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53 斯恶霸的关爱

253 斯恶霸的关爱

        师生四人确定了授课计划结束,两位教师与寅虎畅饮一番过后,便与十二小组道别,返回松江魂武大学。

        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小时的马程,但是对于众人来说,却仿佛回到了现实世界一般。

        北方伫立的这几道城墙,的确将这同一片土地,分化出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四人组赶回松江魂城的时候,正是下午时分,街上虽然算不上熙熙攘攘,但也能看到一些行人。

        也多亏是在白天,如果是夜晚的话,荣陶陶担心自己会把这些普通的行人当成雪鬼、雪尸......

        这要是真来上一刀,那乐子可就大了。

        荣陶陶骑在胡不归的背上,坐在高凌薇的身后,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

        “喂!这边!快点!”后方,传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嗓音,大声催促着同伴。

        本就在胡思乱想的荣陶陶,不由得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回头,同一时间,他的右手中已经摸出了一柄大夏龙雀。

        这一刻,所有人都傻了。

        那催促同伴的中年男子吓了一跳,急忙躲开了荣陶陶那阴狠的眼神,惊恐的连连向后退开。

        而反应过来的荣陶陶,立刻丢掉了手中的刀,转身低下了头,任由胡不归载着自己前行。

        那个男人的声音...很正常,也没有任何敌意,只是稍微大了一些,有点突然罢了,对方没有任何错。

        但是这从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荣陶陶下意识的有了动作,如此画面,让街道周围都安静了下来。

        左前方,李烈晕晕乎乎的回过头。

        他看着荣陶陶低垂着脑袋的模样,开口道:“人,回来了。心,还留在峡谷底呢。”

        夏方然驱使着雪夜惊,落在了高凌薇与荣陶陶的身后,开口道:“慢慢适应,慢慢调节,不用心急。记着,我在你俩身后。”

        高凌薇为什么没有太大的反应?

        因为荣陶陶在她的身后!

        在尸潮中,荣陶陶与高凌薇两人的位置时刻都在转变,每一次转变,两人照顾的区域都不同。

        比如刚才身后的一嗓子,荣陶陶当即看向了身后,而高凌薇却也下意识的警惕前方。

        夏方然如此简单的举动,却也的确帮了荣陶陶大忙。

        松江魂城之中,本不该有任何危险。

        但夏方然的这一句“我在你身后”,却是给荣陶陶心中的战场兜了个底,让他知道身后是安全的。

        四人组终于来到了松江魂武大学,几个守门的学长看到两位顶级教师带着荣陶陶与高凌薇回来,不由得双眼放光!

        不用想,这是教师带着学生训练去了,全国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在一道道的祝福与加油声中,荣陶陶与高凌薇礼貌的点头致谢,四人组马不停蹄,迅速返回了演武馆。

        正值下午时分,演武场热闹至极,室外场地几乎都被占满了,无风无雪、冬阳照耀大地,这几乎是最完美的训练时间,学生们都很刻苦。

        场地上倒是没见到少年班的身影,想来,他们应该是在上课吧?

        说起来也有趣,荣陶陶下定决心要好好上课,然而由于成绩太好,在关外联赛中拿到了出线名额,这也导致了高荣二人缺课,去千山关修行。

        目前,两人已经算是大二学年了,也算是学长、学姐了。

        “今年有少年班么?”荣陶陶打破了沉默,开口询问道。

        “没有,梅老鬼估计是要精心培养你们,把你们培养成材之后,再招新的一批。”夏方然开口说着,“不过据说今年帝都魂武和魔都魂武都开了少年班项目。”

        说话间,四人来到演武馆门前,李烈并没有翻身下马,直接道:“我走了,回去睡会儿。”

        “李教再见!”荣陶陶回应道。

        “我也撤了,你们去报道吧。”夏方然说着,跟着李烈一同离去了。

        高凌薇摆了摆手,看着两位教师远去的背影,也隐隐感觉到演武场上的学员们,都在注视着她和荣陶陶。

        “走。”

        “嗯。”荣陶陶快步走进了演武馆,“我们先去找嫂嫂报道吧。”

        两人一路来到了演武馆三楼,敲了敲门,里面却并无回应,无奈之下,两人只能返回二楼,回到寝室先换身衣服、整理行囊。

        “斯教?”区别于开门就进女寝的高凌薇,荣陶陶却是不敢推门就进寝室,毕竟恶霸还在里面呢。

        “嗯?”门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咔嚓。”寝室门打开,斯华年颇为诧异的看着门口站着的荣陶陶。

        她那一双美眸眨了眨,左看看、右看看,这才伸出手,按在了荣陶陶的天然卷儿上:“回来了?”

        然而...那本该慵懒曼妙的声线,却立刻消失无踪。

        斯华年习惯性的揉了揉荣陶陶的天然卷儿,随即立刻收回了手掌,捻了捻修长的指尖,皱眉道:“什么东西。”

        “我没有清理就回来了,可能是凝固的血吧。”荣陶陶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哦。”斯华年手上浮现出了一层霜雪,清理着白嫩的手指,一边转身走进室内,道,“你先去洗洗吧。”

        “好。”荣陶陶走进寝室,放下书包,拿起一套衣物便走进了卫浴间。

        斯华年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双手摊开,搭在后方的沙发屏上,颇为好奇的看着荣陶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没高没矮,倒是稍微瘦了点,头发也长了很多,乱糟糟的...哦,神采!

        神采没了呀。

        16、7岁的青年,又是少年班的天才,又是名副其实的关外第一,但是他那神采飞扬的模样却消失不见了,本该明亮的眼神,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华。

        发生了什么?

        夏方然和李烈把他蹂躏成这样?

        也不对啊,无论是夏方然还是李烈,都没有她这么狠呐......

        而且荣陶陶这番模样,也不像是被打击了自信心之后的沮丧模样,这......

        短短两个半月不见,气质上怎么可能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既然不是被教师打击的,那只可能是...参军了?

        对,有高凌薇在,他们必然跟着十二小队执行了多次任务,可能是被军旅生活打磨出来的。

        短时间内,也只有雪燃军能把一个神采奕奕、春风得意的少年郎,变成一个锋华内敛的战士了。

        “啧。”想到这里,斯华年啧了一下嘴,心中很是不满,她俯身拿起了茶几上的手机,敲了几下屏幕:“荣阳,过分了吧?”

        当初,还是荣阳主动加的斯华年微信,身为荣陶陶的亲哥,荣阳在杨春熙的推送之下,把几个教师都加了一遍。

        第一次加上好友,两人只是客气的聊了两句,却是没想到,第二次聊天,竟然是斯华年的兴师问罪。

        荣陶陶也的确应该感到幸运,虽然成长过程中缺少父母的陪伴,但是在学校的生活里......

        夏方然、杨春熙、斯华年这些个赫赫有名的教师,几乎是把他当成了自家孩子来关爱。

        斯华年这次兴师问罪就很“越线”,说到底,你只是一个教师,他亲哥怎么培养孩子,那是人家的家事。

        但斯华年就这么质问了,而且还很直白。

        当然,斯华年也知道荣阳任务繁忙的程度,对方不一定第一时间看到消息,便继续敲打的屏幕:“孩子让你祸害成什么样了?

        他还要参加全国大赛,还有漫长的学徒生涯,你给我返还回来一个沉稳的士兵?”

        让斯华年没想到的是,荣阳竟然第一时间回复消息了,看来他也是在休息。

        荣阳:“抱歉,斯教,是我对他关心不足。

        我原本对夏教和李教很放心,就没有多过问,再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晚了。

        学校的培训方式的确有待考量,但我也没法阻止,他还年轻,很快就能恢复过来,麻烦斯教了。”

        斯华年看着手机上的文字,不由得微微挑眉,手指敲打屏幕:“什么培训方式?”

        荣阳:“千山关,0号考核峡谷。”

        斯华年:???

        那个传说中的考核地点?

        她的眼眸微微瞪大,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她本以为,李烈同行,是因为上次在雪原中,夏方然和荣陶陶遇到了霜美人、萧自如的追杀,所以梅校长才执意让李烈随行。

        现在看来,梅校长可能有那一方面的顾虑,但更多的却是让李烈严格看护两人在千山关0号峡谷的培训过程!

        斯华年急忙问道:“他们在峡谷考核了几次?”

        荣阳:“不是考核,而是历练,练了两个半月。麻烦斯教了,多开导开导荣陶陶。”

        两!个!半!月!

        去了多久,就练了多久?

        别说一个孩子,哪怕是心态正常的成年人,也不能这么祸害啊!?

        这不是拔苗助长吗!?

        梅鸿玉疯了吗?还是他觉得,魂将之子就该接受这样的磨炼?

        对于梅鸿玉所处的高度和眼界,斯华年有自知之明,她没什么质疑的资格。

        在内心中,斯华年也知道荣陶陶有魂将之姿,早在荣陶陶重伤住院,她在病房默默守护的时候,就下定了决心,护他几年周全,让他平安成长。

        斯华年自认为,她对荣陶陶的要求已经很严格了,但现在看来,跟梅鸿玉的培训方式一比较...斯华年下手实在是太温柔一些。

        看着手机上荣阳又发来了几条信息,斯华年也懒得回了,直接将手机扔在一旁,身体后仰,靠在了沙发上。

        不一会儿,荣陶陶换了一身正常的在校装扮,长裤、体恤衫,他的手里拿着毛巾,擦着乱糟糟、湿漉漉的头发,迈步走了出来。

        在战场上锻炼出来的嗅觉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便荣陶陶是低头擦拭头发,但在第一时间,他就感觉到了一道目光锁定着自己。

        荣陶陶抬眼看去,却是看到斯华年翘着二郎腿,背靠着沙发,双臂摊开搭在沙发屏上,正歪头盯着他。

        呃......

        这动作,真有范儿啊?

        斯华年歪头示意了一下茶几上的茶壶,道:“给我倒杯茶。”

        荣陶陶擦着头发,来到了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来:“刚回来你就使唤我。”

        斯华年:“我乐意。”

        荣陶陶:“......”

        你这厮,好生无礼!

        你是乐意,那我乐意吗?

        就这样,不乐意的荣陶陶,给斯华年倒了一杯茶水,手指感受着杯子的温度,道:“凉了。”

        “没事,热的我也得吹凉。”斯华年无所谓的说着,却是没接过茶水,而是开口道,“尝尝什么味儿,前几天学校发的。”

        荣陶陶看了看颜色不深的茶水,不客气的喝了一口,砸了咂嘴:“有点苦,什么茶?”

        话音刚落,荣陶陶却是猛地一歪头,斯华年一记迅猛的直拳,擦着荣陶陶的耳际刺了过去。

        荣陶陶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一边说着,荣陶陶急忙低头,再次躲过斯华年一击。

        他那躲闪的动作与拳击躲避动作非常相似,荣陶陶当然没有练过拳击,细细想来,万变不离其宗吧。

        而后,荣陶陶躲闪的动作极为连贯,迅速侧身后仰,然而斯华年却并未追击。

        “还行,反应不错。”斯华年接过了荣陶陶手中的茶杯,“水也没洒。”

        荣陶陶一脸难受的看着斯华年,知道的是在打拳,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这练漂移呢。

        斯华年撇嘴道:“本想趁着水洒的机会,让你擦一遍地。”

        荣陶陶:???

        这个女人搞事情!

        荣陶陶很不开心,顺手把她茶几上的糖果拿走了两颗,走向了自己的办公桌。

        “呀~水洒了。”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荣陶陶转头望去,却是看到斯华年拿着空空的茶杯,一脸可惜的样子,看着地上的一滩水渍。

        “呵......”荣陶陶深深的叹了口气,目光幽怨的看着斯华年。

        “怎么就洒了呢?”斯华年歪头看向了荣陶陶,“多亏我的好徒弟回来了,要不我又得自己清理。”

        荣陶陶抿起嘴,对着斯华年露出了一个经典的微笑表情。

        看到这样熟悉的笑容,斯华年心中微动,歪头示意了一下卫浴间:“拖布在里面。”

        荣陶陶走向卫浴间去拿拖把,却是听到斯华年的声音:“不错,挺听话,晚上我带你去吃松魂一品。”

        荣陶陶将拖布杵在水渍上,道:“上一盘你吃一盘的松魂一品?”

        短短几个回合,沉闷的荣陶陶恢复了往日的状态,斯华年也是嘴角微微扬起。

        她双脚搭在茶几上,给荣陶陶让出了擦地的空间:“正好给你理理发,你这头发谁剪的,狗啃的一样。”

        荣陶陶:“大薇拿刀割的。”

        斯华年:“......”

        荣陶陶一边拖地,一边嘟囔着:“因为剪头发的事儿,云云犬跟大薇生了好几天的闷气。”

        斯华年:“呵呵。”

        ...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