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56 上门桃儿

256 上门桃儿

        翌日清晨,荣陶陶和高凌薇带着同学们满满的祝福,随着杨春熙与夏方然一同走出了校门,向松柏镇的方向行去。

        两位教师在前方开路,后方,荣陶陶背着书包,里面不仅装了糖果,也装了两条由雪狮虎鬃毛制成的围脖。

        这还要感谢嫂嫂,自从两人从千山关返回学校之后,荣陶陶便拿着雪狮虎的皮毛找上了杨春熙。

        杨春熙一听荣陶陶是要给高凌薇的父母送礼物,当然是大力支持,很快就赶制出来了两条围脖,经过特殊处理的雪狮虎毛发非常绵软,雪白雪白的。

        荣陶陶相信,高凌薇的父母一定会很喜欢......

        此刻,荣陶陶正坐在胡不归的背上,坐在高凌薇的身后。他的身子前探,脸蛋抵着高凌薇的背脊,密闭养神,幻想着与她父母见面的画面。

        随着胡不归疾驰,高凌薇的身体也是上下颠簸,她尽量保持着平衡,给荣陶陶一个更好的依靠环境:“好点了?”

        荣陶陶正在做梦,眼睛都没睁开:“什么?”

        高凌薇:“你昨晚呕吐了很久,在我们寝室都能听到。”

        荣陶陶随口道:“啊,没事,开魂槽嘛......”

        值得一提的是,荣陶陶的内视魂图面板发生了变化!

        昨天深夜,当荣陶陶开启魂槽成功、晋级魂士巅峰之后,他特意打开了内视魂图,却是看到了惊喜的一幕!

        “魂力:魂士·巅峰(潜力值:7颗星)!”

        荣陶陶的潜力,竟然从之前的6颗星,变成了现在的7颗星!

        曾经,荣陶陶的身体有些脆弱,无法支撑开启第七魂槽,在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荣陶陶打下了非常坚实的基础,这才有了今日的成果。

        让人惊喜的是,本命魂兽·云云犬,随着荣陶陶的潜力值增加而增加了!

        “本命魂兽:白云苍狗(优良级,潜力值:7颗星)!”

        不仅如此,随着云云犬实力的潜力值增加,它的魂技·千变万化,潜力值同样增加了!

        “魂珠魂技:千变万化(优良级,潜力值:7颗星)!”

        一举数得,虽然昨天荣陶陶吐了半宿,但是他自认为很值得!

        如果吐一次就能获得如此多的收益,荣陶陶愿意天天吐!

        话说回来......

        荣陶陶可是拥有潜力点的男人!他可以增加潜力值上限!

        这是不是意味着......

        如果荣陶陶将潜力点扔进“魂力”那一栏里,将潜力值7颗星提高到8颗星,会不会立刻再开一个新魂槽?

        乖乖,可了不得!

        起码在魂力这一栏上,潜力值是跟魂槽数量挂钩的,增加潜力就意味着增加魂槽数量!

        荣陶陶忍了又忍,还是没有把潜力值扔进去,毕竟潜力值的获取很困难,而且荣陶陶目前只是魂士巅峰,即便是来到魂尉期,他最多也只能利用6个魂槽,目前新增魂槽没什么用,无法利用。

        众所周知,魂卒期可利用1魂槽,魂士期可利用2魂槽,魂尉期可利用3魂槽,以此类推。

        这也就意味着,只有当荣陶陶晋升了魂校段位,才能用得着第7颗以后开启的魂槽。

        “嗯,可惜了,开的是膝盖。”高凌薇轻声叹息道。

        膝盖与手肘魂槽一样,算是最底层的存在,甚至没有肩膀处的魂槽好。

        首先,膝盖、手肘位置的魂珠魂技选择的种类较少,其次,高凌薇也没怎么听说过这两个部位的魂珠有较为强大的魂技。

        相比较而言,还不如开手腕、脚踝处的魂槽,魂技种类丰富不说,功效也极为强大。

        雪爆、雪之怒、雪鬼手、锋雪大刃等等等等,统统都是手腕魂槽。

        无论是对于人类来说,还是对于魂兽来说,对于手脚的运用,远比手肘与膝盖更多。

        “行了,挺好的了。”前方,传来了夏方然的声音,“你知道多少人初始魂槽才2、3个,又无法练到魂尉期,魂士巅峰又不给低资质的人开魂槽,所以他们只能一辈子拥有2、3个魂槽么?”

        “呵呵。”一旁,杨春熙笑着说道,“七个魂槽已经不少了,按照这个成长速度下去,等淘淘到魂尉巅峰,一定又能再开1个魂槽。”

        “奶腿的。”夏方然嘴里嘟嘟囔囔着,“8魂槽!的确有摸到魂将门槛的资格了,就看以后能不能练上去了。”

        杨春熙非常乐观,道:“淘淘的天赋和努力都不差,智商也够,又和本命魂兽·白云苍狗关系亲密,状况很理想。”

        听着两位教师的闲聊,荣陶陶脸蛋蹭了蹭高凌薇的背脊,舒舒服服的闭上了眼睛,一边修行魂法,一边继续做梦......

        魂将么?

        听起来可真诱人呐~

        啧啧...这梦可真甜,让我多梦一会儿......

        高凌薇:“帽子戴上。”

        荣陶陶:“嗯?”

        “羽绒服后面的帽子,别着凉。”

        “哦。”

        ......

        师生四人在中午时分来到了松柏镇,也看到了一副熙熙攘攘的热闹画面。

        尽管此时不是年节,但是松柏镇作为北方雪境最大的城镇,甚至是枢纽城镇,居住在这里的人非常多。

        在高凌薇的带领下,一众人来到了城镇北面,临近魂武高中的街区。

        再次回到这个老旧的居民楼小区,荣陶陶的心中满是感慨。

        去年过年的景象还记忆犹新,这次全国大赛结束再回来,就又快过年了......

        荣陶陶在楼下商店买了几瓶北大荒,原本他还没觉得什么,但是一问价格,荣陶陶却是傻眼了,这么便宜!?

        哪怕是松柏镇各方各面都有国家补助,你这3块钱一瓶的白酒也有点过分了吧?

        “大薇。”

        “嗯?”

        荣陶陶有点尴尬,站在收银台前,拿着白酒左看看、右看看:“有点,嗯,有点......”

        高凌薇嘴角微扬,道:“太便宜了?”

        荣陶陶:“不是,这品质能有保证么?”

        嘴上这样说,荣陶陶心里却是暗暗吐槽:我看你这女人就是要从中作梗,毁了咱俩这段姻缘!

        第一次登门,即便是你爸再怎么好这口,我也得拿点像样的东西吧?

        杨春熙:“我去挑一些水果,淘淘,你再拿两箱牛奶吧。”

        “对对对。”荣陶陶连连点头,扔下白酒就去搬牛奶去了。

        几分钟后,众人拎着大包小裹,走进了老旧的单元门,爬上了顶楼。

        “咚咚咚。”高凌薇敲了敲门,虽然她兜里有钥匙,但却执意敲门。

        “来了来了。”门后,传来了一阵稍显激动的中年女性嗓音,早早就接到女儿要回来的消息,高凌薇的母亲甚至一夜都没睡好。

        足足一年多没见到宝贝女儿了,身为普通人,她又在辽连经历了几次事故,这让她更担心高凌薇了,毕竟母亲心里清楚,那些人都是冲着高凌薇去的。

        她在辽连都经历了这么多,那自己的宝贝女儿又经历了多少?

        “咔嚓!”

        房门打开,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荣陶陶的视线中,看到了一个神情稍显激动的中年女子:“小薇回来了,回来了。”

        她的长发挽成发髻,身材高瘦,那面色虽然因为激动而有些红润,但隐隐也能看出她那稍显憔悴的模样。

        这就是高凌薇的母亲,程媛。

        据说她之前在辽连家中经营海货生意,后来陪高凌薇来松柏镇陪读,家中的买卖也就不做了。

        一边说着,母亲程媛迈步上前,双手握着高凌薇的手臂,仔仔细细的打量着高凌薇的脸,好像要看出一朵花儿来似的。

        “妈妈。”高凌薇笑着点头,晃了晃双手中提着的袋子。

        “快放下,放下。”

        荣陶陶好奇的打量着那有点手足无措的女人,也看到了她身后,一个住着拐杖,笑容温和的男人。

        他的身材高大,平头,头发半黑半白,由于拄着拐杖,他的身形稍显佝偻,但精神头很好,脸上也带着笑容,一副很和蔼的模样。

        高凌薇的父亲,高庆臣。

        高凌薇的母亲,程媛。

        荣陶陶心中暗暗说着: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我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了......

        “夏老师杨老师,你们好。”程媛开口说着,向后退开两步,让开了门,目光却也落在了荣陶陶的身上。

        emmm......

        荣陶陶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

        这就是来自岳母大人的审视目光么?

        嗯...的确是有点杀伤力。

        话说回来,据说丈母娘看女婿,都是越看越喜欢的?

        高庆臣挪动着拐杖,笑呵呵的说道:“麻烦夏教、杨教对小女的照顾了。”

        “不麻烦,凌薇很优秀、也很努力,有这样的徒弟,也是我们的幸运。”杨春熙礼貌地回应着。

        “妈。”高凌薇捏了捏母亲的手掌,稍稍不满的看了母亲一眼。

        “哦。”程媛这才收回了目光,面带笑容,连连招呼着众人,“快进来坐,进来坐......”

        荣陶陶跟高凌薇将东西送进厨房,对于这个房屋的地形,他倒是熟悉的很。

        来到客厅,正好看到程媛再给众人倒茶,而荣陶陶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高父那空荡荡的袖口处。

        高凌薇的父亲不仅是左小腿断了,他的右小臂也断了,很难想象,当初他都经历了什么。

        高庆臣只是伤退,但他依旧是一名魂武者,感官也很敏锐,正在和夏方然闲聊的他,感觉了荣陶陶的目光注视,也抬眼看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尴尬的点了点头:“高叔叔好。”

        高庆臣笑着说道:“来,坐,荣陶陶。”

        自从进门之后,荣陶陶就很诧异。

        高庆臣是一名老兵,更是一名雪燃军特殊部队的军官。

        荣陶陶本以为,他会是很严肃、甚至是很威严的类型,但是这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倒是让荣陶陶心里安稳了不少。

        一生戎马,却是断了胳膊、断了腿,这样的情况放在任何人身上,恐怕也会是非常沉痛的打击,但现在看来,高父的精神状态很好,没有半点郁郁寡欢的模样,反而很健谈,很和蔼,看起来性格不错?

        “地方小,挤一挤。”程媛也是笑看着荣陶陶,指了指夏方然的身侧。

        “不用,我俩坐地上就行。”高凌薇开口说着,来到茶几前,接过了母亲手中的茶壶,给众人倒着茶水,也和荣陶陶坐在了地上。

        刚刚坐下,高凌薇又嗔怪似的看了母亲一眼:“妈!”

        哪有总盯着人家看的,荣陶陶第一次来,你就算想仔细打量打量,那也藏着点、收敛着点啊?

        “呵呵。”程媛起身走向了厨房,“你们聊,厨房里炖着鱼呢,我去看看。对了,听说小荣的食量很大?”

        “啊。”荣陶陶挠了挠头,无比诚实,“的确不小。”

        “能吃好,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会儿尝尝程姨的手艺。”程媛笑呵呵的说着,推开了厨房的门。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哦呦?不错哦?

        人好,气氛也好,问题不大?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夏方然看着高庆臣的脸,好奇的询问道。

        高庆臣笑道:“应该见过吧,退伍前我一直在三墙内外执行任务,夏教执教二十余载,咱俩可能真的见过。”

        “嗯......”夏方然眉头紧皱,一副冥思苦想的模样,也没了声音。

        高庆臣转眼看向了荣陶陶,道:“我看了你的比赛,关外联赛,每一场都反复看了很多遍。很惊艳。”

        “呃。”荣陶陶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我也听说了你的很多故事,无论是校内还是校外。”高庆臣的眼中带着一丝赞赏,目光很真诚,“能在质疑声中保持信念,坚定前行,很多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有人会被这样的压力所摧垮,也有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证明自己。你做的很好,你很优秀。”

        荣陶陶刚想客气两句,却是发现身侧的高凌薇面色复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

        荣陶陶心中一动,高庆臣是青山小队的军官,一辈子都试图探索雪境旋涡,却是断臂断腿、直至退役,他都没能完成这一项任务。

        也许,这么多年以来,青山军的所有士兵都饱受压力、饱经质疑吧。

        不是所有人都能这么幸运的。

        荣陶陶的坚持,换来了花团锦簇,换来了社会舆论风向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从谩骂质疑,最终变成了赞赏、鼓励与支持。

        而青山军......

        他们什么都没有了。

        甚至整支队伍被打散、所谓的任务也被无限期的搁置了下去。

        荣阳说过,青山军的番号并未被取消。

        因为在现役士兵中,还有活着的青山军,他们的心中,也还有一个尚未完成的任务。

        而这项任务,会有重启的那一天么?

        还是随着最后一名青山军现役士兵离去,而彻底封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