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22 一步之遥

222 一步之遥

        第二天清晨,关外联赛发布了官方消息,四强选手之中,奉天魂武大学唐晓轩、唐晓羽小组,因伤势过重,尚未出院,主动放弃半决赛,荣陶陶和高凌薇小组自动晋级决赛。

        对于这样的消息,世人早有准备。

        这也是第一次,荣陶陶小组在酒店房间里观看比赛。

        对于四强赛的另外一组对决,一向极为严格的夏方然,却是是对关苍关穹赞赏有加。

        来自白山魂武大学的兄弟俩赢了,虽然过程有些波折,但也赢得没什么悬念,明眼人也都能看得出来,他们的对手比兄弟二人差了一个级别。

        “情况不妙啊,荣陶陶。”夏方然瘫软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屏幕上那正在挥手致意的兄弟俩,忍不住开口道,“星野魂武者,属性大克。

        而且本场比赛,兄弟俩受的还都是皮外伤,唯一一个贯穿了小臂的伤口,两天时间,通过那魂技海祈之芒,怎么也能痊愈。”

        杨春熙面色凝重,轻轻的叹了口气:“不愧是闯入决赛的组合,的确很强势,无论是风格,还是实力,都是上上之选。”

        “我喜欢这样的对手。”高凌薇突然开口道,她一手轻轻揉顺着雪绒猫那雪白的毛发,开口道,“对于胜利的渴望,他们已经写在了脸上。”

        荣陶陶一脸幽怨的看向了高凌薇,弱弱的说道:“我也,嗯...可以写在脸上。”

        闻言,高凌薇笑着的瞪了荣陶陶一眼:“好好备战吧,两人没受重伤,必然会以百分百的状态面对决赛,咱们有的打了。”

        “嗯。”荣陶陶收起了玩笑之意,也是点了点头。

        关苍关穹两兄弟,可是没有眼部幻术类魂珠的,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一对儿没有眼部幻术类魂珠的选手,能以这样的完胜姿态闯入决赛局,那么他们的身体强度、武艺水平得是有多么恐怖?

        毫无疑问的是,看过了两人的比赛,荣陶陶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两个字:“疯狗”。

        这个词汇用在这里,并非是贬义词。

        和荣陶陶之前那玩命的态度一样,他也曾任由袁天成用雪制戒刀抹了他的脖子,这同样是“疯狗”的一种表现。

        “那个乱星震魂技很棘手。”杨春熙突然开口说道,“它可以在你们脚下卷起一阵魂力乱流,会极大影响你们的移动。”

        荣陶陶知道这项魂技,也亲身体验过,他甚至还有一枚人脸怪石的魂珠,那是叶南溪送给他的。

        可惜了,那颗魂珠不是精英级的,而是大师级的。当然,即便那是精英级的,荣陶陶二星的魂法,也撑不开乱星震这项魂技。

        夏方然显然是认真了不少,严肃道:“星野魂武者的自修魂技·星波流杀伤十足。

        按照常理来说,你和凌薇就该游走着打,但是兄弟俩有乱星震,你俩又必须贴身进攻,这就很难办了,进退两难。”

        荣陶陶的思路极为清晰,道:“不可能游走着打,哪怕是敌人也有斗星气,身体强度全面占优,我们也必须近身打。

        星野魂技的有的是远程输出的,小星坠、孤星陨......”

        “难怪啊。”说着说着,荣陶陶身子一仰,瘫软在了沙发上,“可攻可守、可近可远,星野魂武者不光是训练的资源极好,而且自主修行的魂技也是非常合理,难怪被称为华夏霸主......”

        看着荣陶陶那垂头丧气的模样,杨春熙轻声安慰道:“没事,淘淘,你们俩已经打出了非常好的成绩了,远远超出社会和学校预期。

        只要你们打出风采,就可以功成身退,没什么遗憾,毕竟你们入学年份摆在这里,没人会说什么的。”

        出乎意料的是,夏方然竟然也开始说人话了,他开口道:“你和高凌薇可不是那俩姓唐的兄妹,人们都知道你俩什么情况,应该不会对你们口诛笔伐。”

        “哼。”荣陶陶撇嘴道,“我昨天还看唐晓羽围脖来着,全都在说她欠奉天魂武一个冠军,这回妥了,变成我和大薇欠松江魂武一个冠军了。”

        “哈哈。”闻言,夏方然忍不住一阵大笑。

        杨春熙:???

        “咳咳。”夏方然一阵轻咳,道,“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别人我管不了,但是这松江魂武范围内,谁要是敢说你俩欠袁家兄弟一个冠军,我夏方然第一个不饶他们!

        记住了,我夏方然说的,谁敢叫嚣,我去教训他们!”

        荣陶陶看着夏方然,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感动。

        到底是自家的老师,虽然免不了有点幸灾乐祸,但是发自内心的,却是向着自家的崽儿的。

        高凌薇手指点着雪绒猫的小脑袋,轻声道:“好好打,别留遗憾。”

        荣陶陶:“已经有遗憾了呀。”

        夏方然:“啊?还没打呢,你有什么遗憾?”

        荣陶陶一脸的难受:“这兄弟俩的星痕鞭都玩的很溜,哎......一想到后天有两个男的用鞭子抽我,我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夏方然一脸懵懵的看着荣陶陶,嘴里突然冒出来一句:“要是女的抽你,你就自在了?”

        荣陶陶:???

        刚才还说你是自己人,现在就当着大薇的面给我挖坑?

        好你个夏方然!这么污我清白,其心可诛!其心可诛啊!!!

        哪成想,夏方然又补了一句:“你要是好这一口,这次比赛回去特训的时候,我教教高凌薇鞭法。”

        荣陶陶义正言辞的开口喝道:“住口!我从未见过有如此......”

        “嗯?”夏方然看向了荣陶陶,眉毛一挑。

        荣陶陶吓了一跳,怂怂的低下头,声音越来越小,但却越来越有调调:“此...此...猜又卜了一挂,是上上签,可还是放不下~”

        夏方然愣了一下,面色颇为精彩:“呦呵?还挺好听,这什么歌?”

        什么歌?

        能救人的歌!就是好歌!

        趁着岔开话题的工夫,荣陶陶挪了挪屁股,凑到高凌薇身旁,道:“走吧,咱们出酒店转一转,散散心吧,后天才决赛呢,我看着你这个状态,总在屋里闷着也不好。”

        “也对。”杨春熙拿起了手机,“我找找附近有没有公园之类的,凌薇在床上躺了快两天了,活动活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好。”

        “好主意,我们去晒太阳!”夏方然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当即开口赞成。

        杨春熙联系了一个酒店车辆,找了个接近城郊的公园,带着两个学生逛了逛。

        显然,俩人的新鲜空气呼吸的不少,但与此同时,却也一直在补充、转化冰雪属性的魂力,并没有忘记正事。

        毕竟后天就是万众瞩目的决赛了,距离两人的目标,也仅有一步之遥了。

        至于最终的结果......

        尽人事,听天命吧。

        就在荣陶陶和高凌薇一边逛公园、一边修行的时候,荣陶陶的围脖也是彻底爆炸了。

        事实上,早在唐晓轩、唐晓羽兄妹俩确定弃权之后,荣陶陶的围脖就已经涌入了大量的留言。

        虽然偶尔也有些酸酸的言论,但绝大多数的留言都是恭贺的,庆祝的。

        要知道,此时的荣陶陶可是不同以往,现在的他,形象非常正面,用实打实的战绩,获得了社会大众的普遍认可。

        如果说一流选手唐洋唐梦,是荣陶陶过的第一道关卡的话,那么松江魂武内战这场比赛,那可是让荣陶陶彻底翻了身。

        当一个人的名气与实力相匹配之后,荣陶陶所受到的喜爱与支持量,几乎是一天一天的翻番式增长。

        全国大赛尚未开启,华夏七大赛区也算是刚刚确立各自的八强选手,而在所有选手中,荣陶陶的热度可谓是一马当先,无人可望其项背。

        松江魂武,少年班,魂技创造者,魂将之后。

        当那个所谓“欺世盗名”的无妄罪名被彻底打碎之后,这一个又一个标签,将荣陶陶的声望无限拔高。

        在崇尚魂武的世界里,人们很关注这最高等级的赛事,但是在历年历届,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全国大赛尚未开启的阶段,就火爆到了如此的程度。

        也正因为如此,关穹的一句留言,吸引来了大量的关注。

        荣陶陶是夜晚时分,躺床上看手机的时候,才发现的关穹在上午时分的留言。

        按照留言时间来推算,兄弟俩应该是刚刚取得胜利,回到更衣室,就迫不及待的发信息了?

        白山魂武-关穹:“@养人,快两周了,睁眼闭眼都是你的消息,没想到会在决赛上相遇。

        巧了,我也是玩命的人。”

        下方,也是一片各式各样的留言:

        “切~我们淘淘一戟戳死你哦!”

        “轻点打,兄弟,以后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还得代表关外赛区冲击全国冠军呢。”

        “顶级星野,可长可短,可攻可守还能控,啧...虽然关老二有点挑衅的意思,但毕竟实力摆在这里,也的确有这资本,荣陶陶的确是不好打。”

        快乐人生:“干就完了,哪那么多废话?不就是疯狗嘛?淘淘可能会怕这种选手?比谁更疯,比谁更狗呗?我们淘淘不差啥!”

        荣陶陶的手指微微一僵,看着那熟悉的ID,不由得哑然失笑。

        夏方然!阴阳的神!

        你甚至都看不明白,他是在夸你还是在损你。

        荣陶陶想了想,给出了发自内心的敬佩,直接回复了快乐人生:“6666666......”

        双人间中,远处靠窗的床铺上,夏方然摆弄着手机,突然笑出声来:“呦呵,回复我了,怎么,对我挺敬佩呗?”

        “哼。”荣陶陶哼了一声,把手机扔在床头,翻身睡觉。

        得到了徒弟的认可,夏方然显然心情极好,嘴里哼唧着小曲儿:“不停的猜猜猜,又卜了一卦,吉凶祸福,还是担惊受怕......”

        荣陶陶:“......”

        好家伙,这就已经学会了?

        “夏教。”

        “啊?”

        “唱点吉祥如意的吧。”

        “别吵,没听到我正给你算卦呢么......”

        “好嘛。”荣陶陶撇了撇嘴,抓着被子,蒙在了脑袋上。

        “嘤?”黑漆漆的被窝里,云云犬拼凑而出,它伸出了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荣陶陶的脸颊。

        荣陶陶将云云犬搂在脸前,用脸蛋蹭了蹭它的小脑袋。

        “唔~”云云犬蜷缩着身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了下来。

        他轻轻的揉顺着它的毛发,闭上了眼帘,缓缓进入了梦乡。

        只差一步了,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