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20 记得叫醒我

220 记得叫醒我

        对于雪狱角斗场的开启,袁家兄弟却是毫不慌乱。

        “机会!”袁天日眼前双重视野,手中的雪爆球却是顺势推向了戟杆!

        机会?他竟然说这是机会?

        荣陶陶脚下一弹,猛地闪躲开来。

        已然做好了心理准备的袁天日,一直以来,就是在等着这一刻!

        袁家兄弟早有预料,对方的雪狱角斗场,必然开在最关键的时候,甚至是在致命一击的时候!

        此时此刻,在雪狱角斗场中,袁天日竟然没有半点迟疑,而是疯狂的向高凌薇冲了过去!这是他第一次进入雪狱角斗场,但却没有半点不适,显然,他已经和领队教师探讨、并深刻了解了这项魂技。

        绿茵场上,后方的袁天成,原本手中弥漫着霜雪冰针,此时也立刻变招,手臂猛地抡起,由后向前,抡出了一轮圆月。

        之前在战斗中挥洒的霜雪、掺杂着地上尚未融化的冰针,迅速汇聚出了一柄薄的可怕、却大的惊人的巨型雪刃轮廓!

        由于场上存在的霜雪实在太少,那锋雪大刃,甚至都不是实心的,只有外面的一圈轮廓?

        雪狱角斗场中,一往无前的袁天日,对着高凌薇发起了自杀式的冲击,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正面硬扛!!!

        单单是这一个举动,就已经将袁家兄弟与其他选手的档次区分开来!

        袁家兄弟心里很清楚,松江魂武给学弟学妹配置的魂珠是在太过强势,没有人能拒绝高凌薇的决斗邀请,面对这种特性的魂技,袁家兄弟只能一往无前!

        “呃。”

        “嘶......”雪狱角斗场中,袁天日召唤出来的漫天冰针刺,刺在高凌薇身上的一刹那,两人都忍不住哀嚎出声。

        而在绿茵场上,因为精神之间的凶猛对冲,无论是袁天日还是高凌薇,面色极为难看,甚至动作都有一丝僵滞。

        而袁家兄弟要的,就是这一丝僵滞!

        天空中,那薄的可怕、锋利异常的锋雪大刃,直直劈砍而下,直逼那动作僵滞的高凌薇!

        “咚~!”一声闷响!

        场上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卧槽?”

        “这...痛击我的队友?”

        “太痛快了,一招一式、一言一语,全是博弈啊!哈哈!”

        却是见到赛场上,闪躲开来的荣陶陶,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杀向那动作僵硬的袁天日,反而是回手一记闷锤!

        暗金色的重锤速度奇快,一锤子轰在了身披霜雪铠甲的高凌薇身上,带着身体僵滞的她,向身侧飞出去十数米之远!

        也就在高凌薇被抡飞出去的那一刻,锋利异常的锋雪大刃,恶狠狠的劈砍在绿茵场上,甚至剁出了一道深深的沟渠,霎时间,一片霜雪弥漫开来。

        巨大的刀身、翻涌的气浪,甚至都波及到了兄长袁天日,也将他那僵硬的身体,向一侧推开了数步!

        “躲开了!?”袁天成面色一变,这是兄弟俩早已制定好的方案,这可是一锤定音的制胜方案!

        却被那临场应变的荣陶陶给破坏了!?

        “大薇!蝴蝶双刀!”荣陶陶脑中大喊,生死一线间,不忘命令指挥,他手中方天画戟连连挥舞,一杆又一杆,疯狂向袁天日的方向刺去!

        “呃......”

        “啊啊啊啊!”刹那间,袁天日与高凌薇竟然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现实世界里,两人更是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动作僵硬的可怕。

        没有人知道,在雪狱角斗场中,高凌薇与袁天日两人竟然同时执刀,面对面、刺穿了对方的心脏!

        刺不刺穿心脏,只是表象而已,哪怕是不刺穿身体,只是双方武器重重相撞,那也会给两人带来极端的痛苦!

        雪狱角斗场中,高凌薇手腕翻转,面目狰狞,银牙紧咬,猛地执刀横划开来,势必要将袁天日斩为两截。

        而袁天日更是凶猛得可怕,竟然一脑袋恶狠狠的撞向了高凌薇!

        咚!

        如此相互之间的全力一击,可不是小打小闹,疼痛感直接拉满!

        霎时间,两个在绿茵场上的人,纷纷双手捂住了脑袋,那是他们身体的下意识动作,在极致的痛苦之下,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让他们根本没有余力有所动作。

        而此时,那绿茵场上,锋雪大刃已然再次落下,荣陶陶的标枪,也无限接近着袁天日的身躯!

        “轰隆隆......”锋雪大刃结结实实的劈砍在地。

        高凌薇?

        移动艰难的她,被荣陶陶操控着飞回来的暗金重锤,再次敲飞了出去。

        一身雪制铠甲的她,承受得住雪之怒,却绝对不能去硬抗那锋雪大刃!

        “咚~!”那是飞来的雪制戒刀,刀柄重重击打在袁天日身上的声音。

        那刀柄不仅将哥哥击飞出去,也让哥哥袁天日,躲过了荣陶陶那一杆又一杆方天戟标枪......

        弟弟袁天成,竟然用与荣陶陶相同的方式解救了他的哥哥?

        一时间,观众席上彻底炸开了锅!

        双方你来我往,各显神通,两个在精神层面决斗,两个在绿茵场上救火!

        一人拽着一个“拖油瓶”,疯狂博弈,精彩异常!

        荣陶陶脚下一崩,向那痛苦不堪的袁天日方向冲去,同一时间,他迅速切断雪之怒的丝线,再次一锤轰向了高凌薇。

        “你!”袁天成又惊又怒,不仅是针对荣陶陶此时的进攻,更是因为刚才两连斩的锋雪大刃无功而返。

        袁天成雪之舞全开,冲向哥哥的他,一手甩出一柄雪制戒刀,直逼雪之怒而去,竟然真的敲飞了雪之怒。

        而他的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又是一柄巨大的锋雪大刃,搅动着场上随处可见的霜雪,重重劈砍而下!

        高凌薇的手指颤抖着,早早听到荣陶陶命令的她,终于用出了雪之怒,蝴蝶双刀悄然飞出,却并不是进攻敌人,而是...进攻自己?

        那锋利旋转的刀刃,刚刚飞出去,便迅速回转,一刀劈在高凌薇的肩膀上,冲击之下,高凌薇那白雪覆盖的身体,当即向远处横滑而去。

        这种自救的方式,人们甚至连见都没见过,高凌薇竟然如此放肆,难怪当初那拥有水犀甲的唐洋,竟然那般猖狂自负,根本没把荣陶陶当回事......

        “你来!来咱们就一起炸!”荣陶陶轻盈一跃,跳得很低,一个突进向前,一脚重重踏在地上。

        呯!

        踏星裂!

        碎星四溅之下,袁天成竟然选择了硬抗!悍勇至极!只见他挡在哥哥身前,直接开启了冰玻璃!硬抗星野魂技!

        “咔嚓!”

        冰玻璃轰然碎裂,袁家兄弟的体内,本命魂兽传来了一阵阵的哀嚎声。

        荣陶陶手执方天画戟猛地前刺,趁他病要他命!

        赞美你,我的大薇!一个简单的自救,彻底盘活了整个赛场!

        在雪狱角斗场中,那两个意志力惊人,为了胜利一往无前的雪境魂武者,其战斗的惨烈程度,远比绿茵场更加恐怖。

        拳拳到肉、刀刀贯穿,在这根本没有防御概念的角斗场里,只有是两个强大的灵魂,只有两个势必要碾碎对方的魂武者!

        “松江魂武可以给你们魂技!但却给不了你们胜利!给不了!”袁天日面目扭曲,嘶声怒吼,一刀再次捅穿了高凌薇的腹部。

        此时,正经历极端剧痛的他,也根本不可能再保持之前的状态。

        高凌薇手中的大夏龙雀同样捅穿了袁天日的小腹,手腕狠狠扭转,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请务必让我死在拿关外第一的路上。”

        我保证,在你彻底摧毁我之前,你绝对看不到我后退半步!

        绿茵场上,

        荣陶陶根本不管那蹬蹬后退的弟弟袁天成,他一个弓步前刺,手中的方天画戟,刺向了仰躺在地的袁天日。

        “你做梦!”袁天成当然不能眼见哥哥被刺,雪之舞全开的情况之下,竟然后发先至,速度奇快,一刀砍向了荣陶陶的戟尖。

        也就在这一刻,袁天成的眼眸突然瞪大,仿佛在这一瞬间,整个世界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那荣陶陶刺出去的长戟,竟然粘着戒刀,收力向下,画了一个优美的弧线,甩出了一个唯美的戟花,再次向哥哥袁天日的方向一送?

        神乎其技!

        这是...这是什么技巧?

        “嗖~”

        出乎袁天成的意料,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自从关外联赛开始以来,荣陶陶从来没有用过一种魂技,突兀的出现在了这一方赛场之上。

        星野魂技·优良级·星之痕!

        随着荣陶陶长戟向前送出的,还有一颗急速震荡的星辰!

        身受剧痛的哥哥袁天日,极力睁眼,努力操控着肉身向后退去,但是那速度奇快的小星星,到底还是冲击在了他的大腿上。

        “嗡......”璀璨的星辰嗡嗡作响,霎时间震荡开来。

        “嘶......”袁天日倒吸了一口凉气,也感受到了体内的本命魂兽的哀嚎。

        袁天成又惊又怒,抵着戟尖的戒刀,竭尽全力,横划向荣陶陶的喉咙:“你再给我甩个戟花我看看?”

        “呯!”荣陶陶甚至连躲都不躲,玩命到了极致!落地的一瞬间,脚下炸裂开来!

        星野魂技·踏星裂!

        一片碎星震荡开来,气浪之下,袁天成被向后掀翻而去,那戒刀的刀尖,竟然擦着荣陶陶的喉结抹了过去!?

        但凡荣陶陶动作慢一点儿,但凡袁天成的戒刀长一寸,荣陶陶已经没了!

        霎时间,一道浅浅的血丝,自荣陶陶的喉结处显露出来,点点血珠浮现......

        真·不要命!

        此时此刻,观众们终于意识到了,雪境魂武者到底都是些什么怪物。

        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场比赛之中出现的生死瞬间,甚至比前几场比赛加起来还要多!

        之前人们还是大呼过瘾,现在却是看的心惊肉跳!

        如果从无数个生死瞬间,挑出一个最具有代表性,最能展现态度的画面,那恐怕真就是这封喉一刀了!

        “没有了!袁天成!没有了!”荣陶陶手执长戟,冲向那被掀翻出去的兄长袁天日,手中长戟连连虚点,同时也大声刺激着弟弟袁天成。

        一颗颗小星辰急速射出,直逼袁天日而去。

        “起!!!”只听那袁天成一声怒吼,猛地一手拍在地上,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素养和临场应变能力!

        到底是种子选手,当之无愧!

        一道冰柱猛地从哥哥袁天日身下窜出,虽然不是冰雪环境,但是在打斗过程中,四处留下的霜雪,还是给了袁天日操作的空间。

        由于霜雪总量的限制,那冰之柱并没有窜出来多高,但却冲势极强,直接将哥哥顶开来。

        袁天成的魂技施展极为巧妙,位置选择更是精妙,那冰之柱推的是哥哥的肩膀,将他斜着冲飞了出去。

        “哗啦啦~!”荣陶陶膝盖撞碎了冰之柱,原本企图再次虚点的长戟,却是猛地一侧身,拦在身前格挡!

        “叮!”戒刀与雪戟再次重重相撞。

        袁天成如神兵天降,速度快的令人发指,竟然一刀砍在戟杆上,直接将荣陶陶砍飞了出去。

        巨力之下,倒飞出去的荣陶陶一阵龇牙咧嘴,瞬间丢弃了长戟的他,酸麻不已的双手连连挥舞。

        袁天成的动作连贯,迅猛冲杀上前,却是听到荣陶陶怒声喝道:“你哥已经死了!”

        “啊?”袁天成下意识的一转头,却是看到一连串的小星辰,正从天空中极速坠落而下!

        星野魂技·小星坠!

        如此短短的一瞬间,袁天成再没有任何可以操作的了,他甚至只能堪堪一声大喊:“哥!”

        “呼......”一柄暗金重锤直直砸来,直轰袁天成的面门!

        万万没想到,袁天成的反应速度简直惊人!仿佛是下意识的身体自然反应,在千钧一发间,他猛地抬起手臂,护住了面部!

        “咚”的一声闷响,袁天成被暗金重锤直接砸飞了出去,这下意识的一转头,一个细小的失误,会彻底断送比赛么?

        “战场分神,你?当我是白给的!”荣陶陶双脚稳稳落地,巨力之下,他依旧在倒滑,但是双手却连连连连挥舞,一杆又一杆方天戟投掷了出去!

        被轰飞出去的袁天成,锤子结结实实的砸在手臂上,手臂也结结实实的撞在面门上,他根本没有时间汇聚雪爆球,也根本没有空中接力、改变行动轨迹的能力,方天画戟标枪已经赶制眼前!

        “卧槽...卧槽!!!”

        “呀!醒醒!”

        “不要啊啊啊啊!”

        本该是高凌薇与袁天日之间有人率先出局,但所有人都没想到,第一个出局的人,竟然很可能是那操作超神的弟弟袁天成?

        真就一个细节!真就只需要一个机会!

        “呼......”一阵狂风突然平地而起,席卷开来,直接搅散了数支方天戟标枪,也搅飞了堪堪撑开冰玻璃的袁天成。

        他手中的冰玻璃甚至都没有拼凑完全,才比巴掌打了几圈而已,而这一道龙卷风过后,袁天成直接脱离了陷阱。

        “嘟嘟~嘟嘟!”裁判当即响哨,看向了场边。

        西侧半场的总领队高举着右手,一边释放着魂技,一边大声喊道:“认输!我代表袁天日、袁天成组合认输!”

        “这......结束了?简直像他吗做梦一样!”

        “这?才叫战斗啊!炸的我脑瓜子嗡嗡!秒生秒死,要么当鬼,要么成神!”

        “荣陶陶!永远的神!!!”

        “讲道理,这两组里面的弟弟,这一系列的操作都很强势......”

        一片哗然声中,裁判当即开口道:“松江魂武,袁天日、袁天成小组领队教师认输。松江魂武,荣陶陶、高凌薇小组获胜!”

        荣陶陶手执长戟,支在地上,终于止住了倒滑的趋势,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四面八方,一阵阵的掌声与欢呼声涌来,如山呼海啸一般,卷向了那赛场中央的荣陶陶。

        而荣陶陶却是向场边看去,也见到了夏方然敲飞了蝴蝶双刀,杨春熙搀扶起高凌薇的画面。

        “大薇。”荣陶陶口中轻声喃喃着,很难想象,在雪狱角斗场中,高凌薇都付出了什么。

        一般的雪狱角斗场,双方虽然在精神层面有所对抗,但是身体层面还能战斗,之前高凌薇打唐梦的时候,她还能拎起对方的脖子,一刀捅穿对方的胸膛,而这一场比赛......

        高凌薇和袁天日之间的对抗得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两人连移动都如此困难?

        以结果论来说,袁天日还不如直接坠崖,退出角斗场......

        不,也不行,以高凌薇的性格,袁天日一旦逃避,她就会继续压上去,继续开启角斗场。

        在那一方雪地之中,没有真正的退路,狭路相逢,唯有勇者能留到最后。

        高凌薇一身的霜雪铠甲散去,她睁着迷茫的双眼,视线模糊,望着远处荣陶陶的身影轮廓。

        “走,我扶你回去。”杨春熙一脸的心疼,搀扶着高凌薇,在漫天的欢呼声中,向球员通道处走去。

        而高凌薇却是固执的扭着头,望着远处那模糊的身影。

        荣陶陶终于回过神来,快步走了过来。

        她终于等到了这个木头赶到身边,轻声喃喃道:“计划成功,战友。”

        荣陶陶一手拾着高凌薇的手腕,绕过了自己的肩膀,扶住了她另外半截身子,口中轻声的应和着:“嗯嗯。”

        “他比我想象的更坚强,也更决绝,直至最后,我们也没有分出胜负。”高凌薇低垂着脑袋,任由两人搀扶着前进。

        “足够了,已经足够了...睡吧大薇,睡吧......”

        高凌薇轻声喃喃着:“我不知道我会睡多久,下场比赛,记得叫醒我......”

        荣陶陶:“......”

        高凌薇那圈着荣陶陶脖颈的手臂,稍稍紧了紧:“听到了么?”

        “嗯嗯......”

        ...

        五千字章节,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