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51 脱胎换骨

251 脱胎换骨

        一个半月后,千山关外,0号峡谷-松江魂武大学专用考核地点。

        随着时间临近11月份,本就温度不高的雪境大地,更加的严寒了。

        极为干冷的环境下,如果没有风还好,一旦刮起大风,能把人的鼻子给冻掉。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夏方然依旧穿着格子长衬,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相比之下,李烈就好很多了,虽然实力也是顶级,但却穿着厚厚的雪地迷彩。

        此时二人教师正伫立在悬崖之上,低头看着脚下那一片混乱的峡谷,两人的心,也随着那狂猛尸潮中飘摇的小船儿而跌宕起伏着。

        “嗯?”夏方然稍稍疑惑,转头望去。

        在白天无风的环境下,夏方然的视野很好,也发现了雪林深处结伴而来的两人。

        夏方然的面色稍稍古怪,眉毛一挑:“呦呵?这是谁呀?这不是淘淘的亲哥荣阳么?”

        “夏教好。”荣阳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声音更是温润,像极了冬日里的暖阳,仿佛周围的温度都高了一些。

        “切~无趣。”夏方然撇了撇嘴,他都已经发出“对线申请”了,结果人家荣阳根本不接,性子温和的可怕,跟荣陶陶完全不一样。

        你这就没意思了呀~

        夏方然随口回应着,再次低头看向了峡谷之底。

        李烈也转身看向来人,不仅看到了荣阳,也看到了一个寸头虎目、一身阳刚之气的壮硕男子。

        那高大壮硕的男人,与荣阳身高一致,体型却是足足比荣阳大了一圈!

        要知道,两人可都是穿着雪地迷彩,冬装本就臃肿,很难看出身材。

        这个男人,强壮的有点过分了......

        “哈哈!李教,我赴约来了。”寅虎·陈炳勋一手拽着背包肩带,拎在手中,轻轻的晃了晃。

        李烈:!!!

        他的双眼放光,仿佛看到了什么倾城佳人一般。

        当然,女人什么的,李烈没兴趣,能让他如此按捺不住的,也只有美酒了。

        当然,美酒也分很多种,李烈钟情于最烈的那一种,也不知道这小子带的货够不够硬。

        说话间,寅虎和未羊便来到的悬崖边的帐篷旁,这对儿“羊入虎口”组合,也是搭配的很奇妙......

        陈炳勋随手将书包扔到了帐篷旁,迈步前行,与两位教师并肩而立,看向了下方的峡谷,随即面色微微一变。

        视线中,那密密麻麻的尸潮,犹如铺天盖地一般,向高凌薇与荣陶陶疯狂扑荡而去。

        高凌薇与荣陶陶且战且退,如惊涛骇浪中飘摇的一叶扁舟,看似无比惊险,但却带着一股十足的潇洒与飘逸感觉,甚至让人觉得游刃有余?

        陈炳勋仔仔细细的观察半晌,开口道:“过分了吧?一个93年的,一个95年的。哪怕是过了年也才19岁、17岁,现在就接受这种程度的实战训练?”

        夏方然负手而立,长长的叹了口气,一副高手寂寞的样子:“没办法,都怪我把孩子们培养的太优秀,只能拿顶级毕业生的规格对待了。”

        陈炳勋:“......”

        夏方然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再这么下去,恐怕得去三墙外找雪狱斗士村庄修行了。”

        荣阳的脸色却是愈发的凝重,越看越担忧。

        青春与热血挂钩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青春绝不应该与麻木挂钩......

        你看那手起刀落、斩尸如麻的高凌薇,再看那面无表情、毫无生气的荣陶陶,这......

        这练的哪是什么参赛选手?

        这甚至都不是常规战士的训练方式,这练的是杀戮机器!

        荣阳的内心中很是自责,他特意更换的低级别额头处魂珠,就是为了给弟弟更多的关照。

        但兄弟俩人同处三墙区域,距离上次任务过去足足一个半月了,荣阳甚至对荣陶陶的训练内容一无所知。

        荣阳实在是太信任母校了,更信任李烈与夏方然这两位顶级教师,所以心中从未有过什么担忧,也就没有过问。

        荣阳的脸色不太好看,来时的温和气质也散去了大半,开口道:“一直这么练,没有其他环节调节神经么?”

        夏方然与李烈显然听出了荣阳语气不善,李烈那一颗找酒的心也安分了不少,开口道:“放心吧,每天晚上,我和夏教都会与两人长谈。讲故事、谈经历,交流心情。”

        李烈身为松江魂武顶级教师,又是顶级强者,怎么可能没有一些傲气?他怎么授课,轮得到别人指手画脚?

        但显然,李烈是个大度的人,又或者对荣陶陶好感度太高,爱屋及乌了。

        他一手拍了拍荣阳的肩膀,笑道:“放心,我们心里有数,另外,你的心态也要调整一下。”

        荣阳:“什么?”

        李烈:“我不管你的生命中被多少人夸赞为天才,但你要认清一点,你跟下面这俩人没法比。所以对于你们这种普通天才的要求,并不适用于他们俩。”

        荣阳:“......”

        李烈叹息道:“不用说你,历年历届,松江魂武大学天才扎堆,我授课这么多年,也没见到像他们俩这样的学员。

        十六年一遇的暴风雪,也许也带来了十六年一遇的学员。”

        细细想来,荣陶陶也的确是在三城之役那一夜,夺得了一瓣莲花,进而起飞的。

        陈炳勋开口转移了话题,道:“未羊,你看着点。两位教师休息一下,我带来了不少餐食,走走走~”

        说着,陈炳勋一手一个,揽着两位教师的肩膀,向帐篷处走去,留下了沉默的荣阳,定定的看着峡谷之底的浴血奋战。

        “呵呵,它已经长这么大了?”后方,陈炳勋刚刚拉开帐篷门,就看到里面安静伫立的雪将烛,“它在这站着干什么呢?”

        “被高凌薇关了禁闭。”夏方然笑呵呵的说道。

        陈炳勋:“啊?”

        夏方然耸了耸肩膀:“太淘气了,吵着嚷着要跟俩人下去一起战斗,这颗心是不错的,但对自身的实力认知有些偏差。

        荣陶陶劝了它一阵,怎么劝也不听,又吵又闹的,它就被高凌薇关了禁闭了,连帐篷门都不能出。”

        陈炳勋:“咱们去别的帐篷吧。”

        夏方然:“怎么?”

        陈炳勋:“咱仨在这里有吃有喝的,这小胖子就在这罚站...雪将烛可不是一般魂宠,说不定能记咱仨一辈子......”

        夏方然无所谓的说道:“记呗,没事,有高凌薇在呢...呦呵?烧鸡?还热乎的呐?

        要不是您能当十二的队长呢,真会疼人昂~”

        夏方然从书包里翻出了一个保温小箱,扒开纸看到烧鸡的那一刻,眼睛都直了!

        夏方然的眼睛直了,李烈也不遑多让,荣凌那一双冰烛眸更是忽闪忽闪的......

        “我收回我刚才的话,这仇恨值的确是有点高。”夏方然迅速将烧鸡包好,道,“走,去那边的帐篷。”

        堂堂松魂教师,就连让荣凌去别处罚站的能耐都没有,甚至连提都没提。

        也不知道是夏方然使唤不动荣凌,亦或者是夏方然不想干扰高凌薇训宠,总之,三位大佬急忙离开了。

        贴心的夏方然,甚至走后还不忘反手拉上帐篷门......

        只留下了默默伫立的荣凌,一双烛眸忽明忽暗,乖乖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悬崖边缘,荣阳静静的看着下方,身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士兵,他不仅看到了荣陶陶与高凌薇之间默契的配合、狠辣的手段,同样,他也从两人的动向之中,阅读出了两人的战术思路。

        此时,且战且退的荣陶陶与高凌薇,已然将尸潮分割的支离破碎。

        冰柱、雪陷、雪爆、踏星裂、雪风冲、霜惧丑面、冰晶恶颜......

        两人对魂技的运用,称得上是极为精妙,每一个举动都不是无用功,都在贯彻着分离尸潮的战术理念。

        而自从拥有了雪风冲这样的神技之后,高凌薇一脚踏下,眼前一条线上的生物悉数都会被吹飞,甚至能清理出一片区域!

        如此魂技,也给了两人对抗尸潮的资本,更别提那时刻出现的锋雪大刃了。

        什么叫砍瓜切菜!什么叫摧枯拉朽!

        也就是那锋雪大刃的级别比较低,只是精英级的,只能从上而下劈砍。

        但凡是大师级以上,锋雪大刃能横向劈砍的话,恐怕这种历练的难度对于二人来说,又会降低一个等级。

        终于,且战且退的高凌薇与荣陶陶开始向前冲杀了!

        “精英级了么?”荣阳口中轻声喃喃着,视线中,荣陶陶手里汇聚而成的雪爆球,已然不是普通级、优良级的水准了。

        荣阳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也很敏锐,一眼便看出了自家弟弟用的是精英级·雪爆。

        更快,更大,更持久!

        呃...好像有点矛盾了?

        那雪爆球旋转的速度的确更快,而且也更大了一些。

        而荣陶陶对于雪爆的使用方式也很特别,他并没有急于施展,而是让雪爆球一直在掌心盘旋。

        却也正因为此,荣陶陶面前的雪鬼,根本不敢破碎成霜雪,生怕被这一发雪爆球搅碎了身躯。

        既然你不敢破碎成霜雾,主动禁了自己最大的杀手锏的话......

        荣陶陶手中的大夏龙雀,可不是吃素的!

        如果说荣陶陶眼前的雪鬼,因为那持续旋转的雪爆球而不敢破碎成霜雾的话,那么那些面对高凌薇的雪鬼,在一道道雪风冲之下,更是“武功尽废”。

        “锋雪大刃,正前方。”荣陶陶开口说道,高凌薇当即落后半步,一手由后至前,画出了一轮半月。

        “呼!”

        轻薄且巨大的锋雪大刃悄然拼凑,从天而降,炸翻了前方的雪地,气浪四横之下,掀翻了路途上的无数雪尸雪鬼,也为两人继续前行开辟出了一条道路。

        “雪风冲,左前。”荣陶陶继续开口指挥,位于右侧的他,手掌突然探前。

        右前方咆哮袭来的雪鬼,身影戛然而止!

        它猛地定在了荣陶陶的脸前,一双浑浊的眼眸,怔怔的看着脸前的雪爆球,仿佛突然间掉线了似的,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而荣陶陶的雪爆球,自始至终也没有爆炸过,而是一直在掌心中急速旋转,左手中的大夏龙雀,精准的刺穿了雪鬼的喉结!

        雪鬼有没有战斗能力?当然有,而且化做实体之时,战斗能力颇为不俗!

        但问题是,它一辈子都在破碎成雾,突然间不敢再这样做,失去了习惯的战斗方式,它的脑袋仿佛转不过弯来了,不仅防御没了,进攻也没了......

        然而,敌人的反应并不是最可怕的。

        荣陶陶一句又一句的命令,根本就没有高低音,声线平稳的可怕。

        他的心中仿佛没有任何情绪,真的已经将尸潮当成了家常便饭,已然麻木......

        高凌薇的表现不遑多让,每每荣陶陶话音刚落,她就已经执行完毕,完成了荣陶陶的指令。

        战斗力强悍的她,硬生生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工具,活成了荣陶陶手中的刀,任其驱使。

        尸潮中,高凌薇与荣陶陶肩并肩,左拦右挡、闪转腾挪,与万军从中,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

        悬崖上,荣阳忍不住摇头赞叹。

        不仅是对两人的默契配合,更是惊叹于两人的进攻手段。

        如果说两人的防御还算正常的话,那么他俩的进攻......

        喉结,喉结,永远都是喉结!

        那一次又一次亮出的刀与戟,用最直接有效的手段,迅速收割着一路上涌来的雪尸雪鬼,释放解脱着一个个亡魂。

        直到两人从西向东,贯穿了峡谷之底,荣阳忍不住在脑中传递信息:“淘淘。”

        “嗯?”

        “上来,我来看你了。”

        “来了来了。”说话间,荣陶陶和高凌薇已经双脚踩上了崖壁,直着冲了上来。

        “你来啦。”荣陶陶站在荣阳面前,开口道。

        难得,声音中有了一丝声调起伏。

        荣阳看着眼前的弟弟,沉吟了好一阵,这才伸出手,理了理他那染着霜雪的天然卷儿:“玩上单手戟了?”

        “另一只手得用雪爆,主要是威慑雪鬼。”荣陶陶晃了晃脑袋,“也不算单手执戟,我有俩腿,能踹戟杆。”

        荣阳想了又想,开口道:“成长了不少,我看到了精英级的雪爆。”

        荣陶陶点了点头,抹了抹手上的霜雪。

        荣阳转眼看向了高凌薇,她也轻轻颔首:“哥。”

        哎......

        看着两个刚刚从尸潮中杀出来的人,却均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荣阳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走吧,我带了些食物。”无奈之下,荣阳只好开口说着,先让他俩缓一缓心神,从面对尸潮的情绪里脱离出来吧。

        “你不用担心我俩,哥。”高凌薇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虽然语气稍显淡漠,但话语却是安慰的内容,“这样的历练成果,对我俩而言就是脱胎换骨。无论是身体层面,还是内心层面。”

        荣阳不置可否,没有回应。

        是这样的么?

        然而,所谓的脱胎换骨,可不一定都是好的......

        ...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