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47 杀!

247 杀!

        也许...从高凌薇吸收到雪绒猫为魂宠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这一切!

        远处的战场上,寒花一看事情不妙,急忙逃窜。

        十二小队在收割偷猎者队友,寒花就是想要抓住机会,趁机引高凌薇出来。

        寒花的思路很清晰,她知道,在高凌薇的追逐之下,在这毫无掩体的茫茫雪原之中,自己根本无处可逃!

        所以,寒花只能极尽嘲讽之能,尽可能的让高凌薇怒气灌顶,让她失去理智,贸然现身。

        想要活下去,寒花真的没有什么其他选择,只能这样操作。

        然而,让寒花绝望的是,她成功引燃了高凌薇的怒火,但那高凌薇却并未现身,而是被头脑清楚的荣陶陶拽了回去。

        也就是这样一个回合之中,高凌薇没出来,却有两位大神杀了出来......

        无论是李烈还是夏方然,输出简直爆炸!

        寒花怎么可能抗得住?

        一时间,寒花再也没有了挑衅与威胁,她没命的逃窜着,甚至为了不让对方通过声音辨析她的位置,寒花连个屁都不敢放,噤若寒蝉,根本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然而......

        李烈是什么人?夏方然又是什么人?

        一旦沾上对手,还能让她跑了?

        夜空之中,两名教师疯狂追砍,寒花面色惨白,惊而又惊、险而又险的躲避着一杆杆画戟,一柄柄巨斧。

        “呼......”

        天空中,一柄巨斧悄然拼凑,但却并非斧刃向下,而是斧身横着拍了下来!

        “咚”的一声闷响!

        亡命逃窜的寒花躲闪不及,一头栽向地面。

        但她重重落地的一瞬间,她的双手也猛地拍向身体两侧,拍在地上。

        “呲!呲!呲!”

        雪境魂技·冰刺大阵!

        霎时间,无数锋利的冰刺突兀从雪地里刺了出来,直冲天际,刺向了那追杀而来的李烈与夏方然。

        “嗯?”

        下一刻,寒花只感觉脚踝一紧,身体猛地向右侧拖拽而去。

        又是雪鬼手!

        又是这阴魂不散的雪鬼手!!!

        一个?弱鸡的精英级魂技,竟然真能端的上台面,甚至接二连三的干扰她的行动!

        荣陶陶哪管你那些?

        这手抓没抓住你!?

        抓住了?抓住了就是好手!

        “咔嚓!咔嚓!”雪鬼手恶狠狠的拖拽之下,寒花竟然撞碎了足足三四根冰刺,但是她的反应极快,顺手挥下,一刀再次斩断了雪鬼手。

        “呼......”

        寒花面色一惊,脚下连连蹬踹,最后奋力一蹬腿,向后退出了足足十数米开外,光退还不够,她甚至还劈开了腿......

        同一时间,一柄巨斧重重劈砍在地,甚至落在了她劈开的双腿间,险些将她的身体斩成两截!

        即便巨斧没有砍到她身上,那暴躁的气浪也翻腾开来,冰色的火焰瞬间铺满了寒花的身躯,将她向后掀翻了出去。

        寒花脑袋一懵,不管不顾,没有半点调整的时间,手中的雪爆球轰然炸响,身影顿时一歪。

        又是一杆巨大的方天画戟,直直刺进地面,汹涌的魂力荡漾开来,根本不给寒花半点反应了机会!

        夏方然和李烈的攻势实在太凶,事实上,寒花根本不是看到方天画戟之后才做出的反应!

        她手中炸裂的雪爆球,完完全全是预判,但就是这样的战场嗅觉,让她险而又险的躲过了一劫!

        “呼......”

        接连躲过两次致命一击,寒花倒飞出去的身影却是猛地一停,脚踝处,竟然再次被一只雪鬼手给握住了!

        她的注意力都在夜空之上,都在那两个神级魂武者的追杀之上,却忽略了下方的雪地。

        亦或者说,她也根本没有精力去理会身下的雪地。

        梅鸿玉眼光是有多么毒辣?

        老校长如此推荐荣陶陶修习雪鬼手,就是知道荣陶陶那灵动的战斗风格,有多么适合这阴险的雪鬼手!

        低级别的雪鬼手?上不得台面?

        那又如何?

        我就问你抓没抓住!

        抓住了就是好手!!!

        随即,寒花的身影再次被拖拽而去。

        但是这一次,她的动作却是慢了一丝。

        因为荣陶陶的雪鬼手与高凌薇的霜惧丑面,显然是结伴而来,无缝衔接!

        就在寒花手刃雪鬼手的一刻间,一只虚幻的花纹面具,无声的咆哮着,终于贯穿了她的身躯!

        “啊啊啊啊啊!”寒花忍不住惊声尖叫!

        换做平时,也许她还能忍耐。

        但是如此的危急关头,李烈与夏方然这样的顶级大神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收割她性命的情况之下......

        寒花内心本就惶恐不已,现在又被这花纹面具贯穿身躯,内心的惶恐再次放大,惊惧不已。

        “高!凌!薇!”荣陶陶一声大喝,抬起一脚,踏在高凌薇的背脊上,进而猛地向前一蹬,“面具向前冲!亮起你的戟!”

        霎时间,高凌薇腰部前顶,身体瞬间弯成了一张弓!

        雪绒猫的视野此时在荣陶陶的身上,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但毫无疑问的是,既然荣陶陶敢把她踹过去,那就是让她去手刃仇人。

        很明显,之前没有视野的她,按照荣陶陶的指挥,向前方施展的霜惧丑面,应该是贯穿了寒花的身躯。

        无论是对荣陶陶的信任,还是远处传来的寒花尖叫声,都让高凌薇一往无前!

        而前冲的高凌薇,并不是无所事事,她依旧在听从荣陶陶的命令,脸上的花纹鬼面,一次又一次的冲出虚幻的面具,向前方的茫茫风雪中咆哮而去......

        一个人在遭受极度恐惧情绪的时候,大都逃不出几种固定的反应。

        畏惧、退缩、崩溃,这些暂且算是一种。

        而发疯发狂、极力反抗、鱼死网破也是一种。

        但是,霜惧丑面不仅仅是加剧了寒花的内心惶恐,最重要的是,霜惧丑面对寒花的精神打击,却能干扰到她的身体动作。

        此时,寒花那本就被气浪灌顶、嗡嗡作响的大脑顿时一懵,她的身体也是微微一僵。

        一步错、步步错。

        寒花那微微僵硬的身躯,被一连串哑声咆哮的虚幻面具贯穿,一个接着一个......

        “啊啊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在这风雪夜中。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被荣陶陶蹬来的高凌薇,手中的长戟贯穿了漆黑的夜,身躯也穿透了茫茫风雪!

        高凌薇的视线中,一个浑身燃烧着冰焰、眼神浑噩、面目扭曲的女人,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呲!

        一杆长戟,直接戳穿了寒花的胸膛!

        寒花的瞳孔几乎缩成了针芒状,傻傻的张着嘴,看着眼前那目光极为凌厉的女孩.....

        “呯!”

        井字形的长戟,荡漾开来的魂力,瞬间搅碎了寒花的心脏。

        在这攻强守弱的世界里,没有胸膛防御魂技,生死...只在一瞬间。

        “呀!”高凌薇猛地一戟戳向地面,刺着寒花的身躯,扎向雪地之中。

        寒花的身躯陷进了厚厚的积雪中,而踩在雪上的高凌薇,却是猛地翻转长戟,再次抽出,又狠狠的刺下。

        这一次,方天画戟的目标,不再是那已然破碎的胸膛,而是她的头颅。

        “呲!”

        “呲!”

        “呲......”

        厚厚的积雪中,一股股殷红的鲜血弥漫开来,染透了洁白的霜雪,绽放出了一片惊悚的血红。

        而高凌薇的方天画戟依旧在向下刺着,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李烈与夏方然稳稳落地,相互对视了一眼,李烈迈步上前,想要说些什么,却是被夏方然拽住了胳膊,示意了一下身侧。

        白灯纸笼的照耀下,李烈看到了荣陶陶大步赶来的身影,便也忍了又忍,没再开口。

        “大薇?”荣陶陶迈步上前,一手揽住了高凌薇的腰,带着她向后退开了两步。

        “呲!”高凌薇手中的长戟猛地甩了出去,最后一刻,将那方天画戟深深的刺进已然染红的雪地之中。

        “呵...呵......”高凌薇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余怒未消,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事实上,她的心中不只有愤怒,她的情绪很多,很复杂。

        愧疚、自责、恼怒、担忧、后怕......

        一想到偷猎者组织接二连三的刺杀父母,再想想她一直被蒙在鼓里,听着母亲的电话,听着她的关心,也未曾察觉出半点异样......

        一想到这些,高凌薇的心情就不断的转变着,甚至很难在短时间内消化如此多复杂的情绪,她也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面对眼前的战场。

        “嘘...嘘......”荣陶陶口中发出了轻轻的声音,揽着高凌薇的背脊,将她抱在怀中。

        他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将她的脸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留一些愤怒、留一些精力,我们还有很多敌人。

        钱组织、自由民,他们的成员有一个算一个,有一个算一个......”

        高凌薇双手死死的环住了荣陶陶的背脊,勒的荣陶陶甚至有点喘不过气来。

        那埋在荣陶陶肩膀上的俏脸,发出了闷闷的声音:“嗯...嗯......”

        她的声音很轻,甚至有些颤抖。

        第一次,她展现出了有些脆弱的一面。

        对于旁人来说,也许这种表现不算什么,但是对于高凌薇而言......

        要知道,在过往战斗中,即便是她与对手同归于尽的时候,她的声线都不曾有过一丝颤抖。

        一片混乱不堪的雪地之中,密密麻麻的冰刺林旁。

        荣陶陶一手揉顺着高凌薇的背脊,安抚着她那颗暴躁不安的心。

        你没有错,大薇。

        那群亡命徒无法无天、不择手段,这不是你吸收魂宠、成长变强的错误。

        如果每一个雪燃军战士、雪境魂警,都担心自己的职业牵连家人,而不敢入职入伍、不敢正常执法的话,那这个世界将一片混乱,到处都会是杀人放火、坚银掳掠的场景,也就没有所谓的公序良俗了。

        邪不压正,荣陶陶始终坚信,邪不压正。

        这是一个魂武世界,一个战斗力全面升级、魂武罪犯威胁性极大的特殊世界。

        在这个特殊的世界里,总有一些病人。

        如果病入膏肓,真的治不好的话......

        那就别治了,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送走!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