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52 玉汝于成

252 玉汝于成

        在荣阳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帐篷前,也看到了三个围着篝火、把酒言欢的汉子。

        这倒是荣陶陶第一次见到寅虎·陈炳勋的真容,这群当兵的大都是寸头,没什么说的,就是这个陈炳勋...阳气太重了一些。

        尤其是那一双虎目炯炯有神,看向荣陶陶的眼神也有些炽热。

        荣陶陶很少见到这种眼神,记忆中,赵棠也曾展现过这样的一面,那也是两人第一次相遇的时候,赵棠无比渴望与荣陶陶单挑,但却求之不得。

        相比之下,无论是气质上还是气势上,赵棠都弱了一些。当然,毕竟赵棠还是个学生,跟身经百战的陈炳勋没法比。

        陈炳勋撕下了一个鸡腿,伸手递向了荣陶陶:“不错,这一手方天画戟的确有两把刷子,要不是急着吃酒,我恐怕能看上一整天。”

        “谢陈队夸奖。”荣陶陶开口说着,手掌上浮现出了一层霜雪,简单的洗了洗手,便接过了烤鸡腿。

        无论是荣陶陶的语气还是状态,都与之前相遇的时候大相径庭,陈炳勋倒也理解,毕竟是刚从战场上下来的战士,情绪一时间还没有脱离出来。

        陈炳勋随手拿起一个酒囊,看向了一旁的夏方然:“他能喝么?”

        夏方然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我是他的教师,你问我?”

        陈炳勋转头看向了李烈,微微挑眉。

        李烈耸了耸肩膀,颇为潇洒:“夏方然是他的带队教师,你是他的队长,荣阳是他亲哥,轮不到我说话啊?”

        荣陶陶:“......”

        在场一共四个人,好像还真就全能管他?

        好残忍...我也就能管个大薇了......

        嗯,起码在战场上能管,荣陶陶说什么,高凌薇就执行什么,可谓是令行禁止,没有二话。

        诶?不对,我还能管荣凌?

        小胖子现在还罚站呢吧?

        想到这里,荣陶陶摆了摆手,道:“陈队你们喝吧,我也不会喝,给我也是浪费。”

        说着,荣陶陶撞了撞高凌薇的肩膀,道:“荣凌接受惩罚也有一阵了。”

        高凌薇轻轻颔首,跪坐在了雪地上。

        荣陶陶当即走向不远处的帐篷,拉开帐篷门,也看到荣凌孤零零的站在帐篷中央。

        看到荣陶陶走进来之后,荣凌那一双冰烛眼眸忽闪忽闪的,真的很奇怪,明明它的脸上展现不出来什么表情,但荣陶陶总觉得它委屈巴巴的......

        “可怜的小胖子。”荣陶陶开口说着,迈步上前,俯下身,单臂环着他的铠甲,一把抱起了荣凌,顺手把鸡腿递到了荣凌的嘴边,“喏~”

        荣凌那一双冰烛眼眸燃烧出了熊熊的冰烛焰,看得荣陶陶啧啧称奇。

        他倒是第一次看到荣凌的烛火眼睛能烧得这么旺,那火苗都快窜到头盔上去了。

        荣凌那寒雾拼凑的脸蛋上,在嘴部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缺口,一手霜雪拼凑,化为实体,拿着烤鸡腿横在脸前,恶狠狠的撕下来一条肉。

        “呵呵。”荣陶陶看着它贪吃的模样,心情却是好了不少,抱着它走出了帐篷,走向了不远处的篝火。

        荣凌大口大口的吃肉,却也看到了高凌薇跪坐在雪地里的背影。

        霎时间,荣凌吃肉的动作微微一僵,然后...然后这个威风凛凛的小胖子,竟然挪了挪身体,向荣陶陶的怀中蜷缩了一下。

        荣陶陶:“......”

        她就这么可怕?

        不过这样也很好,恶人就让别人来当。

        寻常社会中,给猫狗做绝育也该如此,找个朋友来当恶人,当着主人的面把猫狗抢走,做完绝育再送回来,如此一来,主人与宠物之间也不存在任何矛盾,反而感情会更好......

        荣陶陶刚一回来,就听到了陈炳勋的询问:“夏教说,你的魂法已经三星高阶了?”

        “是的。”荣陶陶点了点头,一屁股坐在了高凌薇的身侧,蜷缩在他怀里的荣凌,却是扭动着身体,去往了荣陶陶怀中另一侧,似乎是在尽可能的远离女恶魔。

        陈炳勋诧异道:“魂力等级呢?”

        荣陶陶拿起了篝火上架着的烤兔肉,道:“魂士后期,感觉快要晋级魂士巅峰了。”

        陈炳勋的面色颇为精彩,道:“别人的魂法永远都是低于魂力等级,你是够特殊,魂法比魂力足足高一个大段位,而且还有富余......”

        荣陶陶点了点头,撕下了一块雪兔肉,大口大口的咀嚼着。

        “莲花瓣不得了啊。”陈炳勋拿起了酒囊,恶狠狠的灌了一口,辛辣的酒水在从口中一路弥漫,烧进了胸膛,他的心思也活泛了起来。

        一旁,荣阳手里拿着一把炒花生,安安静静的吃着。

        想来,这也是付天策为什么与荣陶陶签下了“不平等条约”的原因。

        “男神”不是吹出来的,他是真的有货。

        而荣陶陶与其他人不同,拥有内视魂图的他,除了可以提高自修魂技、武艺等潜力值上限之外,他也可以看到武艺的级别。

        从荣陶陶踏入千山关到此时,已经过去了足足两个半月有余。

        在尸潮中厮杀的过程中,他的刀法精通已然晋级了四星·初阶。

        而他的方天戟精通,也已经来到了五星·高阶。

        方天画戟技艺稳步提升,虽然比刀法高了足足一个大段位,但是相比较而言,荣陶陶展现出来的刀艺,给夏方然、李烈和高凌薇带来的震撼更大。

        毕竟那方天画戟技艺,无论是低一级还是高一级,面对尸潮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不管是雪尸还是雪鬼,就没有能突破荣陶陶方天戟防御的。

        但是刀法不一样......

        如果说荣陶陶体内的两瓣莲花像是蝴蝶的话,那他的四星刀法,才是真正的“乱花渐欲迷人眼”,那叫一个花里胡哨。

        事实上,李烈一直认为这个孩子“跑偏”了。

        握住你的刀,这是习刀之人的首要准则!

        但是荣陶陶...他不会把刀握紧,相反,那一柄大夏龙雀常常脱手,绕着他的手掌、手腕、胳膊来回旋转、上下翻飞,甚至让人看着暗暗担忧。

        雪之魂这种可以自行创造武器的魂技,毫无疑问,是荣陶陶如此做派的基础。

        刀丢了,可以立刻制造出一把新的。

        荣陶陶用刀的结果,大大出乎了李烈的预料,在通过长时间观察过后,李烈也认清了一个事实,除了荣陶陶主动掷刀之外,其他任何时候,无论他握刀再怎么“不稳”,那大夏龙雀总是粘在他的手上的。

        就很...嗯,很神奇,也歪门邪道。

        李烈曾询问过夏方然关于荣陶陶的刀艺,夏方然也把锅统统推给了斯华年。

        毕竟斯华年才是荣陶陶的刀法师父。

        无形中,斯华年受了个大委屈,背了个大锅。

        因为她也曾不止一次的禁止荣陶陶玩花活儿,一次次强调让荣陶陶拿稳那该死的刀柄,但是......

        生活中一向不怎么叛逆的荣陶陶,却是在刀艺上表现的尤为叛逆,展现出了他这个年纪应有的样子。

        旁人不理解,但是荣陶陶毕竟有内视魂图,它也用一次次的技艺提升段位,给荣陶陶坚定了走“歪门邪道”的信心。

        事实上,高凌薇说得对,这两个半月的尸潮厮杀,对于二人而言,真的是脱胎换骨。

        荣陶陶的戟法、刀艺有进步,雪爆与雪之魂也都来到了精英级。

        足以想象,如此高强度、极为凶险、足足两个半月的尸潮厮杀,都给荣陶陶带来了什么。

        雪爆与雪之魂晋级之后,荣陶陶自主修习的12+1项(霜花雪饼)雪境魂技,基本上都来到了精英级,也是三星魂法能支持的最高魂技等级。

        有三项魂技没有达到精英级,分别是:

        普通级·白灯纸笼。

        当然,白灯纸笼的潜力值上限也只有2星,最高也就是普通级,荣陶陶也感觉没有提高其潜力值的必要。

        优良级·莹灯纸笼。自从学会了这项魂技之后,知道它所需要的走心程度之后,荣陶陶甚至就没再使用过它。

        优良级·霜之息。

        此项魂技的潜力值倒是足有四颗星,但是荣陶陶这一阶段的训练过程中,霜之息没有用武之地,也就缺乏对其的训练。

        除了这三项,荣陶陶一身的雪境魂技算是毕业了。

        不过只是暂时毕业。等他魂法四星的时候,还得继续修行,将它们从精英级提高到大师级。

        “哈......”陈炳勋被酒水辣的砸了咂嘴,道,“晋级魂士巅峰的时候,一定要认真对待,那是天才魂武者新增魂槽的时候。”

        荣陶陶:“不天才的呢?”

        夏方然咧嘴笑道:“呵呵,不天才的,那就等魂尉初、魂尉中再开。你必然会在魂士巅峰开魂槽,要是没开,那才是大新闻。”

        荣阳突然开口说道:“已经十月末了,再有十多天,全国赛就要开始了,你们打算再练多久?”

        夏方然可是老人精,从荣阳一直以来的表现,以及他此时的问话中,读懂了他的意思,开口道:“差不多了,留点时间给两人融入社会,调整一下心态,怎么样?”

        说着,夏方然转头看向了李烈。

        而李烈正在仰头灌酒,没时间搭理夏方然。

        夏方然看向了荣陶陶,道:“关外联赛的魂珠奖励早就送到松江魂武大学了,你们也可以回去看看。”

        荣陶陶点了点头:“是什么魂珠啊?”

        “回去你就知道了。”

        陈炳勋突然对高凌薇说道:“知道你家人的动向么?”

        “嗯?”高凌薇微微挑眉。

        陈炳勋:“两周前,在雪燃军的护送下,你的父母回到了松柏镇,两位特意嘱咐护送他们的雪燃军,不让告知你,怕打扰你的修行。”

        “咔嚓!”

        高凌薇手中本拿着一个树枝穿着的烤肉,听到陈炳勋的话之后,无意之下,她不小心捏断了树枝,滋滋冒油的烤兔肉也落进了冰凉的雪地之中。

        夏方然说的再多,也不敌这一句话的威力,他知道,本阶段的训练应该是到此结束了。

        高凌薇拾起了掉在地上的烤肉,吹了吹上面的雪花,将烤肉递给了荣凌。

        “呜~”荣凌却是连手都没伸,直接探头探脑,叼着肉串坐回了荣陶陶的怀里。

        看着不言不语的高凌薇,荣陶陶心中一动,道:“我们去拜访一下叔叔阿姨吧。”

        高凌薇:“好。”

        夏方然吃了一把花生米,一边咀嚼着,一边含含糊糊的说着:“去之前,把自己调整好,你以目前的状态见家人,那还不如不去,反倒让他们担心。”

        “嗯...嗯。”高凌薇轻轻颔首,站起身来,“谢谢夏教指点。”

        “喝酒喝酒。”夏方然没再回应高凌薇,拿起了酒囊,探向身侧两位。

        李烈刚刚喝完一大口,才放下酒囊,听到这句话,又和夏方然撞了撞酒囊,然后就又仰头灌起来了......

        荣陶陶好奇的看着高凌薇走远,他想了想,将怀中的荣凌放了下来,拍了拍它的小头盔:“你自己吃,安静点,别吵到别人。”

        说着,荣陶陶站起身来,向高凌薇离去的方向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雪林,来到了悬崖边缘,顺着高凌薇的视线,他看到了脚下那一片狼藉的峡谷。

        雪尸雪鬼们显然是没有什么道义可言的,高凌薇与荣陶陶留下的尸体就是它们的大餐,吃同伴这种事情,也只有畜生能干得出来。

        高凌薇:“你怎么跟来了,你得多吃一点,你需要营养。”

        “啊。”荣陶陶低头看着峡谷之底,道,“关心关心你呗,你不声不响的,怎么了?”

        高凌薇抿了抿嘴,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她并不介意向荣陶陶袒露心扉:“欠他们太多了,我总能得到我想要的。”

        荣陶陶:“嗯?”

        高凌薇补充了一句:“在父母那。”

        “嗯......”荣陶陶沉吟半晌,没有回应。

        对比鲜明,他没有这样的福利。

        父亲给他,他就拿着。

        而且荣远山所谓的“给”,也不是直接交到荣陶陶手中,而是让荣陶陶自己去争取。

        入学考试那阵儿,如果樊梨花没有和一头野生雪夜惊许下承诺,那云云犬很可能是排名第一的樊梨花的。

        高凌薇:“他们刚结束了三年陪读,返回老家,我一个电话,他们就又回来了,只为了让我内心安稳。”

        的确,搬家这种事,对于乡土情结严重的华夏人来说,一直都是大事。更何况是从寻常社会搬入北方雪境之中。

        相比之下,孩子吵闹要玩具父母就给,孩子吵闹要吃汉堡父母就买...这种娇惯,在高凌薇面前不值一提。

        高家父母用实际行动,表达了什么才是最高级别的娇惯。

        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最大的支持。

        荣陶陶想了想,道:“从客观方面来讲,高叔叔他们在松柏镇居住,也是对自身生命安全负责。”

        高凌薇没有回应,她只是一手握住了荣陶陶的手掌,轻轻的捏了捏他的手指肚。

        荣陶陶轻声道:“你还没告诉我,他们喜欢什么。对了,咱们最开始历练的时候,宰了一头雪狮虎,用那皮毛做两个围脖怎么样?”

        “北大荒,60度的。”

        “你说的是白酒?那酒好不好?我可是第一次见叔叔阿姨。”

        “他好这口。”

        “哦,好。”

        ......

        推荐一本好友的书,中秋月明《我只想自力更生》,又名《我真是个拆二代》,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