀战,高凌薇与荣陶陶欣然接受。一时间,电视机前的观众们都兴奋了起来,听得出来,双方这是准备抛开魂珠魂技、纯粹较艺?

        这倒是别开生面啊?

        没见过魂武者之比“武”,不比“魂”的。

        “嘟嘟~!”绿茵场中圈位置,裁判吹响了口哨,“双方学员是否准备完毕?”

        高泽华点了点头,而在东侧半场上,荣陶陶咧嘴一笑,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来了!”戴流年开口说道,甚至有点激动,“来自荣陶陶的招牌动作!他的招牌笑容又来了!”

        身旁,苏婉一脸错愕的看着戴流年,这...这是什么情况?

        她和戴流年搭档足足5、6年了,当然知道老搭档的主持风格,戴流年绝对不是那种气氛型解说。

        他性格温文儒雅,声音一向不疾不徐,这...???

        这哨声一响,他的反应怎么这么大?是不是采访了荣陶陶之后,受到什么刺激了?

        “嘟嘟~!”裁判手中的小旗挥下。

        比赛开始!

        下一刻,东西两侧半场的参赛学员,纷纷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四把刀,两杆戟,双方遥遥对视,纷纷冲了出去!

        “果然,没有水泉涌、没有水龙卷、更没有水牢鞭!”戴流年观察着战场,一边解说着,“高泽华与林萧潇二人,依照自己独特的魂武之道,放弃了优势,放弃了海洋魂武者特有的防御和控制,选择与对方较量武艺!”

        苏婉点头道:“同样,高凌薇与荣陶陶也只是拿出了方天画戟,双方真的要上演冷兵器的对决吗?”

        戴流年感叹道:“万万没想到,2011年的全国大赛,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开场的,哦?荣陶陶选手先发制人!”

        “嗖~!”

        只见荣陶陶大步前冲,眼看着双方都要接近中圈的位置,他猛地一甩手,方天画戟顿时化作一杆标枪,投掷而去。

        林萧潇面色一变,急忙侧身闪躲,躲过了这飞来一戟。

        但也正因为林萧潇的闪躲动作,让她的脚下慢了一丝,下一刻,高凌薇已经与高泽华战在了一起!

        “叮~!”一声脆响。

        雪制的戟与水制的刀交织在一起,竟然发出了钢铁般碰撞的声音。

        高泽华双刀下压,劈砍在高凌薇戟杆之上,脚下猛地向前一冲。

        “呲......”

        高泽华不仅在向前冲,手中的水刀更是划过长长的戟杆,用那锋利的刀刃,削下了一层层霜雪,向高凌薇的面庞溅射而去!

        “花活儿不少啊?”一道声音自高泽华身侧传来,伴随着声音,荣陶陶手中的长戟也刺了过来。

        高泽华当机立断,前冲势头戛然而止,展现出了惊人的身体掌控能力,却是见他脚下一弹,向后撤去的同时,手中的水刃猛地甩向了高凌薇!

        高凌薇同样撤步,长戟在空中横向拨挡,磕飞了那直刺面门的水刀。

        “叮”的一声脆响!荣陶陶顺势横荡开来的长戟,被高泽华拦得结结实实,只见高泽华单手反握水刃,拦在身前,却是感觉虎口一阵发麻。

        小小魂士,哪里来的这般力量!?

        不可能!

        星野魂技·斗星气!?

        荣陶陶一声冷笑,道:“通晓原理、增幅自身的魂技,我能用吧?”

        “你话不少!”高泽华面色阴沉,猛地一侧身,霎时间,一并水刃擦着他的脸侧,直刺荣陶陶面门!

        荣陶陶急忙一歪头,躲过水刃的同时,却也看到林萧潇那横冲直撞而来的身影。

        “呵。”荣陶陶戟尖抵着左前方高泽华的刀刃,手中的戟杆却是突然向右前方一扔,随即一脚正蹬!

        “啪!”戟杆被荣陶陶一脚蹬了出去,直抽林萧潇面门!

        “转起来了!”苏婉眼前一亮,开口说道,“荣陶陶选手独特的战斗方式,早已成为了关外排位赛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个人不够,两个人不多!

        早在播报关外联赛之时,我就在想,荣陶陶的方天画戟到底面对几人,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啊......”

        苏婉话还没说完,突然惊叫一声。

        那林萧潇被戟杆硬结结实实的抽在手臂上,前冲的身影被硬生生打住,然而高泽华却不会坐以待毙,另一手中再次拼凑出一柄水刃,猛地向前甩去。

        “叮!”荣陶陶的肩膀上,突兀的刺出来一杆长戟,戟尖精准的刺在那旋转飞来的水刃之上!险而又险的挡下了这一击。

        荣陶陶再抽出方天画戟的瞬间,高泽华已经冲杀了上来!

        “你以为你的力量很强!?”高泽华面色阴沉,声音更是冰冷,仿佛不信邪一般,猛地一刀拨开了高凌薇的长戟,另一刀砍向荣陶陶的面门。

        身后有大薇在,荣陶陶当然不好闪躲,他双手执戟,急忙向上方拦去!

        “叮~!”

        一声脆响,一股巨力从戟杆上传来,荣陶陶竟被硬生生劈砍向后退了一步!

        而高泽华的进攻却是连贯的,甚至是密不透风的!

        只见高泽华猛地一转身,手中的水刀再次恶狠狠剁在了荣陶陶的戟杆之上!

        “嘶......”荣陶陶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自己有斗星气加持力量,但对方毕竟是魂尉巅峰,一旦暴躁起来,那也够瞧的。

        “你很会转?”高泽华一声冷哼,竟然也转起来了!?

        只见他的身体斜着旋转,双臂摊平,各执一柄水刀,身体每转半圈,就有一柄水刃重重跺在方天画戟的戟杆之上!

        势大力沉!

        一次又一次,硬生生压得荣陶陶抬不起头来,连连后退开来。

        一时间,场上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哇...八桂小陀螺?”

        “那个荣陶陶是武器转,这个小辫儿是自己转啊?哈哈哈,2秒17转?”

        “京...京剧?”

        “京什么剧,这不就是另类版本的敲地鼠么?”

        赛场之上,高凌薇的声音从荣陶陶身后传来:“我左。”

        顿时,荣陶陶那握着戟杆的右手一个卸力,带着高泽华的水刀向地上落去。

        同一时间,荣陶陶左手紧握戟杆,迅速侧身,方天画戟一横,亮起了长戟锋利的月牙刃,冲着高泽华的脑袋就削了过去!

        高泽华感觉情况不妙,脚下一崩,急忙向一侧窜去,身体顺势一个翻滚卸力。

        “跑?装完了还想跑!?”荣陶陶顿时跟着冲了出去。

        “你追。”高凌薇一声厉喝,长戟由后至前,猛地一戟劈砍,那企图上前营救的林萧潇,顿时面色一变,惊声喝道,“泽华!”

        高泽华刚刚翻滚起身,听到林萧潇的话语,顿时暗道不妙,他甚至都没有回头向后看,下意识便反身格挡,双刀呈“x”字形,挡在脸前。

        “咔嚓!”交叉在眼前的双刀,与井字形的战戟卡在了一起,甚至那明晃晃的戟尖都点在了高泽华的鼻尖上,真是险而又险!

        高泽华惊出了一身冷汗,本就刚刚翻滚起身、立足未稳,又被这一戟刺来,他“蹬蹬蹬”向后退开数步!

        荣陶陶眼看着高泽华又有跌倒的趋势,当即冲杀上前!

        “呲!呲!呲!”荣陶陶一戟又一戟,直逼高泽华心脏!

        高泽华面色又惊又怒,脚下本就不稳,在长戟巨力之下,当即一屁股坐倒在地。

        可以!

        敲地鼠是吗?

        高泽华脚下连连蹬踹,急速向后退开,荣陶陶一戟又一戟,擦着高泽华的身体刺进草皮地中,惊而又惊、险而又险!

        “泽华!”

        “你的对手是我。”高凌薇目光凌厉,长戟猛地横荡开来,再次将林萧潇逼退数步。

        林萧潇很想去解救高泽华,但她却是绝望的发现,眼前这个女孩......

        她的攻势,可不比荣陶陶逊色半分!

        “咚!咚!咚!”一连串的武器抡砸声响不绝于耳,林萧潇不仅没有机会脱离战团,甚至被高凌薇杀的节节败退,距离高泽华越来越远!?

        一时间,绿茵场上被分开成为了两个战团。

        一边是高凌薇大开大合、气贯长虹一般的迅猛攻击。

        另一边...呃,虽然荣陶陶的攻势同样迅猛,但是怎么看都有点喜感。

        那一次次刺进绿茵场地里的方天画戟,与那脚下连连踢打、疯狂后退的高泽华,构成了一幅当代名画!

        《闰土与猹》

        “战场切割!1对1单挑!”苏婉握紧了小拳头,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起刀了!高凌薇选手竟然起刀了!?”戴流年的注意力却是在两个女选手身上,“林萧潇用的可是双刀!她浸淫此项技艺多年,高凌薇竟然丢掉了惯用的方天画戟,反而拿起了长直刀...哇喔!!!”

        戴流年忍不住一声惊叹,弃戟执刀的高凌薇,其攻势凌厉了不止一个档次!

        戴流年:“高凌薇的长直刀,竟然不逊色于方天画戟?”

        长发飞舞之下,高凌薇手中的大夏龙雀迅猛异常,撩、扫、刺、劈,根本不给林萧潇半点反应的机会。

        林萧潇连连后退,但是高凌薇那大长腿疯狂向前、步步紧逼。

        “死,或降!”高凌薇眯着一双美眸,死死盯着林萧潇的眼睛,一股股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压了上去。

        这根本不是一个常规武者应有的动作!

        你当然可以看对手的眼睛,但是在战斗过程中,你怎么可能一直紧盯着对手的眼睛?

        你不得关注对手的肢体动作?你不得阅读对方的进攻、防守?

        这高凌薇......

        刀快,人更快!

        她有如此自信,如此艺高人胆大,当然是从尸潮里杀出来的!

        昔日里,高凌薇面对周围一圈雪尸雪鬼,都能面面俱到,更何况此时只有面前一个敌人!?

        照顾一圈敌人,与照顾一个敌人能一样吗?

        苏婉惊声叫道:“小心!”

        却是见到荣陶陶战团中,高泽华再也受不了如此被动的局面,他脚下猛地一蹬地,竟然向后飞了出去,看这势头,怕是能足足后飞20多米!

        而在仰躺着后飞的过程中,高泽华双手猛地向前一抡,两柄水刃化作飞刀,直刺荣陶陶面门!

        “跳!?在我面前你敢跳!?”荣陶陶仿佛受到了什么侮辱一般!

        就这?

        你还自称没输过!?

        你跳起来干什么?求输?

        虽然高泽华是无奈蹬地、向后仰躺飞去,尽可能的脱离战团,但是对于荣陶陶来说,对方就是在“跳”!

        霎时间,荣陶陶真正化身为荣闰土!

        只见他矮身躲过水刃、大步前冲的一瞬间,手中的方天画戟高高举起,由上至下,猛地向下抛掷而去!

        高泽华的瞳孔几乎缩成了针芒状,电光火石之间,甚至连放弃较艺、改用魂技的功夫都没有!

        “呲!”锋利的长戟,霎时间刺进了高泽华的小腿,由上至下,带着他倒飞的身影,直接钉进了绿茵场地之中!

        “啊啊啊啊!”高泽华惨叫的声音瞬间响彻全场。

        一时间,无数人大声赞叹着,这个荣陶陶,把握机会的能力也太强了一些!

        短短的十几秒钟,他从劣势转为优势、从优势转为胜势!

        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趁你病、要你命”!

        从始至终,高泽华只有一个立足不稳,但就是这一个看似无所谓的情况,却硬生生被荣陶陶滚出了这么大的雪球!

        本该将方天画戟玩出花儿的荣陶陶,却是在追杀之时,没有半点花里胡哨的多余动作。

        他根本没有你来我往、打上20分钟的觉悟,真就只需要一个机会,足以判定胜负!

        顿时,观众席一片哗然。

        如果有魂珠魂技支撑的话,这场比赛绝对不会如此的“朴素”,必然会华丽至极,毕竟海洋魂技、雪境魂技都有大场面的效果,很唬人。

        但是这纯粹的较艺......

        如此朴素,却又如此凶险!

        “就...就没了?”

        “只是伤了小腿,还有一战之力吧?他...诶呀!小心!”

        “完了完了,荣陶陶不可能犯错,必然步步逼近,高泽华根本扛不住!他也真是有病,为什么非得比武艺啊,你多比人家练了三年的魂法,你上魂技啊!?”

        “看那边,看那边!高凌薇杀疯了!卧槽!!!”

        绿茵场上,另外一个战团之中......

        “你...你!?”林萧潇已经彻底懵了,手执双刀的她,本以为自己的攻势已经足够迅猛了,今天是真的开了眼了,还有人能硬生生压着自己打!?

        关外联赛上,高凌薇即便是武艺超群,但林萧潇自认为有一战之力,但是这...这......

        难道高凌薇一直在隐藏?

        亦或者是这三个月,她的刀法有大幅度提高?

        林萧潇下意识的抬眼,在一片刀光之中,看到了高凌薇那杀意弥漫的眼眸。

        高凌薇,依旧在死死盯着林萧潇。

        自始至终,没有转移过视线!

        林萧潇心中一慌,对手...作弊了吗?这是使用精神类魂技了吗?高凌薇的眼睛,那眼睛......

        她真的想要我死?

        她竟然不是在开玩笑!?

        我们之间真有如此大的仇恨?

        仇恨,当然没有。

        只不过,一旦高凌薇进入状态,必然是招招毙命!

        峡谷之中,这就是真理。

        如果说那无穷无尽的尸潮,告诉了高凌薇什么道理的话,那么只有一条:对手不死,死的就是我!

        “咕嘟。”林萧潇咽了口唾沫,心中惶恐不已。

        她不想这么丢人,不想因为对方的眼神而胆怯,更不想因为对方的气势而退缩,这里是全国大赛,她丢不起这个人!

        但是...但是......

        高凌薇那锋利的眼神,仿佛比那大夏龙雀还锋利,甚至能刺穿林萧潇的心脏!

        即便那刀没有真正的刺进她的身体,此时的林萧潇已经手脚冰凉,极度惶恐之下,甚至动作都有点变形了!

        如此心态,还怎么发挥出全部实力?

        也别说林萧潇心理素质不行,换一个对手上来试试?该慌也得慌......

        林萧潇当了这么多年的魂武者,就没感受过如此离谱的浓重杀气!

        大夏龙雀的每一次进攻,都让林萧潇心惊肉跳。

        眉心、喉咙、心脏......

        格挡,再挡,继续抵......

        “叮~!”一声脆响。

        霎时间,吵闹喧嚣的绿茵场地一片寂静!

        绿茵场上,林萧潇右手执刀,在身侧呈横砍姿势,手臂却是僵硬在半空中。

        林萧潇左手中的水刀,原本挡在身前,却是被雪制大夏龙雀硬生生撩开。

        林萧潇傻傻的站在原地,身体微微后仰,半点都不敢动。

        而高凌薇双手执刀,握于脑侧,伴随着弓步前刺的动作,那锋利的刀尖,点在了林萧潇的喉结处,甚至浅浅的刺进了她的皮肤!

        两人的动作,也就此定格。

        镜头中,高凌薇那因为前冲而横飞的马尾,落在了背上,雪制的刀尖处,染上了一丝红色的鲜血。

        林萧潇的身体无法自控的颤抖着,面色惨白,却是一动不敢动,额头处浮现出了一层冷汗。

        “死,或降。”高凌薇的声音阴沉的可怕,那一双眼眸,自始至终,都紧紧盯着林萧潇的眼睛。

        林萧潇下意识的躲避视线,却是听到高凌薇口中吐出了一个字:“3。”

        “嘟嘟!嘟嘟~!”

        高凌薇话音刚落,裁判却是吹响了哨声,她没有回头,哪怕是没有亲眼看到另外一个战场的输赢,但是她心中却很自信。

        “2。”

        林萧潇豁然色变、心中大惊:“降!降!!!”

        “嘟嘟~!高泽华丧失战斗能力,林萧潇主动弃权,判定关外赛区,1号队伍,松江魂武获胜!”裁判大声喊着。

        高凌薇终于挪开了点在林萧潇喉咙上的大夏龙雀,那刀尖上,还流淌着一丝鲜血。

        她转过头,也看到远处的战场上,荣陶陶抽出了刺进高泽华大腿的方天画戟,雪制的戟尖上也是一片通红。

        他似乎说了些什么?

        相距较远,高凌薇当然听不到荣陶陶的话语,但是从口型来看,似乎......是她开赛前说的那句话。

        “如你所愿。”

        ...

        五千三百字,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