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28 终点·起点

228 终点·起点

        第二天,上午时分。

        高凌薇坐在沙发上,一手执笔,点在茶几上的申请表上,但是她的心思显然没在这里,她的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正轻声的说着什么。

        “嗯嗯,妈妈,我知道,我知道......”高凌薇轻声细语的说着,如此温柔乖巧的一面,看得荣陶陶啧啧称奇。

        荣陶陶想了想,屁股挪了挪,向高凌薇身侧凑了过去,耳朵也贴在了她的手机旁边。

        “嗯,一定。”高凌薇转过头来,看着这个偷听别人打电话的家伙,好气又好笑的瞪了他一眼。

        “好的,好,我会注意的......”一边说着,高凌薇扔掉右手中的笔,换了右手拿着手机,左手顺势按着荣陶陶的脑袋,直接按在了她的大腿上。

        荣陶陶:“......”

        荣陶陶挣扎了一下,但是没有挣开她的手掌,几秒钟之后,荣陶陶也就不挣扎了,舒舒服服的享受着小姐姐的膝枕。

        那咋办嘛,力气又没有人家大,既来之则安之呗?

        半晌,高凌薇总算是挂了电话,看着侧身枕在自己腿上的人,不由得一手抓了抓他的天然卷儿:“醒醒。”

        荣陶陶翻了个身,仰躺了过来:“是阿姨么?”

        “嗯。”高凌薇低头看着荣陶陶,“她本以为比赛结束之后,我会回家和他们见一面,原来我也是这么想的,等比赛结束之后,回家一趟......”

        “走呗,我陪你去。”荣陶陶开口说道,“我估计夏教也不愿意这么早回雪境,巴不得在外面晒太阳呢。”

        “不,回雪境吧。”高凌薇轻轻理着荣陶陶的天然卷,开口道,“我们的修行时间本就不多,莲花瓣给了我们快速修行的速度优势,未来的三个多月,是我们与其他人拉近距离的机会,每一天都是宝贵的。”

        “嗯......”荣陶陶抿了抿嘴,昨天,两人刚刚结束如此密集的赛程,也刚刚实现了一个重大的人生目标。

        然而在高凌薇的心中,却是没有半点放松的意思,同样,她也不需要半点庆祝。

        此时此刻,甚至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完全,就已经想着开启下一阶段的修行了。

        高凌薇轻声道:“等我们从雪境出来,待全国大赛结束之后,我再回去看望父母吧。”

        荣陶陶想了想,道:“叔叔和阿姨喜欢什么呀?”

        高凌薇:“......”

        荣陶陶继续道:“嗯...第一次登门拜访,怎么也得像样点,我让我爸去搞两瓶好酒去......”

        高凌薇却是一手盖在了荣陶陶的脸上,轻轻抓着他的脸颊,顺势往上提了提:“起来吧,我们申请魂珠。”

        好家伙,不愧是魂武女友,叫人起床都是拎着别人脑袋的......

        荣陶陶却是努力向后躺着:“不起,这里舒服。”

        “呵。”高凌薇哼了一声,探身拿起茶几上的申请表,直接放在了荣陶陶的额头上,道,“我们可以填写各个身体部位的魂珠,也可以稍带一些倾向性。”

        “啊,什么倾向性?”荣陶陶被申请表盖住了脸,也感觉到额头处,隔着几张纸,高凌薇拾着的碳素笔,那笔尖点在了他的额头上。

        高凌薇:“比如说额头处魂珠,可以要沟通类的,进攻类的,防御类的。”

        荣陶陶急忙道:“防御类的?”

        “嗯。”高凌薇看着上方详细的列表,道,“不是你想象的铁雪铠甲的那种防御,而是精神类防御。

        这世上很多额头魂技,都伴有精神类的进攻、冲击效果,我的雪狱角斗场、冰晶恶颜都带有这样的功效。

        而精神防御类的魂技,可以大幅度减缓你受到的精神攻击,甚至如果它的品质较高,功效较好,你甚至可以完全抵抗精神类进攻。”

        “大薇,我们把雪狱角斗场置换掉吧。”

        “嗯?”高凌薇拿开了遮在荣陶陶脸上的申请表,低头看着他的眼睛,开口道,“这是我们以下克上的资本。”

        荣陶陶:“但是它对你的身心发展很不利,从长远的角度来讲,对你的伤害太大了一些。”

        高凌薇:“我没事。”

        荣陶陶却是面色严肃,坚定道:“本次关外联赛,我们的对手安排还算可以,隔一场比赛,我们遭遇一次强大的对手,甚至我们还遇到了对手弃权的情况。

        但是在未来的全国大赛上,绝对不会有混进来的菜鸟队伍了。

        同样密集的赛程,我们一直面对最高级别战力的对手......毫无疑问,你会一次又一次的开启雪狱角斗场,甚至上一场战斗还没有缓过来,你在下一场战斗又会使用它。

        如果你不愿意接受精神防御类魂珠魂技的话,起码你可以申请一个纯粹的精神输出类魂技。

        不再两败俱伤,而只是单方面对敌人造成伤害。”

        “嗯......”高凌薇沉吟片刻,却是不置可否。

        “听我的吧,丢掉这一柄双刃剑。”荣陶陶面色认真,开口说着,“我也都知道雪狱角斗场有多好,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你我也都深刻了解了它会给你带来多少的伤害,你还在年轻,还在成长期,不要给未来留下隐患。

        我们毕竟不是魂兽,没有它们那样特殊的身体构造和天赋,总这样下去,身体会吃不消的,听话。”

        高凌薇终于点了点头:“你呢?你申请什么?”

        荣陶陶:“眼部魂珠,幻术类,或者精神进攻类的都可以。”

        高凌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你又想要把奖励的魂珠都给我。”

        “嘿嘿,你是大腿嘛,越粗越好。”说着,仰躺着的荣陶陶,还故意左右晃了晃脑袋,用后脑勺蹭了蹭自己的专属膝枕。

        “去。”高凌薇啐了荣陶陶一口,拿起申请表,再次盖在了他的脸上。

        荣陶陶闷闷的声音,从申请表下方传来:“回去之后,我们把手腕处的雪之怒魂技也换了。

        我去问问梅校长,看看有什么合适的魂珠,咱俩怎么说也拿了关外排位赛第一,松江魂武奖励几个魂珠也不过分。

        到时候,我再看看梅校长的态度,如果他特别开心的话,咱说不定在学校里,就能把几个魂槽置换完毕了,到时候,这关外联赛给的奖励,就和奖杯、奖状一起存起来。”

        高凌薇轻声道:“还是根据具体奖励的魂珠再做定夺吧。如果你用三个月的时间,能晋升魂尉期的话,你也有眼部魂槽可以利用,到时候给你镶嵌。”

        荣陶陶咧了咧嘴:“我现在才魂士中期,仨月咋可能上魂尉,不太现实。你期待我的魂力等级上魂尉,倒不如期待我的魂法等级上四星。”

        “哦?”高凌薇笔下一停,道,“有希望么?”

        荣陶陶:“那就要看斯教愿不愿意把她那瓣莲花贡献出来了。”

        “呵呵。”高凌薇摇头笑了笑,也就没再当回事,知道荣陶陶是在说笑。

        吸收斯华年的莲花瓣?你的魂法能不能上四星先两说,反正你先睡觉吧...嗯,好好睡,别把全国大赛睡过去......

        更何况,身傍三瓣莲花,听起来很美好,但是荣陶陶这小身板,恐怕真的承受不住。

        听着高凌薇书写的声音,感受着额头处她的笔迹,荣陶陶轻声道:“大薇。”

        “嗯?”

        “现在,我们是关外第一了。”

        这样的事实,高凌薇昨天就已经确认了,却是不知为何,荣陶陶好像依旧没能从“关外第一”的情绪中走出来。

        “嗯......嗯!”高凌薇心中一动,手中的笔一停,却是想起了半年前。

        那是她刚从雪燃军回来,在漆黑的极夜之中,与荣陶陶一起,漫步在松江魂武校园中......

        也就是在她回来的当天,在两人去往食堂的路上,天,终于亮了。

        漫长数月的极夜突然散去,空中也露出了那蒙着寒雾的冬阳。

        在几乎全校沸腾、欢呼、喜极而泣的隐隐声音中,两人做出了一个约定。

        真快啊,一转眼,半年过去了......一切恍如昨日。

        “咔嚓!!!”

        就在高凌薇心生感慨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

        夏方然拿着手机,嘟嘟囔囔的走了进来:“小伙子,没上几年学,这已经开始会写诗了?啧啧...写的是真不错,真不...诶?你的头呢?”

        荣陶陶:“......”

        高凌薇拿开了盖在荣陶陶脸上的申请表,荣陶陶也坐起身来,一脸幽怨的看着夏方然。

        荣陶陶本以为夏方然会识趣的转身离去,哪成想,夏方然拿着手机,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一手揽住了荣陶陶的肩膀:“凌晨四点发文,好家伙,这两个半字儿,怕是憋了一宿才憋出来的吧?”

        夏方然,嗯...过于激动了。

        荣陶陶很清楚,夏方然是那种可以让自己托付性命的人,甚至两人已经共同经历过生死了。

        但是以夏方然的性格,绝不会做出如此亲切的举动。

        也许...荣陶陶这一条围脖,让这个阴阳家内心中也有些感触?

        “真不错,啧啧...这不错!”夏方然手臂圈着荣陶陶的脖子,强行让他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道,“你瞅瞅,这么多新闻媒体转载,对雪境魂武者赞赏有加。

        就该让这群安逸的人,知道知道咱们的生存之所,知道知道咱们为这片土地都付出了多少。”

        荣陶陶尴尬的笑了笑,道:“其实他们都知道......”

        夏方然顿时骂骂咧咧的说道:“他们知道个屁!老子刚下飞机,享受太阳的时候,都以为我是精神病呢......”

        荣陶陶一边挣脱着夏方然的手臂,一边转移话题:“我们一会儿启程回雪境?”

        夏方然特别爽快:“没问题!我跟老梅头说了,他去找雪燃军交涉去了,咱去二墙外面玩玩,我好好带带你们俩,等你们在全国大赛上拿到点成绩之后,你再给我写一篇!”

        荣陶陶:“......”

        好家伙,我想当你的学生,你却来找我约稿?

        高凌薇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夏教,没有门卡,您是怎么进来的?”

        “笑话,我开门不就进来了么?”夏方然一边翻着手机,一边啧啧称叹着,不一会儿,他的手指微微一停,突然询问道,“对了,赔一个房门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