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57 会亲家?

257 会亲家?

        “吸溜...哈......”

        荣陶陶放下了饭碗,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脸上仿佛写了两个大字:满足!

        这一口鲫鱼豆腐汤下去,荣陶陶已经彻底沉醉了。

        有机会真得找李烈理论理论,这不比白酒好喝多了?

        饭桌上,高庆臣和夏方然把酒言欢,两人在各自领域都有一定建树,而且执行任务地点大抵相同,倒是有很多共同语言。

        程媛一脸慈爱的看着荣陶陶,小家伙这一副享受的模样,让她有些忍俊不禁:“呵呵。”

        毫无疑问,这是对她手艺的最大褒奖。

        高凌薇轻轻怼了怼荣陶陶的胳膊,道:“再盛一碗饭?”

        “来,孩子,把碗给我。”一边说着,程媛已经站了起来。

        “诶,使不得使不得。”荣陶陶急忙回过神来,自顾自的站起身来,“我自己去盛,程姨做的饭好好吃。”

        好不好吃先放在一旁,荣陶陶这小嘴倒是真甜!

        午餐进行过半,程媛的心已经放下了不少。

        她当然知道荣陶陶是魂将之后,也曾设想过荣陶陶会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毕竟是二代,大概率都是娇生惯养的,脾气都大得很,更何况是堂堂魂将之后?

        虽然高凌薇也曾和母亲说过荣陶陶的性格,但毕竟眼见为实嘛。

        而且不仅是荣陶陶,还有这两个威名赫赫的松江魂武教师,都很亲切,没什么架子。

        “多吃菜,少吃饭。”杨春熙开口说道。

        荣陶陶哪管你哪个?

        刚一坐下,勺子就探到了红烧肉的盘子里。

        红烧肉的汤汁往香喷喷的米饭上一浇,让我的灵魂在这美味的肉汤里再走上一遭......

        这一刻,谁能拦我!?

        程媛看着他贪吃的模样,柔声道:“刚才,小薇把你带的礼物给我了,我很喜欢,谢谢小荣。”

        “叫我淘淘就行。”荣陶陶扒了一口饭,面对美食,他真的很难保持良好的形象,“还得感谢嫂嫂。”

        程媛:“嫂嫂?”

        荣陶陶示意了一下一旁的杨春熙,道:“我有个亲哥,名叫荣阳,这是我的嫂子。”

        “哦?”程媛愣了一下,刚还把杨春熙当成是女儿的大学导师、教员,现在看来,这是荣陶陶的家人?

        突然间,这顿饭的味道就有点变了?

        程媛看向了杨春熙,道:“我倒是知道小荣...嗯,淘淘有个亲哥哥,好像也是一名雪燃军?”

        “嗯。”杨春熙笑着点了点头。

        “哎......”说到这里,程媛似乎有了满腹的情绪,忍不住关切道,“聚少离多吧?”

        杨春熙愣了一下,回应道:“嗯。”

        程媛看了一眼一旁喝酒的高庆臣,道:“我家这个也是,他要是不提前退役,我恐怕也是一个人生活呢,一朝入伍,想见一眼都难。”

        “妈。”高凌薇微微皱眉,桌下的腿轻轻碰了一下母亲的腿。

        “不过你们倒是比我好一些。”程媛反应过来,笑着说道,“起码杨教是魂武者,我只是个普通人......”

        高凌薇继承了母亲的眉宇,母女俩有着几乎相同的眼睛,但气质上却是天差地别,程媛给人的感觉很和蔼,带着华夏女人特有的温婉,眼中的光华都是温和的,不似高凌薇那般锋利。

        杨春熙礼貌的微笑点头,没有再回应。

        她个感情生活并不算太完美,虽然关系稳定,但却前路坎坷。

        其实,让荣阳来松江魂武当一名教官也是不错的选择,只是这样的想法也只存在于杨春熙的脑海中,几乎很难实现。

        荣阳和杨春熙都是青年才俊,他们的能力非常强,这也让两人身上的担子很重。

        “你俩一起入了伍。”终于,把酒言欢的高庆臣,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边。

        荣陶陶艰难的放下了饭碗,点了点头。

        高庆臣脸上的欣慰与喜悦之色,来不得半点虚假。

        同样,目前程媛脸上的担忧之色,也是无比的真实。

        高庆臣继续道:“特殊小队·十二生肖,我听说,你哥在其中帮了不少忙。”

        荣陶陶点了点头:“加入雪燃军是真的,但我俩在十二小队里还算是预备役,得等到大学毕业后再转正,或者是去其他部队。”

        “哈哈哈,好好好!”高庆臣连道数声好,拿起了酒杯,自顾自的喝了一口,辛辣的酒水一路烧到了胸膛,他咧着嘴,吐出了一口酒气。

        正常来说,父母干哪一行,几乎都不愿意子女也进入相同的职业。

        因为他们用一辈子的时间,切身体验了这一行当的辛苦。

        更别提雪燃军了,那不只是辛苦的事儿,更关乎于性命!

        然而...身为父亲的高庆臣,甚至他已经在断了手臂、断了小腿的状态下,依旧对两人参加雪燃军非常欣慰,从他的表现上就能看得出来。

        相比较之下,母亲程媛的反应就很正常,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她的担忧,只是碍于场面,强忍着没有把心中的话说出口。

        “嗯?”程媛愣了一下,桌下突然探来了一只手掌,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

        程媛扭头看向了高凌薇,却发现女儿目不斜视,依旧在看着父亲,和荣陶陶一起回答着父亲的问题。

        这......

        程媛低下头,看着女儿的手掌,一时间,她竟然摇头笑了笑。

        女儿这是在安慰我么?

        她长大了,懂得心疼人了。

        事实上,程媛并不知道的是,高凌薇内心中满满的都是愧疚,满满都是自责。

        因为她不知道父母这样的生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

        父亲还好说,甚至他返回雪境大地,反而会更开心。

        高庆臣毕竟还是一名雪境魂武者,他奋斗的日子,生命中的大部分时光和记忆,都在这雪境之地。

        但是母亲......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却要驻留在这雪境之地。

        无论松柏镇再怎么繁华,再怎么贴近现实社会,但对于普通人来说,一条便可以否定所有:这里永远都是冬天,永远刮着寒风、落着霜雪。

        偌大的松柏镇,对于程媛来说,更像是一座囚牢。

        没有人强制她回到这里,只是女儿的一句话,程媛便回来了。

        嘴上可以说的天花乱坠,行为却不会作假。

        程媛用自己的举动,表明了对女儿最大的支持,最深的爱。

        一切只为了让高凌薇更心安,让她更专注、发展的更好,没有后顾之忧。

        “高叔。”

        高庆臣面色红润,显然喝了不少,他看着荣陶陶,突然开口道:“你可以叫我庆臣叔。”

        荣陶陶心中错愕,倒也是一种叫法,会显得更亲密么?也许吧。

        “庆臣叔。”

        “诶。”高庆臣的眼神有些迷离,看着荣陶陶,那笑容却是愈发的复杂了。

        高凌薇看着自己的父亲,感觉他有点喝多了。

        不过今天这么高兴的场合,她也不好说什么。

        看到高庆臣那怔怔的眼神,荣陶陶的内心是有点懵的,之前想要问出的话也咽了下去,疑惑道:“庆臣叔?你是想起了什么吗?”

        “嗯。”高庆臣回过神来,笑了笑,道,“我们队里曾经也有一个年轻的士兵,他很特殊,刚入队那阵儿,私下里会这样叫我,他和你的眼睛很像。”

        而高庆臣的笑容,在荣陶陶眼中看来,却是显得有些苦涩。

        荣陶陶心中一动,道:“那他......”

        高庆臣摇了摇头:“走丢了,在一次任务中走丢了,留在了雪境旋涡里,没能再回来。”

        闻言,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老高。”程媛突然打破了沉默,“招呼客人吃饭。”

        显然,“客人”这两个字不该说,会拉远距离,但却也能提醒高庆臣。

        “啊啊!哈哈,你看我,人一上岁数,就容易想过去,嘴还容易絮絮叨叨。”高庆臣一边笑着,一边对着夏方然拿起了酒杯,轻轻的撞了撞。

        “啪~”

        在这一刻,那酒杯撞在一起的声音,听起来更像是心碎的声音。

        夏方然喝了一口酒,老人精的他,直接转移了话题:“淘淘,今年过年的时候,你把你李教带家里来,跟你庆臣叔好好喝一顿,我感觉我快到量了,怕是要拉胯......”

        荣陶陶蛇随棍上,直接道:“那不行啊!全桌就靠你陪我叔喝酒了,你得支棱起来啊!”

        夏方然:“啊?”

        荣陶陶起身夹了一大口凉菜,送到夏方然盘中:“吃,你看这正宗大家凉,黄瓜条干豆腐肉末粉丝辣椒面,这一口下去,保准儿又能喝三杯。”

        “哈哈哈哈。”高庆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酒精,的确会放大人的情绪。

        不管他之前当兵那阵儿性格如何。此时此刻,这个五十中旬、断臂断腿的退役老兵,性格真的非常好。

        荣陶陶当然知道,这是高庆臣后天努力调整的结果。

        但凡一个优秀的魂武者,那都是满手鲜血的,更别提一个雪燃军士兵了,他的戾气一旦释放出来,荣陶陶和高凌薇加起来都没得比。

        夏方然一脸难受:“你这小子是真没良心!我自己都没对象呢!屁颠屁颠的跑来跟你来会亲家了!你就这么对我?”

        荣陶陶:???

        高凌薇夹菜的手掌微微一僵。

        杨春熙压低了声音,不满道:“夏教!”

        “哈哈哈哈。”高庆臣又是一阵大笑,“喝酒喝酒。”

        “诶,喝酒喝酒。”夏方然尴尬的和高庆臣撞了撞杯,一口酒下肚,辣得直呛鼻子......

        有荣陶陶在,尴尬是不可能的。

        他撞了撞高凌薇的肩膀,道:“我叔是不是同意了?”

        高凌薇:???

        荣陶陶:“你看他笑的多开心。”

        高凌薇夹着一块鸡肉,放进了荣陶陶的碗里。

        只见她俏脸微红,那一双美眸微微眯起,带着一丝丝危险的意味,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吃饭。”

        啧啧...大薇恼羞成怒了呢~

        荣陶陶端起饭碗,美滋滋的吃了一口,好家伙!真香!

        荣陶陶当即忘了会亲家的事了,拿起筷子就奔着小鸡炖蘑菇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