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31 恶霸

231 恶霸

        师生三人组一路返回演武场,在那覆盖着薄薄积雪的室外场地,也看到了一片寂静的演武场。

        按理来说,暑假期间选择留校的学生,大都是刻苦努力的主儿,他们应该都是奔着演武场的修行速度来的,此时这里空空荡荡,唯一的解释...便是此时已经晚上10点之后了。

        荣陶陶等人推门进馆,在收发室内,却是看到了小窗后,焦腾达那一脸欣喜的模样。

        “冠军回来啦!”焦腾达急忙拉开了小窗后,悄声说道。

        焦腾达的声音很小,这也导致了师生三人立刻“进入状态”。

        仿佛有一个无形的弹幕提醒众人:注意!注意!已进入斯华年领地范围!众生噤音!

        荣陶陶身子一歪,手肘拄着小窗框,小声笑道:“今天轮到你打更了?”

        “啊,兄弟,不得了啊!”焦腾达一把抓住了荣陶陶的手,“快让我摸摸关外第一。”

        一边说着,焦腾达把荣陶陶的手臂拽进了小窗内,在荣陶陶的手臂上来来回回的捏着,仿佛在检验着荣陶陶肉结不结实......

        荣陶陶急忙抽回了手掌,一脸幽怨的看着焦腾达:“我回去睡觉了,明天再聊吧,一会儿斯华年该炸了。”

        “嗯嗯。”焦腾达连连点头,却是示意了一下手机,“群里聊,我们群里聊。”

        说着,焦腾达的小脑袋探出了小窗口,悄声道:“薇姐薇姐!”

        高凌薇一边走着,一边回头望去,却是看到焦腾达一脸的兴奋之色,握紧了拳头使劲儿挥了挥。

        “呵呵。”高凌薇笑着摇了摇头,这才转身走了上去。

        众人在二楼分离,高凌薇开门进了女寝,荣陶陶却是站在斯华年的寝室门前,有点犹豫。

        这...咋办?

        斯恶霸必然会被吵醒啊?

        就在荣陶陶犹豫不前的时候,身后的女寝中,传来了一阵轻声欢呼声。

        “哦?”荣陶陶回头看了一眼女寝,估计是大薇进屋了,室友们在极力压抑之下的轻声欢呼吧?

        哎...这可恶的斯恶霸,简直...诶?

        就在荣陶陶心中吐槽的时候,眼前的大门猛地被拉开!

        只见斯华年长发凌乱,睡眼惺忪,穿着白色的睡裙,一脸的不耐烦之色,迈步就往外闯......

        “诶?诶?”荣陶陶下意识的向后退去,到底还是被斯华年撞退了数步。

        荣陶陶都惊了!

        我这么大个人,就站在门口,斯华年看不到的!硬生生的往前撞?

        “嗯?”斯华年也感觉到自己撞到人了,不由得愣了一下,她脚下一停,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眨了眼睛,努力看清前方的人。

        “荣陶陶?”

        荣陶陶背靠着墙壁,小声道:“斯教好。”

        一边说着,一边从兜里掏出了两块大白兔递了过去:“喏~”

        斯华年眉头紧皱,随口道:“给我扒开。”

        说着,她迈着长腿,大步前行,而后一脚踹在了女寝房门上!

        “咚!”

        一声闷响!

        女寝里面的声音顿时消失了......

        荣陶陶吓了一哆嗦,好家伙...真·恶霸!

        这画面简直太奇特了一些。

        斯华年穿的是睡裙,脚下趿着拖鞋,虽然睡眼惺忪却是如此的暴躁如雷,这一脚,差点把房门给踹碎了......

        “咕嘟。”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一动都不敢动。

        斯华年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显然是气的不轻,侧耳倾听了几秒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之后,这才冷哼了一声,转头看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将扒好的大白兔奶糖递了过去,小心翼翼的说道:“我和大薇回来了,她刚进屋,学生们应该是在庆祝。”

        斯华年应该是睡迷糊了,听到荣陶陶的解释,这才反应过来,她随手接过了奶糖,气似乎也消了不少,随口“嗯”了一声,转身走进了寝室。

        荣陶陶撇了撇嘴。

        呵,女人,知道错了也不认哦~

        “外面站着干什么?进来!”斯华年的声音从屋内传来,“你想睡走廊?”

        “哦哦。”荣陶陶急忙应着,走进了寝室。

        借着走廊的灯光,他也看到了阴暗的室内,斯华年已经上了床,钻进了她的被子里。

        荣陶陶回手关上了门,房间里也陷入了一片黑暗,他摸到了房灯开关,小声道:“刚吃完糖,不刷牙就睡?”

        斯华年猛地睁开了眼睛!

        我是不是被套路了!?

        这小子为了给自己睡觉争取一点时间,故意给我吃糖?

        斯华年坐起身来,目光幽幽的看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咧嘴一笑,呵呵...这一刻,我在第二层。

        “啪~”荣陶陶直接打开了灯,一边走向自己的办公桌,一边拿出手机,在群里发了一条:

        “桃儿:@所有人,庆祝吧,恶霸一时半会儿睡不着了。”

        哪成想,信息刚发出去,手机里还没有回信呢,耳边却是听到了走廊对面,女寝传来了一道欢呼声。

        “呦呼~!淘淘万岁!”

        听声音,应该是孙杏雨......

        听到这声音,斯华年好气又好笑的看了荣陶陶一眼。

        荣陶陶将书包放在了办公桌上,一边拉开拉锁,一边打量着斯华年:“活的挺滋润哈,没啥变化。”

        斯华年打了个哈欠,慵懒的揉了揉那凌乱的长发,扫了一眼荣陶陶,道:“你倒是长高了点?”

        “啊...可能吧。”荣陶陶挠了挠头。

        早在去年,夏方然第一次带着高凌薇、荣陶陶去雪原历练的时候,荣陶陶强调自己要保持餐饮和充足的睡眠,那个时候的荣陶陶就已经174、175的样子了,夏方然还说荣陶陶的身高够用了,都快赶上他了。

        现在这都八月份了,大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本该是迅猛成长年纪的荣陶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莲花瓣和他抢营养的原因,他还真没长多少。

        最多也就1、2厘米,能有176、177?

        事实上,荣陶陶心里有点犯嘀咕,爸妈基因那么好,哥哥荣阳也给他打了个样儿,足足怼到了185,荣陶陶总觉得自己要给老荣家丢脸......

        没办法,这两瓣莲花实在是太吃“资源”了......

        斯华年趿上拖鞋,迈步走向了卫浴间,道:“关外联赛表现不错,没给我丢人。”

        荣陶陶一手探进了书包,拿出了一座奖杯:“那必须的呀,赢不赢无所谓,主要我怕进不了进不了家门呐。”

        “呵。”斯华年一声冷笑,一边将挤着牙膏抹在牙刷上,一边迈步走了出来。

        荣陶陶对着她示意了一下奖杯:“看,还有证书呢。”

        斯华年迈步走了过来,一边刷着牙,一边拿起了金灿灿的奖杯,左右看了看。

        与其说这是个奖杯,倒不如说这是一个手办。

        这个奖杯是一个金色的小人,面部轮廓并不清晰,身体线条倒是足够优美。

        他高高举着右臂,伸出了食指,也不知道他是在指天空,还是单纯的比划着“1”。

        毫无疑问的是,它并不是纯金的,只是外面镀了一层而已,但也足够精美了。

        斯华年来回翻了翻奖杯,放在了桌上,一边刷着牙,声音模糊的开口道:“魂珠呢?”

        荣陶陶:“已经申请了,他们说过一阵送到松江魂武来。我和大薇要的额头魂珠和眼部魂珠,精神进攻类和幻术类的。”

        “嗯。”斯华年点了点头,看起来很满意荣陶陶的决定。

        荣陶陶继续道:“对了斯教,明天夏教就要带我和大薇去二墙历练了,告诉你一声,你有什么要叮嘱的么?”

        斯华年走回了卫浴间,吐出了满嘴的牙膏沫,漱了漱口,道:“别死了。”

        荣陶陶:“......”

        学生拿着关外第一回来了,谁家教师不是赞赏有加,你到是好,从始至终唯一一句算是称赞的话,还是那句没给你丢人?

        荣陶陶心里难受的很,又从兜里掏出了一颗大白兔奶糖,扒开糖纸。

        等斯华年洗漱完毕走回来的时候,荣陶陶拾着糖果,向斯华年的口中塞去:“谢谢斯教提点,我和大薇一定会注意安全的。”

        “嗯,李烈跟我说了,他也会去给你保驾护航,你一切听从教师安排就行,不会有什么事儿的。”斯华年随口说着,下意识的张嘴,将糖果吃入口中。

        奶糖刚刚入口,斯华年就觉得不对劲儿!

        哪里不对劲儿?

        味儿不对!

        奶糖的确是奶糖,但是一嘴的牙膏味还在!

        斯华年动作微微一僵,猛地转头看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默默的向后退开一步,斯华年却是突然伸手,一把拎起了荣陶陶的衣领,直接将他拎到眼前。

        她的眼神微微眯起,其中写满了危险的意味:“半个月不见,小鬼,你皮痒了?”

        荣陶陶讪讪的笑了笑:“太长时间没给你投食了,主要是怕你饿着,怕你...诶?诶...别打,别......”

        “不对,有情况!”斜对门的女寝中,孙杏雨伸出小手,手指竖在唇边,“嘘......”

        寝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也就在这一刻,人们更加清楚的听到了荣陶陶的惨叫声。

        “嘛~”孙杏雨瘪着小嘴,感叹道,“可怜的淘淘,为了让我们愉快相聚,又被斯教给打了。”

        听着对门传来的惨叫声,石兰的身体忍不住一哆嗦,仿佛想起了被恶霸支配的时光,喃喃道:“卷卷终于回来了,终于有人替我分担了,太好了......”

        一旁,收拾书包的高凌薇开口道:“我和他明天就去三墙。”

        “啊?”石兰一声哀嚎,下意识的摸了摸屁股,“别吧,再待两天呀......”

        “呵呵。”高凌薇看着石兰那可怜的小模样,她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弹了石兰一个脑瓜崩。

        “唔。”石兰一手捂着额头,一手却是拽住了高凌薇的衣袖,“薇姐,要不你把我也带走吧,我和你们一起去百团关,带我走吧,呜呜...带我走!”

        一旁,姐姐石楼幽幽的开口道:“呵,不愧是我的好姐妹。”

        闻言,乖乖躺在床上的樊梨花,忍不住掩嘴偷笑:“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