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50 别说话

250 别说话

        很快,一众人马返回了千山关,与牛头和马面道别之后,众人也返回了那特殊的二层石头小楼。

        “呼...可累死我了。”夏方然嘴里碎碎念着,上了二楼,站在寝室门前,伸手从兜里掏着钥匙。

        “夏教。”身后,荣陶陶开口叫道。

        “怎么了?”夏方然心中“咯噔”一下,“别告诉我你哥又跟你精神相连,又给你下任务了!”

        “没,没有。”荣陶陶讪讪的抹了抹鼻子,道,“能把手机借我们用一下么?你的卫星电话,大薇想要和父母通话。”

        闻言,夏方然面色稍稍严肃了下来,这一夜,他一直陪伴在两个学生身边,亲眼见证了所有,他也看到了那英姿飒爽的高凌薇濒临崩溃边缘的模样。

        当然,夏方然也看到了高凌薇的坚强,看到了她很快便调整好心态,整理好情绪,继续执行任务。

        夏方然说道:“已经很晚了。”

        高凌薇轻声道:“麻烦您了,夏教。”

        “麻烦什么,我不麻烦。”夏方然随口说着,看到高凌薇如此坚持,便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砖头手机,递给了高凌薇,“给。”

        “嗯。”高凌薇点了点头,迈步走向了自己的寝室。

        荣陶陶跟了上去,进门开灯,随后便褪下了外套,抖了抖上面的霜雪。

        的确很晚了,已经快凌晨两点了,然而高凌薇...真的等不得了。

        尽管在平日里执行任务、学习修行的过程中,她一直表现的沉稳冷静,但归根结底,她也只是个大二的学生,今夜获知的消息,给她带来的冲击力是在太大了一些。

        荣陶陶褪下了衣物,穿着睡衣,走向了卫浴间,刚拿起牙刷正要挤牙膏的时候,就听到外面高凌薇轻柔的嗓音:“爸。”

        Emmm......

        女儿果然是爸爸的小棉袄,荣陶陶真的很难想象,高凌薇会有如此轻柔的声线。

        可恶啊!

        就连我都没听过她这么轻柔的嗓音!

        你何德何能...奥,你是她爹啊,那没事了......

        荣陶陶使劲儿晃了晃脑袋,见鬼,刚才一定不是我内心想法,我刚才一定是被李子毅灵魂附体了!

        对,一定是这样......

        可恶的李子毅,阴魂不散,回去先怼你一顿!

        “嗯。”寝室中,传来了高凌薇淡淡的鼻音,“是的,我和他在千山关,有夏方然教师和李烈教师看护,这么晚,打扰你休息了。”

        荣陶陶将牙刷塞进了嘴里,一动不动,侧耳偷听着......

        “我刚才听说了一件事,你们在家的生活不是很安稳,你...嗯嗯......是的,刚才出了任务,逮捕钱组织的偷猎者。”

        “寒花说的。”

        “杀了,我杀的。”

        “没事,我没有受伤,他和两位教师,我们四个一起对敌的。”

        卫浴间中,荣陶陶算是听明白了,这个所谓的“他”,听起来是专属于自己的名词?

        “你在卫浴间里不声不响的干什么?”

        荣陶陶愣了一下,听着高凌薇的声音,百思不得其解,父女俩怎么突然聊到这个话题了?这都哪跟哪儿啊?

        哪成想,高凌薇补了一句:“荣陶陶?”

        “啊!”荣陶陶吓了一跳,这才回过神来,原来她是在和自己说话,荣陶陶急忙开始刷牙。

        “我想...如果可以,我想接你们回松柏镇居住。”寝室中,高凌薇终于说出了重点。

        接下来,就是一段漫长的沉默。

        荣陶陶急忙清洗了一番,直至他洗漱完毕,走出卫浴间,这才听到高凌薇的回应:“好的,你休息吧。”

        说着,她挂断了电话,深深的叹了口气。

        “怎么样?”荣陶陶询问道。

        高凌薇的面色有些黯然,叹息道:“祸患本就因我而起,我却又为了内心的安稳,将他们接回这苦寒之地,有些自私了。”

        闻言,荣陶陶也沉默了下来。

        本质上,这不是高凌薇的错误,而是这个世界充满了病人。

        但从外在的表现上来说,情况的确如此,也许她心中很自责吧,觉得自己这个女儿并不称职。

        荣陶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他没有经历过这些,想了又想,开口道:“其实松柏镇也挺好的,很繁华,很热闹,与寻常社会没什么两样,只是常年冬季而已。陆芒的父亲也在那......”

        高凌薇看着荣陶陶那笨拙安慰的模样,也是无奈的笑了笑,道:“我比你更熟悉那里,毕竟我在那上了三年的高中。”

        荣陶陶坐在自己的床铺上,看着对面的高凌薇,开口道:“有三条路。”

        高凌薇心中稍稍诧异,问道:“什么三条路?”

        荣陶陶想了又想,认真道:“第一条路,杀光偷猎者,或者是用雷霆手段,杀得他们胆战心惊,不敢再有半点不轨之心。”

        事实上,这一条路,正是高凌薇的姐姐所执行的方案,而且目前看来,似乎她那样的残忍手段也已经奏效了。

        只不过高凌薇依旧不放心,依旧想把父母接到这重兵把守的松柏镇中。

        高凌薇轻轻颔首,似乎也来了兴致,道:“第二条路?”

        荣陶陶:“魂技与魂宠。如果人手一只雪绒猫,或者是找到其他眼部视野类魂珠,那么你的存在也就无足轻重了。”

        高凌薇:“不仅我的存在无足轻重,如果真如你所畅想,整个北方雪境的生存方式将完全改变,所谓的偷猎者也就没有了生存的空间。”

        风雪夜,是偷猎者存在的必要条件。

        你看那海洋旋涡、星野旋涡,里面的资源极其丰富,有人偷猎么?谁又敢去偷猎?

        高凌薇:“第二条路是天方夜谭,第三条呢?”

        “算了,第三条更是天方夜谭。”

        “说来听听。”

        荣陶陶想了想,道:“参破雪境的奥秘,甚至关闭那雪境旋涡。”

        高凌薇:“......”

        荣陶陶突然开口道:“大薇,你知道当初霜美人和萧自如,是怎么找到我的么?”

        高凌薇:“嗯?”

        荣陶陶:“我一直认为,狱莲拥有追踪效果,起码能够感知到其他花瓣的大概方位。

        否则的话,霜美人没有道理横跨三墙、二墙,跑到一墙来。她又凭什么在一片白茫茫的区域中,准确的锁定我的位置?

        在这个世界中,找到一个同样拥有莲花瓣的人,完全就是大海捞针。

        而当我的狱莲,第一次见到斯教的莲花瓣时,也展现出了将其囚禁的欲望。”

        高凌薇微微皱眉,道:“所以?”

        荣陶陶开口说着:“我的心中一直有这样的设想,也许当我晋级魂尉之后,可以真正运用莲花瓣之后,便可以通过狱莲,寻找到其他散落的莲花。

        九瓣莲花,被称之为雪境至宝,一定是有其意义的。

        无论如何,当我集齐了这九瓣莲花之后,我认为,我会对雪境旋涡、以及旋涡背后的雪境星球有一个更全面、更深入的了解。”

        “嗯...嗯。”高凌薇沉吟片刻,轻轻的点了点头,“相比于第二条眼部魂技、寻找批量雪绒猫,我反而更相信第三条。”

        说出这句话之后,高凌薇自己也愣了一下。

        无论荣陶陶此时实力几何,毫无疑问的是,高凌薇对荣陶陶的信任程度高的可怕。

        这种不知不觉中所受到的感染、影响而产生的变化,的确很难第一时间发现。

        信任,

        源自于学习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源自于历练旅程中的一刀一戟,

        更源自于生死战场上荣陶陶所展现出来的每一个细节、每一次决断。

        高凌薇静静的看着荣陶陶,借着这个引子,心中也意识到了很多。

        不知从何时起,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指挥的身份。

        无论是在赛场上、历练场上,还是在生死场上,她已经彻底沦为了他手中的刀,并且没有半点不满。

        高凌薇并不是屈居人下的人,但此时再回首过往,仿佛一切都是顺其自然,而她也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一切。

        “诶,想什么呢?”荣陶陶伸出手,对着她的眼睛晃了晃,“你这么直直的盯着我,我心里有点发慌......”

        “啊。”高凌薇回过神来,“我......”

        话音未落,高凌薇却是身体一僵,下一刻,一股浓郁的魂力波动荡漾开来。

        荣陶陶面色一喜,晋级?终于要晋级了么?

        他急忙开始吸收魂力,催动着体内的莲花瓣帮忙。

        高凌薇却是站起身来,褪下了外套,从上铺拿下了睡衣,迈步走向了卫浴间。

        荣陶陶:???

        朋友!你干什么呢?

        都什么时候了,还遛弯呐?

        高凌薇开口道:“开着花,我去洗漱,出来的时候就差不多了。”

        荣陶陶的嘴巴张成了“O”型,傻傻的看着高凌薇走进卫浴间,这...这么淡定的嘛?

        不一会儿,卫浴间中竟然传来了花洒的声音,荣陶陶彻底懵了。

        高凌薇...呃,的确是一身的血迹,需要清洗一番,但这???

        荣陶陶趿上拖鞋,迈步来到卫浴间门前,敲了敲门:“你洗澡水那么烫,冰雪属性的魂力近得了你的身吗?”

        “境界内的小段位晋级,不是大境界突破,不用那么紧张,很快的。”门后,传来了高凌薇的声音。

        荣陶陶咧了咧嘴,转过身来,背靠着卫浴间的门,听着那哗哗的花洒声音,嘴里嘟嘟囔囔着:“我什么时候能像你这么潇洒就好了。”

        “你也快晋级魂士巅峰了吧?”

        “啊,这俩月怎么也怼上去了。”

        “到时候你得认真些,魂士巅峰~魂尉初阶是新增魂槽的时期,能不能多冲开一个魂槽,就看这个时候了。”

        “哦,那第二个新增魂槽什么时期能冲开啊?”

        “嘘...别说话,我要晋级了......”

        荣陶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