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41 欠练

241 欠练

        一个月后,千山关外。

        李烈和夏方然伫立在悬崖半山腰上,由于风雪越来越大,两人不得不在这里为学员压阵,好在峡谷中风雪较小,倒也能清晰的观测场上的局势。

        两人低头看着下方涌动的尸潮,也看着那两个小家伙,犹如行进在惊涛骇浪里的小船一般,随海浪上下起伏、来回飘荡。

        险不险?十分惊险!

        但荣陶陶与高凌薇的配合无比默契,甚至称得上是赏心悦目,这一艘小船肆意的在茫茫尸海中行进,看似飘摇,却稳步向前。

        “呵......”夏方然深深的叹了口气,足足一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彻底放弃了让两人失败的想法,因为一次又一次的现实摆在这里。

        荣陶陶与高凌薇,已经来来回回、杀穿尸潮足足一个月的时间了。

        除了最开始几天,两人偶尔会有失误之外,在过去的20多天时间里,两人稳健的可怕!

        “这一招一式,精简的有点过分了昂!”夏方然忍不住小声嘟囔着。

        “嗯。”李烈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用如此密集的尸阵来历练,随着时间推移,两人动作精简也是必然的结果。”

        毕竟,荣陶陶与高凌薇面对的不是一个对手,而是一群对手,他们当然要用最简单的方式、最有效的手段御敌。

        说着,李烈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种从生死战中杀出来的默契,恐怕一般的同龄人很难招架得住。”

        “同龄人?”夏方然咧了咧嘴,“没有这种专项训练,同龄人也招架不住这俩人的炮火啊?”

        “呵呵。”李烈拍了拍额头,“我又忘了,我总把他们当成毕业生来看待。”

        夏方然眼睁睁的看着两人从西到东、杀穿尸潮,进而大步大步的向前奔跑,不由得开口道:“我们返回千山关休整一下吧,正好梅老鬼给高凌薇配置的魂珠也到了。再回来,该给他们增添雪鬼了。

        雪尸数量的增加只是量变,已经不能给他俩带来多少麻烦了。”

        李烈当即点头:“可以。”

        “走了!走了!”夏方然大声喊着,身影腾空而起,借着峡谷中吹荡的风雪,自顾自的“飞”了上去,看起来潇洒极了。

        李烈却是没有臭显摆的意思,一脚一脚的踩踏出冰花,迈步走上了悬崖。

        远处,高凌薇与荣陶陶也爬上了悬崖,一身的衣衫凌乱,还能看到被雪尸利爪抓出来的大口子,那迷彩服里面染血的棉花都露出来了,不过两人倒是没有受伤。

        看着荣陶陶爬上来,夏方然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脸蛋,顺势扯了扯:“别摆这一副死样儿!笑一笑!正常点!”

        荣陶陶:“......”

        “你这厮,好生无礼!”荣陶陶咧着嘴,脸上倒也有了些表情,“你刚从尸潮里面杀出来,从生死战里脱身,能开怀大笑?”

        “呦呵?”夏方然微微挑眉,“忘了你第一次杀穿尸潮的时候了?那会儿你不还纵情高歌呢么?”

        “切。”荣陶陶撇了撇嘴。

        第一次杀穿尸潮的喜悦,当然是有前提的,因为他和高凌薇一次次的失败,铆足了劲儿,就为了争一口气。

        第一次成功,荣陶陶当然开心的不得了,甚至那大腿上还有“五道杠”、汩汩往外流血,但依旧不耽误他唱歌。

        但是现在嘛......

        足足一个月的训练,痛苦与疲惫并存,荣陶陶与高凌薇的心已经彻底沉寂了下来。

        重大突破过后,剩下的就是对细节的打磨,对心性的一次次磨炼。

        事实上,荣陶陶还好一些,此时此刻,他身侧站着的高凌薇,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一身肃杀之气”!

        气场、气势这种东西是无形的,但如果此时你站在高凌薇面前的话,便可以切身体验到这种危险的感觉了。

        她就这么静静的站在雪地里,甚至能让人感到心惊肉跳!

        根本无需开眼,自带震慑类魂技!

        据说绝大多数狗狗,哪怕是再怎么凶悍,平日里狺狺狂吠,一旦它们遇到老屠夫,哪怕是老屠夫手中无刀,只是散步逛街,狗狗也会夹着尾巴逃窜,根本不敢吭声。

        毫无疑问的是,这一个月来,高凌薇手中布满了鲜血,死在她手中的亡魂更是多的可怕......

        荣陶陶很确定,狗要是看到高凌薇,是不敢狂叫的。

        要不...拿云云犬试试?

        呃...还是算了吧,别祸害孩子了......

        夏方然嘟嘟囔囔的说道:“快点调整好,终日跟尸鬼混在一起,别把自己也变成尸鬼了。”

        “啊。”荣陶陶随口应着,转头看向了高凌薇,轻轻的撞了撞她的肩膀,“大妞儿...呃,不是,大薇!”

        高凌薇转头扫了一眼荣陶陶,而荣陶陶却是伸出手,盖住了她的眼帘,手掌顺势揉了揉她的脸蛋:“醒醒。”

        高凌薇闷闷的声音,隔着荣陶陶的手掌传了出来:“你手上都是雪尸的血,还有几片碎肉。”

        “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荣陶陶讪讪的笑了笑,急忙移开手掌,顺势拨了拨沾染在她脸上的血迹,却是越抹越红。

        高凌薇蹲下身来,在地上捞了一把雪,一手牵过荣陶陶的手掌,先是用雪给他洗了洗手,这才用雪抹了抹自己的脸蛋。

        看到这一幕,夏方然不由得“哼”了一声。

        还行,她还认识人。

        但这才一个月,未来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要不,这次返回千山关就多休息两天吧,这俩孩子的确需要调整一下状态。

        “梅校长给你俩的魂珠,已经托人送到千山关了,我们回去镶嵌魂珠,顺便休整一番。”夏方然开口说着,召唤出了雪夜惊。

        高凌薇一边召唤出胡不归,一边开口汇报道:“我要晋级了。”

        荣陶陶面色一喜:“好事儿啊!双喜临门,实力晋级,再镶嵌新的魂珠,舒服!”

        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荣陶陶的方天画戟技艺也晋升了一个小段位。

        显然,在这种生死战场上,在密密麻麻的雪尸训练之下,荣陶陶的技艺成长速度快得惊人!

        就在几天前,他的方天戟精通也来到了五星·中阶。

        这种强度的历练,其他学员怎么比?

        荣陶陶想着,自己也应该花费一个潜力点在方天戟精通上了,毕竟方天戟技艺又快满了,绝对不能卡级别。

        与此同时,荣陶陶的魂法·雪境之心,魂技·雪之魂、雪爆,也都有了长足进步,估计在未来的训练中,也会提高品质。

        不过那魂技·冰之柱有点可惜了。

        因为在历练的过程中,荣陶陶和高凌薇用的最多的就是冰之柱,然而冰之柱属于“出场即巅峰”的魂技,精英级就是满级。

        荣陶陶倒是能点潜力值,可以拉高冰之柱的潜力上限,但是他的魂法也只是三星·中阶,也只能支撑他使用精英级的魂技,哪怕是冰之柱上了大师品质,荣陶陶也用不了......

        “喵~”随着高凌薇与荣陶陶坐上了胡不归,她也召唤出了霜夜雪绒。

        让人始料未及的是,雪绒猫竟然没有坐卧在高凌薇头顶,而是迅速跳到了胡不归的马首之上,头都不回,自打从主人的身体里被召唤出来之后,与高凌薇没有任何交流,那行为反而像是在尽可能的远离高凌薇。

        高凌薇不以为意,轻声道:“当我的眼睛。”

        坐在她身后的荣陶陶却是探前身子,用额头轻轻撞了撞她的背脊,道:“尽可能的调整一下吧,自己的宠物都不敢面对主人,这现象可不好。”

        “嗯。”高凌薇轻轻颔首,“回去换身衣服,清洗一下再说。哪怕是我现在和颜悦色,作用也不大,你我身上杀戮气息太冲,雪绒的感官又比较敏锐。”

        “淘淘。”前方,突然传来了夏方然的声音。

        “咋?”

        夏方然:“就这么赶路多没意思,来首歌助助兴!庆祝你们第一阶段的考核圆满成功!”

        荣陶陶:“第二阶段的考核是啥?”

        夏方然:“给你们加雪鬼呗,雪鬼的肉身可以随意破碎成雪雾、随时拼凑出真身,在雪尸堆里掺杂上一堆雪鬼,保准儿难度大大升级,够你们俩喝一壶的了。”

        荣陶陶:“......”

        我谢谢你啊!

        夏方然:“快快快!歌来!”

        荣陶陶咧了咧嘴:“你想听啥,我松魂小曲库可不是浪得虚名的。”

        夏方然哈哈一笑,道:“先来一首《忘忧草》,让你回忆一下当初被斯华年虐待的日子,挫挫你的锐气!”

        “芽儿呦~”荣陶陶嘴里蹦出了焦腾达的口头禅,嘴里小声哼唧着,“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狠狠面对每次人生寒冷,依依不舍的爱过的人,往往有缘没有份...呸呸呸!”

        荣陶陶咧着嘴,嘟囔道:“不唱了!这歌适合你俩,不适合我。”

        说着,荣陶陶双手环住了大薇的腰,侧脸靠在了她的背脊上,左右磨蹭了一下,却是蹭了一脸凝固的血迹......

        夏方然:???

        李烈:“......”

        我可没惹过你昂!怎么把我也捎带上了?

        荣陶陶:“夏教。”

        “啊?”

        “你为什么不娶妻呀?”

        “废话!”夏方然恼羞成怒,骂骂咧咧道,“老子不是天天带你们这群朽木吗?一带就是整整二十年!”

        “奥......”荣陶陶挠了挠头,“那我以后多留意留意,找机会给你介绍一个。”

        李烈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你要是还想在松江魂武上学,最好就别给他介绍。”

        荣陶陶:“诶?”

        什么意思?有情况?

        夏方然没好气的看了李烈一眼:“你闭嘴。”

        “哈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顶风冒雪,迅速赶回了千山关,一路上也伴随着荣陶陶的歌声与众人欢笑声。

        在这种氛围之下,高凌薇的情绪显然缓解了不少,她的心中也有些猜测,觉得夏教和李教故意这样聊天打趣的。

        毕竟...在来的时候,两位教师可没有闲心搭理两个学生。

        这也许就是顶级的松魂教师的素养吧,他们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又该用怎样的方式来爱护自己的学员。

        高凌薇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也记在心中。

        她的生命还很漫长,总会有报答的时候。

        天刚刚黑下来的时刻,众人也终于赶回了千山关。

        这座伫立于茫茫风雪中的古老城池,看起来格外的有“气质”,尤其是在众人进入千山关后,看着四处飘荡的莹灯纸笼,望着城内洋洋洒洒飘落的雪花,忍不住心生感慨。

        可惜了,如此唯美的古代城池夜景,只有少数人能有幸见到,毕竟这里太过危险,也根本不向社会开放。

        千山关不比百团关,由于不需要向社会历练者提供服务,所以这座军营更加的纯粹,也更加肃穆。

        但雪燃军与松江魂武大学合作极为紧密,关内倒是有专门为松江魂武师生提供的宿舍。

        像夏方然这种教师,在三墙区域带学生20余载,早就领着一批又一批学生,住遍了每一道墙的松魂宿舍,对三座城池更是了如指掌。

        夏方然轻车熟路的申请住所、办理手续,在士兵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千山关东南侧的一座二层小建筑中。

        “呐。”夏方然来到收发室的窗口,签收了松魂包裹之后,随手扔给荣陶陶一把钥匙,你俩先回去洗漱吧,半小时后,来我房间,咱们研究研究魂珠。

        李烈却是双眼放光,拎起了包裹,直接向楼梯口走去。

        荣陶陶一脸疑惑的看着李烈的背影:“什么情况?”

        “呵。”夏方然咧了咧嘴,道,“能让他这么激动的还能有什么?学校送来的东西,可不只有你俩的魂珠。”

        荣陶陶微微挑眉,心中明了,酒呗?

        “上去吧。”夏方然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毕竟这里是军营,哪怕你李烈是顶级中的顶级,华夏的排面,有很大特权,雪燃军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种心照不宣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说出来。

        荣陶陶和高凌薇纷纷点头,向楼梯口走去。

        收发室中的雪燃军士兵,透过窗口,默默的看着两人离去背影,不难发现,那雪地迷彩早已经失去了应有的颜色,在薄薄的霜雪覆盖之下,呈现出了诡异的暗红色泽。

        毫无疑问,这是两个“血人”。

        从内到外,各种意义上的血人。

        也不难想象,两人都经历了什么。

        士兵显然与夏方然很熟悉,询问道:“夏教,我记得他俩可是少年班的学生?这么早就带来千山关了?”

        夏方然:“呦呵,你也认识他俩?”

        “关外王嘛,谁不认识。”士兵一手中浮现出了一片霜花雪饼,道,“有天晚上,我们老大读着荣陶陶写的诗,可是喝得酩酊大...呃,总之让我们连队全都得背下来,一个字儿都不准差。”

        “倒也是性情中人。”夏方然笑看了士兵一眼,摆了摆手,“上去了,回见。”

        士兵的脑袋却是探出了窗口,道:“该放手就放手昂,早点让他俩回我们雪燃军,大把队伍都盯着抢呢。”

        “那你们等吧,他俩距离我的考核标准差的还远。”夏方然头也不回,潇洒的摆了摆手,声音中满是不屑,装的像模像样,“还欠练,早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