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科幻小说 - 九星之主在线阅读 - 217 命

217 命

        松江魂武大学,演武馆男生寝室中。

        “不是吧...别吧!呀~呀!!!”焦腾达看着电脑屏幕,忍不住一阵唉声叹气,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身旁围着的李子毅、陆芒、赵棠等人,面色都有些不自然。

        此时,他们正在观看抽签仪式,作为同学加战友,他们虽然无法去现场加油助威,但是在私下里,他们甚至可能比荣陶陶还要关心比赛的进程。

        而让焦腾达大声哀叹的,无疑就是抽签结果了。

        赵棠开口道:“一共就剩下8支队伍了,同校队伍碰到一起的概率并不低。”

        李子毅歪头看着电脑,小声嘀咕:“啧,亏我还刚刚给他加完油,这回妥了,等着吧,他马上就要收拾书包、回家找咱们了。”

        陆芒却是开口反驳道:“荣陶陶既然能突围校内选拔赛,能战胜漆稻漆田、白希文白希武两兄弟,那么他也能打败袁天日和袁天成。”

        就在男寝学员各执己见的时候,隔壁女寝也传来了一阵哀嚎声。

        “啊啊啊啊啊!”

        “可恶啊!”

        孙杏雨痛苦的抓着小脑袋:“为什么是松江魂武内战?为什么...黑幕!他们不想让淘淘晋级!”

        樊梨花却是小声安慰道:“其实碰到本校的也挺好的,起码都是雪境魂武者,你看那剩下的几支团队,好多都是星野,很克制大薇姐姐的。”

        石兰一手按住了孙杏雨的肩膀,前后晃了晃:“对,别担心!正因为是雪境,所以才有的打,你忘了卷卷和薇姐是怎么从学校突围的啦?”

        石楼却是开口道:“本届参赛学员不同以往,个别队伍比较强势。我们学校另外两组已经倒在16强了,薇姐碰到袁家兄弟,松江魂武起码能保证一个四强席位。”

        “嗯嗯。”孙杏雨调整了一下情绪,道,“好在我们现在已经有门票啦,输赢倒是无所谓。哎...只是...不想薇姐输呢。”

        石楼轻声道:“谁都不想。”

        哪成想,孙杏雨自顾自的小声嘀咕道:“不想她这么早回来,我还没准备好呢,万一她考教我技艺,我不及格怎么办......”

        众人:“......”

        好家伙,孙杏雨和李子毅这俩人,一个不想高凌薇回来,害怕检查功课,一个不想荣陶陶回来,因为看着心烦?

        与此同时,远在奉天城中,随着电视屏幕里的男子拿出第三颗小球,确定赛场为星野场地之后,房间中也陷入了一片沉寂。

        半晌,杨春熙转头看向了正在吃小淘气,和云云犬玩耍的荣陶陶,发现这孩子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倒也不需要安慰。

        杨春熙忍不住暗暗发笑,倒是自己关心则乱了?

        荣陶陶虽然没心没肺的逗猫逗狗,但是那高凌薇却是面沉似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杨春熙张了张嘴,有心说已经进入前八、获得资格了,但是想想高凌薇那不认输的性格,还是开口道:“没有克制,正常打就可以了,回到你们校内选拔赛的状态,练好防御阵形,兄弟俩没有眼部幻术类魂技,还有的打。”

        说着说着,茶几上的手机却是嗡嗡作响。

        杨春熙拿起来看了一眼,迟疑了一下,还是走出去接电话了。

        一旁的沙发上,夏方然笑道:“剩下的队伍就没有弱的,碰到同校生,也算是运气不错,起码属性一致,彼此也熟悉。”

        “啊。”荣陶陶拎着云云犬的一双云朵大耳朵,上上下下的掂着,而在他的脑袋上,雪绒猫鸠占鹊巢,占据了云云犬的狗窝,小脑袋上上下下的摆动着,看着自己的好朋友上下飞舞。

        “汪~”雪绒猫用蓬松的长尾勾住了荣陶陶的后脑,探前身体,双爪按在了荣陶陶的额头上,低头看着荣陶陶。

        那一双湛蓝色的唯美眼眸之中,充满了渴望与期待。

        “你也想飞?”荣陶陶将云云犬放到了脑袋上,置换了雪绒猫,抓着它两侧的耳朵,上下抛了抛。

        “行啊,小伙子,凛然不惧啊?”夏方然看着荣陶陶那优哉游哉的模样,忍不住笑道,“他们毕竟是第一个月选拔赛出线的小组,怎么,你很有信心?”

        “还行,比其他组别好多了。”荣陶陶咧了咧嘴,“这里是奉天城,星野旋涡的管辖范围,是我的主场,扔星星就完事儿了。”

        荣陶陶一把抱住了空中坠落,嘤嘤乱叫的雪绒猫,继续道:“可惜了,我的星野之心要是三星就好了,三星魂法有一个星波流魂技,输出很爆炸的。”

        说话间,杨春熙拿着电话返回了屋中,面色还稍稍有些古怪。

        夏方然好奇的看着杨春熙,询问道:“咋了?”

        “嗯......”杨春熙迟疑片刻,道,“是咱们学校总领队打来的电话,和我探讨了一下明天比赛的事宜。”

        夏方然心中一动,道:“探讨什么?”

        杨春熙想了又想,显然是在组织语言,半晌才回应道:“大概就是不希望本校的学员受重伤,毕竟已经进了八强,还得备战几个月后的全国大赛。”

        说着,杨春熙还看了一眼高凌薇和荣陶陶。

        高凌薇微微皱眉,她感受到了杨春熙的眼神有些闪烁,似乎隐瞒了些什么。

        讲道理,但凡杨春熙不是高凌薇的教师和嫂子,恐怕高凌薇真的会说出一句:“直视我。”

        但是...一向敬重师长的高凌薇,不可能这么对待杨春熙,她也就没有言语。

        杨春熙坐在了沙发上,拿出了资料纸,道:“嗯,我们研究一下对手吧。”

        “嗡嗡......”

        荣陶陶拿起了自己的手机,面色稍稍有些古怪:“呦呵,对手发来信息了,看来学长们很关心学弟学妹嘛。”

        说着,荣陶陶站起身来,看向了高凌薇:“他们要和我面谈,你去不去?”

        高凌薇当即起身:“嗯。”

        荣陶陶抱着雪绒猫,脑袋上顶着云云犬,迈步走出了房门。

        而在房门关上的一刹那,杨春熙却是叹了口气。

        夏方然可是老人精了,也是笑了笑,道:“怎么?要打假赛?”

        杨春熙嗔怪似的看了夏教一眼,道:“不是假赛,只是想双方都保留一些实力,别发生意外。”

        夏方然冷哼了一声,道:“这里就咱俩,你敞开了说。”

        杨春熙张了张嘴,最终还是开口道:“总领队有些战术,希望合理利用规则,保送实力更强的袁天日、袁天成兄弟俩晋级,让学校在双人组类别里面冲一冲名次。”

        “哈?”夏方然忍不住一声嗤笑,“这要是别的小队也就算了,说不定还能答应,但是你跟高凌薇和荣陶陶说?这俩铁头娃,怎么可能配合啊?”

        “是啊,所以我才没说,我可不当这恶人,让他们私下里解决吧。”杨春熙当即点头。

        夏方然嘴里嘟嘟囔囔着:“总领队跟咱俩不一样,不了解这俩孩子有多倔强,别说保送袁家兄弟了,就是反过来保送他俩,估计他俩也不乐意,那必须得是真枪实战啊......”

        闻言,杨春熙也是摇头笑了笑,心中颇为赞同。

        “奶腿的。”夏方然骂骂咧咧的说道,“要是双方意愿达成一致也就算了,他要是敢逼迫荣陶陶保送对手,老子给总领队的腿打折!”

        杨春熙知道,夏方然可不是嘴上说说,这浑人,真能干出来这种事!

        夏方然身份地位摆在这里,以他的身份,就不可能当什么领队教师,他之所以能走出雪境大地,就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保护荣陶陶。

        事实上,总领队也是顾忌太多,所以才找杨春熙这种性格温柔的人商讨。

        荣陶陶是谁?

        身份就别提了,在雪境中的一系列壮举也就不说了,单单是这春、夏两位松魂四季保驾护航,那总领队就不敢颐指气使,不敢强行要求荣陶陶和高凌薇保送袁家兄弟。

        甚至一直以来,高、荣二人都不曾与大部队集合过,他们一直都是在两位声名赫赫的教师带领下进行比赛的,而且要知道,这可是梅鸿玉老校长亲自下达的命令。

        那个出身松江魂武行政岗位的总领队教师,是真的不敢造次......

        这个社会很现实的。

        如果荣陶陶只是个普通的、努力奋进的学生,那总领队恐怕会直接给他拎出来,到走廊里谈话,强行命令荣陶陶配合学校战术。

        可惜,荣陶陶并不是任人决定命运的人,这次面谈,总领队甚至都没有露面,而是吩咐袁家兄弟,自己去和学弟学妹交谈。

        酒店四层,荣陶陶敲响了一个房门。

        房门当即打开,袁天成露着大光头,笑道:“上午好啊,荣教?”

        “好好好,学长好。”荣陶陶顶着狗、抱着猫就走了进去。

        身后,高凌薇默默不语,心中也隐隐意识到了什么。

        荣陶陶和袁家兄弟聊了一下最近几场比赛,终于,那兄长袁天日说出了此次面谈的重点。

        袁天日开口道:“荣教,刚才抽签仪式过后,总领队和带队教师团共同商讨了一下,制定了一个计划。”

        “嗯?”荣陶陶微微挑眉,“什么计划?”

        袁天日面色严肃,开口道:“毕竟我们现在已经拿到全国大赛的入场券了,所以,对于你们而言,胜负并不是特别重要了。”

        荣陶陶心中一动,表面却是不动声色:“继续。”

        袁天日道:“教师团队希望我们两组不要死斗,确保双方学员健康,以面对接下来的比赛。”

        荣陶陶:“这可不一定,场下咱们是校友,也可以是朋友,但是上了场......

        你也是雪境魂武者,你也在三墙区域内待过,也亲身经历了雪境魂兽入侵。所以咱们都了解彼此,一旦打起来,那可就不可控了。”

        “荣教,首先声明,这只是个建议。”弟弟袁天成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我就直说吧,教师团评估了一下我们双方的实力,觉得我和我哥的实力更强一点。

        我们兄弟俩,也许能在排位赛上取得更好的名次,给松江魂武大学取得更好的成绩。”

        袁天日突然插嘴道:“毕竟四支小队出征,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小队了,八强这一轮比赛打完,松江魂武就只剩下一支独苗了。”

        弟弟袁天成急忙补充道:“再次声明,这只是建议,纯粹是建议,绝对不是命令。”

        看着那袁天成急切解释的模样,荣陶陶心中恍然,恐怕,这是松江魂武教师团三番五次声明,一定要明确告知这不是命令,而是建议。

        哪怕是松江魂武的教师,在外代表了松江魂武大学,他们也不敢欺负荣陶陶......

        哥哥袁天日开口道:“我们兄弟俩,比二位学弟学妹痴长几岁,也多训练了几年,也愿意承担这样的责任,背负着你们的目标一起前行。

        教师们这样考虑,也是为了学校的整体成绩着想。

        毕竟你们是少年班学员,已经取得了非常优异的成绩,没有人再能要求你们什么了,你们也可以养精蓄锐,到时候,我们一起冲击全国大赛。”

        一旁,高凌薇双臂环在身前,身体斜靠在墙壁上,自从进屋以来,她就没有坐下,也不曾说过一句话,只是安静看着这一切。

        “道理我懂,一切都是为了学校成绩。”荣陶陶点了点头。

        听到这句话,袁家兄弟面色一喜,而高凌薇却是眉头微皱。

        哪成想,荣陶陶一边撸着雪绒猫,一边开口道:“但是这与我的人生信条相悖。不瞒你们说,也有人提议我直接退赛,返回雪境,备战全国大赛。

        但是思来想去,我还是选择留在这里。

        问题出现了,如果我决定退赛了,那也就无所谓了。但既然我选择留下,那么未来的每一场,我都会认真对待,全力以赴。”

        “上了场,我们就是对手。”荣陶陶站起身来,开口道,“这话题到底为止吧。”

        闻言,袁天日默默的点了点头:“好,都是代表松江魂武,更强的才能走下去,理应如此。”

        “留步!”荣陶陶开口说着,抱着猫、顶着狗向外走去。

        高凌薇淡淡的扫了袁家兄弟一眼,迈开长腿,转身离去。

        两人进了电梯,高凌薇轻声道:“你很坚定。”

        荣陶陶转头看向了高凌薇,心中默默的感叹道:事实上,你不知道的是,我也曾想过战略性撤退。

        正因为你的存在,我的目标才更加坚定。

        这是我们的约定,不是么?

        我还记得那副画面。

        那是在松江魂武校园中,漫漫数月的极夜刚过,冬阳初显的时候,我们俩做出的约定。

        当我有一天,踏上那龙河畔的时候,我会亲口对她说,我也是关外第一。

        荣陶陶开口道:“我想拿关外第一,或者死在拿关外第一的路上。”

        高凌薇静静的看着荣陶陶,一秒,两秒......她伸出手,环住了荣陶陶的胳膊:“在我倒下之前,你不会有事的。”

        当两个人的信仰一致,视荣誉如命的时候......

        这关外联赛,应该会变得很有趣吧。

        ...

        求些票票~