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43 恐惧buff?

243 恐惧buff?

        荣陶陶拿着三个小锦囊,道别了两位教师之后,便和高凌薇一同返回了寝室。

        荣陶陶将锦囊递给了高凌薇,顺势接过了她怀中的雪绒猫与云云犬,开口道:“你都吸收了吧,手腕上的雪之怒、脚踝处的雪爆、额头处的雪狱角斗场,咱统统都不要了。”

        高凌薇迟疑片刻,道:“都给我?”

        “当然。”荣陶陶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既然是抱大腿,那就要把大腿养的粗粗的嘛......

        高凌薇大马金刀的坐在床铺上,双肘拄着膝盖,默默的看着荣陶陶:“从校内突围赛开始,你就把奖励都给了我。”

        荣陶陶也是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床铺上,背靠着墙壁,将两个小家伙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道:“我也有魂宠奖励啊,荣凌不是么?额头处的魂珠我换不了,那是我生命中最后的底牌。

        至于脚踝处的雪风冲,我连脚踝处的魂槽都没有,也镶嵌不上啊。再说了,你镶嵌的收益更大,我本就有魂技·踏星裂。”

        对于荣陶陶来说,可以增加潜力值上限的自主修习魂技,远比镶嵌的魂珠魂技更完美。

        因为镶嵌的魂珠魂技就是纯粹的“器”,荣陶陶不知晓其原理,也就无法增加其潜力值上限。

        而那些自修的魂技,荣陶陶却可以一再精进。

        目前这一时间段内,高凌薇只是纯粹的雪境魂武者,只学会了几样雪境魂技,而荣陶陶可不同,他学会了雪境、星野两个领域的魂技。

        甚至可以这样讲,荣陶陶比高凌薇多出了8个魂槽,多镶嵌了八个星野魂珠魂技。

        荣陶陶继续说道:“我有雪鬼手了,你用锋雪大刃。我控你攻,很符合我们小组的战斗理念,别犹豫了,一切都为了我们两人,为了小组能在全国大赛上走的更远。”

        “嗯。”高凌薇显然不是忸怩的人,既然荣陶陶讲明了道理、心意已决,她也不再犹豫。

        她的命都能给荣陶陶,拿几个魂珠,的确算不得什么。如他所说,一切都为了小队能走的更远。

        荣陶陶开口道:“对于爆珠,你也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就像你的雪狱角斗场,毫无疑问效果极佳,但这些魂技都是阶段性的魂技,在某一时期内为我们服务的。

        无论它们再怎么稀有,说到底,它们也只是精英级魂珠魂技,日后,我们还是要换的。”

        “嗯。”高凌薇轻声应着,拿着三个锦囊,迈步走出了宿舍。

        云云犬好奇的看着高凌薇,扑闪着大耳朵就想要追出去,却是被荣陶陶拽住了云朵小尾巴,硬生生拽了回来。

        “嘤?”云云犬扎着黑溜溜的小眼睛,扭头看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却是左手拿犬、右手拿猫,上下掂了掂。

        云云犬这种生物似乎长不大?

        到现在也只比荣陶陶的手掌大几圈而已,不过雪绒猫显然也是长不大的类型,跟云云犬在一起,玩耍起来倒也合适。

        你看那荣凌,体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上涨,用不了多久,就很难再骑云云犬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荣陶陶和高凌薇在苦修,荣凌同样如此。

        在李烈教师的悉心教导之下,荣凌已经学会了雪踏、雪爆、寒冰径这三种魂技,一杆石头小戟也是耍得有模有样。

        至于白灯纸笼、莹灯纸笼,玉龙馈赠、霜之息和雪之魂,荣凌一直没学会。

        不过也没关系,毕竟荣凌本就是雪境魂兽,视野本就比人类魂武者开阔许多,而且它的身体就是由霜雪拼凑而成的,也不需要玉龙馈赠来制造霜雪。

        魂技·雪之魂对修习者的技艺要求比较高,荣凌怕是真得学上好久的方天画戟技艺,才能在风雪中抽出一杆雪之魂。

        荣陶陶想了想,还是没有召唤出荣凌,对于荣凌来说,荣陶陶的身体既是家、又是莲花之躯,身为雪境魂兽,浸泡在其中被滋养的感觉,别提有多痛快!

        呼......

        思索间,一阵精神震荡的感觉传来,荣陶陶知道,高凌薇应该是爆了额头处的魂珠。

        不一会儿,寝室门被打开,一道“鬼影”走了进来。

        “我去!”荣陶陶吓了一跳,抱着云云犬和雪绒猫,面色惊愕,看着门口处走进来的“恶鬼”。

        高凌薇心念一动,脸上的雪制面具悄然破碎,化作点点霜雪,落在了她的身上、滑落在了地面之上。

        “大半夜的,你想吓死我!”荣陶陶不满的开口说道。

        “抱歉,我没见过它,只是想进来照一下镜子。”高凌薇歉意的点了点头,却也看到了荣陶陶怀中的云云犬和雪绒猫,纷纷窝在了荣陶陶的怀里,蜷缩着身体埋着头,一副不愿意看她的模样。

        荣陶陶将云云犬收回了体内,稳定了一下情绪,面色也有些古怪。

        那面具丑么?

        不,根本不丑,既不扭曲、也不狰狞,甚至非常精美!

        它不该叫霜惧丑面,而应该叫“霜惧美面”。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既然面具一点儿都不恐怖,我为什么会感到害怕?

        这尼玛还有被动效果?震慑人们的心神?

        我得乖乖,可了不得。

        荣陶陶看着走向卫浴间的高凌薇,开口道:“你有点心理准备啊,大半夜的,别叫出声。”

        “我不怕鬼。”高凌薇话音刚落......

        “咕嘟。”

        卫浴间内,传来了高凌薇咽口水的声音,显然...她是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了,但由于有着十足的心理准备,她强忍着没有后退。

        她双手扶住了洗脸池,看着镜中的美丽面具,深深的舒了口气:“我没有主动施展魂技,只是佩戴面具而已,这样看来,它应该有一些被动效果,让人感到恐惧。”

        寝室中,传来了荣陶陶的肯定声音:“应该是的,但是这种震慑力比你的冰晶恶颜的威力小很多。”

        高凌薇看着镜子中的唯美面具,眼眶部位和颧骨处甚至还幻化出了淡淡的红色花纹,那涂彩勾勒出的图案,本该看得人心醉,但是高凌薇却是越看心里越慌。

        高凌薇心中一动,闭上了一只眼睛,面具上的左眼缺口也一阵阵拼凑。

        她虽然闭上了眼,但是面具却是“睁开”了眼睛。

        纯白色的霜雪,蒙着一层霜雾,很像是“青光眼”,而在那一层霜雾之后,隐隐约约还藏着一只眼眸。

        恍惚之间,高凌薇甚至感觉那面具的眼眸,正目光幽幽的盯着镜中的自己。

        如此诡异的面具,看得高凌薇汗毛直立,真的是越看越惊悚......

        高凌薇使劲儿晃了晃脑袋,双手扶着洗漱台,低下了头,脸上的面具也悄然破碎开来,她的胸口一阵起伏,长长的舒了口气:“呵......”

        “你没事吧?”身侧,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啊?”高凌薇豁然色变,一手猛地从身前抹过。

        卫浴间门口处,荣陶陶微微挑眉,看着那手执大夏龙雀、惊魂未定的高凌薇......

        他眨了眨眼睛,学着高凌薇那淡定的口吻:“我不怕鬼~”

        高凌薇恶狠狠的瞪了荣陶陶一眼,随手将大夏龙雀扔进了洗脸池中,任其破碎成霜雪:“感觉有些矛盾,这面具很美,却让人看着心慌。”

        荣陶陶开口道:“那应该只是被动效果,我们试试主动效果。来,给我来一面具,我感受感受。”

        高凌薇:“嗯?”

        荣陶陶一脸认真:“我得切身体验这魂技的效果,以后在战场上,才能更好的把握敌人的内心状态。

        另外,谁也不能保证永远不失误,夏教说了,只要身体剐蹭到面具一点点,就会受到精神创伤,我必须得提前适应一下。”

        “那......”高凌薇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你还是先坐在床上吧。”

        “行。”荣陶陶走回了床铺,将雪绒猫放在了中央桌子上。

        小家伙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探头探脑,却是发现高凌薇站在桌旁,脸上的霜雪拼凑出了一张精美的红花纹面具,唰......

        下一刻,从那面具之上,一个虚幻线条的花纹面具冲了出来。

        荣陶陶一咬牙一跺脚,一巴掌呼了上去!

        “噗......”

        扇巴掌显然没什么作用,荣陶陶的手掌穿过了虚幻线条构成的面具。

        这一刻,荣陶陶才知晓,心灵上的轻微震慑根本不算什么,真正的杀伤,是对精神的冲击。

        荣陶陶只感觉大脑被无数根针扎似的,头痛欲裂,大脑中的无数神经,在魂技的刺激之下蹬蹬直跳。

        “嘶......”荣陶陶身子一歪,躺在了床铺上,闭着眼睛,细细体验着疼痛的感觉。

        在雪狱角斗场中,高凌薇战败的话,应该也是这样的滋味吧......

        好一会儿,疼痛感才渐渐散去,但在精神冲击之下,荣陶陶的大脑昏昏沉沉的,有些不灵光,像是多日没有好好休息似的,反应都有点迟缓。

        “好东西啊,好东西。”荣陶陶开口说着,话语有些吃紧,“疼痛感倒是无所谓,主要是精神冲击带来的后遗症,只要给对手的动作带来一丝干扰,那对咱俩可就太有利了。”

        “嗯。”高凌薇早已破碎开面具,坐在荣陶陶的床边,伸手拾起了他的手掌,轻声道,“呼吸,深呼吸。”

        “呵......”荣陶陶深深的吸了口气,缓缓吐出,心神渐渐舒缓......

        宿舍中陷入了一片寂静,高凌薇似乎也染上了荣陶陶的臭毛病,只见她轻轻捏了捏荣陶陶的手指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诶?”

        高凌薇低眼看去:“怎么?”

        荣陶陶:“只是看你本人佩戴的面具才会有效果么?如果我拿手机照下来,我们只看照片的话,会不会感到瘆人呢?”

        高凌薇:“我们没带手机,不过应该不会。魂技不是这样发挥效果的,拍出来的照片,也只是照片而已。”

        荣陶陶“扑腾”一下坐了起来,面色兴奋:“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去找夏方然借手机!然后发围脖!

        哈哈,精神污染,向全世界投毒!”

        高凌薇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荣陶陶,一手按着他的胸膛,将他按在了床铺上:“别闹,休息吧,很晚了。”

        “好嘛......”荣陶陶撇了撇嘴,脑海中回忆着那雪白的面具、那淡红色的花纹,越想就越觉得美丽。

        脑中回忆与亲眼所见,的确感受完全不同,他甚至已经喜欢上了那个精美的面具,哪里还有半点害怕的样子?

        高凌薇探手从他的脑后拽出了被子,一边拆开,一边站起身来,将被子铺开。

        荣陶陶躺在床上,一副大爷(yé)的享受模样,他眨了眨眼睛,咧嘴笑道:“大薇真好!贤......”

        高凌薇眼眸一凝,脸上突兀的拼凑出了一层霜雪、花纹面具再次出现,却是一闪即逝,速度快的惊人。

        但是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荣陶陶面色一僵,说到嘴边的话语也硬生生止住了。

        高凌薇淡淡的扫了荣陶陶一眼,这才将展开的被子铺在他的身上,转身走到宿舍门前插好了门。

        她一手按在了灯光开关上,道:“我关灯了。”

        荣陶陶弱弱的开口道:“我现在有点害怕。”

        高凌薇:“......”

        荣陶陶:“你再陪我说会儿话?”

        高凌薇:“我可以再给你一个冰晶恶颜,以毒攻毒。”

        荣陶陶瘪着嘴:“奥,那没事了,熄灯吧。”

        好家伙!

        我直接好家伙!

        额头开启精神类·霜惧丑面,眼部开启幻术类·冰晶恶颜?

        你跟我在这叠恐惧buff呢?

        有一说一,虽然冰晶恶颜远比霜惧丑面的震慑效果更强,毕竟术业有专攻,但是功能性上却是有点重叠了。

        高凌薇戴着花纹面具的话,人们本就会下意识的错开目光,谁还会去看她的眼睛?

        这样一来,冰晶恶颜也得换......嫂嫂大人的眼部幻术魂技就很好,甚至当时将魂班少年统统拽入了幻术的世界。

        哎...可惜了,高凌薇的魂法等级才三星,限制太大了一些,没什么好用的幻术魂技。

        黑暗之中,高凌薇走回了对面自己的床铺,从上铺拿下了蓝白条的睡衣。

        “转过去,面墙。”借着窗外远处马场中那些雪夜惊隐隐眼神光芒,高凌薇一手解开了衣衫......

        “大薇。”

        “嗯?”

        “你说...我们能拿全国冠军么?”荣陶陶侧卧着,枕着胳膊,看着眼前的墙壁。

        “难,星野魂武者对我已经有极大克制了,如果再碰到熔岩魂武者、配合熔岩场地,那就太难了。”高凌薇换好了衣衫,随手将雪地迷彩扔到上铺。

        她继续道:“不过前八就能拿到世界杯的入场券,尽最大努力吧,起码拿到前八。自全国赛结束直至魂武世界杯开赛,我们还有大量的时间提高自己。”

        “嗯。”荣陶陶抿了抿嘴,道,“你快吸收魂力吧,我开花。”

        高凌薇掀开了被子,躺了上去:“好。”

        寝室中央,坐卧在桌子上的雪绒猫,彻底被遗忘了。

        在一片漆黑中,它睁着湛蓝色的眼眸,左看看右看看,似乎主人的花纹面具给它的心里留下了一丝阴影。

        最终,它跳上了荣陶陶的床铺,来到荣陶陶脸侧,蹭了蹭他的脸颊,委屈巴巴的小声叫着:“喵~”

        荣陶陶抱着雪绒猫,搂紧在怀中:“嘘...睡觉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